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我师弟太不稳健了在线阅读 - 第二章 吃霸王餐

第二章 吃霸王餐

        小二的嘴角抽了两下,硬着头皮恭维道:“公子,好......好字!”

        “小二,你这么胡说,难道你的良心不会痛吗?”沈炎道。

        “额......公子字虽稀松,诗却是好诗。”小二边抹汗边说道。

        若非上有八十老母,下有八岁幼子,就算不要了一个月的工钱,小二也决绝不肯说出这等昧心之言。

        “好诗?你可瞧仔细了!”沈炎似笑非笑的说道。

        小二定睛一看,瞬间懵圈,瞪大了眼,张大了嘴,哈喇子流下来还不自知。

        “瞧兄台这副尊容,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阁下应该是个低能儿。”沈炎道。

        ......

        “纹银一百两......?”小二惊呆了。

        只见宣纸上歪歪斜斜,极丑陋的几个字,写的是:纹银一百两。

        沈炎将纸放在了小二的手中,然后向后者伸出了手掌。

        “公子这是何意?!”小二一脸茫然。

        “何意?你数学是体育老师教的吗,这一桌席面,我花销了六十六两,现在我给你一百两,你说该找还我多少两?别装傻,赶紧的,找还我三十三两银子。”沈炎道。

        小二愣了许久,突然反应了过来:“我懂了,你们两个小子是来吃白食的!”

        “哎呀我去,你可总算想明白了,和你这种低智商的人交流,实在太辛苦了。”沈炎一脸解脱的样子道。

        “来人,快来人!这里有两个吃白食的!”小二一声吼。

        瞬间,便围上了好几个店里伙计,还有三个身材魁梧,看模样是醉仙楼请来看场子的。

        一下被七八个人围着,侯三咽了口唾沫,眼神有些慌张。

        “识相的就赶紧结完账滚蛋,也不看着这是什么地方,敢到醉仙楼来吃白食,真是活的不耐烦了。”为首的一名壮汉,露出胸前一撮黑毛,面容狰狞的威胁道。

        “不是已经给过了吗?纹银一百两,我亲笔写就的墨宝,瞧这几个字,龙飞凤舞,笔走龙蛇,稳重又不失飘逸,这么好的字,难道还不值区区一百两?你是瞎吗?”沈炎愤愤的说道。

        小跟班侯三手掌贴着额头,一脸的生无可恋。

        只怪自己太贪嘴,刚才干嘛要吃这么多,听了沈炎的话,好一阵恶心反胃,想吐。

        “不见棺材不落泪,哥几个,给我打!”胸前一撮黑毛的壮汉,一声令下,举起沙包大的老拳,便率先朝沈炎冲了过来。

        “住手!此乃鱼龙帮帮主的亲传弟子,沈炎沈公子。”侯三忙报上家门,以免殃及池鱼。

        果然,一听到‘鱼龙帮’三个字,便无人再敢上前半步。

        “侯三啊,跟了我好几个月,你怎么一点长进都没有呢?”

        沈炎道。

        “什么鱼龙帮帮主的亲传弟子,这么苍白无力的介绍词,怎么能匹配我的身份?

        跟你说了多少回了,介绍我的时候,要在前面先加上‘这位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英俊帅气万人迷,一枝梨花压海棠,玉面小白龙’的前缀,这都记不住,哥以后还怎么带你嗨皮带你飞啊。”

        “炎哥,我记住了。”侯三委屈的说道。

        “是鱼龙帮的人,速速去后院,将海爷请来这里。”

        为首的‘一撮毛’,低声对小二说道,后者悄然转身,快步离去。

        不到半盏茶的功夫,一名身穿金色华服,留着山羊须的中年男子,在小二的引领下,缓步而来。

        中年人将沈炎和侯三上下打量了一翻,说道:“我当是哪里来的英雄豪侠,原来是鱼龙帮的两只小虾米。

        你们两个不开眼的东西,敢跑来我醉仙楼吃白食,难道帮里的老人,没告诫你们醉仙楼是什么地方吗?雏儿就是雏儿,死到临头还不自知!”

        “什么小虾米,你可知这位是何人?此乃鱼龙帮冷帮主新收的徒弟,沈炎!在鱼龙帮,不说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但除了大小姐和帮中长老,便是我炎哥了!”侯三虽心虚,却还是硬着头皮抬出了沈炎。

        “我当是谁呢,原来你就是坊间传闻的那名小乞丐,被鱼龙帮帮主收为弟子后,欺男霸女,嚣张跋扈......”

        “停!”

        沈炎打断了对方的指责。

        “嚣张跋扈我承认,欺男我也承认,可本少爷我何时霸女了?诽谤,你这是红果果的诽谤!你若拿不出证据,我便去你家中,找你小妾与闺女,霸上一回!”沈炎道。

        “你!!!”华服中年人怒极。

        “怎么,还不够?你亲娘还是算了,我没有恋祖母情结,你爹若是老当益壮,给你找了个十八岁的后娘,本少爷倒是不介意做做好事,收下暖床。”沈炎道。

        “就是冷锋也不敢这般奚落我,你一个乞丐小泼皮,一朝得势,便目中无人。今日,我便剥了你的皮,填上柴草,亲自送去鱼龙帮,看那冷锋敢不敢为你报仇!”华服中年人道。

        沈炎悄声问侯三:“这货什么背景?连鱼龙帮,连我师父都不放在眼里?”

        “炎......炎哥,这回我们真的踢到铁板了,此人是醉仙楼的老板柳四海,他是城主大人洪霸的小舅子!”侯三苦着脸说道,声音都快哭了。

        城主大人?

        樊城城主,绝对是这一座百万人城池的一方土皇帝,手握三万重兵,麾下更是招揽了数十名高手。

        鱼龙帮在樊城或许可以横着走,但在城主面前,无异于小小蝼蚁,一声令下,便可让近千人的鱼龙帮,瞬间覆灭。

        这柳四海有三个妹妹,最小的一个,国色天香之姿容,三年前被城主大人收为第二十六房小妾,极为受宠。

        抱上了城主府这条大腿,柳四海的确可以口出狂言,无视势力雄厚的江湖门派‘鱼龙帮’。

        “矮油卧槽,你怎么不早些提醒我呢!”沈炎惊恐的表情,怎么看都过于夸张了些。

        “炎哥,之前在酒楼外,我刚想提醒你,你就跑进来了......”侯三眼泪汪汪的说道,他是真的被吓到了。

        沈炎道:“这么说......我摊上事儿了?”

        “不是摊上事儿,是摊上大事儿了!”侯三快要急疯了。

        这恍如隔世的熟悉‘台词’,差点把沈炎给逗乐了。

        “竟是要将我剥皮揎草,果真歹毒。”沈炎生无可恋的说道:“三儿,我今日若真的遭遇不测,请你转告师父......千万别把师姐嫁出去,等我死后,转世投胎,哪怕师姐变成了满脸皱纹的大娘,我也不介意被她老牛吃嫩草,我依然要娶她,将我的初吻献给她。”

        侯三眨巴着小眼睛,彻底懵圈了......什么人啊!

        “给我闭嘴!”

        一道冷冽的声音响起。

        人影一闪,一名二十岁左右的绝色佳人,便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她身穿一袭淡紫色衣裙,头上看似随意的挽了个飞仙髻,清雅脱俗。

        此女肩若削成,腰如约素,眉如翠羽,肌肤胜雪。

        双目犹似一泓清水,顾盼之际,自有一番清雅高华的风情,让人为之所摄、自惭形秽、不敢亵渎。

        冷傲灵动中,颇有勾魂摄魄之态,让人心生惧意,又不免让懵懂少年,夜间入睡时,魂牵梦绕。

        这容貌气质倾国倾城之佳人,不是别人,正是鱼龙帮帮主唯一的掌上明珠,冷锋之女,冷凝雪。

        人如其名,果真很冷,绝对的冰山美人。

        “师姐!你可总算是来了,你若再晚片刻,我可真要被人剥皮了。”

        沈炎跑上前去,像是问妈妈要......糖水喝的幼童,撒娇似的将脑袋往冷凝雪的怀里钻,却被后者猛的推了开去。

        “沈炎,你若再敢如此轻薄,便是冒着被爹爹责罚,我也定将你斩杀于剑下。”冷凝雪道。

        看得出来,冷凝雪是真的非常讨厌沈炎,讨厌这个莫名其妙,突然出现的‘便宜师弟’,她眼中那一抹杀意,足以说明一切。

        ——不学无术,胡作非为,欺男霸女,嚣张跋扈。

        小乞丐成了大泼皮,仗着有鱼龙帮这座大靠山,沈炎这大半年做了许多混账事。

        这也就罢了,他居然还整天想占师姐的便宜,使得冷凝雪心中对沈炎除了厌恶,还多了一分杀意。

        “柳先生,是我鱼龙帮对属下管束无妨,凝雪在这里向您陪个不是。看在您与家父多年交情的份上,还望给鱼龙帮几分薄面,高抬贵手。”冷凝雪朝柳四海拱手说道。

        虽极度厌恶沈炎,恨不得他真的被人剥皮抽筋,可冷凝雪知道,父亲极为欢喜沈炎,若沈炎真的出了意外,定会伤心难过,冷凝雪是孝女,不想让父亲伤心,便只能硬着头皮,极不情愿的替沈炎挡下这桩祸事。

        “我与你父亲的交情,也就是几杯薄酒的情分罢了。今天若是就这么放他走,我柳四海以后还怎么有脸在樊城街面上混饭吃?这小子来我醉仙楼闹事,莫非是鱼龙帮在背后指使?羞辱我,便是羞辱城主大人,莫非鱼龙帮想与城主府作对?”柳四海冷笑道。

        这顶帽子,扣的可真够狠的,直接抬出了城主府,冷凝雪咬着薄唇,已接不上话了。

        与城主府相比,只是普通江湖门派的鱼龙帮,便是蜉蝣,更是蚍蜉,连做蝼蚁的资格都没有,一声令下,捏死也就捏死了。

        柳四海盯着冷凝雪绝美而冷艳的俏脸,眼中出现了一抹贪婪之色。

        这朵樊城有名的带刺牡丹,柳四海垂涎已久,今日便要借机拿下。

        “放了你师弟可以,不过你可得付出点代价,嘿嘿......陪海爷去后院花厅喝几杯酒,我便既往不咎,放过你这师弟,如何?”柳四海道。

        “锵!”

        冷凝雪没有说话,回答柳四海的,是一声剑吟,长剑已然出鞘。

        “哼!别人怕你鱼龙帮,我柳四海不怕。一起上,谁能将这小妮子给我拿下,赏银一千两!”柳四海咬牙下了血本。

        事已至此,一不做二不休,无论如何也要将冷凝雪拿下,一亲芳泽,生米煮成了熟饭再说!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七八名醉仙楼重金请来镇场子的江湖人,瞬间就围住了冷凝雪、沈炎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