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我师弟太不稳健了在线阅读 - 第一章 又见少年

第一章 又见少年

        天元大陆,北州,伏龙山。

        云深处,隐约有亭台楼阁,时隐时现,犹如天上宫阙。

        这里,便是北州最大的修行门派——天龙宗的宗门所在。

        北周十七国,人口不下三百亿,只有极具修行潜质,天赋异禀的少年男女,才有资格被天龙宗选中,成为外门弟子。

        七月十六,晴。

        一袭白衣,唇红齿白,俊秀如烟火的翩翩美少年,站在后山云雾缭绕的悬崖边,山风将他的长发与一袭白衣吹起,却未能在他的眸中拂起一丝涟漪。

        那双眸子,犹如一潭深水,饱含着岁月的沧桑,绝不该是一个少年该有的眼睛。

        然而,随着少年嘴角微扬,眼中的岁月痕迹瞬间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机灵少年才有的狡黠。

        少年的身后,站着个一袭龙虎道袍,须发皆白,却仙风道骨的老者,双目开阖间,有雷蛇在眼瞳中,似游龙般游走。

        吕清尘,天龙宗前宗主,六十年前,在他八百二十岁大寿时,已将宗主之位,传给了自己的亲传大弟子、当代天龙宗宗主齐玄之,自己成了宗门的太上长老,闭生死关去了。

        “决定了?”吕清尘问道。

        少年转过身来,笑容温煦,朝老者深深一拜。

        “师父,我知晓您想让我斩断尘缘,像大师兄、二师兄五师姐那般,一心修行,有朝一日,能窥见大道。

        可我不是大师兄,更不是二师兄,我是您二百七十年前收下的最后一个亲传弟子,我是大家的九师弟……

        在这方天地,我有我必须追寻的东西。”

        吕清尘微微一叹:“你要追寻的东西,真比修行者梦寐以求的天地大道还重要吗?”

        少年笑而不语,吕清尘再次叹息。

        ——答案早已有了。

        这个他最疼爱宠溺,也是他众多精彩绝艳的亲传弟子之中,天赋最高的老幺,修行界百年一出的修行天才,若非因为自己心中那一抹执念。

        二十年前便已是宗门修行第一人,年轻一辈弟子最为敬仰的‘九师叔祖’,怎会在明知准备不足的情况下,强行破境,引来天劫雷罚。

        他渡劫失败,最后带着生前记忆,兵解转生呢?

        吕清尘最清楚,再给九弟子一年时间,他绝对有七成的机会扛过天劫,成就无上修行伟业。

        老九之所以这么做,目的就是不想飞升,去往传说中的绝对强者世界,老九对人世间的留恋,近乎病态,因为这方世界有老九一直在苦苦找寻之人。

        “值得吗?”吕清尘还是忍不住问道。

        “值得!”少年目光坚毅。

        “已有了她转世之身的消息?”吕清尘皱眉道。

        “这几日打坐冥想时,忽有感应。”少年道。

        “哎……既如此,你便去罢。只当是到世俗中走一遭,再历红尘了!”吕清尘道。

        少年再次向老者深深一拜:“师父,徒儿这便去了……等徒儿这次回来,一定告诉您,徒儿‘家乡’……那个叫‘地球’的海外之岛的风土人情,以及‘飞机’、‘手机’等奇异物事的趣处。”

        吕清尘淡然一笑,挥了挥长袍衣袖。

        少年第三次作揖深拜,不言再见,从千丈悬崖一跃而下,身影很快便消失在云雾之中……

        一年后……

        北州十七国之一的流夏国,樊城,鱼龙帮。

        鱼龙帮只是普通的江湖门派,在樊城却拥有着不容小觑的实力。

        谁都不曾想到,一名浮萍少年,一跃成为了鱼龙帮帮主的亲传弟子,这小子除了长得好看,眉清目秀,像个漂亮娘们似的,其余实在是一无是处。

        帮主教他的拳脚功夫,半分没学会,马步都不会扎,更别谈其它了。

        之所以能成为鱼龙帮帮主的亲传弟子,只因为一年前,帮主遭到另一江湖门派金剑门暗算,重伤逃遁。

        眼看就要被仇家追上,一通乱跑,阴差阳错,进了一条暗巷,就在即将昏迷之际,被暗巷中一名小乞丐救下,带回自己栖身的破庙,还用自制的草药给帮主治伤。

        连续十多天的高烧,昏迷又醒来,醒来后又昏迷,最后鱼龙帮帮主冷锋,竟奇迹般活了下来,养好了伤,返回帮中,带着门下弟子,挑了整个金剑门,将乞丐少年带回鱼龙帮,收为弟子。

        ——乞丐少年,是除了自己女儿冷凝雪以外,冷锋收的唯一弟子。

        这名在外人看来极为幸运的乞丐少年,名叫沈炎,一年前,他还在修行门派天龙宗,正是吕清尘老人的亲传九弟子,绝顶的修行强者。

        此刻,沈炎是鱼龙帮帮主冷锋的爱徒,本该受近千帮众的爱戴尊重,而他如今真实的境遇,却是‘过街老鼠’,无人待见,甚至人人喊打。

        不学无术也就罢了,可这个‘小乞丐’,机缘巧合下遇到了贵人,救了鱼龙帮帮主冷锋,结了善缘,一朝得势,就开始‘飘’了,将小人得志的嘴脸,演绎的淋漓尽致。

        嚣张、跋扈,仗着有鱼龙帮、有冷锋撑腰,到处惹是生非。

        “那是什么地方?”

        沈炎一身青衣,嘴里斜叼着一根狗尾巴草,指了指前方街面上,一家规模极大的酒楼,歪斜着脑袋,一脸痞气的问道。

        沈炎一身世俗的污浊之气,除了相貌依旧俊美,哪里还有‘天龙宗九师叔祖’的一丝出尘脱俗痕迹?完完全全的市井泼皮一枚!

        “那是醉仙楼,我们樊城最大的酒楼,最普通的席面,都要三两银子。若想吃最顶尖的菜肴,喝最好的女儿红,没有二十两银子,想都别想!”

        一名与沈炎年纪相仿,十五六岁,尖嘴猴腮,容貌猥琐的少年,充满向往的看着酒楼方向,咂了砸嘴说道。

        他叫候三,鱼龙帮最外围的普通帮众,那微薄的月例,勉强只能混个温饱。

        自从沈炎来到鱼龙帮,别的帮众都对沈炎充满鄙夷,不屑一顾,唯有侯三,鞍前马后跟随,成了沈炎最忠心的狗腿子。

        “想不想到醉仙楼搞一桌,整几个硬菜?”沈炎笑着问道。

        “炎哥,硬菜是什么菜?”侯三不解。

        “额......”

        沈炎瞥了一眼脚边的碎砖,强忍着捡起碎砖塞进侯三嘴里的冲动。

        “硬菜就是很硬的菜......走,哥带你去长长见识。”

        侯三犹豫的说道:“炎哥,要不还是算了吧。醉仙楼可不比以前我们吃过霸王餐的别家酒楼......炎哥,你听我说,嗨,你等等我啊。”

        侯三话还没说完,沈炎已快步走向了醉仙楼,前者边喊边追了上去。

        ......

        临窗的座位,一桌上等的酒水席面,三十年陈的女儿红,封泥刚拍开,酒香瞬间弥散开来,醉人心脾。

        醉仙鸭、八宝鸡、松鼠酱墨鱼......

        每一道都是醉仙楼的招牌菜,也是沈炎口中的‘硬菜’。

        别看只是鸡鸭鱼等看似普通的食材,可每一道菜都在十两纹银以上,这些家畜,自幼便不食五谷,以昂贵药材饲养,人参、灵芝磨粉后,用山泉调和喂食,真真是下了血本的。

        “吃饱了吗?”

        沈炎没怎么动筷子,女儿红却喝了半坛,不见微醺之态,越喝眼睛越亮。

        扫了一眼正大快朵颐,满嘴流油的侯三,沈炎笑着问道。

        ‘嗝......’

        侯三打了个尾音很长的饱嗝,用衣袖抹了抹嘴上的油腻,揉着肚子表示自己吃饱了,而且还很撑。

        猥琐少年侯三,眼珠子滴溜溜乱转,沈炎知道他在找苍蝇爬虫,放入残羹剩菜之中,故技重施,和以前几次一样,不仅白吃了霸王餐,还能讹酒楼些银两。

        “上天有好生之德,苍蝇也是苍蝇它妈生的,给它一条生路吧。这次,咱不玩虚的.......咱实实在在,正大光明的吃它一顿白食!”沈炎大手一挥,豪气干云。

        “小二!”

        沈炎又饮了一盅美酒,喊道。

        “二位客官,一共花销了六十六两银子。”小二哈着腰,客客气气说道。

        “笔墨伺候!”沈炎吩咐道。

        小二苦着脸,老大不情愿的样子,说了句‘客官稍等’之后,还是去准备笔墨纸砚了。

        ——来这里吃喝的客人,不乏自诩文采风流的文人骚客,这些个吃饱喝足了就开始撑着的老爷们,很多都有酒后泼墨挥毫的癖好。

        小二在醉仙楼伺候了三年,见过客人画画的,还有客人在柱子和墙上题诗的,甚至还有在自己小妾的肚子上画了头大水牛的。

        读书人的癖好,当真有些怪异。

        很快,八仙桌收拾干净,文房四宝备齐,端了上来。

        小二亲自磨墨,心里想着,这位小爷赶紧作了诗,付了酒钱,再给自己些碎银子打赏,速速离去吧。

        沈炎看出了小二的心思,心底暗自嘲讽:还想要打赏?还想要白银大盟?怎么不要黄金总盟呢?

        呸!你也配?!

        “公子,请赐墨宝。”小二递过润了墨的毛笔,以面对一个读书人的恭敬姿态说道。

        沈炎接过笔,脸上表情,少见的严肃认真。

        ‘呵!’

        沈炎低喝一声,笔走游龙,在宣纸上一气呵成。

        一顿操作猛如虎,一看字迹像狗杵。

        歪歪扭扭,像麻花,像柴火棍,总之,这么丑的字,小二有生以来还是头一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