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重生创业时代在线阅读 - 第十四章 皆大欢喜

第十四章 皆大欢喜

        吃过饭,把妹妹送回学校,许逸阳便依着记忆,轻松的找到了营州老教育局的所在地。

        上辈子的1999年9月,许逸阳离开家去上大学,从那后,基本上每年只回来两次。

        大学毕业紧接着就工作了,一年也是回来两次。

        所以,1999年后的营州,他其实并不是太了解。

        印象中,离家之后的每一次回来,都感觉营州的变化很大,变大了、变繁华了、变洋气了。

        就像民谣歌手赵雷在歌里唱的那样:“我的家乡越来越年轻,就像一件俗气的衣裳。”

        可是,许逸阳每一次回来,都是还没来得及熟悉一下,就又背着行囊远走了。

        就这么一年又一年的周而复始,二十年的时间过去了,他对自己的家乡,反而是越来越不了解。

        但是,1999年9月之前的营州,却一直印在他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因为只有现在的营州,才是他熟悉的营州、是他生活了十八年的营州。

        这个旧旧的、小小的城市,承载了他的幼年、童年以及青少年时期。

        所以,他对现在的营州,几乎没有任何陌生。

        反而,倍感亲切。

        当许逸阳来到教育局门口的时候,是下午1点50分,胡秘书已经在门口等着他了。

        一见许逸阳,胡秘书便道:“小许,蔡局长和外宾都到了,就等你了。”

        许逸阳点点头,忙跟着他往里面走。

        进了大门,路过政务公开栏,顺带着瞅了一眼,发现排在最上面的,就是今天见到的蔡局长。

        蔡局长全名叫蔡中云,是营州教育局一把手。

        来到教育局的会议室,托马斯夫妇以及蔡局长都已经坐下了,同行的还有好几个教育局的官员。

        上午在黄河边的两名记者也赶了过来,这次还多带了一个摄影师和一个摄像师。

        大家因为语言不通的缘故,氛围多多少少有些尴尬,直到许逸阳进来,大家才终于松了口气。

        托马斯·劳特非常兴奋的冲他招手,笑着说道:“许,你终于来了!”

        许逸阳笑道:“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没有没有!”托马斯·劳特摆手笑道:“是我们来得早了一点。”

        蔡局长也松了口气,对许逸阳说:“小许,你不来,我们这沟通完全开展不了啊……”

        许逸阳点头一笑,说了一声:“蔡局长好。”

        随后,便陪着托马斯夫妇,坐在蔡局长等领导的对面。

        刚坐下,托马斯·劳特便直入正题,对许逸阳说:“许,麻烦你告诉蔡局长,我这次来营州,是要帮我外公向营州捐款20万德国马克,专门用于教育事业。”

        许逸阳当场翻译过去,还体贴的补充了一句:“蔡局长,20万德国马克,差不多是100万人民币。”

        “一百万?!”

        蔡局长听得目瞪口呆!

        单次捐赠一百万人民币,这在营州教育领域,绝对是破纪录的单笔捐款了!

        1999年的一百万人民币,购买力还是非常高的。

        如果拿房价做参考标尺,那么至少比2020年要高出2、30倍!

        于是,蔡局长赶紧站起来,双手与托马斯·劳特握手,感激的说:“哎呀劳特先生,真的是太感谢您了!也感谢您爷爷这么多年还惦记着营州!”

        托马斯·劳特微微一笑,认真道:“其实我们全家人都很感激营州,如果不是营州人民收留养育了我祖父,很可能他在婴儿时期,就已经和他的父母一起遭遇海难去世了,自然也不会有我们这些子孙。”

        说完,托马斯·劳特又虔诚的说:“蔡局长,我还有一个小小的请求。”

        蔡局长道:“请说!”

        托马斯·劳特说:“我希望你能帮我找到,我祖父小时候生活过的那个村庄,我祖父告诉我,那个地方叫王家渡。”

        王家渡三个字,托马斯·劳特用的是标准的营州发音。

        据他说,当年他祖父在营州农家长大,但因为当时条件艰苦,所以并没有念过书。

        一直到他十二岁被接回德国的时候,虽然说着一口标准的营州方言,但却几乎是一个字都不会写。

        所以,王家渡的地名,也是老爷子用营州方言说给托马斯·劳特听的。

        大家也都听懂了,他说的这三个字,就是王家渡。

        不过问题是,营州好像根本就没有叫王家渡的地方。

        蔡局长思忖片刻,对许逸阳说:“小许,你问问劳特先生,是不是记错地名了?”

        许逸阳想了想,说:“蔡局长,王家渡三个字儿他说的特别溜,应该不会记错。”

        说着,他又低声道:“蔡局长,他爷爷在营州生活的时间是1914年到1926年,王家渡这个地方很可能是当时的名字,这么多年过去了,会不会是已经改名了?”

        蔡局长轻轻点了点头,赞同地说:“你分析的有道理,很可能就是改名了。”

        说完,对身边的胡秘书吩咐道:“小胡,你给咱们离退休的老干部打电话问问,以前咱们这有没有一个叫王家渡的地方。”

        “好的蔡局长!”胡秘书急忙起身,迈步离开会议室。

        过了几分钟,他便一脸激动的跑回来说:“蔡局长,咱们退休的赵科长说,以前确实有个村子叫王家渡,就在黄河边上,是个过黄河的渡口,不过六十年代的时候,王家渡村跟隔壁几个小村子合并成立了幸福公社,后来人民公社解体,就直接叫幸福村了,幸福村在咱们城郊下关镇。”

        托马斯·劳特听了许逸阳的翻译之后,兴奋不已的说:“真是太好了,我来之前还一直担心找不到这个地方!”

        这时候,蔡局长兴奋的一拍大腿:“哎呀,真是巧了,下关镇的镇小学教学楼一直年久失修,想翻新重建一下,但苦于经费不足没能落实,不如就从这笔捐款里拨出一部分来,把教学楼翻新一下,然后以老人的名字命名!”

        一百万看起来不多,但毕竟购买力强,翻新一栋规模不那么大的教学楼,完全足够了。

        托马斯·劳特听说之后也很激动,脱口道:“如果真能以我祖父的名字命名,那就再好不过了!”

        于是,双方一拍即合、皆大欢喜。

        托马斯·劳特也如释重负。

        谈完了正事,托马斯·劳特对许逸阳说:“许,明天还得麻烦你陪我们逛一逛营州,我们还想去王家渡看一看。”

        许逸阳当即答应下来,托马斯给了自己差不多三千块,再多为人家服务一天也是应该的。

        可是他没想到,托马斯却又当场掏出六百德国马克,说是明天的翻译费用。

        这次许逸阳可不敢收,也不好意思收了。

        之前就已经收了人家六百德国马克,蔡局长这些人都看着呢。

        如果自己再收人家这么多钱,也怕其他人觉得自己太贪婪。

        于是,许逸阳当场婉拒,义正言辞的坚持了好久,才让托马斯打消了给钱的念头。

        蔡局长听说托马斯·劳特要逛逛营州,还想再去王家渡看看,便笑着说道:“小许,你跟劳特先生说,明天我把教育局的桑塔纳安排给你们代步,下关镇离市里还是有点距离的,交通也不是那么方便。”

        许逸阳点了点头,把蔡局长的话翻译给了托马斯·劳特。

        后者听了许逸阳的翻译,当即感谢了蔡局长一番。

        蔡局长还热情的邀请托马斯夫妇一起共进晚餐,不过托马斯·劳特婉拒了,说是想跟老婆在营州到处走一走。

        许逸阳作为他的翻译,出于敬业精神想要陪同,托马斯也婉拒了他,笑着说:“许,你今天已经很辛苦了,回去好好休息休息,咱们明天早上见吧!”

        许逸阳见此,便也没有再坚持,而是与他约好了明天早上八点钟在招待所见面,随后便骑车去了三中,准备接许逸姗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