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重生创业时代在线阅读 - 第十章 第一桶金

第十章 第一桶金

        因为没有翻译,这俩老外来营州到底想干什么,大家都是一头雾水。

        至于跟拍的这俩记者,其实就是营州电视台在外面跑新闻的一个采访组,平时一天到晚就在外面跑素材。

        营州地方小,平时半小时的新闻节目一大半都是灌水,毕竟根本就没什么值得播出的大新闻,所以就只能滥竽充数。

        哪有点鸡毛蒜皮的小事,记者们只要听说了,都要过去拍一拍,所以电视台的新闻素材门槛极低。

        谁家狗丢了,谁家猫上房顶了,哪个小学生捡钱包送派出所了,记者都会跑过来拍一段素材、再上电视报道一番。

        所以,这俩记者一听说市教育局来了俩老外,不由分说的就找过来了。

        俩人都寻思着,万一是外商来营州考察,那这不就是个大新闻了吗?

        毕竟营州这地方,这些年还没引进过什么外商。

        可他俩也没想到,一路跟过来才发现,这一堆人里面,竟然没一个能跟对方流畅沟通的。

        俩记者就更不用说了,摄影记者读的是技校,英语只会说yes和no;

        采访记者学历也不高,是电视台的职工子弟,去年才刚水了个专科毕业,毕业后家人就安排进电视台当记者了,在学校就一直是学渣,所以英语压根就没好好学过。

        于是俩记者就只能先闷头跟拍,跟教育局的领导一样,也在等着营州一中的英语老师过来。

        可是,营州一中的英语老师左等右等都等不来,这让现场的三波人都有些急不可耐……

        正在托马斯·劳特为此一筹莫展的时候,他忽然听到一口地道的英式口语,说:“先生你好,请问你是否需要一位中文翻译?”

        托马斯·劳特听到这地道的英式发音,心下大喜,甚至下意识的以为,跟自己说话的这个,听口音肯定是一位英国人。

        可是,当他循声望去的时候,却发现一位华夏少年正面带微笑的看着自己。

        说话的,正是许逸阳。

        托马斯·劳特看着许逸阳,顿时兴奋起来,说:“我的上帝,终于遇上一位能正常交流的人了!”

        说着,他走到许逸阳面前,用力与他握了握手,一脸期待的问:“小伙子,请问你可以做我的翻译吗?”

        许逸阳微微一笑,说:“当然可以!”

        托马斯·劳特兴奋的说:“这真是太棒了!”

        旁边的蔡局长一行数人,以及两名记者纷纷目瞪口呆。

        他们本来一直在愁没办法跟老外交流,心急如焚的时候,没想到忽然冒出来一个年轻小伙子,操着一口像模像样的英语,跟托马斯·劳特愉快的聊了起来。

        托马斯·劳特兴奋的问许逸阳:“小伙子,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许逸阳道:“我叫许逸阳。”

        “我叫托马斯·劳特,你可以叫我托马斯·劳特!”

        说着,他又问:“许,你做翻译怎么收费?如果可以的话,我想雇用你做我的翻译!”

        许逸阳本想是出来装一波、借这个机会给自己来点曝光度,所以压根没想赚他的钱。

        但他也没想到,这个老外竟然主动要给自己酬劳。

        毕竟是国际友人,他下意识想要发扬一下热情好客的风格、婉拒酬劳。

        但转念一想,发扬个屁的风格啊!

        自己兜比脸还干净,有这么一个赚钱的机会,还发扬哪门子风格?

        于是,他打量着托马斯·劳特以及他身边的金发女人,略一思忖,说:“劳特先生,我没有做过翻译,所以也不知道具体什么价位,你可以看着给,给多少都行。”

        许逸阳其实很鸡贼。

        这年头华夏的物价很低,营州的物价更低,要说做个临时翻译,就算在燕京、中海,一天给几百块钱还不顶了天了?

        可几百块有啥意思啊?也就够把欠妹妹的账还了。

        与其这样,不如让这老外自己看着给,应该比几百块要多一点。

        许逸阳之所以有这个信心,是因为他一眼就看出,这老外是个有钱的主。

        1999年的营州人,多数也都还没见过什么奢侈品。

        许逸阳虽然也不追求这些,但毕竟经历了后世的各种耳濡目染,自然而然的认识了许多奢侈品的牌子。

        所以,他早就发现,这老外两口子,从头到脚都是名牌。

        比如托马斯·劳特,他的外套是杰尼亚的,里面的毛衣是阿玛尼的,皮鞋是古驰的,这都是奢侈品牌。

        再看他老婆,身上穿着的风衣是巴宝莉的、脖子上戴的丝巾是麦昆的,更牛的是,她还背了一个爱马仕的皮包。

        许逸阳觉得,这两口子这么有钱,出手应该也不会太抠。

        果然,托马斯·劳特一听说让自己看着给,当场掏出钱包,从里面掏出六张100元面值的外币,递给许逸阳,说:“许,这是600德国马克,应该值3000元人民币左右,如果不够的话,你尽管开口。”

        许逸阳愣了愣,心想,3000块是不是有点多了?这老外也太大方了吧?

        许逸阳忍不住问:“劳特先生,您是不是给的有点多……”

        托马斯·劳特脱口道:“不不不!一点也不多!你的英语水平很棒,完全值得这个价格!”

        许逸阳一想,既然对方这么坚持,那自己也就别客气了,这600德国马克,就是自己重生后的第一桶金!

        于是,他大方的接过钱,小心的装进羽绒服的内口袋里。

        随后,他非常认真的对托马斯·劳特说:“劳特先生,从现在起,我就是你的中文翻译了。”

        托马斯·劳特急忙对许逸阳说道:“许,麻烦你告诉他们,我来营州,是想完成我爷爷的两个遗愿,一个是把他的一部分骨灰撒进黄河,还有一个是代他给营州捐一笔钱,这笔钱要指定只能用在教育事业上。”

        “好的。”许逸阳点了点头,转过身对那中年官员说道:“您好,我现在是托马斯·劳特先生的临时翻译,他刚才说……”

        旋即,许逸阳当场便把托马斯·劳特的话,完完全全的实时翻译了出来。

        他大段大段的翻译,没有一点停顿磕绊,听得所有人一愣一愣的。

        要不是翻译的内容听起来非常靠谱,在场的人都不敢相信,这个年轻人,竟然真的能这么轻松的跟老外交流。

        那个蔡局长听完,立刻长出了口气,拍着许逸阳的肩膀,庆幸的说道:“小伙子,你出现的真是太及时了!”

        说着,他立刻对身边跟着的秘书说:“给一中校长打电话,告诉他不用派老师过来了。”

        他的秘书急忙低声说道:“刚才林校长给我回了个电话,说是人刚出发。”

        蔡局长皱了皱眉,说:“用他们的时候,磨磨唧唧就是不过来,现在来还有什么用?跟他说一声,把人给我叫回去!”

        虽然蔡局长自己的英语基础几乎为零,但他还是能看得出,许逸阳的英语水平应该很高。

        不然的话,他不可能跟这老外交流的那么顺畅,这老外也不可能立刻掏钱雇他当翻译,毕竟人家老外自己都认可他的水平。

        要是这时候还让一中派老师过来,不仅画蛇添足,还有可能丢人现眼。

        秘书掏出一台老款的掌中宝手机,急忙去一边打电话了。

        蔡局长看着许逸阳,好奇的问:“小伙子,你怎么称呼?”

        “您好蔡局长,我姓许,叫许逸阳。”

        蔡局长点点头,笑眯眯的问:“小伙子,你一定是放寒假回家的大学生吧?在哪个名牌大学读书啊?”

        许逸阳摇了摇头,说:“我是营州一中的学生。”

        “什么?你是高中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