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在超神学院的那些年在线阅读 - 第19章:歌声在飘荡

第19章:歌声在飘荡

        “哪个瘪犊子玩意在鬼嚎,嘴给老子把拉链拉上!”刘闯一手捂着一边脸,另一只手扶着腰,走到阳台看去,看到跪在地上唱《征服》的葛小伦,满肚子的火气变成了惊讶,问:“你不是那谁嘛?”

        就在刚刚,葛小伦经历了人生三大耻辱之一,连女生的脸都没有看到,挨了一顿惨虐又被丢到阳台。

        “好男儿,膝下有黄金呐。”赵信完全就当自己之前没遭遇同样的事情,大声喊:“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爬起来冲回去,跟那小姐姐拼了!”

        吕小布、刘闯和高天子是在b209寝室,赵信是在b210寝室,两边的阳台只有一米五距离不到的镂空间隙。

        阳台上跪着葛小伦的那一边是b205寝室,距离方面有个二十来米。

        赵信在大喊的同时还对吕小布挤眉弄眼,意思大约是让吕小布别揭穿他之前的糗样。

        为了增加威慑力,可能也是觉得出糗不能只有自己一个人,赵信对寝室内招了招手。

        之前那个一样选择跳楼逃离的胡渣男,他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冰袋捂住脸走到了阳台。

        “正式认识一下,我叫赵信,祖上是赵云的那个赵。”赵信一甩长马尾,极度风骚地说:“名将赵云啊,有木有。”,再一脸认真地解释:“所以你们要相信真不是我打不过那小妞,是好男儿不跟女斗。”

        “我叫程耀文。”胡渣男这么介绍自己,斜着身躯对离得近的吕小布伸出手,相握分开之后说:“我跟信爷是同一个意思。”

        刘闯听得一愣一愣,纳闷地说:“整啥呢?就是挨揍了呗?”

        “来来来,闯哥,我跟你详细描述一下……”高天子对着刘闯勾肩搭背,笑嘻嘻地说:“看那还在继续唱的屌丝,他俩……,哇,丢过来啥?”

        高天子是刘闯干了一架,没吕小布的拉偏架还差点就打输了。

        可是男人打架有时候能打出交情来,平静下来之后,嘻嘻哈哈一阵子就看对了眼。

        程耀文诚实地说:“小卖部花两块钱买的冰袋。”

        高天子已经感受到了手捏物件的冰冻,随手甩了回去被程耀文接住。

        被围观中,导致觉得羞耻的葛小伦已经停下歌唱,他被一柄甩来的匕首吓得带着哭音又继续唱,只是脑袋都快缩进胸腔去了。

        “尼玛,黑学校套路多。”赵信已经觉得自己没那么丢脸了,只因为他觉得自己与葛小伦对比起来,自己至少还有跳楼逃跑的胆子。他压低声音说:“信爷我连那小姐姐长什么样都没看到,不甘心呐!”

        “崩爹啊!我也没看清楚。”程耀文继续拿冰袋捂脸,丧气地说:“她本来站在那里,一下消失在我眼前,突然出现在我身后,拿刀横在我的脖子上。差点被吓尿了我。”

        有同样经历的程耀文和赵信,尽管他们之前并不认识,却一下子亲近了起来。

        b205寝室阳台的葛小伦唱完可算能回屋,只是他遭到了驱离,拉着一手拧着裤腰头,一手拉着行李箱游荡在空无一人的走廊上,寻找b210寝室的门牌号。

        “上大学……,不是,这学校算是大学吧?”高天子躺在床铺上翘着腿,一摆一摆满是腿毛的腿,颠着脚丫子,一边很羡慕地说:“人生三大铁,有没有一块出过糗这一个?我觉得自己也该去b205试一试呀。”

        “你去啊。”刘闯已经冲凉出来,显摆着肌肉,可能也是在展示自己那些花里胡俏的纹身,说:“那寝室里面要不是娘们,闯哥我绝对去较量一下。知道是娘们还去,大老爷们丢不起那脸。”

        吕小布则是在整理自己的行李,闻言说道:“那寝室的姐儿叫什么我先不说了。闯哥在警察局有见过。”

        “啥?”刘闯很意外地问:“我见过吗?”

        吕小布说道:“跟黑西装男一块的那酒红色头发姑娘,你确实见过。”

        已经是差不多两个月前的事情了,刘闯没想起来一点什么。

        他们在这边闲聊着,隔壁b210寝室也有自己的热闹。

        之前,葛小伦可算是找对了门牌,喊开门被吼了一嗓子“德玛西亚”,又被赵信和程耀文拿着扫帚痛扁了一顿。

        尽管挨了打,葛小伦今晚不想睡走廊只能进去搭伙。

        他们梳洗完毕分别用各种姿势躺在自己的床铺,讲的就是去了b205寝室的遭遇,满是不忿中又有各种的不甘心。

        “隔壁寝室的那三个孙子也是够损的。”程耀文一撩毯子坐起来,很不爽地说:“咱哥叁除了要找机会教训那臭娘们,还得逮个机会整治一顿那叁孙子。”

        “不是吧?整治那小姐姐才是正经的。”赵信有个口头禅,总爱讲赵云是他的祖上,自是有些侠义思想,说道:“泄愤就不要波及围观群众了吧?”

        “崩爹啊!你们有同待遇,围观也就算了。他们凭啥啊!?”葛小伦还不知道刘闯是那叁的其中之一,不然还会更激动。他赞同程耀文的计划,就是很为难地说:“我们三基友一起上,好像也打不过那女的?”

        赵信一想也对,立刻就不吭声了。

        “我是皇子啊!”程耀文拍着自己很强壮的胸膛,一阵‘砰砰砰’的人工加料声中,强调道:“堂堂的皇子!”

        赵信稀奇地问:“哪国的?”

        葛小伦却是当程耀文在开玩笑,随口说:“坑爹的。”

        程耀文想到了什么,一时间情绪有些低落。他一再欲言又止,干脆就没说话。

        夜已深,寂静的校园宿舍区,哪一个寝室说话声音稍微大一些就能传到隔壁。

        刚才这三位基友都比较激动,说话声音难免会很大。

        刘闯本来都快睡着了,听到隔壁一阵瞎胡咧咧不知道吼什么,愤愤地喊:“还特么让不让人睡觉了!”

        一声大喊惊醒了本来已经睡着的吕小布和高天子,他们就幽怨地看向了刘闯。

        “隔壁那帮瘪犊子玩意,大半夜了还不睡,一直逼逼叨的。”刘闯重重地躺下,丝毫没有吵醒室友的愧疚感,毯子蒙上自己的脑袋,闷声闷气地说:“看老子明天不削他们。”

        b209寝室,心里多少还有点逼数的三基友也知道吵到他人了。

        他们纷纷躺下闭眼,能不能睡着,又或者多久才能睡过去,只有天晓得。

        ……………………

        榜单好惨烈啊!作者菌瑟瑟发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