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生活系神豪(生活系男神)在线阅读 - 第356章 又惦记上谁了?

第356章 又惦记上谁了?

        拍卖结束,晚宴亦随之进入最后阶段——自由活动时间。

        到这时候,主办方已经没有任何安排,来宾们可以随意走动,进行社交。

        类似的晚宴,总是扩展人脉的最好时机,有共同爱好和共同语言,直接端杯酒便可以展开话题。

        汪言和苗苗人生地不熟的,谁都不认识,褚鸿却不一样。

        几个中年男人围上来,把褚鸿夹在中间,眼神一个劲的往汪言身上瞟。

        “褚行今天兴致很高啊?”

        “8万块拿下6瓶酒,豪气!”

        “那位年轻人是你朋友?不给老伙计们介绍一下么?”

        对于最后一句,褚鸿只当没听到。

        “一二三四……哟,今天人齐,真难得!怎么样,待会要不要开一桌麻将,咱们分个高低?”

        汪言看看来人的气质,再看看褚鸿的反应,顿时明白——妥,都是金融圈的同行。

        褚鸿是生怕有人截胡啊……

        哑然失笑,回头问何苗苗:“咱们撤?”

        “行,走吧,没什么意思了。”

        大小姐弄到整整21瓶2007年份巴花,心满意足,再无恋栈。

        汪言就同褚鸿点点头,言简意赅的道句再会,与大小姐结伴走向厅门。

        那几个金融同行对汪大少满心好奇,总觉得褚鸿的表现有点耐人寻味,却捞不到探底的机会,难受得不行。

        褚鸿特开心,却不敢叫汪言名字,打招呼只道:“您慢走,回头微信联系!”

        “好的,失陪。”

        汪言一副顶级大少的做派,潇洒离去。

        走到一半,何维看到两人的动向,又带着主持人和翻译匆匆赶来。

        没什么正事儿,就是那些“感谢您的支持与厚爱”,翻来覆去的车轱辘话而已。

        那个实为高级负责人的主持人会讲中文,拉着汪言好一通拍马屁。

        10万零8000是今天拍卖的最高价,到后面,特别喜欢的土豪们拿到酒以后,竞争越来越小,最后一件才只拍出4.8万的价格。

        仍然是天价,却不够震撼。

        主办方当然会很感激汪何两位大款的“慷慨解囊”。

        巴黎之花和干红酒庄相比起来,不靠天价酒生存,走的是量。

        一款2007限量版香槟,全球加在一块儿,满打满算能赚到上百万人民币的利润,都不够到处开发布会的成本。

        但是,赚钱压根不是目的。

        类似酒款的战略意义是树立格调,打响品牌知名度,利润如何,不重要。

        如此一款宣传用酒,能拍卖到10万人民币的天价,完全出乎所有人意料,是对品牌的极大宣传,同时又让主办方对国内市场充满信心。

        主持人拉着汪言好一阵吹,尔后,非要授予两人“品牌挚友”的身份。

        那是干嘛的?

        汪言没搞懂。

        “您可以理解为VIP贵宾,等到您有时间,我们会邀请您参观酒庄、第一时间品尝新款、参加我们在全球举办的任何一场活动、并且提前预订一定数量的新款……”

        最后一点,让汪言很感兴趣。

        略一琢磨,找到一个盲点。

        “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其实2007年份香槟的酿造量,不止是贵方公开宣传的2007瓶?”

        有人可以预订,那就是流通的比酿造的更少呗!

        逻辑没问题,但对方却摇摇头。

        “不,确实只灌装了2007瓶,剩下一点点,全部用非标准灌装,拿来开发布会了。”

        汪言大奇:“那么,预订是怎么回事?”

        “直接从2007里走。新品私宴已经是第四场,欧洲总计限量500,美洲500,亚洲500,剩下的呢?”

        “噢!”

        汪言恍然大悟:“您的意思是,其实那507瓶,是早就已经预订出去了?”

        “不止507瓶,其实是1179瓶。”

        主持人摇摇头,神秘一笑。

        汪言一愣,略一思索,很快反应过来。

        “所以,您之前讲的:150瓶要留给经销商,其实是假的?”

        “NONONO,华夏大陆,我们的确是给了经销商150瓶,用于推广。”

        主持人继续摇头,表情变得郑重。

        “预订给其余挚友的新酒,是从别的市场挤出来的。

        巴黎之花不算是刚刚进军华夏,但却是从今年开始才将华夏市场提高到与欧洲、美洲相同地位。

        所以我们拿出整整300瓶限量款,来扩大巴黎之花在大陆的品牌知名度。

        要知道,今年我们在港岛和霓虹都没有召开新品发布会。

        亚洲唯一的一场,就放在了魔都。

        另外,您与何小姐,是巴黎之花在华夏的第五位、第六位挚友。

        我们非常感激您二位对巴黎之花的支持与厚爱,下一个年度,您便可以享受挚友的待遇,预订新款。”

        得,感情是在开拓期,拔出根萝卜就算菜啊?

        汪大少考虑问题的角度十分之清奇,并没有觉得如何荣耀,反而认为巴黎之花的行为有点轻率。

        你了解哥么?

        挚友说给就给,看来是不怎么值钱。

        然而,主持人紧接着一句话,就让汪言惊了个大呆。

        “巴黎之花向来不太喜欢用娱乐明星做广告,信守品质与格调,排在您二位之前的四位挚友,分别是郭培、周春芽、郭广昌和严屹。

        今后我们会逐步扩大国内挚友规模,但您二位,应该会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是最年轻的。”

        四个人,汪言只听说过两个。

        一位是国内当代知名画家,一位是大企业家,然而就已经够震撼了。

        不管是从知名度上,亦或者是身家上,我们两个小年轻,何德何能与对方并列?

        全场身家豪富的名流贵妇多了去了,为什么只找我们两个?

        到底是什么情况?!

        就算巴黎之花的品牌挚友没有什么实际好处,只是一个虚荣,但是仅仅因为十万拍卖款……是不是有点过于草率了?

        疑问一个接一个,证明汪言还是没有清楚的意识到【极限美感】的杀伤力。

        幸好,接下来主持人终于讲到关键点。

        “您二位对于时尚的敏感和驾驭,在我看到那么多年轻人里,绝对是数一数二的。

        巴黎之花以设计见长,对于艺术的执着、尊重、偏爱,举世皆知。

        我们的挚友,不能仅仅只是有钱,更要有格调,所以我们从来不请娱乐明星做代言。

        而您和何小姐,获得了Hervé以及诸多同仁最高程度的赞誉。

        最后,再代表私人额外讲一句:您吃掉那块龙虾的时候,姿态简直酷爆了。”

        言外之意,嫌娱乐明星low。

        言外之意的言外之意,您有格调,配得上。

        别管是不是商务马屁,总之,算是解开了汪言心中的疑惑。

        原来,又是气质和仪态带来的好处!

        当然,只有气质和仪态,穿得破破烂烂,仍旧只是潜力股,或许会被高看一眼,却得不到最大程度的重视。

        在非常有钱、肯花的前提下,再加上卓越的气质与仪态,那才是最值得结交的人物。

        ……

        巴黎之花这个品牌,调性是非常高冷的。

        高调的黑桃A到处找明星写通稿,频繁出现在奢侈级别的娱乐圈酒会上,从好莱坞辐射全世界,现在已经是土豪圈炫富必选。

        巴黎之花却只是安安静静的做小公主,只在小圈子里做推广、只为看得顺眼的人破格。

        你爱喝不喝,反正我的高端酒产量就那么多,不愁卖。

        品质口感因人而异,见仁见智,反正巴花的高冷调性,很是令老客户们满意。

        在华夏这块新兴市场上,他们仍旧维持着逼格,慎重的筛选着品牌挚友。

        神奇的是,却在第一天就栽倒在汪大挂B的西裤下,唱了一首征服。

        “原来您注意到了?”

        汪大少哑然失笑,歉意颔首:“年少轻狂,时有疏忽,多谢您的谅解。”

        主持人满含深意的一笑:“规矩是人定的,自然会为有资格的人所破。我觉得,破得很好,让我真正见识到了华夏新生一代的风采。”

        夸了汪言那么多句,唯独最后一句让大少最为舒坦。

        同时,汪言又意识到,眼前的人,恐怕不是一个小小的销售总监那么简单。

        看待问题的高度就不对。

        “失礼了,还未请教您的尊姓大名?”

        “保罗·萨瓦齐柯。”

        操着一口流利中文的中年白人,从胸袋里掏出一个名片夹,掏出一张烫金名片呈上。

        “现任保乐力加集团大中华区销售总监,分管百龄坛、芝华士、皇家礼炮、格兰威特、巴黎之花、格拉菲娜等数十个品牌在华夏的渠道运营。

        以后如果需要购买任何集团旗下品牌的酒类,尽管折腾我。”

        保乐力加集团是什么,汪大少不清楚,不过芝华士和皇家礼炮,那绝对是大名鼎鼎如雷贯耳。

        原来,它们都是一个集团旗下的品牌?

        照这么看,保罗的身份相当不低,对标的应该是LVMH集团酒类业务大中华区销售总监。

        感觉这个人脉会相当有用,汪言欣然接下名片。

        “我没有名片。不过做挚友是不是要登记资料?您有机会了解我。”

        理直气壮的讲着没有名片,大少架子高高端起,却不盛气凌人,汪言对于装逼的拿捏,是越来越有水平了。

        保罗哈哈一笑,邀请两人去后台填表。

        在样式古朴花纹繁复的文件上签名——最主要的就是那个签名,据说以后的私人订制款香槟,都会在某处刻着签名。

        当然,其实香槟没有什么必要去搞特制款。

        香槟是即开即饮,不像顶级表,关键位置刻个签名,可以当做传家宝传承下去。

        定制款香槟,噱头远大于实际用途。

        唯独就是挺适合装逼显摆的。

        但我们低调·谦和·稳重·汪,根本不是爱装逼的人嘛!

        签名订制款?

        别搞太多,搞个两三箱就得了。

        额,集装箱。

        ……

        莫名其妙捡到一个VIP,回去的时候,何大小姐兴奋得不行。

        “二狗二狗,跟我出来没错吧?沾我光混到一个挚友,开不开心?!”

        沾你光?

        汪言笑而不语,慈祥的摸摸她的后脑勺。

        “开心,我们苗苗最厉害了。”

        如此明显的哄小孩态度,搁往常,大小姐准炸,今天却格外的有容忍度。

        蹦蹦哒哒往前一蹿,离开汪言的手,回头灿烂的笑。

        “哈哈!你也还行!”

        “你看着点路!”

        汪粑粑跟大小姐操碎了心。

        教育一句,又若有所思的问:“你对巴黎之花的评价怎么样?”

        “酒吗?”

        “对。”

        “口感不错呀,和酩悦各有千秋,复杂程度都不如德乐梦,但比黑桃A强多了……”

        汪言反问:“你喜欢它,有多少成分是因为漂亮的设计?”

        “巴黎之花如此受欢迎,跟她的颜值当然有很大关系啊!我喝酒不多,香槟却没少跟我妈喝,就我个人感觉,今天的2007只能算是大师级守门员吧!”

        大小姐的判断和汪言差不多。

        大师级守门员,是一个很公允的评判。

        好,但是没好到能够令人惊艳的程度上,与上次那款满分木桐,不是一个级别的东西。

        汪言一沉思,何苗苗马上发现不对。

        “你又想坑谁?”

        “Hervé。”

        汪言随口回完,大小姐的表情立即变得好生怪异。

        “噫,口味真重……”

        她皮她的,大少笑笑没理会。

        汪言的庄园,过完年就要开始动工,到时候肯定要建葡萄园。

        有葡萄,自然就需要专业的种植师傅,以及酿酒大师。

        酿酒大师应该在种植葡萄之前到位,葡萄品种、种植要求、出果试酿……想喝到一口自产酒,挺麻烦一事儿。

        香槟、干红、白酒、啤酒,是汪言计划里必须搞出来的四样自产酒类。

        其余三种酒的酿制大师一点头绪都没有,现在仅有香槟算是有那么一丁点机会。

        Hervé的水平应该不是最顶尖的,但是绝对够用。

        剩下的,便需要好葡萄好水好年景好运气,大少只能是尽力而为。

        完全体山庄的构想太惊人,需要很多很多钱,而且光有钱仍旧不行。

        酿酒大师能变出来?

        随便哪个阿猫阿狗就可以酿出大师精品?

        给大师开百万年薪,大师立即纳头便拜?

        都属于想太多系列。

        麻烦啊……

        一筹莫展中,小公主的临时行宫到了。

        服务生推开门,何苗苗回头使出“勾魂夺魄眼”,笑嘻嘻问:“时间还早,要不要进来坐一会儿?”

        颜值99,回眸一笑,那真是血统纯正的妖精。

        狗哥心里大呼吃不消。

        浑身的血啊……咳咳!

        关键时刻,打开系统看看好感度,立即冷静下来。

        仍旧是89点,卡在那里已然很久。

        状况很明显,她心里尚未完全接受汪言,邀请很正经,或者是皮一下调戏汪言。

        而汪言同样没有做好准备。

        别的女人都可以先撂倒再考虑善后的问题,何大小姐不行。

        她和刘璃,必然是你死我活的关系。

        如果仍旧是以前一无所有的草根,汪言绝对什么都不想,把自己交给本能。

        现在却不成,哥得做妥善的事儿,万万不能急于一时。

        时机未至啊……

        以强大的自制力控制住心里的蠢蠢欲动,汪大少皮皮虾似的一挑眉。

        “想挑战刘璃的地位?你会劈一字马么?”

        “死肥狗,滚!”

        大小姐顿时被气得不轻,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

        目送苗苗噔噔噔冲进客厅,汪言耸耸肩,转身悠然回行。

        主动降温,是不得已之下的最好策略。

        好感度掉掉涨涨涨涨掉掉,必然会越来越坚实。

        基础足够牢靠,才有操作的空间。

        孙子兵法讲撩妹,讲得最为通透。

        故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近而示之远,远而示之近。

        利而诱之,乱而取之,实而备之,强而避之,怒而挠之,卑而骄之,佚而劳之,亲而离之,攻其无备,出其不意。

        汪大少又给补上一句:临而退之,静候反攻。

        哎!

        人啊,果然还是得多读书……

        正美滋滋的嘚瑟着,手机突然响起。

        汪言掏出来一看,当场吓出一脑门汗。

        妈耶!

        三万小姐姐查岗!

        幸好幸好……

        果然,人啊,还是得心思正派,品行端庄!

        你看看哥,怕查岗吗??

        接起视频请求,正派汪笑意从容,高高举起手机。

        与此同时,何苗苗捧起两朵巴黎之花,气呼呼碎碎念的出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