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生活系神豪(生活系男神)在线阅读 - 第329章 麻烦

第329章 麻烦

        幻影停在海光大厦停车场,一行人才下车,就有个中年男子持着手机迎上来。

        “你们好,请问,是汪总吗?”

        汪言上前一步,伸出手:“您好,我是汪言。”

        “汪总您真是……年少有为。”

        中年人愣了一下,和汪大少握完手才想起来自我介绍。

        “啊,失礼失礼,我是魔都第一中级发院执行局负责本次拍卖的黄光良,您叫我老黄就好。”

        老黄什么的听听就拉倒吧,真叫出口,那得多不懂事?

        汪言直接把对方高高捧起:“黄处您好,您更年轻有为。”

        黄光良谦虚摆手:“不敢当不敢当,我就是个干杂活的。”

        魔都中院是正厅级单位,3.2亿的拍卖金不是小数,负责此事的黄光良,级别肯定不低。

        汪大少和对方的关系,不是纯粹的买主与卖家,不至于勾心斗角当敌人似的提防着,但又不能完全信任。

        法院在阿里平台主动坑买家的事情,至今为止,一例都没发生过。

        网络平台面向全国,出问题影响太大,又没什么个人利益在里面,所以司法机构主动下套的意愿并不强。

        但是,被动的坑很多,这种事儿不会为个人意志转移。

        所以,汪大少没有与对方谈写字楼的事儿,东拉西扯的寒暄着,一并走向大厦。

        进到大堂,另有一拨人在等着。

        其中一位是大厦的物业经理,另外一位是王庭娱乐的律师。

        各方人马到齐,才真正开始聊正事。

        主要是律师问,对方答,汪言只负责听。

        一项一项确认过去,情况渐渐变得明朗起来。

        两层写字楼的产权明晰,不存在抵押或出售给第三方的情况,缴款之后的一个月左右就能拿到产权。

        两层楼的实际面积与文件描述并无出入,每层各3700平,六座客梯+一座货梯,格局很好。

        物业方面掏出一份前年的成交文件,26、27、28层的出售价格,在前年是7.2万元一平。

        今年的魔都写字楼市场其实有点阴跌,成交价与去年基本持平,但成交量较少。

        在这样的情况下,司法方将两层楼评估为4.8亿,均价6.5万每平,是比较公允的。

        拿到银行去做抵押,评估价应该差不离。

        而18、19两层的实际拍卖价,仅为3.2亿,均价4.32万元每平,是个超级大便宜。

        当然,如果汪言不急着拿下,静待流拍,下次的上拍价必然会降到3亿以下,甚至到2.8亿、2.6亿,都有可能。

        法院查封的资产,卖出去就是赚。

        不然用什么来补偿债权人?

        至于被执行人,那家公司已经破产,老板被列为在逃通缉犯,没有任何麻烦。

        所以,现在仅剩的麻烦是……

        “18、19层早在两年多前就被租了出去,目前有大大小小二十来家公司在那两层楼里办公,清理租客方面的事情,我们爱莫能助。”

        黄光良并没有因为汪言年纪小就轻视他,坦然把情况说明。

        这种事儿,哪怕骗得过汪言,亦不可能骗得过律师,没必要撒谎。

        汪大少翘着二郎腿安静坐着,对黄光良点点头,仍旧没开口,静待律师交涉。

        “葛经理,当时签订的租期是多久?”

        “因为不是整租,合同大部分都是2+1,有个别的是1+1,但租金是一年一交,由我们代收,然后转给业主。”

        “所以现在是什么状态?本年度的租金已经交付?”

        “没有,刘老板1月份出的事,租客们以业主破产权益人不明为由,拒绝交付今年的租金。”葛经理摇头。

        “OK,我表述一下,您看对不对——按照合同,今年是+1合同的最后一年租期,但实际上租客们已经处于拖欠租金状态。

        现在是11月,有没有租客是在去年11月份到今年1月份之间交租的?”

        “没有。”

        “OK,那就是说,所有租客全体欠租,对吧?”

        “对的。”

        “OK,咱们再具体一点,已经履行完合约的有多少家?仍在合约期内,只是欠租的有多少家?”

        “额,租期未到的应该只有三四家吧……具体的情况我得查查。”

        律师点点头,回去和汪言小声汇报。

        “汪总,在法理上,只要您拍下资产,在缴清款项、法院出具裁定书的那一瞬间开始,您就具备业主资格,可以解除与前租户的租赁关系。

        但是,在具体的执行方面,我们很难申请下来法院的强制措施,如果租户拒不搬出,会很麻烦。

        二十多家租户,长达一年时间拒绝交租,我完全有理由怀疑:租客内部应该已经形成共识,集体拖延、抵赖的可能性极高。

        风险主要是集中在这里,别的问题不大,您慎重考虑。”

        “多谢,我明白了。”

        汪大少点点头,主动起身,邀请葛经理:“情况我已经了解,能不能请您带我上去实地看一看?”

        “没问题,没问题!”

        葛经理客客气气的鞠躬弯腰,请大家上楼。

        一行人就呼呼啦啦踏进电梯。

        来到18楼,在葛经理的介绍下,汪言终于搞清楚两层楼的格局。

        海光大厦总高28层,框架剪力墙结构,单层空间分割极灵活,室内墙体基本都是空心砖,不承重,只起到分隔作用。

        18层被分隔成大概20个空间,驻扎着十几家公司。

        19层的一半属于一家外贸企业,另外一半仍旧是散租。

        按照葛经理的介绍,18、19两层都有不少没有被承租出去的区域,但是汪言一路走来,发现本该空着的房间,统统都被占用着。

        葛经理讪笑道:“自从刘总出事,我们物业也很为难……”

        汪言意味深长的笑笑,扔下一句:“你们海光房地产还挺好欺负的。”

        转身走向前方。

        葛经理被挤兑得很难受,动动嘴唇却没说出话来,眼睛里闪过一丝焦虑。

        汪云喜又冷不丁问:“葛经理,物业费是哪方交?”

        “呃,是我们物业与业主进行结算的……”

        “那前业主欠你们物业费么?”

        “当然,今年的物业费都没有结……”

        汪云喜却不信:“你们代业主收取租金,没有直接扣掉物业费?”

        葛经理被问得满脑门汗:“呃,主要是今年的租金没有收上来……”

        对话的功夫,汪言已经在19楼的走廊里转了整整一圈。

        写字楼真心不错,框剪结构最优秀的地方就是空间的任意分割,空心砖墙一拆,想怎么改造就怎么改造。

        直播间、化妆间、浴室、健身区、办公区、摄影棚、录音棚……

        任何需求都能够得到满足。

        7200平的面积,塞下1000员工轻轻松松。

        王庭娱乐不断扩招,才几个员工?

        250个不到。

        拿下此处,至少一到两年内,王庭娱乐不需要考虑经营场地的问题,闷头往前冲就好。

        ……

        走廊里人来人往,穿着各式工装的员工们,看着汪言一行人溜溜达达指指点点,目光十分讶异。

        尤其是汪大少,衣着华贵,年纪又那么小,身后还跟着两个天仙般的姑娘,被一群中年男人拱卫在中间,一股顶级二代巡街的气息扑面而来。

        “那年轻人是干嘛的?”

        “要开新公司?”

        “不像,租办公室至于让老葛跟在旁边?”

        “你们那都是什么脑子?!看那阵势,明摆着的嘛,来看楼的买家!”

        “卧槽!真有点那个意思诶!”

        “小刘去给老板打电话,抓紧抓紧!”

        职场里混精的老油条不在少数,很快就将一行人的目的猜出个大概。

        顿时,很多小老板、主事者的眼神就是一变。

        汪言把纷纷扰扰尽收眼底,却视若未见,不动声色的问葛经理:“方不方便去看看历年的承租文件?”

        “可以可以,您跟我来。”

        到楼下的物业办公室,翻开账本,欠租情况触目惊心。

        最长的已经有14个月未交租金,短的亦有半年,只有两家是事前交满两年房租的,年底亦将到期。

        不过那跟汪言没什么关系,前业主刘总外逃,公司破产,收租主体不复存在,没人主张,才让那些公司如此猖獗。

        现在的情况还真就对汪大少十分有利,清理租户本来是件麻烦事,租赁合同是受法律保护的,但有了欠租未缴的由头,想必会轻松许多。

        海光物业,应该亦会配合。

        汪大少特意与葛经理确认一下。

        “假如我拍下两层产权,贵方会配合我们公司清理租户吧?”

        “当然当然。”

        葛经理连连点头,“但是我们能做的不多,毕竟是你们之间的纠纷……”

        嗯?!

        意思是不打算配合?!

        合着你们除了收物业费,别的什么都不管?!

        汪言对葛经理一直不怎么满意,此刻终于忍不住皱眉。

        “葛经理,换成是我们那边的物业,现在的18、19层应该是干干净净的两层空楼。”

        “哎哎呀,阿拉魔都这种事情很麻烦的,我只是一个打工的,闹出乱子来吃罪不起……”

        葛经理搓着手,满脸的不好意思,但就是不给正面承诺。

        汪云喜忍不住问:“如果我们停拍,那两层楼的物业费你们去哪收?”

        葛经理继续搓手:“我们是真的很为难……”

        得,根本指望不上。

        汪云喜突然意识到不对,转头望向汪言。

        傅雨诗亦突然抬头,看着汪言,嘴唇微动。

        结果大少一点表情都未露,直接起身,走向办公室大门。

        “走吧,喜子哥,拍卖的事情暂时搁置,海光物业的素质真心堪忧。”

        “哎,汪总,哎,汪总,您……”

        葛经理急忙去追,但只是在后面叫着,并不是真心想拦的架势。

        一行人出门下楼,汪言和黄处握手道别。

        “今天麻烦您了,十分感谢。公司事情太多,我只能在魔都滞留一天,否则今天应该请黄处吃顿便饭的,不周之处,请黄处海涵。”

        “哪里的话,分内之事。汪总,您真的决定放弃这处物业么?”

        汪言苦笑摇头:“事先没想到这么麻烦,海光态度暧昧,我确实要再考虑考虑。”

        黄处摇摇头,没再多劝,但眉宇间泄露出一丝烦躁。

        汪言一直紧紧盯着对方的微表情,见状,心里一松。

        等到黄处上车,现场只剩自家人,汪云喜终于忍不住骂娘:“小言,那物业经理不对劲!”

        “我知道。”汪大少冷笑点头。

        从物业费的情况来看,海光物业的不作为就显得十分可疑。

        租金你们没资格收取,物业费直接跟各家公司收,总没问题吧?

        海光大厦地处浦东核心,本身又是一级写字楼,物业费一平米25块钱每个月,一年200多万的收益,放着不管?

        那句“拍卖暂时搁置”,就是汪大少特意说给葛经理听的。

        结果对方一点不急,终于让汪言确认,事情不对。

        傅雨诗精明得不像19岁的小女生,早就察觉出端倪,闻言立即劝狗子:“我们换个拍卖标的?物业+租户,个个都是麻烦。”

        娜吾却蠢兮兮的,直到现在都没反应过来。

        “哪里麻烦?那个葛经理不是愿意帮咱们么?!”

        “那个狗草的会帮个屁!”

        汪云喜心气极其不顺,直接爆粗。

        汪言却始终那么冷静,揉揉娜吾的头,和她简单解释一句。

        “海光物业有自己的算盘,指望不上。”

        “啊?!什么算盘?!”

        娜吾越发懵懂。

        汪大少却猜得出来大概。

        “刚才看文件的时候,我特意注意下一产权情况,海光大厦28层,有大概一半未出售,是海光房地产公司的自有产权。

        我估摸着,应该是海光地产想要回收18、19层,所以不希望有人搅局。”

        “那不是拍卖品吗?他们为什么不直接花钱拍?”

        傅雨诗主动回应娜吾:“资金不够、嫌贵、有别的打算……可能性很多。”

        “嗯。”

        汪大少点点头。

        “我研究过流拍程序,我们现在是二次拍卖,假如再次流拍,法院会在60天内进行第三次拍卖,价格会比现在再降低10%-20%。

        假如海光在中院有关系,取最大降幅,两层楼的价格直降6400万,总价2.56亿,那就是一个超级大便宜。

        海光很可能就是打算在那时出手,却没想到,半路杀出我来。

        3.2亿的价格,我相信他们是不可能接受的,盖那两层楼的成本可能都不到5000万,第一次出售时有没有卖到3亿都是个问题。”

        “我的天……好复杂……”

        娜吾有点懵,随后双手捧胸,眼睛直闪星星的看着汪言。

        “汪汪,你好聪明!”

        汪云喜亦很敬佩,竖起大拇指:“小言,你厉害!那咱们怎么办?换个拍卖品吧!”

        汪云喜不想跟海光浪费时间,第一反应是放弃。

        但是,汪言不可能放弃。

        “为什么要换?!产权没问题,价格又便宜,我们在魔都找不到更好的拍品。”

        找到都不能换。

        毕竟,拍卖卡已经使用,不拿下海光,就等于浪费整整2.9亿。

        “可是……如果海光抢拍怎么办?”

        “不会的。”

        汪言信心十足的摇头。

        “海光作为房地产开发公司,是不可能用3.2亿来回购自家楼盘的。那么高的价格,都不如投入到别的项目里,去开发新楼盘。”

        汪云喜不清楚汪言的血赚本质,仍旧有顾虑。

        “那租户呢?物业不帮忙,搞不好还会拖后腿,那些租户如果铁了心的拖延,很麻烦啊……”

        “麻烦?”

        汪大少哑然失笑,眼神里闪烁着森森的寒光。

        娜吾和傅雨诗正劲劲儿的等着汪言接下来的话,想听听他的打算。

        结果,汪大少就只是笑笑,不发一言的上车。

        放狠话这种事,在必要的时候偶尔为之即可,真正的狠茬子,从来都是少开口,多动手。

        汪言准备用事实让那些人明白,到底谁才是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