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生活系神豪(生活系男神)在线阅读 - 第225章 谈谈

第225章 谈谈

        汪言不方便给傅雨诗一个拥抱,只好拉着她坐下来,轻轻拍着她的后背。77dus.com

        “没事,没事,我来了……到底怎么伤的,能回忆起来么?”

        给她的大脑找点事儿做,恐惧就不再那么强烈。

        傅雨诗用心回忆着,很快就把前因后果梳理出一个大概。

        “差不多快到12点的时候吧,ina她们刚走没多久,剩下我、媛媛、娜吾、荦荦、雨桐、两个学姐,大概7、8个女生。”

        “然后陈宇航带着一个朋友,有点打晃的进来,跟黄旭他们会合到一起。”

        “雨桐对黄旭好像有点想法,两个学姐一个是谁的女朋友,另外一个跟吕亦晨有点不清不楚。”

        “中间具体发生什么事我不清楚,我和娜吾在聊天,反正应该是因为女生引发的口角。”

        “吕亦晨那边有个叫小可的嘴不太干净,陈宇航直接炸了,摔过去一个啤酒瓶子。”

        “然后不知道是不是那个小可,直接砸过来一个方杯,陈宇航躲开,结果杯子直接砸到娜吾头上。”

        “我们在那边根本没反应过来呢,娜吾就……呜……”

        “荦荦是躲避的时候一下子崴到脚,然后腿上被碎玻璃划开几条口子吧……”

        傅雨诗抽泣得厉害。

        这姑娘虽然冷静坚强,但是终究有极限,打架流血重伤什么的,实在超出了她的应对范围。

        “没事没事,你做得很棒!接下来交给我,我在呢。”

        汪言轻声哄着她,在大脑里复盘一遍过程,心里基本有数了。

        陈宇航,就是飙车那次,开着那辆911gt3rs的躁狂症大少爷。

        张嘴就骂人的风格,汪言领教过,并且极其反感。

        那什么吕少那边有人点火,陈宇航不爆炸才奇怪。

        唯一的问题是……丫为什么会来温莎?

        再有,薇薇和林柏舟怎么样了?

        “陈宇航为什么来,我不知道。”

        傅雨诗摇头。

        “薇薇离得远,正往这边赶。舟哥好像没怎么受伤,刚才没看到……”

        “病人家属在哪?!”

        医生从ct科出来,打断两人的对话。

        汪言赶紧扶着傅雨诗起来,冲过去问:“医生,我朋友怎么样?”

        那医生是个面向很温和的中年人,表情看上去很轻松。

        “结果得等一等,但是据我个人判断,颅内损伤应该不严重,目前出血都是外伤。最坏的可能是中度脑震荡,不至于有生命危险,你们放宽心。”

        汪言不清楚这是不是医生的“习惯性好话”,但是高高吊着的心终于放下一半。

        大少主动伸出双手,握住对方右手。

        “非常感谢您,我的管家正在安排病房,请问接下来是怎么个流程?”

        大夫听到管家两个字,讶然抬头,随后温和笑笑。

        “清创止血输液观察,颅内没有损伤就不需要开刀,不复杂的。”

        顿了顿,似乎是在权衡着什么,最终又开口多说一句。

        “小女孩挺漂亮的,如果脑震荡的情况也不是很严重的话,那么最麻烦的就是伤口恢复问题。”

        傅雨诗面色大变:“您是指……”

        “嗯……玻璃杯的碎片在她的额骨侧面刮出三道伤口,我简单看了下,伤口挺深的,可能会留疤。”

        “啊?!”

        傅雨诗彻底傻眼。

        作为一个96分的漂亮女生,她太清楚疤痕对于美女的恐怖之处。

        那不仅仅是颜值上的打击,更是对心理的巨大伤害。

        汪言却仍旧保持着冷静,诚恳的请教医生:“大夫,请问,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尽力避免那种情况的发生?”

        大夫很为难的挠挠头。

        “疤痕在医学上是个复杂而无解的事情,目前没有去掉疤痕的特效药,可以说,只要伤口深及肌肉层,就必然会留疤。”

        “疤痕的具体状态,跟术中处理、个人体质、药物使用都有关系。”

        “我只能保证,假如那姑娘不是瘢痕体质,而且执行清创与缝合的大夫是位高手,那么,最起码可以让疤痕匀称、浅淡,不至于特别丑陋。”

        “非常感谢!”

        汪言道谢的时候一眼瞄到正在匆匆赶来的dave,马上冲对方招手。

        医生回头看一眼,正要道别,却被汪言一把拉住。

        “麻烦您稍等一下。”

        等dave走到跟前,汪言接过包,从里面直接掏出一整沓人民币,转手塞到医生的白大褂里。

        “再请教您一件事:贵医院哪位医生的外科技术最好?能不能麻烦您,帮我们请过来出个急诊?”

        中年医生完全愕然了。

        汪言没有别的办法,但是,也不需要别的办法。

        钱的力量,就是应该用到这种地方。

        “请您帮帮忙!”

        医生终于反应过来,忙不迭的把钱掏出来,塞回给汪言。

        “别胡闹别胡闹!帮忙可以,我们不能收病人红包的!”

        汪言抬头瞥一眼监控,心里顿时有数。

        也不和医生撕扯,接过那沓钱,装回包里,然后吩咐dave。

        “dave,记一下医生的姓名和联系方式,早班下班以后,麻烦你送医生回家,替我表示一下感谢。”

        dave心领神会,对医生点头笑笑:“您放心,我们汪少从来不让朋友白帮忙。请问您贵姓?”

        “您客气,免贵姓张。”

        张医生跟dave握下手,想了想,又提醒汪言一句:“大半夜的折腾我们外科主任一次可能需要2个数。”

        汪言笑了。

        回头吩咐dave:“准备5个数。”

        张医生一愣,尔后摇摇头叹口气,掏出手机拨号。

        “陈主任,有个事情啊……”

        汪言没有理会对方是怎么沟通的,拉着目瞪口呆的傅雨诗,去推娜吾的担架床。

        平时生龙活虎的傻熊大,此刻正昏昏沉沉的躺在床上,伤口只是简单的盖着棉纱,半边脸上都是将干未干的血迹。

        黄旭、陈宇航、吕亦晨,我草你们大爷!

        看到娜吾的可怜模样,汪言心头的怒火腾的一下蹿起来,恨不得把那几个傻哔干死。

        愤怒之下,担架床都被捏得嘎吱嘎吱作响。

        突然,汪言的手背盖上一只小手。

        纤细的手指轻轻摩挲着汪言的皮肤,光滑而冰凉的触感,让汪言头脑为之一清。

        “汪汪,你别这样,你得冷静,后面的事都得靠你处理呢……”

        傅雨诗怯生生的开口,很少在她脸上看到如此生动的表情。

        汪言和她对视片刻,点点头。

        “放心,我没事。”

        恰好张医生打完电话,带着喜气回来汇报:“陈主任就住三院家属小区,15分钟就能到,咱们直接去急诊手术室等着吧!”

        “好,非常感谢!”

        汪言急忙推着娜吾,跟在张医生身后。

        “大夫,我朋友为什么仍旧在昏迷?”

        “那是一种人体的自我防御机制,而且小姑娘失血不少,头部受到震荡,短期的昏迷、昏睡都是正常现象,不要过于担心。”

        张医生好声安慰,话变多了,态度也更热情。

        “小伙子小姑娘你们放轻松一点,我们陈主任在缝合方面的功力,全帝都都能排的上号,这事儿的技术细节太复杂,我不跟你们详细说了,反正绝对能保证伤痕细且浅,不会出现那种肥蜈蚣的。”

        傅雨诗重重的吐出一口浊气。

        “汪汪,如果不是你……娜吾醒来会疯的!”

        傅雨诗一句话没说完就开始哽咽,最终只剩下沉重的一声感叹。

        汪言没再安慰她,只是简短的回复道:“朋友一场,我能管的肯定管。”

        不是帮,而是管。

        说完之后,便收声不语。

        然而傅雨诗却从汪言的沉默中感受到一股巨大的力量,情绪很快安定下来,不再那么沉重悲伤。

        “嗯!”她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重重点头,挥一下拳头,“娜吾一定会好的!”

        ……

        手术室距离放射科不算很远,拐一个弯,遥遥在望。

        刚进走廊,前面却堵着两波人。

        汪言皱眉望去,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黄旭和宽面头。

        俩人斗鸡似的站着,对面就是ktv里另一帮人,汪言只有一点模糊的印象,对不上号。

        “麻烦让让!”

        张医生在前面开路,两拨人让开一条路。

        “汪少!”

        看到汪言,黄旭和宽面头都很兴奋。

        汪言却没应声,把担架床推进大门里面的等候室,对傅雨诗道:“你在这儿看着娜吾。”

        傅雨诗紧张的拽住汪言的手:“汪汪,你别……”

        “放心,我很冷静。”

        汪言拍拍她,握着她的手一会儿,拿开,转身出门。

        到黄旭面前站住,扫一眼对面的四个青年,转头问黄旭:“谁在里面?”

        汪言的目光,沉静、深邃,表情平静如同凝固,极有压迫感。

        黄旭本来就心虚,更不敢与汪言对视。

        “池浩淼……”

        “林柏舟呢?”汪言又问。

        “呃,舟子没跑出来,跟航爷在做笔录……”

        宽面头吴凡麟突然插口:“汪少,航爷那里……”

        “陈宇航。”

        汪言突然打断对方,冷冷横过去一眼。

        “那是你航爷,喜欢舔回去舔,别搁我这儿碍眼。”

        吴凡麟被怼得脸一红,喘气粗重一些,明显有些火气。

        不过,都不谈汪言的“背景”,光是现在展现出来的气场就足以令他不敢炸毛。

        汪言回头继续凝视黄旭。

        “你叫陈宇航过来的?”

        “呃……航爷……陈宇航打电话问干嘛呢,我就说在温莎玩呢,没想到……”

        黄旭挤出一个很尴尬的笑容,非常尴尬。

        汪言没给他留面子,直接揭破他的小心思。

        “你是拿到你爹的1000万jing子投资,在我这儿没显摆成,特意叫陈宇航来看你装逼,对吧?怎么着,是不是感觉特别扬眉吐气?!”

        黄旭一张脸涨得通红:“我没……”

        “陈宇航再怎么暴躁,没人刺激他,好好的发什么疯、怼什么人?”

        黄旭急了:“汪少,真是对面那傻哔找的事儿!那个叫小可的嘴臭得不行!还有吕亦晨,就特么一个昌平北七家卖建材的土鳖,狂得跟什么似的……”

        对面那四个男的一下子炸了。

        “傻哔你骂谁呢?艹你麻痹的,想再约一摊是不是?”

        “傻哔,爹给你脸了是吧?找cei呐?!”

        “孙子,有种叫没种跳,来来来,爷就站这儿等你教育!”

        四个男的,一个捂着脑袋坐在椅子上哼哼,剩下三个都在叫嚣。

        舞舞喳喳的,特别可笑。

        汪言没理会他们,问黄旭:“谁扔的杯子?”

        “就那孙子!叫朱季轲!”

        黄旭伸手一指对面当中的男青年,汪言回头看一眼,把那人的面容深深记在脑海里。

        身高175左右,红t恤,戴项链,双耳各有一枚耳钉,头型有点炸,爱歪着脑袋看人,表情嚣张,举止张扬。

        被黄旭当场指认,朱季轲感觉受到了侮辱,表情立即变得很狰狞。

        一歪头,一口吐沫吐在地上,牛比哄哄的叫嚣:“我草你麻痹的,有种你过来削我,别搁这儿哔哔哔哔的,我伤的人我特么赔钱就完了,黄旭你是爷们咱们回头再约!”

        朱季轲终究没敢直接骂汪言。

        富贵哥本身的气场不说,之前ktv里隐隐约约听到的那句一周1000万,挺让人有压力的。

        再有,汪言身后跟着的dave,同样很渗人。

        大夏天的,穿一件白衬衫、小马甲,西裤皮鞋,精致合身,安安静静拎着包往那一站,对现场发生的一切都面不改色,像啥?!

        对面的几个人做梦都想不到,这是一位五星级酒店的总统套房私人专员。

        多新鲜呐?!

        谁见过私人专员跟个中南海保镖似的,跟住客出门办事?

        正常当然不可能,但是汪言在香记一个多月的消费额已然摸高到200,dave于公于私,都应该出来帮忙跑跑腿。

        汪言没挨骂,黄旭可忍不住这个,当场就跟朱季轲对骂起来。

        “你个穷b舔狗有瘠薄脸说赔?热依娜吾要是有事,草特么的赔不死你丫的!”

        “公了私了随便你!”

        朱季轲冷笑:“一场治安级别的打架,而且是误伤,该赔多少医疗费、精神损失费,你爹我心里有数,十万八万的,你爹我掏得起!”

        傅雨诗猛的推开门,俏脸含怒,眼眶带泪,狠狠瞪一眼朱季轲,随后担忧的望向汪言。

        汪言走到旁边的长椅上坐下,对傅雨诗摆摆手,示意她回去。

        随后抬起头,瞟一眼朱季轲,轻声道:“钱,我不用你赔。”

        朱季轲一怔,表情有点惊疑不定。

        就在这时候,做缝合的水货池浩淼被推出来,朱季轲一行人顾不得再斗嘴,抬着受伤那哥们就要往里进。

        汪言腾的一下蹿起来,按住朱季轲和另外一个青年的肩膀,用力往下一按……

        咔嚓一声,两个青年加一个病号,全都一屁股结结实实的坐回长椅,压得钢管座椅发出一声脆响。

        “都给我等着,轮不到你们!”

        “你特么……”

        朱季轲彻底恼羞成怒,一跃而起,就要跟汪言炸刺。

        没用汪言动手,黄旭和吴凡麟立即冲上来,跟朱季轲顶在一起。

        急诊大夫出来,当即呵斥一声:“闹什么闹?非得逼我们叫警察是吧?!”

        张医生紧跟着出来,握着手机,喊一嗓子:“汪先生,我们陈主任到了!”

        朱季轲那边越发惊疑。

        20啷当岁的年纪,不找家长,基本是调动不了多少社会资源的。

        反观对面的汪少,压根没见有什么举动,短短时间内,居然折腾来一位主任?

        汪言不知道对方在想什么,但是能够感觉到对方不在那么猖狂。

        于是,伸手按住朱季轲胸膛,轻轻往前一推,轻描淡写的开口:“坐好,等着。”

        并非不想怒吼,只是,暂时还得克制。

        回身迎向那位匆匆赶来的中年医生,汪言远远就伸出双手,诚恳的恳求:“陈主任,拜托您了!”

        “放心吧,小手术。”

        陈主任拍拍汪言的手,马上直奔手术室。

        汪言坐回长椅,默默等待。

        在彻底陷入沉默之前,掏出手机,打出一个电话。

        “叔,是我。”

        “咱家以前不下井的那帮人还在不在?”

        “给我调来一个。”

        “我在帝都。”

        “嗯。钱按最高标准给吧,回头我打给你。”

        挂断电话以后,整个走廊陷入一片死一样的寂静。

        朱季轲和那仨哥们面面相觑着,朱季轲直哆嗦。

        黄旭和吴凡麟、池浩淼面面相觑着,黄旭直哆嗦。

        所有人都时不时就瞄一眼汪言,目光惊疑不定。

        少年稳稳当当坐在椅子上,翘着标准政客会见二郎腿,双手十指交叉,自然垂于小腹,微微低着头,静静的看着手指尖。

        整整十五分钟,一动未动。

        十五分钟后,陈主任出手术室,汪言第一时间迎上去。

        “缝合很完美,请放心。”

        呼……

        汪言松下一口大气,再次和陈主任握手,十分用力。

        “非常非常感谢您,辛苦了!”

        “没事,应当的。”

        陈主任同样笑得如沐春风,15分钟5个数,换谁都笑。

        很快,张医生帮傅雨诗推着担架床出来,汪言吩咐dave:“你帮傅小姐把娜吾送到病房。”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