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生活系神豪(生活系男神)在线阅读 - 第176章 鸡汤

第176章 鸡汤

        哦哦哦!

        79点体质的锅!

        随着身材发育完毕,体型定格,肺活量开始变化,呼吸频率变缓……一切都在自然而然中发生。77dus.com

        所以说,现在每天已经拿不到11万5000的奖金。

        系统,你扣我工资!

        汪言很想非常生气的质问:我辛辛苦苦的呼吸,赚你那么点小钱,容易吗?

        然而想想系统的死板……拉倒吧,演给谁看!

        随手把那点儿火气扔到一旁,理智思考。

        从本质上来说,呼吸工资和身体素质是有冲突的,体质越高,工资收益就会越少。

        但是这种衰减是有极限的,再怎么强壮的人都不可能不呼吸。

        所以一旦有机会,该提升体质还是要提升,不缺钱以后,健康的重要性就瞬间跃升到金钱之上。

        汪言简单测试一下,发现现在每分钟的呼吸次数大约在18次左右,心算得出,每天仍有10万左右的呼吸工资。

        并没有减少太多。

        既然如此,那就坦然接受呗。

        趁着还有时间,汪言又好好琢磨了一下昨天拿到的新卡。

        目前的现金,如果购买欧非转盘,几乎就只剩2万防身,想搞什么骚操作都搞不出来,所以必须等到周末再买,或者找机会赚一波。

        物品栏里已经攒到六张卡,每打开看一眼,都爽得不要不要的。

        但是问题是,并不是每张卡都能赚钱。

        就比如新拿到的【暴躁老哥】卡,一定可以省很多钱,但是不见得能赚到钱,暴躁值要一次性堆到100点以上,才有得赚。

        破卡的有趣之处在于,必须自身受到伤害,才能累积起暴躁值。

        但是讲真的,受伤被喷,其实并不是一件很愉快的事。

        哥们堂堂一个神豪,总不能自己求喷吧?

        关键是,求来的也没用啊!

        一旦以戏谑的心态来玩游戏,可想而知,根本暴躁不起来。

        所以啊,必须得认真玩,全心投入,超神发挥,然后惨遭不懂意识为何物的菜鸡喷子污蔑,才能最大程度的暴躁。

        以汪言目前的游戏水平,正常发挥的话……e,被喷不难。

        超神发挥嘛……稍微有一丢丢难。

        行吧,只能到时候看运气了。

        反正暂时用不到。

        但是【暴躁老哥】的出现并不是没有意义的,破卡催动汪言做出一个艰难的决定——

        如何使用【运气or实力】卡。

        两种方向:游戏高手,或者欧皇降临。

        前者是永久固化技能,后者是临时buff。

        本卡只能保留30天,到本月28号,如不使用,就会消失。

        所以肯定不能选择“游戏高手”了,一旦把实力提升上去,横扫青铜白银黄金钻石大师王者……

        那还暴躁个屁!

        虽然汪总对自己的实力有些误判,但整体思路是对的。

        所以咧,现在就可以开始思考怎么利用“欧皇降临”buff了。

        汪言心里有一个大体的思路,但是还需要天时地利的配合,暂时急不得。

        把所有的卡片都琢磨一遍,做到心中有数以后,大家终于火烧火燎的起床。

        “我草草!快点快点,抓紧起床了!”

        其实集合时间还早,但是收拾行李、叠被子很折磨人。

        置备空调有一点不好:一热就忍不住开,一开就得盖被睡,一睡就睡过头。

        舒服是舒服,但是早上起来看着凌乱的被子,个个傻眼。

        再看看汪言的床上,自家盖的真丝被已经被收回行李箱,床铺板板整整,学校发的被子是一个方方正正的豆腐块。

        “我去!大哥,你这样有点脱离群众啊……”松鼠满柰子羡慕。

        都没用汪言张口,如玉直接就把松鼠怼死。

        “大哥就是应该走高端路线,咋滴,你不服?”

        服,服了还不行么?

        服了还打啊?

        一群沙雕吵吵闹闹,洗漱叠被子,折腾到最后,就汪言、荷兰豆、小舅子三人吃上了早饭。

        边吃饭边研究大事儿。

        “谁去买卫生巾?”

        小舅子和荷兰豆大眼瞪小眼。

        “你有姐,你熟,你去。”

        关键时刻,荷兰豆一点不傻。

        宋辰蛋疼了:“我是给我姐买过……但是现在咱们公平点好不?”

        “你有经验你去最公平啊!”

        汪言一锤定音:“别争了,你俩猜拳吧。”

        宋辰急忙同意:“行,豆儿啊,来!”

        “一局定胜负?”

        “就一局!”

        剪刀、石头、布!

        然后小舅子郁郁的下楼去超市。

        走在路上,越想越觉得不对。

        三个人讨论全寝六个人的事儿,为啥是我俩猜拳?!

        靠,汪哥你又套路我!

        拎着小黑塑料袋回来的时候,看着汪言那个小眼神,那叫一个幽怨哟……

        大家美滋滋的垫鞋垫,如玉那个沙雕翻来覆去的把那玩意来回摆弄的事情就不告诉大家了……

        继续受训。

        站军姿的时候,教官的队长带队去查寝,不出意外,每个方阵里都提溜出好几个倒霉蛋。

        经济学院被薅出来的……e,正是松鼠、如玉和川娃。

        “第一次就不扣你们的分了,俯卧撑二十个,预备!”

        一上午,沙雕们又是各种被罚,唯独汪言,想挑毛病都挑不出来,美滋滋混到解散。

        中午都懒得折腾,继续混食堂。

        正吃着饭,汪言突然接到一个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电话。

        玲丫那丫头。

        “喂?请问是汪少么?”

        “玲丫,好久不见,最近怎么样?”

        要说玲丫这姑娘真能沉得住气,从上次谈完以后,基本就再没跟汪言有过任何沟通。

        汪言都以为那事儿黄了,然而从现在的情况看,小丫头分明是在憋大招。

        “汪少,我们四个的合约还有4天结束,所有人都确定不再和刘远方续约,所以找您汇报一下情况……”

        玲丫的声音很兴奋,汪言不动声色的点点头。

        “好,你说,我听着呢。”

        随着玲丫的叙述,汪言终于搞清楚最近大半个月,整个吃播界的风云变幻。

        首先是四大王者的崛起。

        密子、玲丫、大刚、阿呆,被水友们玩梗封了个四王,代表着吃播界的最高网红。

        其实四个人的人气和热度仍有高下之分,最强的密子,比最弱的阿呆要整整强出一个级别。

        但是哪怕是最弱的阿呆,跟底下的后来者都有巨大的断层。

        短时间内,并没有任何人能够威胁她们四个的地位。

        尤其是密子和玲丫,凭借着姣好的面容,已经得到逗鱼官方的肯定。

        当然,拿不到直签合同,就意味着仍旧必须有家公会。

        在整个月份中,不晓得有多少经纪公司、公会接触过她们,开出的条件,基本上都符合准一线的身价,只是侧重点不同。

        甚至,王思明本人都和密子、玲丫分别聊过一次。

        汪言直接了当的问:“为什么不去王少那里?”

        玲丫既然会找汪言聊,自然是已经全盘考虑好,闻言不假思索的给出回应。

        “汪少,校长给出的条件看似优厚,但是都以远期规划为主。”

        “我就是一个底层出身的苦孩子,明年什么样、三年以后什么样,我不清楚,而且也不是那么感兴趣。”

        “和您相比,校长说得太多、志向太大、眼界太高,我心里不托底。”

        “都不提别的,8月15号跟我们聊平台,说是9月初、最晚9月中就能上线,结果一深问,想法是一年前就有的,但是反正公司是7月末才注册的……”

        “我回头就问了刚哥,我说刚哥你觉得建设一个稳定的直播平台要多久时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刚哥说,从招人写代码到内测公测,怎么都得至少3个月吧?至于稳不稳,看程序员实力呗!”

        汪言心里一动,突然回忆起王思明给自己打电话的日子,好像是16号?

        玲丫继续说。

        “反正我们觉得,签校长的公司,肯定不如出来单签您的公会。”

        “假设新平台9月中旬上线,我们四个的空白期都有整整10天,难道什么都不干,就那么干等着?”

        “万一延期呢?”

        “留在逗鱼,至少人气是稳定不流失的,如果校长真有诚意去做,什么时候平台稳定了,什么时候找您谈。”

        “您和校长都是有身份的人,你们谈才合适,我们懒得动那个脑筋。”

        汪言哑然失笑,我有个屁身份!

        不过话又说回来,只要与那张卡捆绑的计划能够顺利实施,哥确实会有一个明面上的牌子了……

        对于一个单独的个体而言,500万以下的消费其实并不需要任何掩护。

        全国能掏出500万现金的家庭,往少里说都得有1000万以上,4.3亿户家庭,前面2.5都有500万以上的净资产。

        花大几百万买套房、一两百万买辆车,没有任何机构会查你。

        查得过来么?

        唯独就是大额现金流动会触发银行的内部警报,但那玩意不是人工的,就是一条信息流,往上面汇总,除非额度超大。

        有系统在,其实就连这点漏洞都不存在。

        【秒提秒到、绝对安全】的作用机制,汪言不清楚是怎么实现的,但是可以确定,系统的钱不受监管。

        当然,这是目前的情况,因为额度实在太小。

        以后的话,哪怕系统转账在技术上依旧不留痕迹,汪言都必须有明面上的掩护。

        资金不可查,查个人,你总躲不过去吧?

        其实,自打开始读《美联储传》,汪言就一直在思考这些问题。

        《美联储传》对于货币本质、发币行为、金融价值、资本效应等等问题的探讨,让汪言受益极深。

        粗读一遍,精读一遍,汪言从一个不懂金融为何物的高中生,成长为粗通金钱力量的神豪,这本书居功甚伟。

        所以汪言其实一直都有在思考,只是时候不到,没必要真正去做而已。

        满打满算几百万的小钱,想花随手就花了,谁会因为这么点儿事就大费周章的去查汪言的父母亲戚、资产来源?

        精神病啊?!

        真要想查清楚,得由某个高级权力机关出手,锁定汪言以及全部亲属名单;

        然后由另外一个权力机关出手,调取所有人在所有银行的开户信息、资金流动情况;

        最后再出动另一个权力机关,实地查证祖产、现金、可变卖资产等等。

        民间经济纠纷去申请法院强制执行时,有多少案例是根本查不清被告人资产状况的?

        真没那么简单。

        汪言打算在今年寒假之前补上一门产业,目的仍然不是掩盖当前这点小钱,而是为以后做准备。

        不过,玲丫的美丽误会,倒是一件好事。

        汪言也没有纠正她的意思,就让大家误会去吧,身上披一层皮,才好办事。

        “所以,你们是打定主意跟我干了?”

        “嗯嗯嗯!”

        汪言仿佛看到了电话那边,玲丫拼命点头的模样。

        这姑娘,会来事、心眼多,不可小觑啊……

        “密子、大刚、小呆对您的印象都特别好,都说您是个面冷心热的好人,而且您跟我和密子同病相怜……呀,对不起,我是不是说多了?”

        汪言差点没忍住笑。

        同病相怜个粑粑!

        哥又没有厌食症和暴吐症……你们真能脑补。

        不过话又说回来,上回那联健胃消食片,确实让大家心里很暖,而且又有一丝期待。

        很棒的药,肯定不便宜,不晓得……您还有没有?

        大概,这也是一个重要的砝码,直接压在了玲丫她们的心上。

        “反正吧,大家都觉得跟您合作肯定不会吃亏,胸怀都是对比出来了,刘远方那是什么啊……”

        汪言笑着摇头:“行吧,你反复强调合作,合作方案有么?”

        终于谈到正题,玲丫变得小心翼翼。

        “呃,公会呢,肯定是您出钱,您找人来管理……但是呢,我们希望能用自身的品牌价值、签约费之类的东西,获得一丢丢股权,然后工资方面就没关系了,我们可以只拿很少一部分……”

        “可以,要多少?”

        “啊?您这就同意拉?!”

        汪言答应得实在太干脆,让玲丫有点懵。

        “这是你们应得的。”

        汪言忍不住想笑。

        其实你们四个能抱起团来,有资格跟任何公会谈合作的,无非就是取舍的问题。

        我压根就没打算从你们身上赚多少钱,只是想要流水而已,为什么不同意?

        明明是占了便宜,汪总偏偏还要撒鸡汤。

        “玲丫,你们应该再自信一点,要相信自己的价值,虽然我并不喜欢这个行业,但是我认可你们本身,所以,说吧,想要多少?”

        玲丫感动得都快哭了。

        明明同样都是鸡汤,汪少的汤怎么就比王少的汤好喝那么多呢?

        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