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生活系神豪(生活系男神)在线阅读 - 第136章 人在家中坐,锅锅锅……

第136章 人在家中坐,锅锅锅……

        汪言对郭子豪严重缺乏好感。77dus.com

        这货本质上可能只是一个被宠坏的孩子,爱装爱炫,谈不上多坏,但是第一次接触留下的印象实在太差,真没法做朋友。

        然而,终究没到结仇的地步,上次吃亏的分明是对方,今天又腆着笑脸迎上来,委实不该再抽。

        于是汪言就大气笑笑,平和道:“郭哥你好。”

        没正经接茬,直接把天聊死,不给郭子豪继续发挥的机会。

        有郭子豪开头,其余人自然而然的就把目标集中在汪言身上。

        那三个女生依次打趣,一个接一个的来撩。

        “土豪你好,谢谢你的红包。”

        “哟,情侣装啊?一个假期不见,错过好多故事的样子……”

        “璃酱,快把你老公正式介绍一下嘛!”

        刘璃抿嘴笑笑,给汪言依次介绍。

        三个妹子里,有一个挺惨的,大概只有60分,叫做褚弘,很男性化的名字,但是给汪言带来的感觉反而更舒服,笑起来特别有亲和力。

        最漂亮的叫何荦荦,颜值能有90分,但是脸蛋、妆容都有点网红,娇气很重。

        剩下一个叫陈笙歌,爹妈可能上辈子有仇,才起了这么个名字。

        “言酱,请务必叫我ina。”

        汪言被叫得满脑门黑线,赶紧纠正:“ina桑,请务必叫我豆瓣酱!”

        笑点比较低的,当场就被汪言煞有介事的表情弄趴下两个。

        “哈哈哈哈!”

        “小琉璃,你男朋友真逗!”

        何荦荦咯咯娇笑,刘璃没好气的怼了回去:“羡慕不?你慢慢惦记,反正肯定是白惦记。”

        诶?

        什么情况?

        汪言不由为之侧目。

        认识刘璃这么久,还是第一次见到她跟谁说话带刺,稀奇。

        何荦荦娇声回道:“那人家就在心里羡慕一下还不行啊?”

        有点婊气,但没什么火气。

        刘璃皱着鼻子冷哼一声,没理她。

        汪言彻底看不懂了。

        要说感情很好,应该不是;但要说特别不对付,好像也没有。

        而且其余的女生都是笑嘻嘻看热闹的架势,没谁出来劝的。

        难道这才是女生之间正常的关系?

        直男汪琢磨不透,索性不再胡思乱想,全当长见识了。

        反正刘璃不可能真受欺负,她的人缘,妥妥的全场第一。

        不大一会,傅雨诗回来了,没说的,正式开席。

        第一杯……e,玉米汁,集体敬寿星。

        肯定还是气氛小王子林薇薇张罗:“祝我们的寿星小公举永远年轻美丽,傲娇闷骚!”

        大家哄堂大笑,傅雨诗虽然有点羞急,但是全场都在举杯,她也只能捏着鼻子往里灌。

        又闹一阵,刚回校的三个姐妹送上礼物。

        一个限量版的冰雪公主娃娃,一支ysl口红,一套自己整理出来的演技教学光盘。

        价格有高有低,看得出来,都是量力而为。

        傅雨诗也没挑,收到什么都笑得很甜,是真的开心。

        其余女生的礼物都已经提前送出,此刻应该都搁在寝室里,现在只剩下四个男生。

        何荦荦眼珠一转,第一个ca到汪言。

        “汪少,你送的什么呀?”

        没等汪言开口,刘璃笑眯眯反问:“关你什么事?”

        哟,奶凶奶凶的。

        汪言觉得特别有趣,为发现刘璃的新一面而欣喜不已,悄悄在桌子底下拿手指戳她痒痒肉。

        至于何荦荦……那是谁?

        其实刘璃一直都是有脾气的,上次在ktv坑郭子豪,就是她把黑桃a加到4瓶,一次刮干净郭子豪的零花钱。

        只是汪言不知道,所以才觉得新鲜。

        何荦荦被怼了也不生气,突然转头ca到那个不认识的男生:“常恺,你送的什么啊?”

        那个叫常恺的男生一直很安静,此时被问到,才微微一笑。

        “你得问诗诗,寿星都没过目,我怎么能剧透呢?”

        说话间,从身后的背包里掏出一个小盒子,双手递给傅雨诗,整体表现斯斯文文,不疾不徐,看上去很有涵养。

        那个蓝色的、系着白色缎带的盒子一掏出来,就有几个女生发出惊呼。

        “哇!tiffany啊?常公子,下血本了哈?”

        “咦?看盒子大小,该不会是戒指吧?”

        “小公举,快拆开快拆开!不许偷偷藏着自己看!”

        林薇薇一撇嘴,小声嘀咕:“什么戒指啊……肯定是t系列手环或者手链嘛!”

        汪言都懵逼了。

        大姐,你们是怎么从一个什么花纹标志都没有的小盒子上,猜到这么多的?

        啧啧,神奇……

        傅雨诗好像也知道是什么,因此并没有慌,开开心心道声谢。

        “谢谢!”

        然后在大家的起哄声中拆开礼盒,最终拿出一条玫瑰金色的手链。

        没看到手链之前,傅雨诗挺开心的,但是在看清楚款式以后,表情突然一变,显得很……特别。

        她很快就把手链放回去,合上盒子,歉然道:“常恺,谢谢你的礼物,不过太贵重了,我不能收。”

        如果仔细观察,甚至能从她的目光里找到一丝冷淡。

        大家都被这出乎意料的反应搞得有点措手不及。

        汪言悄声问刘璃:“那是……”

        刘璃直接摇头,冲林薇薇一呶嘴,示意汪言问她。

        然后没等汪言开口,林薇薇就主动凑过来低声科普:“t系列的true,18k玫瑰金,售价4万+,在t家里算是比较贵的款式。”

        三人之间的默契极其有趣,却无人得见。

        常恺的脸色立即变得不太好,笑容有些僵硬。

        “诗诗,一份生日礼物而已,不必这么见外吧?”

        傅雨诗摇摇头:“不是见外不见外的问题,这么贵,确实不合适。”

        “可是你应该知道啊,这价格对我来说真不算什么。比起钱,反而是花的功夫更多,你的手腕细,要戴小号,我跑了好几家店才找到这条14.5厘米。”

        常恺深情款款,即没有气急败坏,又没有过于低三下四,表现相当不赖。

        然而傅雨诗已经打定主意,显得异常坚持。

        “但这价格对于我来说很超标,如果是几千块钱的基本款,我会很开心,但是你这样……常恺,别把同学感情弄变味。”

        “几千块钱的东西怎么送得出手?!”

        常恺终于有点挂不住面子,一句辩驳脱口而出。

        他可能是无心的,觉得几千块钱对于他来说确实拿不出手,但是这句话一扫一大片,让所有人都有些不自在。

        送出一套演技教学光盘的是褚弘,家境相对最差,礼物很用心,但是最不值钱,被刺得有点自尊心小受伤。

        于是小声嘀咕一句:“送礼物也得考虑一下和对方的关系吧?”

        娜吾仗义执言:“就是啊!人家汪汪送的东西也就4000多块钱而已,根本不是送不送得起的问题好吧?”

        常恺自知失言,倒是没硬顶,赶紧道歉:“对不起啊大家,我不是那个意思……诗诗,我保证没有下次,但是现在,买都买了,稍微个点面子,别让我下不来台好不好?”

        常恺的态度终于软下来,傅雨诗却紧紧皱起眉头。

        林薇薇悄声道:“小公举肯定不会收,她就没打算给常恺任何机会,这妮子对娱乐圈还没死心,不会在这种时候谈恋爱的。”

        至少不会跟常恺谈……她在心里又补上一句。

        汪言点点头,只听不开口,作壁上观。

        傅雨诗终于给出回应,果然如林薇薇所料,仍旧是拒绝,而且是……全面拒绝。

        “拿去退掉吧。我说过,我现在没有谈恋爱的心思,别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喜欢你的人不少,我不想被人在背后说什么‘钓着常公子不撒手’,很难听,你知道么?”

        晕!

        摊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牌啊……

        汪言一惊,随后佩服不已。

        小公举,是个狠人!

        常恺被这番话打击得够呛,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坐立难安,好不尴尬。

        卢媛媛突然开口劝:“常恺你别在小公举身上浪费时间了,说白点,小公举眼光高着呢,你咖位不够。”

        这话就太直白了,一损损两个,却又最真实不过。

        常恺当即涨红脸,显得非常难堪。

        卢媛媛偏生又补一句:“你别怪我说话重,早点敲醒你是为你好,省着闹到最后伤人伤己。压根不是一路人,硬往一起凑什么啊?”

        心是好心,但是这话说出来,是真的难听。

        傅雨诗当即拉下脸,面如寒霜的盯着卢媛媛,冷声问:“感情的事,跟咖位有什么关系?我是哪路人?谁咖位够?”

        大家一见这对儿冤家又要吵起来,赶紧出来劝。

        王雪在旁边,第一时间拉住卢媛媛的手,却没拉住她的嘴。

        卢媛媛脑子里根本都没过,脱口回道:“谁咖位够?汪汪那级别呗!”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卢媛媛想表达的意思是——得是汪言那等级、或者再往上的男生,才能入傅雨诗的眼,可是在某些人耳朵里,直接就等于特指汪言。

        刚才显得异常冷静、异常克制的傅雨诗,一下子就炸了。

        “卢媛媛你是故意要在我生日里找事儿是吧?!”

        而卢媛媛甚至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分毫不让的怼回去:“你敢说我说的不对?!你是什么性格谁心里没数?!”

        对,您说的对。

        傅雨诗确实眼光高,真的很难看上普通二代。

        但是整段对话截下来,您不觉得歧义很大么?!

        全场顿时陷入一片难言的静滞。

        不少人,下意识的望向汪言。

        安安静静、消消停停、老老实实、本本份份的富贵哥,正在桌子底下跟三万小姐姐搞小动作,搞得不亦乐乎。

        突然之间一口大锅从天而降,严严实实的扣到脑门上。

        汪言当场懵比。

        大哥大姐们啊,今天这事儿,跟我到底有虾米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