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蜜爱深吻:权少豪宠小宝贝在线阅读 - 第一卷 正文_第1918章 大结局

第一卷 正文_第1918章 大结局

        “可是我……”赵南意低着头,却是有些不知所措。

        “都到这个时候了,还不明白我的心吗?”权淮琛握着她的手一再收紧,“这次好不容易在临東找到你了,无论如何都不会放你走了。我找了你半年之久,又解释了那么多,你当真不肯给我一个机会吗?”

        赵南意抿紧下唇,没有说话。

        权淮琛却仍然不肯放手,“问问你的心,你爱不爱我?这半年多来,我问了我的心无数次,我不否认从前我急于想要摆脱对欢颜的喜爱,摆脱对一个人的喜欢,就是将这所有的欢喜转移到另一人身上。”

        权淮琛知道赵南意的顾虑,他彻底将他的心剖开,让她看得透彻。

        “见到你的第一眼,我记住了你,我承认我要用你来取代欢颜在我心中的地位,这是我的私心,但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我这里有你,都是你,你成功取代了欢颜在我心中的地位,但却我却因为曾经的私心,咎由自取,尝了这半年多的相思之苦,在你离开后,我在茫茫人海中寻找你,我才知道,这半年如此难熬……”

        空气,凝固了。

        偌大的教室好像有着回声那般,他方才一句又一句的话语,不停地在赵南意耳畔萦绕着。

        不知过了多久,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沉默了多久。

        她看着自己被他握住的手,她一点一点用力,用手指握住了他的……

        “这半年,惩罚了你曾经的私心,但……也惩罚了我自己。思念的苦,太难受了,我很想你……真的很想你……”赵南意一向内敛,从未这样大方表露出爱意。

        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她的脸颊却是通红一片!

        权淮琛唇角上扬,笑着将她一把拉入怀中,捧着她的脸就吻下去了……

        赵南意的脸颊红扑扑的,呼吸都变得急促了……

        “权医生。”赵南意抬头望着他,出声喊道,“你,你在我的班级里这样吻我,好像有些不太妥当,这里不是你的地盘……”

        权淮琛看着她害羞的样子,轻笑了一声,“你的意思是,到了我的地盘,我就能肆意吻你?”

        “啊……我不是……”她不是这个意思啊!

        “今晚,我们就回江临,回我们的家,到我的床上,让我肆意吻你。”

        “……”赵南意万万没想到权淮琛会说出这样露骨的话语,原来斯文败类这个词,也可以是褒义存在的。

        她看着面前这张帅气无比的脸庞,看似温和的背后,那双被遮挡在金丝边框后的双眸,却散发着邪气的光……

        赵南意的脸更红了。

        “我爸爸……”她在他怀里,抬起头,轻声问道,“就,就是兆元……”

        “在你离开后,我就已经派人妥善处理,他身上绑着炸药,还没来得及引爆,就被你一起拽下了楼。”

        “什么?他身上绑着炸药?”

        当时赵南意走得急,她也知道如果那个时候不走,她就很难走掉了,所以她并不清楚后来的一些事,至于兆元这个恶魔,她也不想认这样的父亲……

        但今日见到权淮琛,或许是那点血缘亲情作祟,她还是忍不住会问,只是万万没想到,当时兆元身上竟然绑着炸药!

        即便大半年过去了,回想之前发生的事,赵南意仍然是心有余悸的。

        权淮琛伸手摸了摸她的秀发,她那齐肩的中短发已经变成了长发,短短半年未见,再这样细细看她,她更是如同春日美景那样,美不胜收,是那种清丽淡雅的美,遗世而独立。

        “你不认他是明智之举,他本来就想着,一旦计划败露,就和你同归于尽。这样的父亲,和恶魔没有任何区别。”

        赵南意点头,但心口却是酸酸的,就算接受了这个现实,也忍不住难受着。

        “不仅如此,还牵扯出了一桩旧事。”

        “旧事?”赵南意抬头望着权淮琛,“什么事?”

        “还记得大嫂和小四喜拍杂志封面那次么?”

        赵南意回想着,而后问:“我掌镜的那次?”

        权淮琛点头,“车里的那枚炸弹,就是兆元的杰作。”

        赵南意惊呼一声,握着权淮琛手臂的小手一点一点收紧。

        “所以,他早有预谋……”

        权淮琛点头,“警方在他的家里找到了一本日记本,日记里都写得清清楚楚,他为了钱,为了在摄影界得到举足轻重的地位,已经彻底疯狂了,甚至在你母亲死后,他前往家中,拍摄她死亡的照片,他将这照片贴在了床头,取名为:枯萎凋谢。”

        赵

        南意听到权淮琛这一番话,冷不丁地打了个寒颤。

        “疯子……”赵南意轻声呢喃着,身子不住的发抖。

        权淮琛紧紧抱着她,安抚着她,“都过去了,今后等待你的,只有温暖。”

        赵南意有些泪眼婆娑。

        她苦笑了一声,发自内心的说道““真的很羡慕欢颜,伯父伯母对她那样好,她还有两个疼爱她的哥哥,现在还有一个那样爱她的老公。半年多了,她是不是快要生了?”

        “是。”权淮琛点头,“预产期就在下个月。”

        “这么快……那大嫂嫂也应该是下个月了吧?”

        “你这个二嫂嫂现在回去,还能赶得上大嫂嫂和欢颜生孩子。你已经错过了欢颜的婚礼,你这个伴娘已经失信了,现在还不赶快变身成二嫂嫂,包个大红包?”

        赵南意脸颊微红着,靠在他怀里,点头,“我有存款了,可以给她的小宝宝包个大红包。”

        “钱,我出,红包,你包。夫妻搭配,干活不累。”

        赵南意怔愣,忽然觉得半年多没见,他变得很会说话了……

        “你,你这都是哪里学的啊?”

        家里有个宠妻的父亲,来临東这几天借住在父亲的好友家里,又是个追妻火葬场的男人,他要是再学不会,他就不配姓权了。

        权淮琛看着她,目光温柔,笑得温和,转移话题道:“多说点好听的话,哄你给我也生个孩子,他们都升级当爸了,只有我落单,多可怜啊?”

        赵南意看着权淮琛温柔的笑,也回以了最美好的笑容……

        阳光洒入教室,洒在两人身上……

        很暖,很暖。

        而此时,好几个小脑袋探头朝着教室里望着。

        “老师,这……这是男朋友吗?好帅啊!”

        “老师,你这是不务正业哦!我们都在外面等了很久了。”

        “老师,我们这几个电灯泡还行吧?我瞅着,我们一个个都能飙到220v了!”

        说着,那几个学生纷纷做出触电的样子,好像是被电流跑满全身了那样……

        赵南意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说错了,不是男朋友,是老公。”权淮琛望着外头搞怪的几个学生,重申道。

        赵南意这下更是不好意思了……

        她小声揪了揪权淮琛的衣角,“你,你什么时候成我老公了啊……”

        “马上就是了,先习惯起来。”

        赵南意震惊,“还,还能这样?”

        权淮琛笑着,再次抚着她柔顺的长发。

        他在临東这几天,没少跟着临東莫少学习,已经将莫厉萧那套“面对老婆,面皮不要”的技术,都学会了。

        很快,学生们陆续入座。

        权淮琛这个老公学生坐在了最后一排。

        他看着正在讲理论课的赵南意,拿出手机一连拍了好几张照片。

        他打开了多年不上,快要长草的微博,微博名:权医生。

        他发了十八张照片,十七张都是赵南意,还有一张则是赵南意偷拍他的那张照片。

        配字:老婆只偷拍我一张照片,我偷拍了她无数张,十七张都不够放,手机相册里都是她。

        微博发送出去不出十分钟,就已经冲上了微博热搜第一!

        权欢颜首当其冲,评论道:恭喜不用忍受相思之苦,抱得美人归啦!二嫂嫂真美!

        欢颜评论的下方,是ghy财团的评论:网上冲浪,老婆第一,说好的今天不玩手机呢?顾岑琛。

        随后,南夏月也立即评论着:恭喜恭喜恭喜!

        权御沉发了几个微笑的表情。

        叶凝欢:出息了。

        权少承:牛粪。

        很快,“出息了”和“牛粪”也立即登上微博热搜。

        众网友感叹着……

        “承欢夫妇666,无人能及哈哈哈!”

        “谁敢说权淮琛不是承欢夫妇的儿子?站出来挨打!这评论,完全就是亲爹亲妈好不好!!”

        “我能够想象承欢夫妇现在的表情,叶医生一定是儿子出息了,嫌弃里带着些许欣慰,而权少那估计是完完全全的嫌弃!”

        “说二儿子是牛粪,儿媳妇是一朵鲜花插在了他儿子这堆牛粪上!哈哈哈!权少真是一如既往的毒舌啊!”

        “热评的,大家都在笑什么呢?人家都成双成对的,就你们各自单身狗!还笑得出来呢?快抱着我,我们一起哭吧!单身狗的哀嚎呜呜呜!”

        ……

        日记,翻开

        。

        很久很久以前的一天。

        凝欢做了一个梦。

        四周一片璀璨耀眼的红,似是举国欢庆。

        而她,站在那大殿的入口。

        只听为首的太监喊道:“册封大典。”

        再后来的几句话,她没有听清,但她却一眼瞧见了那伟岸笔挺的男人。

        而后,她穿着凤袍,走入金碧辉煌的大殿……

        她只觉得周围一片寂静,眼里只有那个站在大殿上等着她的男人。

        那个她熟悉无比的男人,让群臣百姓五体投地的男人。

        他穿着龙袍,狠厉威严。

        当他们四目相对的那一刻,她瞧见了他眸底的柔情。

        众人怕她,她不怕。

        她笑得明媚,灿若玫瑰,一步步走到了他的身边。

        他伸手握住了她的手,掌心传递而来的温暖,让她无比安心。

        转身那一刻。

        只见众臣下跪,异口同声齐喊道……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

        梦,渐渐变成了虚幻。

        一切都变得模糊起来。

        凝欢醒后,这才发现是一个梦。

        但梦境却是那样的真实,恍若就发生在她身上那般……

        她有些害怕,下意识的就朝着权少承靠去,窝入他的怀中,纤细的手臂环抱住了他强劲的腰肢。

        “梦到什么了?”他低头吻了吻她的额角,宠溺问道。

        许是知道她在害怕,他反手抱着了她,让她的身子更是贴近了他的身躯,将温暖和安心一起传递给她,给这个他最爱的小女人。

        “梦见册封大典,我登上了后位,成了皇后……”

        “皇帝是谁?”

        凝欢伸手轻轻戳了戳他的胸膛,“你呀,如果是别人,我宁肯杀头,也不坐这个后位……”

        权少承轻笑一声,伸手抬起她的下巴,吻住了她的唇。

        “我梦到过只宠你一人,惹得三宫六院妒忌,为了摆平三宫六院……”

        凝欢一紧张,伸手抓住了他的手,“所,所以你就去了别的女人那里?雨露均沾了?”

        凝欢气得甩开他的手,那纤细的手指去揪着他硬邦邦的胸肌。

        权少承握住了她的手,放在唇边吻了吻,笑道:“为了摆平三宫六院,遣散了整个后宫,独留你一人。”

        凝欢听到他这一句话,被他哄得笑了起来……

        她仰起头,在他那性感的薄唇上连续亲了几下。

        “梦里的你后悔了吗?”

        “从不。”

        当他话音落下的那一刻,凝欢怔愣住了。

        下一秒,他一个翻身,将她压制在了身下……

        一番云雨过后,她娇喘着气,趴在他的怀里。

        只听见他那低沉的嗓音再次响起:“不是梦。”

        凝欢错愕,“什,什么?”

        “是前世。”

        “前世?”凝欢更是震惊,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嗯。”他颔首。

        她追问道:“是前世的你和我?”

        权少承再次点头。

        “你怎么知道的?”

        “蜜月那天,碰到了一个高人,给了一封信。”

        “信上写了我们的前世?”

        他颔首。

        凝欢忽然想到蜜月那次,她在电梯里看到的那一缕青烟……

        她一直以为是自己眼花看错了,可那又是那样的真实,和那个梦一样,就像是自己真实经历过的那样……

        如果真的是前世,那她会相信。

        前世,帝王和帝后吗?

        凝欢看着权少承,伸手环抱住了他的脖颈。

        “老公,为什么你前世今生都是风云人物啊?”

        “天选之子,嗯?”

        凝欢扑哧一声笑了,“那我就是权少这个天选之子的真命天女了?”

        “是。”他毫不犹豫,笃定回答。

        “前世今生都在一起了,那来生呢?”凝欢紧紧环抱着他,将白皙的脸颊贴在了他的胸膛上……

        “生生世世,我都臣服于你,嗯?”

        凝欢笑得灿烂,就像是梦里那样,灿若玫瑰。

        权少承唇角上扬,紧紧环抱着她。

        他没有告诉她那封信的最后,还有两句话。

        红绳紧缠绕。

        生生情,世世爱。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