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梦尽大千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一章 张镖头

第三十一章 张镖头

        ‘簌簌’

        木柴与尸体拖到空地,片刻,大火吞噬了残肢尸体。

        受伤的护卫相互搀扶着,望着明亮火光,炙热,包扎,一时伴随着闷痛的喊声,也有的护卫伤口太深,上药时,他们受不了这种蛰劲,疼的出声喊叫。

        秦何赤着膀子,坐在一间屋子门前,也被一名护卫包扎背上的伤口。

        听他说,自己背上有两道伤口,横竖各一道,最长的一道是竖着的,从右侧肩膀到肺下的位置,见肉、见血,翻开。

        另一道是斜的,从左侧肩胛骨到左腋,破开了皮,刚见血肉。

        秦何听着,如今杀完了人,紧张劲过去了,只是感到疼,但硬咬着牙,上药时连声闷哼都没有。

        再映着远处的火光,瞧了瞧左胳膊,上面也有一道从手腕到手肘的伤口,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划的,不太明显的划痕,渗出血迹,这都是小伤,不算了,等会上点药就行。

        直到火势熄灭,穿上了衣衫,带人朝着山下走。

        身后一位护卫手里提着大当家的人头,撕下布匹包着,是回去给冯爷印证的物件。

        还有的护卫提着包裹,里面有玉器与金银响声。

        秦何准备等回去的时候,和冯爷说说,如果可以,把得来的这些玉器金银卖了,换成钱,分给这些受伤的弟兄。

        或者就不用自己说,冯爷处理的绝对比自己好,远比这些金银给的要更多,不然也不会这么多人敬着冯爷,说上山,就杀过来了。

        等下了山去。

        秦何带领着众人,找到了正在山下看马的五名护卫。

        少顷,‘嗒嗒’山林内响起急促的马蹄声,众人直向着城镇回往,路上没有耽搁。

        但来回疾行,厮杀。

        秦何骑着骏马,看到身侧、身后的几人面目中难掩疲态,又掺杂着杀人后的兴奋、沉默。

        相信再往后策马跟行的护卫们也是如此,都太累了。

        秦何思索着望着月色,随着骏马颠簸,感受着后背的伤口蛰疼,觉得自己精气神却尚有余力,可以把张镖头的事情了结。

        一鼓作气,今夜要把城内的事情清了,不然拖着才是后患无穷,什么事都死在了一个等字上。

        伤势都是皮肉伤,说不定咬牙断筋,才能有助拳狠。

        等踏上镇外两里外的土路。

        这时夜晚一点左右,路上一片冷清。

        秦何命人下马,带人行过土路,离镇外约莫还剩一里左右。

        镇外土路上正有八位护卫等着,他们都骑着骏马,负责接人,也负责打探镇内的情报,以防西山大当家他们杀来,和杀上山的秦哥儿等人错开。

        到时候真错开了,他们临近镇外,还骑着高头大马,送信也能早点赶上,回防。

        冯爷在府内,没出来接,因为外面不安全,秦何不让他出来的。

        要是出来接,尽是让外面的人分心,杀贼都杀不安稳,谁能保证镇内只有一个张镖头?

        “秦哥儿..”这八名护卫见到秦何等人回来,赶忙策马前迎,又闻到了淡淡血腥味从秦何等人身上传来,映着月色,看到秦何等人的衣服被血液干涸扭着。

        秦何带人到了他们前方,“你们知不知道张镖头在哪?”

        “张镖头?”几位护卫一愣,不知道秦哥儿问张镖头干什么?

        另两位才从镇内探查回来的护卫倒是知晓,未有任何隐瞒,指了指镇东道:“张镖头好像在镖局?我看到那里还亮着火..”

        “对。”另一名护卫接话,“估计他们这段要走镖?这么晚了兴许在合计..”

        秦何点头,望向身后表情中带有疲惫的众护卫,“受伤的兄弟去冯爷那报平安,剩下的人跟我走。事情不能拖着,迟则生变。”

        “秦哥儿,您的伤..”旁边一位护卫说了一句,想劝。

        秦何望着他,他赶忙低头不敢言了。

        “我听秦哥儿的..”剩下的护卫都望着秦何,秦哥儿让他们干什么,他们就去做什么,因为西山一行的事,不管是秦何的身手,还是果断不扭捏的性格,都让他们信服。

        “走。”秦何挑选了三十名还有余力又未受伤的护卫,十人一批,向着镇内行去。

        剩下的人让他们等会再回去,这样入镇以后,人少,动荡也小,省得让张镖头的觉察,逃跑、或者再来一手埋伏。

        秦何思索着,带着先行的十人,从镇外走,靠近镇门,来到了镇东三街。

        朝前望去,有些凉意的风吹着。

        街上冷清,唯有街中的镖局亮着灯火。

        秦何谨慎四周,看到镖局门前没人,也带汇聚来的众人摸近,悄声走到门前,听到镖局里面传来话语,他们正在院内说着事情,隐约传来‘西山、秦何、等会截杀他’等话语。

        其中还有张镖头的声音。

        秦何听着,笑了,人逮着了,看来他们还和自己想到了一块,自己不来,他们还要逮着自己等人疲惫,去镇外路上截自己?

        都不用等。

        ‘啪嗒’一脚踢开大门,突如其来的响声,吓了院内的人一跳,话语一止。

        秦何走进院内,看到院中一共二十二人,七人坐着,张镖头位于正首,剩下应该是六位镖师。

        剩余十五名镖局弟子站于他们四周,桌子上和他们手里都有兵器,说不定自己再晚来一会,他们就杀出了城外,真要去截自己了。

        “秦小哥?”张镖头看到秦何带人进来,目光中先是在秦何带血、带刀口的衣服上看了看,又瞧了瞧这些护卫有些愤怒的神色,忽然间什么明白了,秦何估计已经知道他的事情了,不然不会这么急匆匆的杀?到他这儿。

        “失算..路上的人太少了..”张镖头站起身子,旁边的镖师也同时起身,与十五名弟子一同望着围来的护卫,都是乡里乡亲。

        但如今只剩仇视,按压着兵器,谁都明白谁的立场意思。

        因为先前埋伏的人,是陈掌柜安排给张镖头的人手,镖局的人都知道,和冯爷势不两立。

        “大当家被我杀了。”秦何看着张镖头,“我也问出了一些事情,张镖头想不想听?”

        “咱们都明白的事情,就不说了。”张镖头拿起了桌子上的剑鞘,“我只想说秦兄弟真不该淌这趟浑水。陈掌柜是大商,他那里最不缺卖命的人,你惹不起!还是秦小哥觉得吃定陈掌柜了?还是吃定我了?”

        “我与张镖头只喝过酒,还未交手,不敢断言。”秦何握向了腰侧的刀柄,“但我知道,冯爷待我不薄,我若是听张镖头的劝,是不义。”

        “我也收了陈掌柜的钱..”张镖头摇了摇头,“各为其主。”

        张镖头说着,望着夜色,又忽然询问道:“秦小哥,如果没有冯爷的事,你说咱们今晚会不会赏月喝酒?我这些兄弟都想认识你,认识秦兄弟这样的高手,刚才还在聊着秦小哥。”

        “会。”秦何笑了,向着众镖师抱拳道:“秦何的朋友不多。”

        “好!”张镖头大笑,抽出长剑,“奈何镖局内是正地,这里没酒,只有刀兵。况且我们也想瞧瞧秦小哥的武艺,请。”

        “请!”秦何抽刀,话落‘铿锵’院内响起兵器出鞘声,连起一片,四周众人杀成一团,短息内见红。

        秦何不偏不倚,朝着前方张镖头冲去!

        ‘哗啦’张镖头朝前掀翻了桌子,杀向了旁边的护卫,剩下的六位镖师拦着秦何。

        秦何左手按照砸来的桌面一侧,顺着砸来的劲力,偏转了桌子,反推砸向了左侧袭来的两位镖师,右手竖起刀锋,‘吭嗒’拦着了第三位镖师袭来的刀锋,横栏割开了镖师的喉咙。

        ‘嘶’另一位镖师长刀劈下,秦何朝右边闪去,左侧肩膀一凉,被砍伤了,看都不看,反手握着刀柄朝后扎去,刺穿了第五位镖师的胸口!

        “拦着!”护卫围着了被桌子逼退了两位镖师,乱刀砍去。

        “杀了秦何!”附近院墙的五名弟子,亦是红着眼乱刀向着秦何砍来!

        秦何肩膀处渗出血迹,伤着筋骨,有些歇力,没有硬着招架,而是退后一步,硬挨着第四位镖师的长剑,左肋被划了一刀,后背却撞在他的心口,让他劲力一顿,也避开了袭来的刀锋。

        同时回过来一些劲的左手向肩膀上摸去,摸着镖师的面目,三根手指如铁钳捏着他的脸颊,食指中指对准他的眼珠子,狠狠一剜,粘稠晶体血液在感触中弥漫。

        凄厉的喊声,秦何转身削断了他的头颅,戛然而止。

        ‘噗呲’

        背后好似挨了一刀,有些麻木,秦何躲过旁侧袭来的刀锋,胳膊上被划了一刀,反手也斩去了最后一名镖师的头颅。

        耳边听到风响。

        秦何下意识前踏一步,侧身胸口被划了一刀,同时唐刀向后斩去,刀锋从右胸切进这人胸腔一尺!

        ‘飒飒’血液溅洒。

        秦何抽出了唐刀,劲力有些散了,浑身上下都是刀口,这张镖头的镖局果然不一般,有些本事。

        清醒一些,回神,躲过了旁边袭来的刀锋,狠着劲劈在了这名弟子的耳朵上,头颅分开两截!

        接着朝前面的张镖头杀去!

        也在这时,张镖头杀一名护卫,看到镖局内的人所剩无几之后,也撞开了一名护卫,避开了秦何的唐刀,又忽然调转剑身,剑锋‘呲呲’顺着秦何的唐刀刀身,向着秦何手腕划来,准备擒贼先擒王!

        秦何咬紧牙,嘴唇血腥味弥漫,左腿踩着地面借力,右手忽然松开唐刀,向旁闪开了半米的距离,短寸的身法挪移,闪到了张镖头的身后,左手成刀下劈,‘嘭嗒’一记手刀砍在了张镖头的脖颈上!

        他脑海一晕,身子朝前踉跄一步,手中的剑有些拿捏不稳。

        秦何追前一步跟上,右手蓄力握拳,‘啪嗒’脆响,狠狠打在了他的后脑上,头骨好似凹陷下去了一些。

        张镖头口鼻中渗出血迹,喉咙有些发甜。

        同时秦何左手擒着他的手腕,一扭,把长剑夺来,反刺送入了他的心口!

        “刀兵作酒,是美酒。可惜张镖头与几位朋友的酒量不行..”

        随着张镖头尸体倒地,喊杀声消散。

        秦何缓了口气,倒退了几步,扶着了翻到的桌子。

        “秦哥儿..”旁边的护卫来扶。

        秦何虚手拦着了他们,用地面上的抹布,擦了擦手上脸上的血珠,捡起地上的唐刀,向着门外走,护卫跟上。

        出了院外。

        把院门合上。

        秦何如今松了一口气后,感受到自己胸前、后背,左腿,最少十三道伤口、剑口、刀口,蛰疼,可惜了这身衣裳,哪里都是血迹,划开的口子。

        如今张镖头剩下的人,他府内的人,那些镖师的妻儿老小,剩下的事,就交给冯爷吧,自己真不想动了,太疼。

        冯爷为人处世多年,做的绝对比自己妥善。

        秦何思索着,提着唐刀,走着,血液‘滴答’落在街道上,没走多远,也看到了远处灯火通明,稍后赶来的护卫,冯爷。

        再走几步。

        秦何摇了摇脑袋,深吸了几口气,回了点神,看到确实是冯爷,收刀,抱拳向着策马赶来的冯爷道:“冯爷,人打探清楚了..”

        “先不说,先不说..”冯老财下马,扶着了满身是血的秦何,又向着跟来的三位药铺先生大喊,“快!”

        三位先生拿着药箱过来,旁边一个轿子跟着,后面绑了一个椅子,是冯老财的座驾。

        冯老财扶着秦何就要上去。

        秦何不动,往后推着,笑了,“秦何身上太脏了,怕弄脏了您的轿子。”

        “你他娘..”冯老财抬起手掌,想打秦何,又看到秦何浑身是伤,不知道往哪里下手,就让两名亲信家丁硬抬着,约莫避着伤口,给秦何架了上去。

        进来,轿子内很宽敞,并排坐五人都没问题。

        秦何被两名家丁架着,太疼了,没力气,拗不过他们的劲,干脆就抓着其中一位人高马大的家丁,捞着他的衣服,指了指身前的虎皮座椅,“脱了,垫着。”

        “秦哥儿..”家丁有些为难,怕不垫秦何生气,垫了冯爷生气,不知道垫还是不垫,就又小心翼翼望着冯老财问道:“冯爷..”

        冯老财摇了摇头,气笑了,“你愣着干啥?给你秦哥儿垫着啊!”

        家丁慌忙脱下衣衫。

        先生稍后跟来,打开药箱,又谨慎脱下秦何的衣服,避免碰到了伤口。

        剩下的先生也在外面为其余受伤的护卫包扎。

        片刻,回到府内,众人都被包扎好了,冯老财开药铺的,一句话,全镇的先生,半夜都得过来待命,熬着等救人。

        又在厅堂内。

        秦何没休息,提起一个包裹,执意来这,冯老财也坐着,没一名护卫。

        “查清楚了。”秦何穿着新换的绫罗衣服,靠在椅子上,“西山的大当家,收了吏城陈掌柜的钱。”

        冯老财听到秦何话语,眯着眼睛想了一会,‘啪嗒’拍桌子骂道:“妄我把他当成前辈敬着,没想到是这老东西背后杀我一刀..”

        “等几日伤好。”秦何抱拳,把包裹放在了桌子上,“我会帮冯爷讨回这场子。也送陈掌柜一份礼物,看看他认不认识。”

        秦何说着,不等冯爷说什么,又指了指镖局的方向,“张镖头也是他们的人。我已经杀了,镖局内没一个活口。”

        “唉..张镖头..”冯爷忽然叹了一口气,表情有些哀伤,“杀了就杀了吧..我会把他家人送到其它城镇,安置妥当,把这事掩过去。祸不及妻儿老小,总归乡里乡亲这么多年的交情..”

        秦何抱拳,没说别的,毕竟人是自己的杀的,自己再说什么,都会被人说虚伪,就不接话了。

        但再有一次机会,自己会不会杀张镖头。

        秦何想了想,扪心自问,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