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第一狂妃在线阅读 - 第3889章 啃噬着爱人的骨

第3889章 啃噬着爱人的骨

        不喜女色——闻声,坐在马车当中的明皇郡主,指尖轻捻袖衫,眸光微微闪动,流转着某种悸动的颜彩。

        若论容貌姿色,明皇郡主不及玲珑,也比不得精灵族的其他女子。

        那些长生神们,多少会看几分美貌,在这一点上,明皇郡主极力掩饰着她的自卑。

        诸天战神的存在,却叫明皇郡主心动了。

        既是不喜女色,自不会是凡夫俗子,更不会被那一群妖精们勾了去。

        更何况,诸天战神是长生界唯一一个拥有两大称号的人,除诸天尊称以外,亦被封为平西大将。

        明皇郡主心情陡然变得雀跃,还有些许的激动。

        玲珑淡淡地望了眼明皇郡主,不再喜极而泣,却是勾起了殷红的唇,眼底流露了一抹锋锐的光。

        自小到大,她身为明皇的妹妹,从未与明皇争抢过什么,不论珠宝首饰,还是父王的疼爱,只要是明皇郡主想要的,玲珑都不会去争抢。

        但经历了十年之久,玲珑可恨现在才看清明皇郡主的为人。

        这个道貌岸然的姐姐,在一步步算计着她,害她痛失爱人,也害得她萎靡十年,更想要她的命。

        玲珑握住了七王妃的手,轻贴在自己的面颊。

        七王妃见此,原是坚硬的心,不由软了些。

        “玲珑,这些年,是为娘亏欠你了。”

        七王妃说。

        玲珑眼眶微红,眸底蓄满了泪,一副温软的模样,看似楚楚可怜,“母妃这说得哪里的话,这么多年来,母妃一直为玲珑着想,是玲珑过去走进了死胡同里,才不知母妃的恩情。

        这样的我,与白眼狼有何区别,母妃为了玲珑的前程未来,煞费苦心……”曾经,玲珑性子虽说温婉,但内心刚强,这样的话从来不会说,看着七王妃的眼神里也是藏不住的怨意。

        如今玲珑这般言语服软,倒是叫七王妃回忆起了玲珑的幼年。

        彼时,玲珑的第一幅画,全都是七王妃的模样。

        王妃将小小的玲珑抱在腿上,抚去她发间的落叶,笑问:“玲珑为何喜欢作画呢?”

        小玲珑满是墨汁的小手,在帕子上擦了擦,随即环绕着七王妃的脖颈,咧开嘴笑得开怀而粲然:“母妃生得好看,玲珑要把母妃的美丽画下来,让世人永远记住母妃的美。”

        七王妃被她逗得笑个不停。

        后来,家奴死在乱葬岗,玲珑一蹶不振。

        三年,七王妃想到了这件事,把萎靡憔悴的玲珑关在宫殿,逼她作画。

        她就斜卧在贵妃榻,让玲珑去画。

        玲珑拿着画笔,看着她,按部就班似得画了下去。

        许久后,七王妃起身走去,看见那一幅画,面色骤变,怒不可遏。

        画上没有富丽堂皇的宫殿,也没有铺有狐裘的贵妃榻,更没有绝世倾城的她。

        黑。

        如化不开的夜,百鬼嘶吼的深渊。

        那是一片乱葬岗,恶狼啃噬着爱人的骨,鲜血流在野鬼的尸首。

        明月的光很淡,如清水薄纱般洒下。

        七王妃将画夺去,撕碎,变得张牙舞爪,愤怒地瞪视着玲珑,厉声质问:“玲珑,为娘在你心中,便是这副模样?”

        “母妃,你去过乱葬岗吗?”

        玲珑眉染悲哀,笑容都是极为苦涩的。

        “那里很冷。”

        “有野狼啃噬腐尸,围聚着许许多多的小鬼。”

        “我给他烧了许多床的棉被,但我觉得,他在黄泉路上还会冷。”

        “母妃,怎么办?

        除他之外,我再也爱不上其他人了。”

        “没有他的人间,处处都是乱葬岗,每个地方,和冰冷的深渊有什么区别呢?”

        “……”她垂着眸,如一具行尸走肉。

        七王妃半眯起眼睛,怒极:“即便他不死,嫁给他,那才是真正的深渊,母妃都是为了你好。”

        玲珑蓦地仰头,“不,不是的,那是你眼中的深渊,却是玲珑心中的春暖。”

        啪——七王妃一掌打下,毫不留情。

        玲珑被打得侧过脸去,口吐鲜血。

        她摔倒在地,捂着脸,看见满地的纸屑,将其一一捡起护在胸口。

        七王妃把玲珑关了半年的禁闭,如若玲珑不肯画出母亲的模样,便不将玲珑放出来。

        玲珑画了半年。

        半年后,七王妃走进宫殿,如同来到九幽地府。

        她看见墙上,地面,都是一幅幅暗色调的画,压抑着人的心情。

        七王妃放弃了,在轩辕宸和七殿王的劝说下,把玲珑放了出来。

        从那以后,七王妃痛心疾首,失望至极,不再怜爱这个女儿。

        神月都街道,摇摇晃晃,轱辘而行的马车内,玲珑从空间宝物中取出了一幅画轴,将其递给七王妃。

        “母妃。”

        七王妃收到画轴,微愣,就连一侧的明皇都呆住了。

        明皇面色苍白如纸,心脏猛地颤动了下,想到画轴里面的画,明皇郡主便慌了。

        “这是送给母妃的?”

        七王妃问。

        玲珑点头,“母妃,打开看看。”

        七王妃咽了咽口水,随即缓缓将画轴打开,微微怔了。

        画上百花盛放,似能穿透过纸张,感受到春日的风。

        山路之上,美丽的奇花尽情绽放。

        身穿红衫的她,步履轻盈,满面含笑,手里牵着一个气质温婉的小女孩。

        七王妃见此,眼眶蓦地一红,快要模糊的记忆历历在目,充斥于脑海。

        那年祈福节,她带着小玲珑上山祈福。

        她问:玲珑,可以告诉母妃,你为谁而祈福吗?

        小玲珑:为母妃祈福,愿母妃福寿绵长,永得好运。

        二为天下苍生祈福,愿国泰民安,风调雨顺;三则为玲珑祈福,愿我能觅得如意郎君。

        七王妃听见小孩数出愿望,便笑:“傻孩子,只能有一个愿望,三选一,知道吗?”

        小玲珑仰头看她,“那后面两个便作罢了,就要第一个吧,希望母妃安好。”

        那些美好的画卷,不知何时,被她尘封。

        而今犹如潮水般涌来,七王妃想到十年来因为失望而对玲珑的所作所为,心脏都在抽搐。

        玲珑、明皇两个,手心手背都是肉,若非失望透顶,怎会忘记玲珑的好?

        “玲珑……”七王妃落泪,伤心哽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