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临渊行在线阅读 - 第十七章 仙剑斩妖龙

第十七章 仙剑斩妖龙

        论招式的精妙,他已经不输杨胜,论身体的控制力,他甚至还在杨胜之上!

        但是,他与杨胜之间却有着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那就是元气修为。

        他的攻击落在杨胜的身上,破不开杨胜的气血显化!

        “就算我的洪炉嬗变在这个时候可以突破到第四重,也破不开他的气血防御。他的身体,就像是长了一层厚厚的鳄龙皮!”

        苏云后退,避开杨胜的攻击。

        洪炉嬗变养气篇分为上篇和下篇,上篇为养气,培养元气,搬运气血,元气随着血液运行被送到身体各处,慢慢强大体魄。

        但上篇最主要的作用,还是提升元气修为。

        但洪炉嬗变的下篇,鳄龙吟,便是学以致用了,将元气修为运用到搏杀之中。

        鳄龙吟除了有战斗搏杀的作用之外,还有壮大体魄的作用,对身体的提升极大。

        鳄龙吟的三种成就,雷音,显形,显化,都是气血壮大体魄带来的效果。

        下篇对体魄的提升,要比上篇快了许多倍,好了许多倍。

        鳄龙吟炼成第三种成就时,身体几乎与鳄龙皮一样坚韧,即便是刀砍下去也只是破皮的轻伤。

        苏云的攻击无法伤到杨胜,便是这个原因。

        小树林中,杨胜步步紧逼,各种散手层出不穷。

        苏云不断后退,同样以散手抵挡,杨胜的攻击越来越快,苏云的散手也越来越熟练。然而无论他的招式如何精妙,都无法伤到杨胜。

        从杨胜拳脚中传来的力量却越来越强,迫使苏云不断后退来卸去杨胜的力量,他的手臂和腿脚被震得越来越麻,皮肤表面到处都是淤青。

        “学弟,你的资质着实出乎我的预料!”

        杨胜疯狂进攻,声音从阵阵雷音中传来:“难怪水镜先生会留在这里教你!能够让他心甘情愿耗费十天时间的人,果然资质非凡,比我还要高!”

        苏云硬接他一记散手,被震得气血翻腾,踉跄后退,杨胜随即看出便宜,又是一记散手击中他的胸口。

        苏云胸前衣衫被嗤的一声撕开,胸口肌肤露出几道深深的抓痕。

        “连水镜先生也欣赏你的资质,按理来说我身为你的学哥,也应该爱才怜才。”杨胜呼的一脚扫来,气血化作鳄龙摆尾。

        苏云错步躲开,心知他的后续半招必然是鳄龙出渊的散手,然而苏云双臂酸软,虽然明知道他的招式,却无法抵挡,被杨胜半式鳄龙出渊的散手扣在肩头上。

        苏云肩头筋肉跳动,却无力将他的手弹开。

        杨胜五指力,易筋错骨,将他的右肩肩骨打得脱臼,肩头大筋扭曲,笑道:“不过我忽然想到,让你活着,岂不是多出了一个竞争者?”

        苏云闷哼一声,强行摆脱他,脚步快后退,如鳄龙退入深渊。

        杨胜呼啸而来,仿佛巨鳄驾驭着大水冲击而来。

        苏云心知他下一个攻击还是鳄龙摆尾,却没有力气挡下这一击。

        “朔方城里的竞争者已经够多了!”杨胜胸腔中元气剧烈震荡,出鳄龙雷音。

        果然如苏云所料,杨胜施展的还是半招鳄龙摆尾,苏云只能抬起脱臼的右肩肩头硬挡,整个人被杨胜扫飞。

        嘭!

        他撞在一颗大树上,剧烈的疼痛从右肩处传来。

        苏云滑坐在地,咬紧牙关,没有出一丝声音,眼角却疼得有眼泪滑了出来。

        自从瞎了以后,他吃过的苦头太多了,绊倒,撞头,栽入坑里,被“人”嘲笑,辱骂,这些年他已经学会忍住伤痛。

        他知道叫出声并不会让自己好过,眼泪也没有半点用处,只会引来嘲笑和戏弄。

        但是这次的伤太疼了。

        “少一个竞争者,我便多一分往上爬的机会!”

        杨胜再度冲来,各种散手从他拳脚中爆开来,他的气血和气势在苏云的感应中,像是长着四五颗头和多条尾巴的鳄龙,强大,扭曲,诡异!

        苏云强行挣扎起身,正面这愈巨大的魔怪,但是他现在已经没有了与杨胜对抗的力量。

        “不许杀小云哥!”

        苏云听到青丘月的声音,接着看到一条小鳄龙被鳄龙魔怪击飞。

        “小云哥快走!”

        苏云听到了狸小凡的声音,然后看到一条小鳄龙冲上前来,却被那鳄龙魔怪踩在脚下,吐血不止。

        “小云,活下来为我们和胡丘村报仇!”花狐的声音传来。

        他又看到了另一条小鳄龙扑向鳄龙魔怪的双腿,又看到第四条鳄龙趴到鳄龙魔怪的背上。

        他知道那是花狐和狐不平,知道是他们在拼命为自己争取逃命的时间。

        苏云感受到心脏传来撕裂般的疼痛,感受到肺部传来火辣辣的灼烧感,他的双眼突然又酸又胀,眼泪流下来,但眼睛依旧看不到任何东西。

        他只能接着气血气势“看到”那巨大的鳄龙魔怪,将那两条小鳄龙打得吐血,打得扭曲。

        他呼呼喘着粗气,“看到”那巨大的鳄龙魔怪纵身而起,长出更多的脑袋,长出更多的尾巴,向他扑来!

        杨胜的鳄龙吟近乎完美,强大到令人绝望!

        苏云强行提起自己几乎废掉的右臂,用力甩起,他的元气和鲜血冲击脱臼的右臂,强行把骨骼冲击恢复原位,强行将错位的大筋复原!

        前所未有的剧痛让他嘶声呼喊。

        呼喊声仿佛能让他冲破对死亡的恐惧,让他的脑海中浮现出神鳄渡劫,仙剑斩神鳄的场景。

        那是他的梦魇。

        随着他的痛苦的呼喊声,梦魇中的仙剑再度袭来。

        “啊——”

        苏云挥起右臂,自己的右臂似乎与那仙剑重叠在一起,迎上那多头多尾狰狞凶恶的鳄龙魔怪!

        他的右臂,没有施展鳄龙吟的任何散手,仅仅是平平一斩。

        这一斩平平无奇,然而却从杨胜的鳄龙吟散手之间穿过。

        杨胜的招式连连变化,却没能拦住这一剑。

        “这是剑法?”

        杨胜露出不解之色:“是水镜先生传给他的吗?”

        苏云的右手掌刃斩在他的喉头,杨胜听到咔嚓的声响传来,脸色微变。

        苏云以右臂为剑,势如摧枯,碾碎了他护体的气血,斩断他的喉结软骨,把声带斩断。

        杨胜又听到呼啸的风声,那是他喉结两旁的大动脉破裂,气血冲击耳膜造成的声响。

        他又听到咔嚓一声,那是苏云的掌刃切破他的咽喉,斩在他的第四块颈骨时出的声音。

        他的第四颈骨在这一剑的力量下,与第三颈骨、第五颈骨连接的软骨,被生生震断!

        随着苏云这一剑力量的落实,他的第四颈骨从后颈凸起两寸四分。

        嘭!

        他的身体撞在旁边的树上,那颗大树被他的第四颈骨撞击,树后的树皮突然炸开,仿佛被利刃切开。

        大树剧烈抖动,出哗啦啦的声响,无数树叶纷纷飘落。

        他抬手捂住自己的咽喉,眼前却一片漆黑。

        “水镜先生偏心,把这招破鳄龙吟的剑法传给了他……”他脑海中的这个念头随着血液的不流通而渐渐暗淡。

        杨胜瞪大眼睛,尸体顺着树无力的滑下来,坐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