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最佳废婿在线阅读 - 第42章 去会所找王美丽

第42章 去会所找王美丽

        “不知道那群小丫头门此刻又在背后怎么议论我了。”柳浪在心里这么想着,“真是有女人的地方,就有聊不完的八卦。”

        突然,柳浪像是想起了什么似得,忽而咧嘴一笑,暗想道:“等我当了这间会所的老板,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柳浪想起,刚刚自己交罚款的时候,听收银小陈说林萱今天有事不来店里了。

        于是,柳浪打算趁着这个难得的机会,中午抽空去会一会南极海狼会所的王美丽。

        柳浪掏出手机,给王美丽了一条微信,告诉她说自己中午希望过去找她聊聊。

        “行,我中午在的,你过来吧。”王美丽回道。

        起初,柳浪只是对黄雅琴口中所说的南极海狼会所充满了好奇,想去一探究竟,另外,柳浪也想通过了解黄雅琴的日常生活来达到了解吴娇娇的目的,并没有真的打算去王美丽那里应聘。

        不过眼下,柳浪决定去南极海狼会所好好会一会这个王美丽,因为在柳浪将要进行的计划里面,他突然意识到自己未来很需要一位像王美丽这样既有能力又懂女人需求的人。

        柳浪借着中午吃饭的时间,骑车去了一趟南极海狼会所。

        把自行车停在上次停放的地方后,柳浪直接朝会所大门走去。

        柳浪看看时间,才十二点刚过一点。

        尽管会所的营业时间是中午十二点到凌晨两点,但一般这个点,很少会有客人过来消费,因此,门口暂时还没有安排迎宾人员。

        “王总,我已经到门口了。”柳浪见门口无人,便给王美丽了一条微信。

        片刻之后,王美丽回了一条信息。

        “我已经和前台打过招呼了,你直接进来就行,然后前台会领你到我这来。”

        收到王美丽的消息后,柳浪便拉开会所的大门,径直走了进去。

        只见会所大门的后面,是一条长长的过道,白墙粉壁,普通地砖,似乎并无特别之处。

        直到柳浪走到过道尽头,右转的一瞬间,他才知道,这里才是会所真面目之所在。

        原本过道上那种普普通通的白色墙壁,到这里猛然变成了鲜艳的红色。

        柳浪望着眼前这面视觉冲击力极强的红色墙壁,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奇妙感觉,像是一种喷薄而出的...嗯....欲望?

        红墙正中,有一个由青砖圈成的月洞门。月洞门内,是两扇造型奇特,看上去皱巴巴的厚实的木头门。

        红墙之上,是一圈由青色琉璃瓦围出来的仿围墙造型。

        这一圈青色琉璃瓦在椭圆形月洞门之上弯出了一道优美的弧线,像极了.....山峰?

        月洞门之上,有一块阴刻的石匾,上书“降云宫”三字。

        月洞门两旁,挂着同样用阴刻手法写成的两块实木对联,上联写着“看朱成碧思纷纷,憔悴支离为忆君。”,下联写着“不信比来长下泪,开箱验取石榴裙。”

        柳浪认得,这是则天大圣皇帝写的一《如意娘》诗,大概意思是:因为相思过度,思绪纷乱中竟将红色看成了绿色;身体憔悴,精神恍惚,只因太过思念你。如果你不相信我近来因思念你而伤心泪绝,那就打开衣箱看看我石榴裙上的斑斑泪痕吧。

        “想必这会所的幕后老板也一定是个文化人吧,开个会所还弄得文绉绉的。”柳浪心下想道,“不过用这武媚娘的《如意娘》诗,来衬托她这百花竟放的后宫,也算是恰如其分。”

        柳浪迫不及待地走过去,推开了月洞门上两扇朱漆的、犹如生命之门般的厚重木门,想尽早一窥这洞天福地内里的全貌。

        推开门后,柳浪现,和外面透亮的环境不同,门里面的世界显得幽暗而又宁静。

        中式的雕花门窗,仿古的家具,山水盆景以及透着红光的灯笼,使这里的每一处场景和细节,都显得和媒体曝光的那些高端洋气、清一色欧式风格、装修极度奢华的什么“皇家壹号”、“人间天上”之类会所截然不同。

        “您好?”

        就在柳浪好奇地瞧着这里古朴典雅的装修风格的时候,一个悦耳的女声从一旁传来。

        柳浪循声望去,见左边一个巨大的整根树根雕成的茶台后面,站着一个穿着旗袍的美女,正礼貌性的朝自己微笑。

        “哦,您好,我是来找王总的,已经和她约过了。”

        “好的,请跟我来。”

        前台漂亮小姐姐领着柳浪穿过餐厅区,绕过巨大的背景墙,打开了一扇通向办公区的隐蔽门,然后在一个房间门口停了下来。

        前台美女敲了敲门说道:“王总,您约的人到了。”

        “请他进来吧。”

        前台美女打开门后,做了个请的动作,示意柳浪进去。在柳浪走进去后,前台美女轻轻地将门带上,然后离开了。

        柳浪环顾了一下自己进入的这个房间,同样是精致典雅的中式装修。

        一扇画着男女嬉戏图的屏风后面,有一间隔起来的小茶室。柳浪看见,王美丽此刻正坐在茶具前,悠闲地品着茶。于是对着王美丽坐着的方向问候道:“王总,您好。”

        “你来了,来,过来坐。”

        柳浪走到王美丽面前,在王美丽下的一张椅子上侧身坐了下来。

        王美丽放下手中的茶杯,用竹镊从茶盆里取了一只新茶杯,用热水冲洗了两次,才拿起紫砂壶,往茶杯里面倒了一杯茶。

        王美丽把茶杯放到柳浪面前,然后依旧拿起自己的茶杯,品了一口,头也不抬地说道:“上好的白毫银针,你尝尝看。”

        柳浪端起茶杯,将杯中的茶仰头一饮而尽。柳浪出来这么久,确实有些口渴了。

        王美丽见柳浪一口喝掉了杯中的茶水,微笑着不语,又端起茶壶给柳浪续了一杯。

        柳浪再次端起王美丽给他续上的茶,然而这次并没有一饮而尽,而是先朝茶杯里看了看,然后放在鼻子跟前闻了闻:“嗯,我看这茶汤色泽碧青,喝着这白茶感觉香气清淡,滋味醇和,一定是上好的北路银针吧。”

        王美丽起初见柳浪将茶一口喝掉,不禁在心内好笑,觉得他这是饮牛的喝法,及至听到柳浪说出自己这茶的详细品种,不禁大感意外。

        “看来你也挺懂茶的啊。”王美丽开口说道。

        王美丽的这饼白茶,是会所里一个常客女老板送给她的,一饼就价值五、六万。这么贵重的茶,王美丽平时也接触的不多,可眼前这个看上去小白脸模样的人,居然仅仅只喝了一杯就猜出了是北路银针,这一点,让王美丽颇感惊奇。

        虽然王美丽在给柳浪倒茶的时候,故意显摆说了一句“上好的白毫银针”,但仅凭这句话就能猜出所喝之茶为北路银针,若非是常喝之人,至少也是对高端茶叶懂得较多的人。。

        “谈不上懂,知道一点点吧。”柳浪笑笑,谦虚地说道。

        “你以前是做什么的?”王美丽被柳浪这一意外行为给惊住了,突然对柳浪产生了很大兴趣,于是向柳浪打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