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最佳废婿在线阅读 - 第36章 柳浪趁机调戏张芷馨

第36章 柳浪趁机调戏张芷馨

        “老婆,你可能不知道,我以前啊,人称内地陈奕迅,要不我给你来一嗓子?”

        “还是别了,你让我好好把饭吃完行吗?”张芷馨对柳浪的自夸不置可否,继续细嚼慢咽地小口吃着饭。

        “行,那我等你吃完再给你唱。”尽快柳浪有些急不可耐地想在张芷馨面前表现一番他的优美歌喉,但还是忍住了。

        “诶,老婆,我说....”柳浪侧过身来面对着张芷馨,左手搭在椅子的靠背上,刚开口准备和张芷馨说点什么的时候,却见张芷馨伸出左手食指,放在嘴边,对着柳浪做了一个安静的动作。

        柳浪平时憋了一肚子话想对张芷馨说,可是一直不得机会,今天好不容易逮住这个只有自己和张芷馨两个人在的时机,正打算一股脑全倒出来的时候,却被张芷馨的这一举动弄得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很是难受。

        柳浪侧着身子,本来已经打开的话匣子又被张芷馨给强行关上了,张开的嘴,竟半天也没合上。不过,柳浪突然发现,自己从这个角度去看张芷馨,发现她居然也是美得不可方物,于是原本张了一半的嘴,此刻张得更大了。

        只见张芷馨既黑又长还直的头发,柔顺地绾在娇嫩得有些透明的耳朵后面,露出白皙细腻的脸颊与颈项。长而弯曲的眼睫毛,在灵动水汪的眼睛上下,来回地跳动。张芷馨立体挺拔的鼻子下面,一张涂了粉色柔光唇彩的樱唇,伴随着银质餐具夹送食物时的翕张,露出了唇内洁白晶莹的牙齿。

        柳浪很少有机会这么近距离观察张芷馨,不由得一时看得有些入神了。

        一件洁白的纯棉紧身t恤,将张芷馨凹凸有致的身材包裹得恰到好处,细瞧下,柳浪甚至隐约都能看见张芷馨粉色内衣的大致轮廓和颜色。

        粉色全棉热裤下面,是一条柳浪看看都有些脸蛋发热、心跳加快的大长白腿。

        张芷馨见柳浪听话地闭了口,原本以为他会继续老老实实的吃饭。

        但张芷馨转头之下,却看见柳浪大张着嘴,几乎哈喇子都要流下来,正痴迷地盯着自己瞧。

        “不吃饭,你往哪看呢?”张芷馨忙拿左手护在胸前,用筷子轻轻敲了几下桌面。

        张芷馨问完,见柳浪并未理会自己的话,依旧张着一张馋嘴盯着自己,心下有些着恼。

        于是,张芷馨从自己的碗里,将吃得只剩骨头的鸭块,夹起来快速塞进柳浪张着的嘴里。

        柳浪本能地含住了张芷馨送过来的鸭骨头,轻轻一吸,吞进口内,居然开始嚼了起来。

        张芷馨见柳浪傻傻地居然吃下了自己递过去的鸭骨头,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我没看什么啊,老婆,我正在吃呢。”柳浪一边嚼着鸭骨头一边摆着头说道,“真是秀色可餐啊。”

        “你说什么?”

        柳浪一边大嚼着鸭骨头,一边含混不清地在嘴里咕哝着,以至于张芷馨都没有听清柳浪在说些什么。

        “我说真是一顿幸福的晚餐啊。”

        “那你自己幸福吧,我吃饱了。”说完,张芷馨放下筷子,离开餐桌,去厨房冰箱拿了一盒酸奶,然后坐到客厅沙发上,看起了电视来。

        柳浪此刻早已无心吃饭,于是赶紧收拾了碗筷,清理好餐桌,然后去厨房切了一小盘水果,以便有理由和借口继续去粘着张芷馨。

        “老婆,来点餐后水果。”

        柳浪故意把水果切得很碎,然后拿了牙签盒,将切好的果盘放在张芷馨面前的茶几上,自己则半蹲在张芷馨面前。

        柳浪一边动作缓慢的把牙签一支一支地插到切细的果肉上,一边用余光偷偷瞄向张芷馨。

        只见张芷馨身体斜靠在沙发扶手一侧,胸前抱着抱枕,一双大长腿交叠着伸向沙发另一侧。

        “真长啊这腿。”柳浪一边偷瞧着,一边往果肉上插着牙签。

        突然,柳浪眼前一个黑影一闪,不等他看清躲开,一个方形物体便朝自己脑袋上砸来。

        “哎哟。”柳浪被张芷馨抛过来的抱枕砸了个正着,翻身向后倒去。

        “老婆,你打我干嘛啊。”柳浪拾起地上的抱枕,将抱枕紧紧抱在身前,坐在地上委屈地说道。

        “你说我打你干嘛,你自己看看,你弄得这叫什么果盘?”

        柳浪跟着张芷馨手指的方向看去,这才发现自己切的果盘,早已被他用牙签插得满满当当,活脱脱变成了一只刺猬模样。

        柳浪看着自己的杰作,突然灵机一动,忙从地上爬起来,神秘兮兮地走到张芷馨身边,弓着身子对着张芷馨耳朵轻声说道:“老婆,实话告诉你吧,这个其实是‘驱灵果盘’”

        张芷馨见柳浪故意凑近自己,摆出一副亲昵暧昧地姿态,忙伸手把柳浪推开。

        “什么‘驱灵果盘’,我看是你脑子有问题吧。”

        “我前段时间晚上起来上厕所,好像看见了一些不干净的东西。”柳浪知道张芷馨胆子小,上次在磁湖庄园外的路上,柳浪给张芷馨讲开夜车的老司机的故事的时候,柳浪就发现了张芷馨的这个弱点,于是想趁今晚只有自己和张芷馨单独相处的千载难逢的时机,替自己制造一些和张芷馨增进关系的机会。

        张芷馨听柳浪这么一说,似乎回想起前段时间,好像的确梦见过自己对父亲,不禁打了个冷颤。

        虽然是自己的至亲,但被柳浪猛地这么一说,张芷馨还是有些不安起来。

        张芷馨缩了缩身子,左右瞧了瞧,说道:“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你可别瞎说。”

        见张芷馨对自己的瞎话明显有了反应,柳浪不禁在心内暗喜。

        柳浪确实之前起床上厕所的时候,看见过不干净的东西,不过他口中的这个所谓不干净的东西,其实指的是蟑螂小强。

        张家别墅虽然平常很注意防虫措施,也经常清理打扫,但难免还是有个别顽强头铁的蟑螂,属于漏网之鱼。

        柳浪见时机成熟,于是走过去,贴着张芷馨身子在沙发边侧坐下来,凝着眉头,用一双锐眼假意在客厅的各个角落搜寻着什么。

        张芷馨突然被柳浪宽厚结实而又温热的身体贴住,莫名感到一阵踏实,于是不由自主地往柳浪那边挪了挪。

        柳浪察觉到张芷馨身体的细微动作,在心中窃喜的同时,脸上依旧表现出一副凝重的表情,同时,悄悄伸出右手,往张芷馨的腰上搂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