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最佳废婿在线阅读 - 第27章 张芷馨半夜翻找药片

第27章 张芷馨半夜翻找药片

        “我去,好险,还好是梦,吓死我了。”柳浪惊魂未定地从床上弹起来,看着镜子中的自己,依旧是一头乌黑亮丽的头发,他这才放下心来。

        柳浪看看时间,现在是凌晨四点四十二分,由于昨晚他心事重重,导致早早就上床休息了,此刻已全无睡意,于是打算出去洗把脸,让自己清醒一下,好回来找本书看看以此打发余下的时间。

        柳浪走出自己的房间,看到小区昏黄的路灯从窗户里照射进来,依稀能看清客厅里各物品的轮廓,于是就懒得开灯,径直朝卫生间走去。

        柳浪刚走到卫生间门口,忽然发现后门边晒衣服的阳台那里有一个人影一闪而过。

        “难道又有人偷闯进来?”柳浪在心里嘀咕着,瞬间警惕起来。

        于是,柳浪猫着腰,从客厅沙发背后的黑暗处悄悄绕到阳台边上,将自己隐藏在落地玻璃门边的阴影里,只等不速之客进来将他抓个措手不及。

        由于小区的路灯刚好斜照在后门的阳台上,因此,柳浪躲在一边的黑暗处可以清晰的看到阳台上照进来的人影。

        “怎么又是个女的?”柳浪从晃动的人影飘逸的长发以及身形看出,来人正是个女性。

        “我去,不会又是来偷内裤的吧?”柳浪从照进来的人影看出,来人居然在用撑衣杆取自己晚上洗好晾晒在外面的衣服。

        “嘿嘿,我内裤可是晒在自己房间里的,可没那么容易再被人偷走了。”

        就在柳浪沾沾自喜的时候,外面晃动的人影似乎有要进来的意思。

        柳浪紧盯着地上的人影一点点伸长,只等瞅准了机会给对方一个措手不及。

        就在来人刚刚伸脚跨进来的一瞬间,柳浪一个箭步冲上去,使出一招大擒拿手,极迅速地用一只手锁住了对方的手臂,另一只手则扣住对方的手腕,紧接着一个转身,用自己的肩头将对方的身体顶住,正准备使出浑身力气将对方翻转摔倒后摁住。

        可就在这个时候,趁着外面照进来的些微亮光,柳浪分明看见被自己扣住的来人的左手手腕上,正戴着自己先前送出的那只通体浓绿的翡翠手镯。

        “张芷馨?”这个名字从柳浪脑海里瞬间一闪而过,可是由于柳浪抓住来人背摔之势与力道已出,无法收回,情急之下,柳浪只得将对方从自己身后翻转而来的身体抱住,然后任自己的身体侧飞出去。

        “啊!”一声尖而亮的女声惊叫起来。

        柳浪将对方的身体紧紧搂在怀里护住,任凭自己的肩头和后背重重地摔在地板上。

        “啊!”柳浪因为右肩着地,也痛苦地喊了一嗓子。

        “谁?什么人?”

        柳浪分明听出,说话的正是张芷馨。

        “老婆...是我....”柳浪忍着肩头的剧痛嗫嚅地回答道,尽管此时两人已经安全着陆,可是此刻柳浪的双手还是紧紧地抱住张芷馨的身体,深怕她受到一点点的伤害。

        张芷馨听到是柳浪的声音,忙挣脱他的双手,从地上爬起来,摸到墙边,打开了客厅的灯。

        “你有病吧,大半夜不睡觉,想干嘛呢?”张芷馨打开灯后,走过来,看见蜷缩在地上的柳浪,气就不打一处来。

        “哎,问你话呢?”张芷馨见柳浪并没有回答,于是走到柳浪旁边,用穿着拖鞋的脚朝柳浪屁股上面轻轻踢了两下。

        “哎哟,我受伤了...老婆。”柳浪用左手捂住右边肩头,抬头看了一眼张芷馨。

        “活该,谁让你竟干这种无聊的事情。”

        “哎,真是好心没好报啊,刚刚如果不是我拼尽全力保护你,现在恐怕躺在地上的就是你了。”柳浪突然从地上坐起来,像个怨妇一样幽怨地说道。

        “你还真好意思说,你不来,我难道还会自己摔倒不成?”

        柳浪想想,似乎张芷馨说得也对,自己还真没话来反驳她,于是开口说道:“我这不是以为家里又来了贼了吗?”

        “我看你大半夜不睡觉,倒是像个小贼一样。”

        “你可以把我当做是一个贼,不过是一个偷心的贼。”柳浪乐呵呵地说道。

        “滚!”

        “我说老婆,你怎么也大半夜不睡觉,还跑下来收衣服,是要打雷下雨了吗?”柳浪伸长了脖子,往外瞧了瞧,只见外面月明星稀,风清月朗,似乎没有要变天的意思。

        “我....我有个东西好像换衣服的时候忘记拿出来了,你...洗衣服的时候看见了没有。”张芷馨吞吞吐吐地说道。

        “啥东西啊?”柳浪拍拍屁股,从地上站起来,一脸疑惑地看着张芷馨,“很重要吗,非要大半夜下来找?”与此同时,柳浪在心里飞快地闪过一个念头,看来张芷馨是突然想起自己口袋里放着的药片了。

        “没...没什么东西,只是突然想起来,就来找找看。”张芷馨假装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你真的没看见?”

        “看见了我肯定会掏出来还给你的,难道我还会黑你的东西不成?”

        张芷馨瞟了柳浪一眼,一副不信任的表情说道:“还真不好说。”

        “如果是大的东西,我洗衣服的时候一定会看到,要是东西不大的话,有可能是洗衣机洗衣服的时候甩到滚筒缝里面去了吧。”柳浪假装皱眉思索一番后说道。

        “那个...东西...对我很重要,你要是看到了,千万记得还给我。”张芷馨忽然态度软下来,半似央求地说道。

        “好的,老婆,你明天还得早起上班,赶紧回去休息吧,东西找到了我一定还给你。”

        张芷馨微微点点头,上楼回房间去了。

        柳浪关好阳台的玻璃门,也回自己房间了。

        “她说这东西很重要是什么意思?”柳浪从自己房间里翻出先前藏起来的两片避孕药,若有所思起来。

        这东西,平常药店很容易买到,丢了无非再去买一盒便是,这个重要从何说起呢?

        柳浪盯着手上两片看上去普普通通的药片,觉得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一时竟是百思不得其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