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最佳废婿在线阅读 - 第25章 张芷馨第一次替自己说好话

第25章 张芷馨第一次替自己说好话

        柳浪见张芷馨转身离开上楼去了,忙放下手中的泡面,跑到餐桌前看看还剩下些什么好吃的。

        张芷馨之前一共点了四个家常菜,一份汤,一份米饭。

        柳浪此刻看到餐桌上,两份素菜张芷馨已经吃了大半,一份玉米排骨汤略微喝了几口,米饭只吃了几口,余下的两份荤菜几乎未动。

        “这个小妞,原来是刀子嘴豆腐心啊。”柳浪看到餐桌上留下的饭菜,不禁会心一笑。

        于是,柳浪坐到张芷馨之前坐的位置上,直接用张芷馨先前用过的筷子,端起只被张芷馨吃了几口的那碗米饭,大快朵颐起来。

        柳浪此刻已经饿极,原本泡好的方便面对他来说已经是美味了,此刻面对几样精致可口的家常小菜,心中不禁升起一阵暖暖的幸福与满足感。

        就在柳浪风卷残云地大口吃着饭菜的时候,林萱突然抱着少爷回来了。

        林萱将少爷轻轻放到地上,脱下高跟鞋,换了一双居家的拖鞋,走进客厅。

        “妈,回来了啊。”

        柳浪见林萱回来,忙放下碗筷,站起身来和丈母娘打招呼问候。

        林萱起初看见柳浪坐在餐桌上吃饭脸色就变得有些难看,及至走到柳浪跟前,看见柳浪正大鱼大肉地吃着饭,顿时火冒三丈。

        “好你个柳浪,我道你有什么急事要去处理,好好的班也不上,一整天的不见个人影,原来是悄悄跑回家里来偷嘴是吧?”林萱一只手叉着腰,一只手指着柳浪鼻子骂道。

        “不是,妈,我真的是才忙完,这不午饭都没顾上吃,这才.....”柳浪小心翼翼地解释道。

        “会这么巧?我一回来你就忙完了?你说吧,你这一整天的,都瞎忙什么去了?”

        “我....”柳浪想了想,早上约吴娇娇去酒店的事情似乎不能讲,中午回家发现家里失窃的事情似乎也说不清楚,下午联系编剧和导演的事则更不能对她说,于是,面对丈母娘的质问,柳浪竟不知该如何作答。

        “说不上来是吧?我就猜到你这个废物是在撒谎,你胆子肥了嘛现在,居然连我都敢骗了?”林萱狠狠瞪了一眼柳浪,又瞧了瞧餐桌上的饭菜,越想心里越气,于是走到餐桌边,将柳浪还未吃完的饭菜对着柳浪站着的地方拿手用力一扫,把一桌子的饭菜全部挥到了柳浪脚边,大半碗的玉米排骨汤则不偏不倚刚好砸在柳浪身上,汤汁则溅了柳浪一身。

        饶是这样,林萱心里还是不解气,正准备走过去再好好教训一下柳浪。

        这个时候,听到楼下争吵声的张芷馨忙下楼来看看发生了何事。

        张芷馨下楼来,见母亲林萱正在大声训斥丈夫柳浪,似乎还有要动手的意思,忙喊道:“妈,你回来了啊?”

        林萱见女儿张芷馨突然出现,先是惊讶了一下,伸出去的手此刻也收了回来,理了理衣服说道:“馨儿,你怎么也在家,你今天没去公司吗?”

        “哦,今天有点事情,出去处理了一下,公司也没什么特别的事情,处理完事情我就直接回家了。”张芷馨一边回答着母亲的疑问,一边看向柳浪。

        只见柳浪低着头木讷地站在餐桌边,裤子上湿了好大一块,上面还沾着一些食物残渣,柳浪此刻正用右手手指提着裤子大腿处小心翼翼地抖动着,自己的留的饭菜,则狼藉地撒了一地。

        “妈,你这是怎么了?怎么一回到家就发这么火?”

        “还能为什么?还不是因为你这个不争气不长进的废物老公。”

        “他又怎么惹您生气了吗?”张芷馨看了眼柳浪,用头对着柳浪指了一下,对着林萱问道。

        “这小子早上着急忙慌地打电话给我,说找你有急事,我还当他真的有什么急事,让他请了一天假,没想到这小子居然躲回家里偷懒。”

        “哦,原来是为了这个事情啊。妈,您误会柳浪了,我今天确实找他有些事情。这事怪我,我忘记跟您说了。”张芷馨见母亲是因为柳浪无故请假的事情才发的火,不免在心里也替柳浪感到委屈,于是笑着走过去,拉起母亲林萱的手说道,“妈,你先消消气,过来坐下歇会。”

        张芷馨一边安慰母亲一边拉着母亲往客厅沙发走去,同时丢给柳浪一个眼神,让他赶紧找条干净的裤子换上,然后把地板打扫一下。

        柳浪起初见老婆张芷馨下来,以为她会把早上自己和吴娇娇去酒店开房的事情添油加醋地告诉丈母娘林萱,然后二人来个双剑合璧混合双打将他好好修理一顿,可没想到,张芷馨见了林萱,居然闭口不提白天发生的事情,甚至还替自己说好话解围,不禁大感意外。

        “怎么这小妞突然围护起我来了?难道是被我最近超吴彦祖的惊世美色给迷了心智?”柳浪一边揉着被玉米排骨汤轻微烫疼的右腿,一边纳闷起来。

        “哎,好好的一桌饭菜,还没吃两口,就被打翻了。”柳浪一边在心里叹息着,一边转身打算回房换衣服,却猛然发现对面桌子上水壶边自己先前泡的那碗面居然还在。

        柳浪做贼心虚似得回头看看,见林萱母女坐在沙发上聊天,并未关注自己这边,于是赶紧跑过去,端起泡面就往自己房间跑。

        回到房间后,柳浪换掉脏污了的裤子,这才安心吃起泡面来。

        “哎,看来还是泡面适合我。”柳浪苦笑着摇了摇头。

        吃完面后,柳浪赶紧回到饭厅,将地板上的食物残渣清理干净,又拿拖布仔仔细细把地板擦洗了一遍。

        拖完地后,柳浪又把林萱和张芷馨今天换下来的衣服按类别先分好,内衣和丝袜需要手洗,真丝衬衫也得手洗,裙子和牛仔裤可以扔洗衣机里面机洗。

        柳浪打开滚筒洗衣机的门,习惯性地在要洗的衣服口袋里掏了掏,发现一条深灰色百褶短裙的内口袋里似乎有东西,柳浪伸手到裙子的内口袋里把东西掏出来一看,见是两片锡纸板包装的药片,对折着叠在一起。

        百褶裙是今天妻子张芷馨换下来的,柳浪心想,难道她生病了吗需要吃药?

        柳浪将对折的锡纸板展开,翻过来一看,只见背面锡纸上赫然印着“左炔诺孕酮片”几个字。

        一种不好的预感顿时在柳浪心中升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