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最佳废婿在线阅读 - 第18章 房间里的靡靡之音

第18章 房间里的靡靡之音

        能联系的人柳浪都联系过了,能问到的张芷馨有可能去的地方柳浪也都问过了,依然没有头绪。

        “难道和吴娇娇在一起?”如果真是那样,这傻妞心得有多大啊,柳浪心想。

        虽然柳浪知道吴娇娇住哪,可现在这情形,他还哪敢找上门去。

        柳浪实在是想不出张芷馨还会去哪,于是只能骑上他的破自行车,先回家去。“总不至于,张芷馨连家都不回了吧。”柳浪在心里嘀咕着。

        柳浪急急忙忙骑着自行车回家,当他走到自家别墅门口时,突然发现张芷馨的红色奔驰,正停在自家院子外的路边上。

        “难道她回家了?”看到张芷馨的车,柳浪紧绷的心弦才松了下来。

        走进别墅,刚进家门,柳浪就看见,一双银色高跟鞋凌乱地扔在鞋柜边上。

        柳浪认出,这双高跟鞋正是张芷馨早上出门时穿的那双,看来她的确在家。

        柳浪走到鞋柜边上,拾起地上的高跟鞋,将它们归拢后整齐地摆放好。

        “她果然还是生气了。”柳浪深知,张芷馨平时最在意这些细节,无论什么时候,张芷馨换下来的鞋,都是整整齐齐地摆放好,可是这次,她居然将高跟鞋胡乱扔在了地上,相当反常。

        柳浪换了鞋,轻手轻脚地走进客厅,环视了一圈,并未在一楼看见张芷馨的身影。

        于是柳浪来到通往二楼的旋转楼梯边,犹豫了片刻之后,还是硬着头皮上到了二楼。

        柳浪蹑手蹑脚地走到张芷馨的房间门口,发现张芷馨的房间房门虚掩着,并未关严。

        尽管如此,柳浪依旧不敢直接推门进去,张芷馨的闺房,对他来说就是一块禁区。柳浪得先探探房间里的虚实再做下一步打算。

        就在柳浪打算侧耳听听房间里的动静,以便确认张芷馨是否在房间里时,一阵微弱的“呜呜”声从房间里传来。

        “这是....靡靡之音?”虽然柳浪身为处男,可是男女之间的事情他多少还是了解一些的,“不对呀,和电影里的不太一样啊?”

        虽然柳浪这样想着,但是还是在心里做了最坏的打算,“要想生活过得去,头上带点绿?”

        柳浪心想,自己刚刚被张芷馨抓了奸,难道她这是要以牙还牙来报复自己吗?

        饶是柳浪平时在张家低声下气低三下四窝囊惯了,但是猛地撞见这样的事情,一股无名的怒火还是从心底升起。

        柳浪咬了咬呀,握紧了拳头,打算冲进去把那个送自己一片草原的人暴揍一顿。

        “你当你是一代天骄呢?家里地多,想送谁草原就送?”柳浪生平最恨绿色,谁要是敢在他脑壳上搞绿化,他保准让对方没好果子吃。

        可是柳浪转念一想,如果自己真的这么冲进去的话,确实能泄一时之愤,但是泄愤之后呢?和张芷馨撕破脸一拍两散吗?

        “日子还要不要过了?这个家还要不要待了?”柳浪权衡再三,一时颇有些为难。

        “要不忍忍?”柳浪一时不能决断,竟有些犹豫起来,于是急得在张芷馨门口来回踱起步来。

        好在走廊里铺满了厚厚的地毯,柳浪在门口来回走动,却没有发出一点声响。

        就在柳浪在张芷馨门口来回晃荡的时候,突然,一个身影从位于旋转梯另一边走廊尽头的一个房间里闪现出来。

        柳浪定睛一瞧,惊讶地说道:“小娟?怎么是你?”

        原来,从对面房间里出来的人,正是张芷馨的秘书小娟。

        小娟悄悄从走廊尽头的房间里出来,猛地发现对面居然有人,也是吓了一跳。

        “你在那干嘛呢?”见是张芷馨的秘书,柳浪未做过多猜想,只是随口问了问。不过柳浪故意提高了嗓门,既是在问小娟,也是在问张芷馨房间里的人。

        “没...没干嘛,张总让我过来取点东西。”小娟结结巴巴地说道。

        小娟说完,见柳浪依旧站在原地,并没有要过来阻止自己的意思,于是赶忙慌慌张张地跑掉了。

        柳浪见平时一向办事稳重的小娟,见了自己,突然变得慌乱起来,料定她是知道张芷馨房间里正在发生的事情,只是因为看到自己突然出现,猜想事情可能败露,才狼狈逃走。

        “这秘书当得不行嘛,人家让你来盯梢,你到好,遇事自己先跑了。”柳浪摇摇头道。

        “呜....呜.....呜.....”

        张芷馨的房间里,突然又传出一阵急促的声音。

        “我去,这叫声不大对劲啊?”柳浪不及细想,一把推开张芷馨的房间门,冲了进去。

        柳浪冲进去之后,眼前看到的一幕让他彻底傻眼。

        只见张芷馨躺在床上,被人用胶带缠了双手和双脚,嘴巴也被胶带牢牢封住,而且,张芷馨的眼睛,也被人用丝袜缠绕着遮了起来。

        见此情形,柳浪顾不上去解缚在张芷馨身上的胶带,而是极为谨慎地在房间里仔细搜寻了一遍,确保房间内每一个角落和可能藏人的空间都是安全的。

        随后柳浪走到房间门口,将张芷馨卧室的门从里面反锁起来。

        因为柳浪不确定整个家里,是否还有其他不速之客,为了安全起见,他需要先暂时把自己以及张芷馨和外界隔离起来。

        柳浪重新回到床边,看着被缚住的妻子,心下想到:“她这是碰到了歹徒吗?还是说来了个有特殊喜好的家伙?”

        不过柳浪看着此刻仰卧在床上的妻子,上衣颇为整齐,身上的短裙虽往上皱得有些多了,微微有些走光,不过是因为她使劲晃动身体不断挣扎的缘故,似乎不像是后一种情况才对。

        张芷馨这时又从被封住的嘴里发出一阵低沉的“呜呜”声。

        柳浪这才想起,现在不是胡思乱想的时候,得先救人才是。

        于是柳浪从张芷馨的梳妆台上,找了一把妻子用来修眉的刀片,来到张芷馨身边。

        “老婆,是我,我来救你来了。”柳浪走近后,没有直接用刀片去划缠在张芷馨手脚上的胶带,而是先向她表明自己的身份。

        因为被绑缚住手脚以及眼睛嘴巴的人,由于先前处在极度的恐惧当中,一旦手脚得到释放,会本能地进行反抗。

        如果柳浪不事先向张芷馨告知自己的身份,一旦先去用刀片划开缠在她脚上的胶带,那么张芷馨很可能在双脚得到自由后胡乱向周围踢去。

        踢到他柳浪到是小事,万一张芷馨不小心把脚踢到了柳浪手里的刀片上,那柳浪可要心疼死了。

        果然,张芷馨在听到柳浪的声音后,安静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