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最佳废婿在线阅读 - 第15章 被吴娇娇摆了一道

第15章 被吴娇娇摆了一道

        “先从内裤开始吧。”柳浪突然严肃地说道。

        “内裤?”吴娇娇心里猛地咯噔了一下,脸上的表情,有那么一瞬间,突然凝固住了,可是转瞬,吴娇娇又恢复了妩媚的笑容说道:“你先脱?”

        “你知道我在说什么。”

        “那我先呗。”吴娇娇邪魅一笑,然后转身去了卫生间。

        随后,柳浪听见吴娇娇打开淋浴的声音。

        “我去,她不会真的以为我要那个她吧。”

        柳浪左等右等不见吴娇娇从卫生间出来,看看时间,她约莫进去了有二十分钟了,柳浪心下觉得不对,正打算过去瞧瞧她到底在里面干嘛。

        柳浪刚走到卫生间门口,却见吴娇娇衣着完整地拎着她的lv包包从卫生间里出来。

        “怎么,等得不耐烦了呀。”吴娇娇先开口道。

        “咱们就别绕弯了,直接点吧。”

        “好啊,我也纳闷,你今天约我来,是真的想睡我吗?”

        “虽然你长得确实很漂亮,但我心里只有我老婆。”柳浪直截了当地说道。

        “哟,还真是个好丈夫呀。”吴娇娇恭维道,“你今天约我来,不会就是想告诉我这个的吧?”

        “我觉得我们可以做笔交易。”

        “哪种交易啊,我可是很贵的哦。”吴娇娇扭动着身子,风尘味十足地说道。

        “郭建波究竟给了你什么好处,你要处处维护着他,以至于和我为敌。”

        吴娇娇见柳浪突然问起她和郭建波的关系,并不感到意外,“我被他包养了啊,怎么,你也想包养我啊。”吴娇娇指着自己手中的包包和身上的衣服说道:“咯,你能看到的我身上的所有东西,都是郭建波给我买的。”

        柳浪没想到吴娇娇回答地如此直接,可是她的回答一直在避重就轻,并未得到柳浪想知道的东西。

        吴娇娇眼见柳浪对自己的话不置可否,于是接着说道:“哦,我差点忘了,你自己不是也被包养了吗?”

        吴娇娇突然冒出这么一句,直击柳浪的软肋。看来,吴娇娇是铁了心要和柳浪继续为敌了。

        柳浪的耐心也在一点点被吴娇娇耗尽。

        柳浪如果真想整吴娇娇,可以有一万种办法,让她变得痛苦不堪。但是柳浪最终选择了这种示弱妥协的下下策,一来是出于怜香惜玉的考虑,再则,他原本还寄希望于吴娇娇回头是岸,从郭建波那边转投自己这边,希望她能在帮助自己和张芷馨改善关系上提供建设性的作用。

        不过从吴娇娇的态度上来看,她不仅没有一点悔过之心,反而越发对柳浪充满了敌意。

        这个时候,门铃突然响起。

        柳浪心下纳闷,这个时候,怎么还会有人来?

        “不会是吴娇娇的同伙吧,难道他知道自己今天约她过来是场鸿门宴,于是找了人来弄个仙人跳什么的,反将自己一军?如果真是这样,那么自己当初果然小瞧这个女人了。”柳浪正纳闷着。

        “想知道来人是谁吗?”吴娇娇一副志得意满的表情说道。

        柳浪见吴娇娇这么问,料定来人必是她的同伙,暗暗叹道:“我去,果然今天要着了她的道了,没想到自己会在吴娇娇这条阴沟里翻船,真是大意失荆州啊。”

        不过事已至此,也没什么好担心的了。尤其是,这种时候,绝不能表现出软弱的姿态,不然被对方抓住短,后面自己将更加被动。

        于是柳浪索性装作无所谓的样子,径直走到门口,把门打开了。

        开门的一瞬间,柳浪就后悔了,他此刻恨不能再把门关上。

        只见,门口站着的,正是自己的妻子张芷馨。

        “还真是你啊,”张芷馨用一双能杀死一切的眼神盯着柳浪,“你在这干嘛呢?”

        “没....没干嘛呢....老婆。”柳浪原本开门时一副佛来杀佛的豪情壮志,此刻早萎到爪哇国去了,面对张芷馨的疑问,柳浪颤微微地说道。

        “房间里还有其他人吧。”

        “馨儿,我在呢。”听到张芷馨问,吴娇娇忙答应道。

        吴娇娇走过来,把柳浪一把推开,将房门完全打开,示意让张芷馨进来。

        张芷馨进来后,在房间里绕了一圈,随后径直来到了卫生间门口。只见卫生间的浴缸边上,正挂着一条男士内裤。

        仔细一瞧,正是柳浪的内裤。

        因为这条内裤张芷馨曾在柳浪房间看见过。

        有一次张芷馨去柳浪的房间找他,她站在门口和柳浪说话的时候,看见柳浪的床上有一条一模一样的内裤。

        因为上面满是葫芦娃的图案,因此张芷馨印象特别得深,为此她还骂过柳浪幼稚。

        因此,再次看到卫生间里那条熟悉的内裤时,张芷馨便能一眼确定那就是柳浪的。

        柳浪见张芷馨盯着卫生间里某个东西发愣,心想坏了,这吴娇娇不是刚从卫生间里出来么,“她不会是...摆了个安全套在地上嫁祸自己吧?”柳浪都不敢往下想,慌忙走过去一探究竟。

        当柳浪一眼看见自己先前那条莫名失踪的内裤此刻正挂在浴缸边上的时候,就知道,这事怕是更加复杂了。

        如果卫生间里出现的是安全套,反而比较好解释。假如安全套里是空的,那说明柳浪什么也没做,明显是有人故意放了一个新拆的安全套想冤枉他。假如安全套里有东西,那只需拿去化验便知道究竟是不是诬陷了。

        可这突然出现的内裤,着实不好解释,总不能说是吴娇娇硬从自己身上扒下来的吧。

        况且,不巧的是,柳浪今天还真没穿内裤。

        由于被吴娇娇偷走了一条内裤,原本只有两条内裤的柳浪只得过着一三五七有内裤穿的日子。

        可是不巧,今天刚好星期四。

        好在张芷馨没有提出让柳浪把裤子脱了验证的要求,否则,他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吴娇娇将这一切瞧在眼里,心下暗暗得意。

        柳浪刚想开口解释,却见张芷馨恶狠狠地望了自己一眼,脸上的表情,柳浪再熟悉不过,随后张芷馨便摔门而去。

        每当张芷馨对柳浪使用这种表情的时候,柳浪都能会意,此时此刻,柳浪更加明白,闭嘴才是他此刻应该做的事情,不然他会死得很惨。

        “走了,帅哥,改天再约哦。”吴娇娇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很快也跟着离开了。

        见吴娇娇走后,柳浪从自己的上衣里取出事先放好的微型摄像头。

        柳浪得赶紧把自己清白的证据整理出来发给张芷馨,否则晚了怕是要出大事。

        在房间里的时候,柳浪从吴娇娇嘴里并未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

        于是柳浪来到卫生间,先将自己丢失的那条内裤收起来,然后从盥洗台上一堆洗漱用品里,拿起一盒伪装成火柴的微型摄像头,并将其连上了自己的手机。

        拍摄的画面显示,吴娇娇走进卫生间后,先是打开了淋浴喷头,然而她并没有脱衣服洗澡的举动,而是从自己的包包里取出了一个塑料袋,然后把塑料袋里柳浪的内裤放到了浴缸边上,随后对着浴缸拍了一张照片,紧接着对着手机发了一通消息。

        柳浪不用猜也知道,吴娇娇是在给谁发信息。

        难怪吴娇娇在卫生间里待了这么久,她是有意在拖延时间,好让妻子张芷馨能尽快过来抓奸。

        看着视频里吴娇娇的举动,柳浪不禁笑了起来,心想,这个吴娇娇也并非是自己想得那么胸大无脑嘛,不过,好在这一切,都在柳浪的计划当中,他只需把吴娇娇陷害自己的视频整理出来发给张芷馨,就能洗脱自己的污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