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最佳废婿在线阅读 - 第12章 微微有了点好感

第12章 微微有了点好感

        张芷馨时不时望向前方的柳浪,这个时候,她忽然瞥见戴在自己左手的手镯,握住方向盘的双手猛地颤抖了一下。

        柳浪先前听到身后有车驶来,便把自行车往路边上骑了骑以此来避让对方,可是半天过去,身后的车一直未超过他去,而且,照在他身后的近光灯,似乎一直紧紧地跟在自己屁股后面。

        柳浪心下疑惑,回头瞧了瞧,却发现跟在自己身后的车,正是自己老婆张芷馨的那辆红色奔驰。

        于是柳浪索性降低脚下蹬着的自行车的速度,等着张芷馨赶上来。

        没想到,柳浪降低自行车速度后,张芷馨也跟着降低了车速。

        柳浪只得捏了刹车,把自行车停在路边。

        张芷馨见柳浪停车,自己也踩了刹车把车停住。

        见柳浪朝自己走过来,张芷馨的心,开始猛烈地跳动起来。

        柳浪走到张芷馨车窗边,轻轻敲了敲张芷馨的车玻璃。

        张芷馨暗暗深呼吸了一口气,缓缓揺下车窗。

        “我说老婆,这荒郊野岭的,你这是想和我玩恐怖尾随吗?”柳浪嬉皮笑脸地问道。

        张芷馨瞟了他一眼,并未回应柳浪的疑问,只是冷冷地说了句:“上来吧,我开车载你回去。”

        张芷馨这样说还真是大出柳浪意料之外,于是他也打算给张芷馨一个惊喜。

        “老婆,你知道吗,我以前看过一部电影,说是一个开夜车的老司机,也是在一个荒郊野岭,遇到一个独自走夜路的女子,老司机看女子长得挺漂亮,便邀她上车,说是刚好顺路要免费载她一程,结果那个老司机中途起了歹念,你猜后来怎么着?”柳浪故作神秘地说道。

        “你到底上不上车?”

        见张芷馨不配合自己讲故事,柳浪只得讪讪地自己说出答案:“上车的那个女子其实是个女鬼,至于那个想占便宜的老司机吗,哈哈哈哈,你知道他最后落得个什么下场吗?”

        十月的夜晚,已经有些微凉,突然一阵微风吹来,顺着张芷馨半开着的车窗飘进来,张芷馨不禁打了个冷颤。

        张芷馨揺起车窗,挂上档位,最后望了一眼柳浪。

        柳浪会意,忙绕到右边车门,拉开车门准备上车。

        “等我一下。”

        张芷馨见柳浪拉开车门,却没上来,猜想他估计又要使什么幺蛾子了。

        却见柳浪兴冲冲地奔向他的那辆破自行车,然后推了过来。

        “老婆,后备箱开一下。”

        张芷馨此刻只想尽快离开这里,因此不得不答应了柳浪这个在她看来极为无理的要求。

        柳浪把自行车推到张芷馨车尾后面,掀开后备箱,只见后备箱里,整整齐齐地摆放着一些张芷馨常用的物品,有化妆品、鞋以及其他一些东西。

        柳浪提着自己锈迹斑斑的破自行车,有些迟疑了。

        “你到底走不走?”张芷馨在车里催促道。

        见张芷馨催促,柳浪也顾不得那么多了,随便找了个东西,将张芷馨的物品和自己破自行车隔开,好在张芷馨的这俩红色奔驰suv后备箱够大,自行车大部分都能放进去,柳浪小心翼翼地关上后备箱,让后备箱下沿刚好卡住自行车露在外面的部分。

        放好自行车后,柳浪回到副驾驶位,打算将自己送给张芷馨的礼盒挪到后排座位,然后自己坐到张芷馨旁边。

        “你坐到后排去。”

        “我记得电影里,那个女鬼也是坐在后面,她看见老司机有意把车开出了主路,专挑那些荒芜的岔路开,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于是,她慢慢从后面伸出两只长了长长指甲的手,就这么掐住了老司机的脖子。”柳浪一边说一边拿自己双手比划着。

        张芷馨实在是忍无可忍,脚尖轻轻点了一下油门,车子启动后缓缓向前开去。

        柳浪见状忙抱起放在副驾驶位的礼盒,紧接着自己也跟着跳上车,然后迅速关上了车门。

        “你就不好奇那个女鬼是如何惩罚那个图谋不轨的老司机的吗?”柳浪边系安全带边说道。

        张芷馨对柳浪的话充耳不闻,自顾打开车上的收音机。

        “惩罚嘛,就是.....咯叽.咯叽.咯叽.咯叽.咯叽.咯叽。”

        柳浪唱完,看了一眼正在开车的张芷馨,料定她一定没听懂,于是自顾哈哈大笑起来。

        张芷馨用余光瞥了一眼窝在座位里开心地笑成一团的柳浪,突然发现,座在自己身边的这个男人,其实也没有那么让人讨厌,甚至于,这样侧颜看过去,他甚至有些迷人。

        车载广播里,播放着熟悉的旋律。

        “......

        那种快乐,突然被我需要

        不亲切,至少不似,想你般奥妙

        情和调,随着怀缅,变得萧条

        原来过得很快乐,只我一人未发觉

        ......”

        张芷馨竟不由自主,跟着哼了起来。

        到家后,柳浪把自行车从后备箱里搬了出来,暂时停在自家车库,然后将张芷馨后备箱整理干净后,抱着礼盒走进了家门。

        因为晚宴最后不欢而散,柳浪和张芷馨都未吃饭,回到家后,柳浪才意识到肚子有些饿了。

        于是去厨房下了两碗面条。

        张芷馨回房换了身居家的衣服,也觉得有些饿,于是下楼打算去冰箱找些食物充饥。

        柳浪见张芷馨下来,料定她是下来找吃的,于是说道:“饿了吧,我下了碗面条,你赶紧趁热吃了吧,不然一会面就该糊了。”

        柳浪说完发现张芷馨并未过来吃面,猜想她是不愿意和自己在一起用餐,于是把把自己碗里剩余的面汤一口气喝光,然后把碗随便洗了一下,拿着碗筷回自己房间了。

        临进房门,柳浪突然停住,说道:“吃完后碗放着我来洗,礼服放在客厅茶几上了,你吃完面条记得拿上去。”

        柳浪说完便进了自己房间不在出来。

        回房后,柳浪随手从地上堆着的书堆里,拿起一本书,躺在床上读了起来。

        大约半小时后,柳浪估摸着张芷馨已经吃完面条回房间了,于是出来准备洗碗,却发现,张芷馨自己已经把碗洗过了。

        再看看客厅茶几,礼盒也被张芷馨拿上去了,柳浪不由得会心一笑,心想:“看来这个冰美人,也开始慢慢被自己融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