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最佳废婿在线阅读 - 第11章 郭建波被猪队友害惨了

第11章 郭建波被猪队友害惨了

        张芷馨被众人大声起哄弄得极为害羞,本能地闭上了眼睛。

        柳浪望着张芷馨的烈焰红唇,不觉意乱神迷为之倾倒,身体不由自主地向张芷馨靠去。

        “哎呀妈呀,什么鬼东西,沉死了,你自己拿吧。”眼看柳浪就要吻上去了,吴娇娇急忙把手中的礼盒往柳浪和张芷馨二人中间一横,硬生生将两人隔开。

        柳浪本是情之所至不知所起,和那些有意识奔着占便宜去的人有着本质不同,因此,虽然被吴娇娇破坏了气氛,也并不生气。

        柳浪接过吴娇娇手中的礼盒,笑嘻嘻地说道:“差点忘了,还有一件礼物。”

        听说柳浪还有其他礼物,众人重新围了过来。

        只见柳浪伸手从礼盒里拿出一件红色礼服,展开来对着张芷馨的身子比了比,“似乎也还合身。”

        “这不是著名华裔设计师谢沅君的’唐?印象’系列礼服吗?听说大明星范冷冷想买都没买到呢。”

        “快,老婆,找个地方换上试试呗。”柳浪催促道。

        这件著名的礼服,张芷馨也仅仅是在网上听说过,她做梦也想不到,自己居然可以拥有一件。

        在场的其他女人,无不朝张芷馨投来了羡慕嫉妒的眼神。

        这其中,吴娇娇的眼神尤其复杂。

        不待张芷馨伸手,她旁边的一众女闺蜜们纷纷从柳浪手上接过礼服,七手八脚地往张芷馨身上比划着,她们无非是借着这个机会,亲手摸一摸这传说中的惊世礼服。

        就在大家被柳浪的礼物迷得神魂颠倒的时候,突然,三辆黑色suv车上猛地停在了庄园门口的众人面前。

        从车上,依次冲出来十几个手持棍棒的人。

        为首一个脸上有刀疤的男子指着众人恶狠狠地问道:“我们家郭公子在哪?”

        众人齐刷刷把目光转向身后不远处跑车边上的郭建波。

        起初郭建波见突然来了十几个手持棍棒的人,以为又是那个叫柳浪的小子搞出的什么花招。

        及至看清为首的那个刀疤男是自家公司的打手,忙缩了脑袋往暗处躲。“这帮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还嫌我今天不够丢脸吗?”郭建波暗暗在心里骂道。

        刀疤男顺着众人的目光,很快发现了躲在跑车后面的郭建波,于是领着一帮打手围了过去。

        “郭哥,你没事吧,是不是这两个条子欺负你,你放心,我们来收拾他们。”刀疤男说道。

        刀疤男和他的十几个小弟把两个警察团团围住,略带挑衅地说道。

        “你们怎么来了?谁叫你们来的?你们想干嘛?”郭建波见刀疤男说话没点分寸,气愤地吼道。

        “是黎叔让我们来保护你的呀。”刀疤男见郭建波朝自己发火,一脸无辜地解释道。

        原来,郭建波发现自己车和拉泔水的货车相撞后,第一时间打给了他父亲公司的一位副总,也就是刀疤男口中的黎叔,让他赶紧派人过来处理一下后续定责理赔事情。谁想到泔水车上下来两个壮汉,见了郭建波,二话不说就和他来拉扯,在拉扯过程中,郭建波的电话失手摔到了地上黑屏了。

        黎叔从电话里隐约听到郭建波说和人撞车的事情,然后电话里就传来他和多人的吵骂声,黎叔急得对着电话大喊,可就是听不到回应,直到最后电话摔到地上彻底没了声音。

        黎叔很早就跟着郭建波的父亲一起打拼,一直把郭建波的父亲当做自己的大哥,深得郭建波父亲的信任。因此,郭建波家里无论大小事情,一般都是黎叔出面解决。

        黎叔通过电话里只言片语判断,郭建波多半是遇上麻烦了,于是赶紧指示手下找一些人沿着去往磁湖庄园的道路去寻找。因为郭建波托黎叔安排过今晚活动的场地,所以黎叔知道郭建波今晚的大致行程。

        郭建波的手机在和两个壮汉的拉扯中摔落后,他为了避免自己吃亏,于是掏出自己的另一个私号手机,拨通了报警电话,这才有了后面一幕。

        两名交警见被一群持械人员包围,且被言语挑衅,一边喝另众人退后,一边接通对讲机求援。

        一群乌合之众见自己人多势众,对警察的警告置若罔闻,有的吹着口哨,有的摇晃手中的棍棒,丝毫不知道自己惹了大麻烦,愁得郭建波只抓脑壳。

        几分钟后,十几俩警车呼啸而来。

        “你们已经被包围了,放下你们手中的武器,蹲在地上。”警车上,一大群警察冲了出来,将刀疤男和郭建波等人团团围住,用扩音设备警告道。

        几十个小混混平时也就靠人多势众欺负一下老实人,哪见过这种大阵势,一个个吓得赶紧抱头蹲在地上。

        随后,这帮乌合之众便被警察依次铐上带走了。郭建波作为带头大哥,得到了警察的特殊照顾,他被两个持枪特警单独铐上送进了一辆警车。

        而张芷馨等一众人,因为与此事无关,加上两个交警的现场确认,只是被简单问询了一下,并没有被当做郭建波等人的同伙带走调查。

        “我去,这不傻叉吗,现在打黑除恶形势这么严厉,他还敢这么嚣张,这是嫌自己凉得太慢吗。”柳浪见死胖子被特警抓走,内心别提有多高兴。

        原本高高兴兴的生日晚宴,被郭建波这么一闹,弄得大家都没了兴致,不得不提前结束。

        送走了众人,现在整个庄园门口只剩下柳浪和张芷馨了。

        庄园里的工作人员则在忙着清理准备好但未使用的食物酒水以及灯光音响设备。

        “行了,老婆,你也赶紧回去吧,礼服我帮你装好放到你车上了,你回家后别忘了试试。”柳浪嘱咐好之后,就去庄园门口的角落取自己的破自行车,骑上之后,飞也似的离开了。

        张芷馨则去车库取车准备回家。

        来到车库,打开车门,张芷馨发现,柳浪送给他的礼物此刻正整整齐齐地摆在副驾驶座位上。

        座上驾驶位之后,张芷馨突然莫名有些失落感。

        张芷馨在车里平复了好久,才将车启动,然后快速驶离了车库。

        一路上,张芷馨把车开得很快,好借此安抚自己纷乱的内心思绪,“今天的柳浪,到底还是不是那个和自己朝夕相处了三年的丈夫?”

        就在张芷馨这样想着的时候,突然,马路上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张芷馨的车前面。

        这人正是柳浪,此刻正卖力地蹬着他的那辆破自行车。

        张芷馨见到柳浪后,下意识地降低了车速,始终保持着离他十几米的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