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最佳废婿在线阅读 - 第5章 内裤神秘失踪了

第5章 内裤神秘失踪了

        柳浪整理好衣服和头发之后,打算出去招呼一下吴娇娇。

        虽然吴娇娇平时把张家当成自己家一样,但她毕竟还是客人,柳浪作为张家实际上的佣人,可不能被人抓住怠慢客人的把柄。

        奇怪的是,柳浪在诺大的客厅转了一圈,并未发现吴娇娇的身影,于是他又小心翼翼地从楼梯上到二楼,对着二楼张芷馨的卧室处侧耳倾听,依旧未听到任何声响。柳浪心下纳闷,“哎,我说这个阿娇,神出鬼没的,该不会是脑子有病吧。”阿娇是吴娇娇在朋友之间私下给他取的外号,至于大家为什么这么叫她,就不得而知了。当然,柳浪当着她的面可不敢这么叫她。

        转过一楼卫生间的时候,柳浪这才想起自己洗完澡后,穿过的脏内裤还放在那里,打算先把自己衣服洗掉再开始做早饭,不然一会林萱看见他到处乱放脏衣服,又该骂他了。

        柳浪走进卫生间,惊奇地发现自己刚刚换下来的脏内裤居然不见了。

        “咦,这就奇怪了,我刚刚明明放在面盆这里的啊?”柳浪皱着眉头,努力思索先前的细节。

        “难道拿回房间了?”柳浪一边想着一边跑回房间,可他把房间翻了个遍,依旧没找到自己那条脏污了的内裤。

        “不对,我肯定没拿回房间。”柳浪记起来自己面对吴娇娇时拿毛巾遮挡身体的情形,自己手上除了毛巾和牙刷洗漱杯外,并没有拿其他东西。

        柳浪又重新返回卫生间,可一眼就能看遍的卫生间哪有他的内裤。

        正当柳浪纳闷的时候,他发现,厕所纸篓里的纸巾有些异样。

        这个卫生间平常只有他一个人用,纸篓里面扔的都是他常用的卷筒卫生纸,但柳浪分明看见,纸篓最上面扔了两片方巾纸,柳浪蹲下身细瞧的时候,还能闻到方巾纸上自带的香味。

        一定是吴娇娇进来用过卫生间,因为这个卫生间平常是不备卫生纸的,所以吴娇娇用了自己带的餐巾纸来擦拭。

        “我去,不可能吧,这娘们大清早来这里,拉了泡尿,然后顺手拿走了自己的脏内裤?这是什么骚操作啊。”柳浪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她偷自己的内裤干嘛啊,这人难道有什么恶趣味不成?”

        柳浪在脑海里把所有可能性都想了个遍,“难不成是狗子叼走了?。”

        因为之前也发生过同样的事情,柳浪放在房间里的袜子,不知什么时候被林萱养的那只泰迪给叼到了林萱的床上。结果可想而知,柳浪被林萱骂了个半死。

        “可是林萱还没起床呢,狗子自己应该出不来吧,况且面盆离地这么高,那个短腿狗子,能够得着吗?”柳浪在心里这样想着。

        无论是哪种情况,柳浪自忖自己都得倒霉了。

        如果真是狗子叼走了,那么柳浪最多不过是再被林萱臭骂一顿罢了。

        如果是吴娇娇的话...

        那情况可就要糟糕得多了。

        如果她只是出于恶趣味拿回家收藏那也就罢了,反正自己作为男的也不吃亏。

        但如果她另有目的的话...。难道她想拿自己私密的东西陷害嫁祸他不成,似乎电视剧里都是这么演的,想到这里,柳浪不得不提防起来,而且此刻他也开始在心里酝酿起对策来了。

        这个时候,闹钟响了起来,柳浪随手关掉闹钟,出去给林萱母女准备早餐。

        十五分钟后,林萱母女准时开始就餐。

        而柳浪,则被林萱要求带少爷出去遛弯。

        柳浪牵着泰迪在小区绕了一大圈,狗子才勉强愿意回家。

        刚进门,柳浪就看见,吴娇娇此刻正坐在客厅里,和张芷馨悄悄说着什么秘密,只见妻子张芷馨时而抿嘴而笑,时而蹙眉假嗔,而吴娇娇,则自始至终,都笑得合不拢嘴。

        柳浪用头发想想也能猜到,她们在聊什么内容。

        柳浪一直不明白,像张芷馨这样外表看上去活泼热烈,实则内心含蓄内敛的人,为什么会和吴娇娇这种货色的女人成为闺蜜。

        吴娇娇对外自称演艺明星,实则大部分时候都是在给一些网站拍些性感的套图,顺便接点不干净的私活,认识她的人都心照不宣。

        柳浪觉得自己的妻子经常和这样的人来往,恐怕早晚得出事,于是在心里默默计划如何把吴娇娇从他们的生活圈给弄走。

        “呀,吴小姐来了啊,可真够早的呀。”柳浪假装热情地和吴娇娇打着招呼。

        “刚来一会。”吴娇娇收起笑容,不冷不热地答道。

        吴娇娇对张芷馨和柳浪之间的关系十分清楚,对于柳浪这样的穷屌丝,她理应摆出一副高高在上高不可攀的高冷姿态。

        这和之前柳浪和吴娇娇单独相处时候她那副暧昧风情的姿态截然不同。

        见吴娇娇闭口不谈早上他们碰面的事情,柳浪也知趣地并未提及。

        “哦,对了,下个月初就是我们馨儿小姐的生日了,你这个做丈夫的打算如何给她庆祝啊?”吴娇娇知道柳浪囊中羞涩,故意问道。

        柳浪听吴娇娇说马上就到张芷馨的生日了,心里一怔,自己实在是太大意了,老婆的生日居然还得靠外人来提醒。

        吴娇娇见柳浪并未作答,认定他是没钱买生日礼物,于是乘胜追击继续说道:“我们大伙可是在郊外包下了一整座庄园来给我们的女神庆生,你到时候记得一起来玩哦。”

        张芷馨见柳浪被吴娇娇问得楞在哪儿,显得特别尴尬,忙过来替他圆场解围,“不用买什么礼物,我什么都不缺,你到时候有空的话也一起去吧。”

        “对啊,你可得去,我们好多小姐妹听说馨儿嫁了一个好老公,都想见见你呢。到时候郭公子也会去哦。”吴娇娇特地将郭公子几个字说得特别重。

        “郭公子是谁啊?”柳浪听出了吴娇娇话里话外的意思,所谓的“好老公”,无非是说他除了对张芷馨百依百顺之外,几乎没有其他别的优点了,在吴娇娇眼里,有钱那才算得上优点。

        “金福集团的唯一继承人郭建波郭大公子啊,你居然不知道?他可是我们馨儿的...”

        张芷馨见吴娇娇越说越没谱了,忙打断她的话。

        “郭建波?难道就是那个死胖子丑男波仔?”柳浪脑海里瞬间便出现了那个猥琐男为自己老婆庆生的画面。

        “老婆,你想要什么生日礼物,我都送给你。”柳浪说道。

        张芷馨刚准备开口,却被吴娇娇抢了先,“真的想要什么都送吗?”吴娇娇对着柳浪眨巴着她那双狐媚的双眼,一副坑死你不偿命的表情。

        “当然。”柳浪斩钉截铁地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