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汉阙在线阅读 - 第212章 寂寂人定初

第212章 寂寂人定初

        “揖!”

        “再揖!”

        “再再揖!”

        任弘脸上的笑没那么开心了,他已经不记得,这是自驾车去亲迎后的第几揖了。

        他给大舅哥元贵靡揖过,给代为女方家长的刘德夫妇揖过,给女师冯夫人揖过,回到家里,在那些繁琐的仪式中,对新娘更不知揖了多少回,腰都有点小酸。

        瑶光显然比他强,从早到晚被折腾了一天,还跟没事人一样,羽扇遮着白皙的面容,一对眼睛却忍不住四处瞧瞧。

        这大汉列侯婚俗对她来说,确实是新鲜事。尤其是厅堂外的三个鼎,一盛乳猪、一盛两肺脊、两祭肝及鱼十四尾,一盛腊兔一对,散发出阵阵肉味,只不知味道如何。

        天色完全黑了,婚礼的大头已经结束,还剩下什么呢?

        只有两样了,夫妻同牢而食,然后睡觉。

        经过陪嫁的媵与御在厅堂上布设筵席、盥洗、牲体置俎、布酱黍敦、陈兔腊等一系列复杂的操作后,任弘终于能和瑶光走得近些。

        随着一声“却扇”,欢快的乐曲响起,乐声中,任弘深吸一口气,执住瑶光的手,与她一同将遮在脸上的羽扇一寸寸移下,这仪式相当于后世的揭盖头。

        随着羽扇放下,相较于中原女子微高的鼻尖露了出来,然后是一点朱唇,她修长白皙的脖颈好似吞咽了一下。

        或许是新妇的紧张,但以任弘对她的了解,也可能是饿了渴了。

        瑶光确实是有些饿了,这一天就没怎么吃饭,因为按照规矩,来夫家前,她只能吃点醴,也就是后世的甜白酒,且已是几个时辰前的事了。

        她依然不能说话,只希望腹中别发出声响,但望着已经布置好的食案,还是忍不住咽了下口水。

        案几上的食物很简单,一碗黍、一碗稷摆在面前,佐餐的则是……肺和肝。

        瑶光不由想起前夜里,那刘夫人与自己说的事来。

        “婚前要食肺、食肝,都不好好烹饪,只如祭祀用的胙肉般用白水煮一煮,那可是猪肺腑啊,皆乃荤腥难食之物。”

        刘夫人回想起那可怖的经历都在发颤,即便有蘸酱,可也足以将不少娇生惯养的新妇吃吐。

        瑶光听了却面无表情,只不好告诉刘夫人,按照乌孙人的习俗,新娘在婚礼当天,要生吃一颗马心,如此才能得到乌孙人的认可。

        细君公主嫁过去时,坚决不从此俗,遂为乌孙人不喜,而到了母亲解忧公主,那么一个娇小瘦弱的女子,竟在匈奴女人挑衅的目光中,一点点嚼完了血腥的马心,一直忍到没有外人才呕得一干二净。由此为乌孙人所敬,完成了在乌孙立足的第一步。

        肺、肝再难吃,也是熟食,焉能与难嚼的生马心相比?故瑶光并无丝毫担忧,只默默与任弘一同举起盛猪肺的器具,先祭给神明祖先,再用筷著夹了一块放入口中,以袖遮着咀嚼。

        那猪肺才入口,她的眼睛就亮了一下,猪肺很嫩,处理后没有丝毫荤腥之感,还有一股萝卜的鲜甜味。

        “这肺为何如此可口!”

        瑶光抬头看向任弘,发现任弘在朝她眨眼。

        而轮到食肝时,嫩猪肝显然是用任家的铁锅爆炒过的,混杂着葱的喷香,入口嚼着十分过瘾。

        这两样侍者端上来的食物,都是来自庖厨,而非厅堂外鼎中的白水煮肉,任弘早早点好了菜谱:白萝卜猪肺汤、葱爆猪肝。

        最初夏丁卯是有些迟疑的:“君子啊,此物不仅是要新婿新妇吃,还要举着一同祭神祭祖的,贸然更换恐怕不好吧。”

        任弘却振振有词:“这世上哪有藏着好吃的不祭,却偏用难吃的白水肉祭神祭祖的道理?神祖吃了这些美味,才能真心祝福吾等。”

        一通忽悠,如此才换来了这一刻二人的小默契,他们必须忍住笑意,面无表情地当着厅堂内外宾客们的面,当众偷吃美食。

        但最过分的是……

        照礼制,每一样只能尝三口!

        若是宾者礼官知道新娘能一个人干掉两盘肺、肝,外加两碗饭时,会是怎样的表情。

        当放下筷著,几乎没少的肝肺都放置于菹豆中时,瑶光看向它们的目光依然是恋恋不舍,待会进新房后,媵和御会在外面,将他们余下的食物吃个干净,瑶光竟有些羡慕。

        没饱,她一点都没饱,只希望明天还能吃到这两道菜,瑶光只没好意思跟任弘提起,之所以会答应嫁入任氏,那庖厨里的食物可是有三分功劳的。

        好在还有酒,也罢,酒也是粮食酿的啊。当宾者举爵斟酒,请两人漱口安食时,瑶光都会不动声色地偷偷咽下去点,对面的任弘也是如此,二人喉部微动间,那种当众偷吃的刺激感又来了。

        直到第三次漱口饮酒,这方是合卺(jǐn)之酒。所谓的卺,便是一只分成两半的葫芦。以丝线相连,由女御与女媵分别捧着送到新人面前。

        二人一起举卺,一饮而尽,露出了白色的底。

        这一次,目光不再往别处瞥,而是定定看向了对方,瑶光那双灵动的眼睛,此刻只倒映任弘一个人的影子了。

        不过,等二人步入新房时,瑶光却看着床榻,竟露出了灿烂的笑。

        如此笑容明媚,还真有诗中所云“巧笑倩兮,美目盼兮”之态了。

        只是瑶光盯上的,却是床榻被褥上撒着满满的五色同心花果,指着低声问女御女媵。

        “能吃么?”

        ……

        任弘按照规矩,在外敬完一圈酒,并且专程找了自觉躲在角落的刘病已夫妇,向他们郑重敬酒,占了这对夫妻两声“姑父”的便宜。

        等宾客稍微散走后,他有些晃悠地回到新房时,发现自己的新娘已经在新房里做了好大事!

        自打进来后,瑶光嘴里就没停过,将新房里五色同心花果吃了大半!

        任弘顿时哭笑不得,这姑娘是有多饿啊,以后养得起么?

        陪着瑶光的女媵女御紧张兮兮,不知道这是否违反了礼仪,任弘只让她帮瑶光脱去礼服外裳,打发她们出去,合上了寝室的门。

        虽然隔着一个外屋,在门口还有一大群听房的无聊人,但二人总算可以凑近说点悄悄话了。

        “少君可知这五花同心果有何寓意?”

        任弘示意瑶光小声点,瑶光也知道自己失礼了,有些不好意思:“听说源于孝武皇帝与李夫人的婚礼,宫人遥撒五色同心花果,武帝与李夫人以衣裙盛之,至于寓意……”

        任弘危言耸听:“对,这五心同花果云得多者,多得子也。寓意多子多福,据说新妇当夜吃几颗,往后就能诞下几个子嗣,少君你吃了几颗?”

        瑶光却不傻,唾他道:“任君……良人勿要匡我,妾没你聪慧,但也不蠢笨。方才妾起码吃了三四十颗,又不是猪狗,得一窝下七八个么?”

        任弘捧腹忍笑:“那就少十倍,三四个也行啊,事不宜迟,你我这就……”他眼睛里有些醉意了。

        而脱了礼服外裳后,只剩下单薄的襦衣,不仅锁骨上的美人沟露了出来,身材也一览无余了。任弘忽然想起来,后世看过一个数据,说西域妹子确实挺大,购买罩杯大小也是遥遥领先全国平均值。

        瑶光已发现任弘在看哪了,下意识地掩着自己的身子,而任弘已经上前,为其解开颔下的红缨,取了冠,让那满头黑发垂落下来,手则摸上了耳垂,惹得她缩着肩膀避让。

        不过还不等他仔细看看瑶光这难得的羞容,外面的媵、御已撤走了灯烛,里里外外顿时黑了下来,伸手不见五指,如同打了全屏的暗幕。

        该死的婚俗礼制,撤啥灯烛啊,他有些醉了,差点摔倒,还是瑶光扶住了任弘,紧紧抱着他。

        如同下天山的那一夜,高处的严寒让她不得不抱着晕厥的任弘,蜷缩在萝卜身边,靠着一人一马的温暖,一起维持他的体温,这件事西安侯至今都不知道。

        任弘也回抱自己的新婚妻子,脸上笑意浮现,他其实是知道的,连瑶光那一夜开弓持刃干掉了两头饥肠辘辘的狼都知道。

        “也罢也罢,今日就只能摸着黑行事了。”

        任弘暗道可惜:“改日没这么多规矩时,我定要亲秉蜡烛,在烛光里从头到脚,仔细看看这彪悍的奇女子……”

        “究竟有没有八块腹肌!”

        ……

        PS:第三章在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