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龙驭乾坤在线阅读 - 第八十六章 辰玉之死

第八十六章 辰玉之死

        老者一声长长的叹息,深邃如同星辰的双眸从孙浩两人身上掠过,旋即缓缓移到辰玉的身影,而后悬浮半空,对着辰玉道:“辰玉,千年前让你侥幸逃走,是本宗主有意放你一马,毕竟你也是北境的元老,但是你逃出后不但不思悔改,反而变本加厉,仗着本宗主赐你的‘黑色之炎’到处为非作歹,本宗主不得已才派人将你铲除,你以为你的这些小把戏能逃得出我的双眼,当初本宗主希望你能将自己的修为,传承下去,因此才没有摧毁你布置的传承之地,但是你太让我失望了,神与魔往往只在一瞬间,如果你今天将你的修为传承给三人之中一人,本座或许会念及旧情,亲自出手帮你复活,可是你竟然真的采用如此血腥、暴戾的方式,以别人的鲜血来复活,当真是不可饶恕,本座这次不能放过你了”,悬浮半空的老者,一脸的平静之色,从始至终其脸上未曾有丝毫的变色,只是声音之中有着一丝的失望和心痛。

        “宗主饶命,属下再也不敢了,属下一时糊涂,被复活迷住了双眼,属下不敢忘记当初宗主的救命之恩,不敢忘记宗主当年的点拨之恩,希望宗主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悔过自新”,    闻言,辰玉双腿狠狠的朝着悬浮半空的老者跪下,发出一道低沉的咚咚声,坚硬的地面在其双膝之下,寸寸龟裂,惨白的脸上一脸的悔恨和回忆之色,对着前者歇斯底里道。

        “哎,想当年你也是嫉恶如仇的人,当年被仇人追杀,冒死逃到我北境,本宗主念你是惩恶扬善之人,才帮助你化解仇家的仇恨,并且给你上等的功法以及赐给你北境特有的‘黑色之炎’,本宗主待你如何?”,悬浮半空的老者一声悠长的叹息,深邃地双眸缓缓闭上,声音之中有着一丝的冷冽道。

        “宗主待我有如再生父母,宗主的大恩我一辈子也报答不完”,辰玉双膝跪地,咚咚的跪行到悬浮半空老者的身下,双眸之中留下两行清泪,激动的道。

        “本宗主既然待你如同再生父母,那你为什么为了一个女人背叛我北境?”,悬浮半空的老者,双眸猛然睁开,一股强横的气势陡然爆发,声音不再有丝毫的惋惜,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阴寒和质问。

        “我当初瞎了眼,选择相信她的话,我真的是后悔了,因为她才导致我今天的下场,我后悔,宗主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虽然孙浩两人对当年的事情不了解,但当提到这个女人时,辰玉面色狰狞,一脸的愤恨与无奈,可见他对这个女人时有多爱、有多恨了。

        “唉,你知道你给北境造成了多大的损失吗?”,悬浮半空的老者面色微变,平静的双眸闪过一丝杀意,似乎对当年的事始终颇为的难以释怀。

        “宗主,我错了,再给我一次重回北境的机会,我一定要亲手将这个臭婊子斩杀”,辰玉一脸狰狞,双眸之中涌动着狠辣和暴戾的神色    ,呼吸都是变得粗重起来。

        “已经给你两次机会了,不可能再给你机会了,再给你机会我怎么给那群老兄弟交代,况且现在的你远不是她的对手,甚至你连靠近她都是一种奢望”,悬浮半空的老者,静静的看着下方一脸悔恨和暴戾的辰玉,声音平静的说道,那种不可置疑的决绝,让的后者彻底的坠入冰窟。

        跪在地上的辰玉,听到老者如此决绝的话语,双目缓缓的闭上,头颅无力的耷拉着,一声长叹,其中包含着复杂的情绪,有着对往事的追忆、对自己残暴行为的后悔、对自己选择相信那个女人的悔恨、对眼前老者的感激,但更多的则是不甘和狂暴。

        “咻”。

        就在气氛凝固,沉寂如同一潭死水之时,一道尖锐的破风声轰然刺破虚空,旋即一道漆黑的寒芒陡然从辰玉的身体之中轰然而出,如同离弦之箭一般,携带着强横的威力,朝着悬浮半空的老者轰杀而去。

        如此强横的一击,轰然而出后,那跪在地上的辰玉,一脸的狰狞之色,扭曲的脸上布满了暴戾的杀意,双眸死死的盯着悬浮半空的老者,有着无尽的怒火。

        “谁都不能阻挡我复活的脚步,她还在等着我呢,你知道千年等待的滋味吗?你知道我如何的煎熬吗?我今天就要复活了,谁都不能阻拦,我一定要亲手宰了她”,辰玉豁然站起身来,一身暴戾的气息如同潮水一般轰然爆发,声音嘶哑的低吼,那抹疯狂的样子看上去颇为的疯癫,就如同一个疯子一般嘶吼着。

        “唉,看来千年的时间你还是没有想明白,既然如此你也就别再想了,你要是复活,定然又是血流千里,无数人被残害,不但杀不了她,还会徒增无辜之人,既然如此就安心的走吧”,面对激射而来的霸道黑芒,悬浮半空的老者没有丝毫的担心,双眸之中最后一丝惋惜之色退去,手掌轻抬,就在其手掌抬起的一瞬间,天地色变,空间坍塌,一股强横到极致的气息轰然白发,一道黑芒在空间之中穿行,两人甚至都是未曾看清楚,黑芒从何而来,辰玉的头颅之间便是被刺出一道血洞,身体无力的倒下,一脸的惊恐之色。

        “你难道忘记这道‘黑色之炎’是谁赏赐给你的了吗?,千年的时间,你竟然还如此的执拗,现在的她早已经不是当年的她,你去找她也难逃被杀的命运,长眠于此或许是你最好的结局”,老者无奈的摇摇头,喃喃自语的道,双眸之中的杀意令的空间震颤,旋即手掌轻轻一弹,那携带着强横之势的黑芒,赫然间消失不见,不知所踪。

        悬浮半空的老者如此强横的实力看的孙浩两人目瞪口呆,举手投足之间天地色变,那等睥睨众生,隐而不发的霸道,令的孙浩极为的向往,旋即双拳紧握,内心中升腾起一抹对力量的极度渴望感,只有拥有足够的实力才能把握自己的命运。

        悬浮半空的老者在将辰玉轰杀之后,脸上并没有任何愠怒之色,并没有因为后者突然间对其出手有任何的不满,空旷的内殿之中,老者微闭着双眸,眉宇之间有着一丝的深沉,一脸的凝重之色,似乎陷入了沉思之中,站在漆黑巨门之前的两人静静的望着老者,不敢发出任何的声音,老者强横的实力他们再清楚不过,生怕将老者惹怒,引来杀身之祸。

        气氛凝固,空气之中有着一丝的压抑,旋即老者也是一声轻叹:    “哎,走了也好,也是对你的解脱,否则你活着更累”,老者无奈的摇了摇头,脸上陡然间弥漫了一丝阴冷的杀意。

        阴冷的杀意一闪而过,但孙浩两人却是入赘冰库,狂暴的杀意甚至让他们呼吸都是困难,宛如被一双无形的大手死死扼住喉咙一般,实质性的杀意如同潮水充斥整个内殿,就连诡异的漆黑盒子都是剧烈的颤抖,而后轰然炸裂。

        杀意如同潮水,转瞬间消散,旋即悬浮半空的老者转过身来,双目之中闪烁着一丝欣赏之色,脸上弥漫着淡淡的笑容,老者深邃如星辰的双眸扫视而过,一股难以言明的压迫感笼罩在两人的身体之上,可以看得出老者在可以压制着自己的实力,但不管其如何的压制,对两人来说依旧是难以承受,旋即两人发现自己的身体仿佛被洞穿了一般,任何秘密在这双深邃地双眸之下都难以隐藏。

        “嗯嗯,实力不错,年纪轻轻便是强势的突破破虚境,当真是天赋异禀,英雄出少年,可不是每一个人都能自突破破虚境时引来天地雷劫,这本身就是天赋的象征,天地之间难以承受修炼天赋如此强横之人存在,只能借助天地之力来轰杀,很庆幸你们两人顺利渡劫”,老者呵呵一笑,轻轻的点了点头,双眸之中柔和的光芒扫视而过,赞许的道。

        老者手掌间轻轻弹出一道翠绿色的光球,光球掠过,而后便是将三人尽数笼罩,柔和且坚韧的气息弥漫开来,一道道翠绿色的灵力笼罩三人身体的一瞬间,其身体之上深可见骨的狰狞伤口,宛如见到大补之物一般,疯狂的吞噬着绿色的灵力,柔和的绿色灵力进入其身体时,狰狞的伤口以肉眼看的见速度愈合着,身体之中的阴寒之力宛如寒冰暴晒在烈日之下,瞬间被抹杀,就连身受重伤的上官曦都是神奇的缓缓起身,一脸的震惊之色。

        如此神奇的一幕让的三人震撼无比,老者举手投足之间所爆发出的强横实力,远远超出了三人的认知,真可谓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天地之间唯我独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