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诡秘神探在线阅读 - 第079章 你是我哥哥嘛

第079章 你是我哥哥嘛

        苏夏并没有第一时间离开因果尘缘镜的那片特殊空间。

        其实,哪怕是和因果尘缘镜在那里说笑,可他的心情,实际上很是难以平静。

        这一次的任务,紫罗兰水晶项链的因果,看似已经彻底的解决了,但实际上,却也留下了太多太多让他深思的东西。

        他的确在最后获得了一场巨大的因果,逆转了前世的最大遗憾——欺骗项雨菲,并将她灌醉,拿下了她。

        以至于,原本十分保守的项雨菲,只能跟着他。

        项雨菲并不像是叶语素那样,使用冷暴力,反而各方面都非常的好。

        正是如此,对比之下,苏夏才觉得,他对不起自己的妻子。

        如今,扭转了这一场因果,改变了他得到项雨菲的过往,他固然开心,可同时也很茫然。

        因果尘缘镜中的一次次的因果任务,改变了过去,但同时,在因果尘缘镜中的世界里,那一次次的因果,却也让他十分的难受。

        这种影响,在离开了因果尘缘镜中的世界之后,就会像是梦境一样,逐渐的淡化。

        就像是妮妮、就像是朵朵的消失一样。

        但,哪怕淡化了,那每一次的记忆,却都像是一柄刀,狠狠的刺入了他的灵魂深处。

        记忆或许会逐渐淡化,但是潜意识里留下的伤痕,却只会越来越深。

        因果尘缘镜:“怎么,现在已经有了退缩之意了么?”

        苏夏:“不是,只是觉得十分难受而已,毕竟,最后那一份剧情任务,直接逆转了很多东西。而且,将存档改成了‘幽冥之力’,而我则一直活在叶语素的折磨之中。

        虽然,我也承认我的确是很冲动的趁人之危,爽了一把,但那种情况下,怪我吗?

        我当时,也的确同样中招了啊!”

        因果尘缘镜:“所以,渣男也不是那么好当的。更遑论,那是你潜意识的选择,都不是小孩子了,做什么选择,会有什么结果,心里没点儿β数吗?”

        苏夏:“……”

        苏夏:“我还指望你安慰我一下,抚平我心中的伤,你这真是——落井下石啊!”

        因果尘缘镜:“井?那横竖都是二,的确很符合你的气质。”

        苏夏:“……打扰了,告辞!”

        苏夏离开了因果尘缘镜中的世界。

        “嗡——”

        下一刻,浴室之中,镜子逸散出一道灰白色的光芒。

        光芒之中,投影出一道身材修长,颜值惊人的俊逸青年。

        只是,这青年的两鬓,竟是多了一缕白发。

        白发不多,却给人一种很难以形容的沧桑感。

        这人,正是苏夏。

        苏夏从镜子里出来的时候,第一时间还有些茫然。

        随后,他仔仔细细的看了看镜子,才发现,时间,竟是凌晨的两点!

        这个时间点,和因果尘缘镜提及的‘七天’时间,是有很大的出入的。

        苏夏打开腕表,看了看日期——离着他去做任务,时间只流逝了两天。

        也就是说,今天,他还需要上交一份万字的论文?

        “这时间,怎么越过,越迷茫?”

        “还有,我好像,失去了什么?”

        苏夏喃喃自语。

        就像是,身上的束缚和压力,忽然之间被卸掉了一层一样。

        可具体失去了什么,他又无法知道。

        苏夏伸出右手,手心的那一道镜子,上面出现了一道淡淡的裂痕。

        “嗯???”

        苏夏心中一凛,随即立刻在心中询问因果尘缘镜。

        “这是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

        “别皮,你知道我问的是什么!”

        “帮出设定的那个你死了呗,有什么好奇怪的?”

        “……”

        苏夏对于因果尘缘镜的回答,的确是相信了,但是却怎么也无法理解,他设定好的按时上学,修炼的老老实实的替身,怎么就忽然死了。

        他稀里糊涂的时候,过道忽然传来一声轻微的开门声。

        苏婵穿着一身蓝色的睡裙,静静的站在那里,目光泛红的看着他,大大的眼睛里布满了血丝,眼中的泪水哗啦啦的淌着。

        “哇——”

        苏婵哭了,直接跑了过来,一把将苏夏抱住。

        苏夏完全处于懵逼中。

        这是做什么?

        我不是那种人!

        快放开!

        苏夏使劲的推了苏婵两下,却悲哀的发现,他竟是不是苏婵的对手了。

        这特么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谁能告诉我?

        还有,妹妹这是怎么了?

        她要是对我不轨的话,我该怎么办?

        我真的对任何女人都有阴影了啊!

        在线求救!

        “呜呜,哥哥,你没事,没事真的是太好了。你真是吓死我了,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太自私太可恶了!”

        苏婵用小拳拳垂着苏夏的胸口,哭得是稀里哗啦。

        不知为何,苏夏忽然觉得很好笑,很想笑。

        这丫头,莫不是以为那个他设定好的‘智能程序’苏夏是他,然后为他的死而伤心吧?

        这么一想,他忽然觉得,妹妹的确是有些可爱,同时也是真心对他好。

        “好啦,没事了,多大的人了,还哭哭啼啼的,而且还是半夜,这是爸妈不在家,在家的话,还指不定以为我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了呢!”

        苏夏双手放在苏婵肩膀上,用力将她推开。

        小丫头,一点都不顾忌,真的是太过分了。

        苏婵被强行推开,大大的眼睛认认真真、仔仔细细的打量着苏夏,甚至,她忍不住伸手,捏了一下苏夏的脸。

        “是,是真的,哥哥你真的没事!”

        “你废话,我能有什么事?”

        “哥哥,你,你以后别这么傻啦!”

        “我呸,我什么时候傻了,你这小丫头才傻!”

        “嘻,哥你知道之前发生了什么吗?”

        “什么?发生了什么?莫非之前我们还历经了什么事吗?”

        “唔,哥你不记得了啊?嘻,那就没事啦。”

        “小丫头,快给哥哥说说,之前发生了什么?是不是哥哥我一——”

        苏夏的那个‘死’字只说出了一横,就被苏婵一手按住了嘴巴。

        这速度,真是够快的。

        “哥,之前啥都没发生,嗯,反正你不用管了,快休息吧。嘻,哥我现在已经听你的话,按照你说的修炼了,已经是四阶御魂者了,很厉害的哟。

        哥,以后我都是你的宝宝,咳,保镖。”

        苏婵说着,说快了,说错了。

        苏夏闻言,差点儿吓尿,好在苏婵立刻改口了,不然他会怀疑人生——我特么还有这么大个宝宝?

        “行了行了,这么大的姑娘了,也没个正经,行事还是那么的没个忌讳!你看看你,大大咧咧的像什么样子,快去睡吧。”

        苏夏瞪了苏婵一眼。

        “嘻,你是我哥哥嘛,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好哥哥。”

        苏婵说着,还朝着苏夏眨了眨漂亮的大眼睛。

        “行了,快去睡吧,大半夜的,疯疯癫癫的。”

        苏夏将苏婵推回了房间,然后将房门直接给她关了,随后他才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他没有再去询问因果尘缘镜到底发生了什么。

        实际上,从苏婵的话语里,从因果尘缘镜提及那个‘他’死了之后,苏夏其实已经意识到发生了一些什么。

        尽管,他不知道具体的经过,但是联系到四年前那个灰白色的身影出现在阡陌隧道之中那一幕,他的心中若有所思。

        如果,阡陌隧道之中的那一幕也是属于因果之中的一环,那么,荒山上,那个苏婵骑牛牛一般的骑在苏夏的头上,走向坟墓中、接近那一座荒山寺庙的事情,必定也是会发生的。

        也就是说,那个所谓的‘替身’,很可能,真的是来自于未来的他回到了过去。

        他自己可以回到过去,那么未来的他,也同样可以回到现在。

        苏夏想了想,随即感应了一下自身的能力。

        果然,他的御魂者境界,已经达到了御魂者二阶的极限,很快,就可以踏入御魂者三阶的层次了。

        这,离着他蜕变成为一阶御魂者,现实里,仅仅只过去了很短的时间。

        再加上一些因果修正,总共,不到三天时间。

        可,仅仅只是这三天,对于苏夏而言,却不啻于是一辈子。

        特别是,叶语素的经历,实在是伤到了他,让他很难以释怀。

        凶灵古堡的交易,是以高昂的代价,去兑换价值低的东西。

        所以,当一家人一次次的去换的时候,最终,只会一家人全部被坑进去,落得一无所有。

        这是一场彻头彻尾的悲剧。

        叶语素没有能拯救他,他也没有能拯救叶语素,也没有能拯救朵朵。

        而朵朵的付出,可谓是一切心血,几乎都是付之东流。

        “众生皆苦,而唯独,活在那众生之中,却生不如死的我,却更苦。那苏言的那穿越的一生,真是彻头彻尾的悲剧,就快活了一晚,付出了一辈子,同时让叶语素一生孤苦、最终活在痛苦与忏悔之中。

        让一个无辜的孩子,承受了她不该承受的巨大痛苦,失望,甚至是绝望。

        她带着希望,带着对幸福的渴望,选择了出世。

        但是她面对的,却是比冷漠更可怕的冷暴力。

        陪伴孩子,并不是说,你陪着她说话,陪着她玩,陪着她笑,就是陪伴。

        而是,你的心,你的一切,都真正的将她放在心上。

        若做到了这一点,哪怕,你不在孩子身边,孩子都会生出爱的感应。

        流于表面、流于形式的爱,那绝不是真的爱。

        这一点,他在苏言的身上,其实只做到了一部分,而叶语素,连一部分都没有做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