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木叶之影流在线阅读 - 第三百四十章 ?为了巨大的折磨

第三百四十章 ?为了巨大的折磨

        很多事情不要把它想得太复杂了,不过是入侵一个大忍村而已,又不是什么大事这种事情不是三个月内能发生五六起的“小事情”么。

        有个中二组织在入侵各大忍村的时候,都不用六个人,只用两个人就够了。他们在入侵木叶的时候,才派了六个人,但严格说起来,那六个其实也不是人

        那应该说是两个人和他们的六个等身手办。

        所以羽生制定的六个人入侵木雾隐村的计划,这个计划本身真的很夸张么?并不是,只不过是有点超出一般人的想象而已。

        这样的入侵是必定能取得效果的,因为大忍村的内部其实比大部分人预想的要脆弱的多就算是迈特戴这种一天锻炼二十四小时的人,躯壳坚如铁石,但内脏还是该怎么柔软就怎么柔软。

        而且羽生选择的行动队员,在战斗力方面几乎可以算作是天顶级的了,在无防备的忍村之中“兴风作浪”完全不在话下。

        以三忍来说,因为各种各样的“外在刺激”,他们现在的实力比照“历史上”的同期要强出不止一筹。

        要知道他们三个可是能在木叶拿到最好资源的忍者,结果他们从小被羽生“教育”,稍长又打不过旗木朔茂,这种情况下他们必定会知耻后勇的,这是出于自尊心的自然而然的反应。

        所以计划听起来有些夸张,但其实是具备可操作性的这样的说法贴近现实。

        如果计划只是羽生自己一力主张的话,那它还存在各种讨论与修正的余地,但现在它早就得到了三代火影的肯定,那这个计划的性质就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它变成了一件不容更改的事情。

        不是计划真的变得半点不容置喙了,而是本身就有点我行我素的羽生,在得到了村长的支持之后,就更没有人能阻止他了。

        “突入雾隐之后呢,我们到时候要怎么做?虽然雾隐村对我们来说算个黑箱,但可想而知的是它的规模肯定不会比木叶差到哪去,在那么大的村镇之中,我们要怎么展开行动?总不能跟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晃吧?”随后旗木朔茂这样问道。

        既然计划已经确定下来了,那这个时候他们是有必要了解一下其中的细节的队伍肯定是要前往雾隐的,但进入雾隐之后,具体来说应该怎么做?

        这是需要羽生做出说明的,然而

        “进入雾隐之后,我当然有具体的行动安排,不过这要等我们抵达了目的地之后再说,现在将其表述出来意义不大,很多事情是要视情况而定的。

        无论如何,我们需要在第一时间找到宇智波间谍先生,而之后他会为我们指引方向的。”

        羽生好像说了点什么,他自己制定的计划自己当然是知道各种细节的,然而实际上他什么都没有说。

        “”

        众人无语,然后怀疑这家伙是不是在故意找茬要知道这是一种经典的折磨,是在大家着手折磨雾隐之前,羽生先一步折磨一下自己的队友。

        嗯,这绝不是什么恶趣味,只不过是在帮大家完成心理建设而已。

        恨羽生是一件无解的事情,他非但是己方队友,甚至是己方长官,所以大家的某些情绪只能到时候发泄到雾隐身上去。

        “最后一件事是计划开始的时间,考虑到其他阵线的境况,我们的计划是需要尽快完成的。今天时间已经有些晚了,再加上一些其他问题,所以行动开始的时间会定在明天入夜。”羽生最后这样说道。

        纲手等三人最好不要离开西线太久,所以这边的行动越快完成越好,不过他们现在远道而来,最好在行动之前能休息一下,恢复到最佳状态毕竟在严苛的环境之中,99的状态跟100的状态是不一样的。

        道理是这么个道理,就是不知道接下来他们能不能休息好。

        往敌人的大本营里扎的这种行动所带来的心理压力,可是能让一般忍者彻夜失眠的。

        等大家带着满肚子的意犹未尽离开之后,羽生才算是跟纲手有了点独处的时间。

        战争造成的时间与空间上的隔阂,并不能真的影响到两人之间的距离,而有些羽生不愿意向其他人主动说明的事情,大概也只有纲手能从他这里问的出来。

        “说点什么呀,难道你除了公事之外就不会说话了么?”

        见羽生在众人离去之后一直没有说话,好像还沉浸在对接下来的计划的思考之中,沉默了一会之后,纲手终于忍不住这样开口说道。

        羽生这才眨了眨眼回过神来,然后把视线定格在了纲手身上,“毕竟接下来的事情是有些严肃的,我得为你们的安全负责,至于其他有些事情就像是太阳东升西落,河川长流入海一样,是无需说明、自然而然就会发生的,难道不是吗?”

        羽生的表达能力没有任何问题,但是,特别是在这种时候,他说话的时候非常喜欢拐弯抹角,这是一种典型的嗯,那两字就不说了。

        好在时间久了之后,纲手已经自带翻译插件了。

        后面这半句话通译成人话,意思就是“思念是一种很玄的东西,如影随形,出没在我的心底”。

        不是很让人满意,但勉强合格,算是中和了刚刚羽生的一些不太好的表现。

        “有一个问题,为什么三代会同意这样的计划?这个跟他的性格相差太多了”接着纲手就把话题绕回了接下来的作战计划上,而这个问题是她无论如何想不明白的。

        难不成三代火影同意这个计划的时候刚好喝了假酒了?

        羽生松了口气,心说还好我不是言情小说的主人公,否则接下来就要准备一万字的儿女情长了。

        “因为支持这样的计划等于支持三代目自己,对他来说也就等于在支撑木叶的未来在有些问题上,只有我才会与火影保持立场一致,并且会一直认同他的想法。”

        “什么问题?再说清楚一点。”下意识的话说出口之后,纲手又连忙瞪了羽生一眼,感觉这人老是故意不把话说清楚,刚刚是性格使然,现在则是明显逗她玩呢。

        “不明白吗,攻陷雾隐意味着巨大的声望,而我和三代火影都希望这样的声望可以落到你、自来也和大蛇丸身上三代火影已经做一些将来的布局了,而他最希望的就是第四代火影是你们三人中的某一个。”

        “阿?但这种事情猿飞老师也没跟我们商议过,他单方面做出决定了?万一我们并不希望成为火影呢?”

        羽生心说这种事情本来就是火影做决定的,你们有个屁的话语权。它相当于包办婚姻,就算一开始不愿意,可在火影的位置上坐一段时间之后,自然而然就能适应下来。

        而且上一次火影把你们召回木叶有所交代的时候,你不是说自己明白了么,现在看你这小脑瓜好像也没明白啊。

        但紧接着,纲手又反应了过来点什么,“慢着,这个作战计划是你制定的,也是你带领执行的,但听你的意思好像你准备把自己隐匿起来一样。”

        这次她说对地方了。

        反应了过来之后,纲手觉得自己在不知情的情况下,遭到了三代火影与羽生的联手“安排”,以她现在的年纪来说,这种失去了主观选择、非自由的被动接受让她非常不高兴。

        这种情绪当场就表达出来了,所以羽生能够感受到。

        于是羽生走上前来,握住了她的手说道,“对于要不要迈向火影的位置,我想不管是你还是自来也和大蛇丸现在都没有想清楚,但对于三代火影来说,这是必须要提前做好准备的事情。

        这不单单是你们个人的事情,试想一下,你们三个是火影属意的继任者,而如果有其他忍者,比如说我,如果我身上的光环或者声望太高以至于挡了你们的路的话你们三个可能觉得无所谓。

        把火影这个位置交给最强的人,能者上庸者下,不是很正常的么,不是最符合村子利益的么。

        但挡住了三代火影对木叶的未来做出的安排的人,肯定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

        羽生没有把话说全,有没有好结果另说,主要是他不想为了火影这么个自己不需要的位置惹麻烦。

        “我觉得,猿飞老师不像这么复杂的人。”

        这话倒是让羽生笑了,当然不是嘲笑,只是觉得女孩这个时候的天真其实挺可爱的。

        但是,三代火影是一个非常有责任感的人,这种责任感会主导他的判断,而不是他自身的性格或者好恶。

        从初代和二代手里接过的木叶接力棒,三代火影必须把它交到自己认为的最合适的人手中,否则的话,他就算死了也要承受煎熬。

        “接下来的任务如果成功了,如果你觉得最大的功绩应该属于我的话,那事情反而简单了我的东西,自然就是你的东西,这里面绝没有什么刻意的让渡。

        功绩或者声望,不管表现在你身上还是表现在我身上,本就没什么区别。

        更何况那其实是无关紧要的外物,我的心情和内面才是最重要的。”

        区别还是有的,而且不小,羽生这话不过是在哄小孩而已。

        严格来说,政治关系是一种会凌驾在个人关系之上的东西,不过放在这里它并没有这么严重国王的位置可能会让人夫妻反目、兄弟成仇,但村长好像不至于。

        起码在羽生这边不至于,他毕竟无欲无求、志存高远、光明磊落、大公无私、坐怀不乱

        就算是这个世界的大名,位置也没那么高。

        然后,纲手就觉得其实自己刚刚在意的事情确实没什么所谓了,船到桥头自然直。

        事实证明,当羽生愿意哄人的时候,他是能成功的。

        他的手被握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