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木叶之影流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三十八章 ?反击风暴

第三百三十八章 ?反击风暴

        前线营地的“间谍风波”以一种有些令人哭笑不得的方式解决了,羽生告诉情报部门不用再去理会那个疑似间谍的医疗忍者了……千万不能理会,不可外扬不可外扬。

        那个间谍是仅仅针对羽生一人的,所以交给他处理就可以了。

        然而羽生这种行事端正、早就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怎么会在意这种间谍呢,所谓身正不怕影子斜,一身正气的人会在乎什么邪膜外道么。

        这样的小插曲的前因后果不足与外人道,羽生本人也很快将其放过了,装作一切都不知道就是他的温柔。

        时间继续往后推移,东线的战争形势并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变化,零星的交战在继续着。而羽生在等待的宇智波绪山的情报,却一直没有传递回来。

        尽管对方身负着特别的任务,但既然宇智波已经深入雾隐了,哪怕得不到那个情报,但如果雾隐有什么大动作的话……比如雾隐已经筹备好了下一次大规模攻势、且确定了攻击发动的时间,遭遇这种重大情报的前提下,宇智波也是会通过蛞蝓的特别通道将其传递回来的。

        隐匿与自我保护的能力、获取情报的手段、根据形势变化灵活多变的判断力,这本身就是对高端间谍的内在要求……宇智波一族的上忍当然是够高端的。

        所以宇智波绪山肯定不至于在雾隐会死板到死扣羽生交代的特别任务而无视雾隐的战争准备的程度,否则他不就成了脑瘫了么。

        对于羽生制定的计划而言,其实并没有特别的时间限制,计划的“突然性”本就不是指时间上的,而是指位置上的,因此就算是在雾隐策动对木叶的下一次攻击的时候,如果羽生得到了需要的情报的话,那也是能够去执行计划中的任务的。

        然而羽生还是希望能够在雾隐采取大举动之前展开行动,拖拖拉拉不是他的行事方式,而尽量减少前线遭到的伤亡则是指挥官应该考虑的问题。

        不过羽生的紧迫感没有任何意义,一切还是需要等待宇智波绪山的情报。

        木叶前线这边估算的雾隐三个月的大规模筹备期一天天的过去,可关键的情报却一直没有到来。而直到那一场大规模交战之后的第四个月来临的时候,一只小小的蛞蝓才回到了羽生的身边。

        “羽生大人,情报已经得到了,而且能够肯定它是绝对正确、不存在任何偏差的情报。”小蛞蝓在返回了羽生身边的第一时间,就将最为重要的消息告知了他。

        宇智波绪山在雾隐村已经潜伏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了,之所以如此拖沓,就是为了确保情报的绝对准确性……这个情报是接下来作战的基石,如果它不够准确的话,那最大的作战成果就无法取得。

        那个成果无法取得的话,也就达不到左右战局的效果,那整个计划就是一个失败的计划。

        所以羽生能够接受对方拉长了任务期,甚至说宇智波的谨慎性是值得称道的。

        羽生伸手将蛞蝓托了起来,然后就见它的体表开始蠕动,接着一个小小的卷轴就被“挤”了出来。

        稍稍检查了一下卷轴没有任何问题之后,羽生先是把托着蛞蝓的手掌往自己的身后一送,这只小蛞蝓就与藏在他身上的另一只蛞蝓融合在了一切,接着他将卷轴展开,以宇智波绪山的笔迹写成的暗文就这样显露了出来。

        羽生一边飞快的将其破译,一边不住的点着头,果然宇智波没有白在雾隐呆这么长的时间。

        他随后将卷轴收起来……这样的话,计划可以继续进行下去了。

        机密的情报先是从木叶东线营地以最快的速度、最隐秘的渠道传递到了木叶,而三代火影在收到了这个情报之后,权衡了好一会,才最终决定下达那个本该毫不犹豫下达的命令……没办法,这是三代火影的老毛病了,尽管这件事情他早已经下定决心了,然而事到临头还是“三思”、反复权衡了一遍。

        三代火影因为身形矮小、动作灵巧敏捷而被二代火影称之为“猴子”,但他的性格可一点也不像是猴子那么皮,反而更像是老龟——底盘又低又稳。

        但无论如何,三代火影亲手签发的机密指令传递向了木叶正处于乱战之中的西线营地,并且直接交到了志村团藏与火影身在前线的三位弟子的手中。

        这个命令有非常高的优先级,但却没有实质性的说明……它只是要求三忍即刻中止现在正在进行的一切任务,然后隐匿行踪、以最快的速度从西线转往东线。

        这样的调动非常的不正常,因为木叶西线时常会遭到毒素攻击,纲手本是应该死死钉在这条战线上寸步不离的,但现在火影的命令违背了这一点,而且火影并没有说明这么做的原因。

        也没有说明这个紧急任务会持续的时间。

        但不论如何,这个命令是谁都不能违背、而且要立刻执行的。

        于是纲手三人隐匿行踪,在除了志村团藏无人得知的情况下,当天就离开了西线营地。

        尽管他们三个也不知道东线那边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要紧急召唤他们,但当时他们三人的反应是趋于一致的:

        肯定是羽生又在搞事/又有了什么麻烦了。

        嗯,三人的想法还是有一点细微的差别的。

        在他们的印象之中,羽生在呼叫支援的时候,要么是他被人搞的身残志坚的时候,要么就是他准备把人搞到身残志也残的时候……

        十万火急,袋鼠都烤熟了,所以消防员得上演一出千里奔袭。

        然而等三人火急火燎的穿越了整个火之国、来到了东边的海岸边的时候,却发现羽生是非常平静且正常的,这……看着也没倒霉、缺胳膊断腿啊?

        有的人一瞬间产生了点颇为遗憾的情绪,但也只是转瞬即逝。

        羽生正端着热茶,坐在一张办公桌的后面,看起来既像是优哉游哉,也像是正在出神的思考着些什么——整个就是一个退休老干部,完全不像是身在最前端的一线战斗忍者。

        指挥官的工作照理来说不应该很忙碌的么,为什么羽生看起来像个闲人呢?

        嗯,等有人看过某位医疗忍者写的“羽生观察日记”之后,就能明白这是为什么了……羽生一向会把庶务交给专门人员来处理,而他本人则负责监督那些“专门人员”就可以了。

        “咦?你们到位了?”

        被三双包含着古怪情绪的视线望过来的时候,羽生这才回过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