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木叶之影流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三十四章 ?我对医疗忍者稍稍有些研究

第三百三十四章 ?我对医疗忍者稍稍有些研究

        羽生派遣一位宇智波的上忍伪装成败退的“路人”雾隐忍者,使其混入雾隐村中,为的是获取某些特定的情报以支撑下一步的木叶对雾隐战争方略……就如同之前曾经描述的,羽生对于宇智波虽然有些特别的印象,但并没有特别的偏见。

        只要是他的部下,他自然会一视同仁,身为最高指挥官的他是需要摆正自己的态度和立场的。

        之所以要让宇智波去做这样的事情,主要是在要求“行事隐秘”的情况下,宇智波获取情报的成本相对较低,任务成功的概率也就更大……宇智波绪山有一双幻术型的三勾玉写轮眼,毋庸置疑这样的眼睛是能发挥很大作用的。

        正常情况下,宇智波这样的血继限界忍者是不应该去执行风险性那么高的间谍任务的,因为大部分任务的成效远远无法抵消写轮眼外流的风险,然而……往最极端里说,羽生不觉得一双写轮眼真的丢掉的话能产生什么危害整个战局的隐患。

        三勾玉写轮眼是最强的常规写轮眼,但它值得警惕的也只有幻术方面而已……这样的眼睛只有在宇智波的眼廓之中的时候,才有进一步进化的可能性。

        移植了写轮眼之后还能够从三勾玉进化到万花筒的特例,似乎只发生过一次,而那种进化发生的时候,写轮眼的原主人也在场,所以很难不说其中没有“联动”的效果。

        一言以蔽之,只有原装的宇智波的写轮眼,才是最有威力与威胁性的写轮眼。

        羽生的这种权衡利弊的想法,不管是不是真的严谨,但以这种思路为前提的话,他会让宇智波去执行间谍任务就是很正常的事情了。

        血继限界忍者不也是忍者么,忍者就是必须要绝对服从命令的……不过,日向是另一种情况,尽管因为咒印的原因,日向一族不会有丢失白眼方面的担忧,但是他们的外在特征太明显了,压根不能执行那样的间谍渗透任务。

        目送宇智波绪山离开之后,羽生准备重新返回战场。

        雾隐战线虽然被击溃,但接下来这场战斗的后半段是重中之重……清扫战场本就是非常重要的流程,溃散的雾隐忍者们,往海面上撤离的那部分还好说,但也会有相当大一部分人会在火之国的土地上星散开来。

        老实说,羽生觉得这种零散的忍者小队某种意义上是比忍者大军更值得注意的……猛兽是能够集中力量击溃的,但是围着他转的苍蝇却不一样。

        而且这种苍蝇还是不是那种只会嗡嗡乱飞的苍蝇,他们抽冷子来一下的话,有时候是会造成难以估量的损失的。

        所以为了避免后续的那些问题,这个战争的收尾阶段是至关重要的……战场要好好地清理一下。

        从另一个角度上讲,在追击这种溃败的敌人的时候,才是胜利的一方获取最大战果的时候。

        现在正在指挥作战的漩涡紫蔻与奈良渚似乎足够清楚这个问题,所以哪怕现在木叶已经大胜,但整支军队却依然井然有序的在处理着己方已然主宰下来的战场。

        羽生一边往战场的中央回赶,一边不由得点了点头,嗯,木叶的指挥没有任何问题,这是一件值得欣慰的事情。不过这也意味着他这个最高指挥官及时或者不及时的回归木叶指挥部是一件无所谓的事情了。

        残酷的现实,真是令人伤心。

        在这场能称得上大规模的交战之中,作为指挥官的羽生其实是发挥出了应有的作用的,毕竟突袭、双线夹击、正面集中攻势等等策略都是他制定的。

        他称得上合格,不过代价就是他个人的战斗力却没什么发挥——这是正常的,居中指挥与第一线的冲杀本就是相互冲突的。

        在这次战斗之中,羽生除了狠狠地跺了跺脚之外,其他的好像什么事都没干,所以这时候他有点意犹未尽的感觉……虽然不能说这是索然无味的胜利,但羽生一直以来都是那种尖峰拼杀的忍者。

        而这次他什么对战的机会,没见血没受伤,自然觉得缺了点什么。

        他在战场上逡巡着,偶尔会迈过一具敌人的尸体。

        羽生并没有失去警惕,毕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有那种有骨气的敌人再次对他突然发动一次刺杀——就像是先前的雾隐指挥官一样。

        不过这种事情到头来都没有发生。

        走着走着,羽生猛然驻足。虽然没有刺杀,但他此时却发现了一些别的情况。

        一个雾隐忍者正在低伏着身体在满是尸体的战场上移动着,羽生在稍稍观察一下之后,就明白了对方正在做什么——那是一个深褐色头发的女性忍者,而且她应该是一个医疗忍者。

        在这种溃败之中,还敢于留在战场上救人的医疗忍者,只能说勇气与用意是值得称赞的……“医疗忍者能打”肯定是个错误概念,尽管偶尔有几个医疗忍者很有战斗力,比如木叶的纲手和砂隐的千代,然而她们并不具备代表性。

        大部分医疗忍者是不具备在正面战场上的生存能力的,他们非常脆弱,再加上自身的重要性,所以在部队遭到失败的时候,医疗忍者是应该优先撤离的。

        这种情况下还坚持救人的医疗忍者,是很反常的,只能说这个人或许是那种“水之意志”的继承者了。

        而且对方明显不是圣母心发作了在做无用功,她只在救助那种真的能通过施救恢复行动能力的雾隐忍者,确保自己的行为是有意义的——类似那种没有腿的忍者,她是不理会的,因为对方就算得到了救助,失去了行动能力的人也是走不脱的。

        羽生稍稍沉默,但最终还是想着那个方向走了过去。

        战争归根到底不过就是人口的交换,从物种属性上来说,人类的“生产能力”是被限定住的,哪怕忍者之间的战争再残酷,战场上最年轻的忍者也得十多岁了。

        十年诞生一代“战士”,忍界十年爆发一次战争。

        生产能力既定的前提下,恢复能力就成了最重要的一种能力,它能使受伤的忍者重归战场,这种复返率的提高就等于人数的直接增加。

        所以,任何忍者的战斗手册上都有这样的标注——医疗忍者是最优先的击杀对象之一。

        救死扶伤固然值得尊敬,但这种敬意只会在杀死对方之后才会献上。

        所以羽生走上前去,对着那位雾隐的医疗忍者以及她身后被救起的两个满身是血的人发出了最诚挚的邀请:

        “各位,有兴趣去木叶做客吗?正常情况下,这似乎是一种比去死神家做客更优先的选择。”

        尸体遍地、血腥气浓重的战场上,似乎蒙上了一层浅薄的雾霭,而羽生的身影就这么突兀的出现在了那几人的身边——这里是大海之滨,海水咸味遮掩不了浓重的血腥气,但蓬勃的水汽升腾起来的时候,却能够将尸体遮掩起来。

        而当他的面容显露出来的时候,那三名雾隐忍者的表情都是一致的震惊……就像是见了鬼一样。

        羽生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心想自己居然这么有名了吗?

        这是当然的。

        毕竟羽生是木叶指挥官,甚至刚刚还重创了水影,各种意义上来说,现在雾隐认识他的人比木叶认识他的人更多。

        招人恨的人是这样的。

        “羽生雨?!”

        “为什么木叶的指挥官会出现在这里?”

        是呀,为什么呢?

        这个问题羽生也想问,照理来说他应该在忙于指挥战争才对,然而现在他却像个无业游民一样在战场上游荡——没办法,冲锋陷阵有旗木朔茂,指挥战争有漩涡紫蔻,羽生确实挺闲的。

        “医生,快走,我们来拦住他!”

        追究原因没有任何意义,这时候雾隐忍者还是做出了最正确的判断。

        那位女性医疗忍者咬了咬牙,终于还是马上转身逃离了……留下是没有任何意义的行为。

        如果殉死不算有意义的话。

        羽生刚刚说的话完全没有可信度,成了俘虏的忍者会比直接死亡的情况好?这就有点玩笑了——要么会被控制、转变成间谍,要么会被一直拷问、生不如死,被俘虏的忍者的遭遇一贯如此,这是任何人都明白的事情。

        但是凭借着两个刚刚被救起、勉强能站立和行走的雾隐忍者,如何抵挡满状态的羽生?

        羽生只是迈步走过了那两人身边,然后敌人俱是顷刻倒地了。

        羽生的脚步没有任何驻留,他向前追了过去……他其实没必要追击,但他更没理由放过眼前的敌人。

        然而这时候,他脚步猛地一顿。羽生低头,然后发现自己的小腿正被一个倒地的雾隐忍者抱住。

        居然没死吗?

        羽生迎上了一双坚决而满含恨意的眼睛。

        怎么说呢,参与战争的都是活生生的人,在雾隐忍者看来,羽生应该是妥妥的反派了。

        羽生挣脱了两下,还是没有挣脱掉对方,他回头看了一眼已经跑到雾气深处的医疗忍者,最终还是叹了口气:

        “希望木叶的忍者们也能像你这样,拼死保护好木叶的医疗忍者。”

        羽生对雾隐的医疗忍者没有同情。

        但对木叶的医疗忍者倒是挺心软的。

        ps:

        周一撒泼打滚求支持。

        求订阅、推荐票和月票。

        昨天一直下雨到现在,持续发烧中,但我坚持更新了……嗯。

        只是每每一看数据……冷冷的冰雨在我脸上胡乱的啪。

        我需要一些温暖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