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木叶之影流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二十二章 你可曾听说(元旦快乐)

第三百二十二章 你可曾听说(元旦快乐)

        羽生带领着最后的一部分队伍成员,有大约五十人左右,“再度”离开了木叶。

        他大概算是出征与二次出征之间间隔时间最短的那种指挥官了。

        现在羽生亲自带领的这最后一点“小尾巴”,主要是各种后勤、支援、医疗以及某些其他方面的特殊忍者。

        前线阵地的规模越大,相应的,需要的各种保障也就越多、越复杂,所以当手下的忍者从一百多人扩充到一千人出头的时候,确实是比较考验羽生的指挥能力。

        尽管不知道在多少年前,他也玩过很多即时战略、模拟战争等等类别的游戏,然而那毕竟的很多年前的事情了,而且这种“云玩家”,属实云的有点过分了。

        那样的经验好像没什么实际运用价值。

        纸上谈兵,对应的结果往往都只会有一个,那就是基地爆炸。

        所以羽生这时候除了更加的谨慎、细腻的思路之外,更多还是要依赖这辈子在战场上积累起来的各种经验。

        现在羽生带在身边、一起赶路的忍者之中,其中有几个是他很少接触到的那种忍者……他们是一小队的宇智波。

        自从宇智波镜以来,羽生只执行过一两次或者与宇智波相关,或者与宇智波一起行动的任务,他和这个现在木叶最著名、实力最强大的忍宗其实没什么交集。

        正因为没有交集,所以他对宇智波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无所谓好或者坏。如果他自己的手下有宇智波一族的忍者的话,羽生也只会要求这些人能够担当起身为忍者的通常义务,这就可以了。

        这样的要求,应该不算有多高。

        在木叶,羽生曾经交往最深的是千手,现在则是漩涡。至于宇智波……说实话,就算宇智波仍然有什么问题,但那也是羽生孙子辈的事情了,那时候指不定他早就入土为安了。

        羽生自然是会把某些重大的问题放在眼里的,他的一生总要有所作为。然而他要解决的宇智波问题,应该说是祖宗辈的宇智波的问题,至于孙子辈的,反倒是不怎么在意的。

        木叶依然有擅长搞阴谋诡计的人存在,所以某些可能性自然是有的。

        不过,就算可怜的宇智波再次遭遇什么悲剧,那也是跟羽生关系不大的事情——与各大人忍村相比,虽然木叶有些口号喊的不错,但忍者之间的关系本就是十分冷漠的。

        所谓的“羁绊”,只不过是特定人物之间的小范围事件,它没有办法掩盖在更大范围之下的忍者被视作工具、并且被作为工具来使用的事实。

        对于羽生来说,珍视之物不过只有影流与纲手而已。

        “指挥官大人,我见你好像一直在关注我们几个,我们身上有什么问题或者值得在意的点么?”

        当队伍中途停下,稍稍休息的时候,宇智波小队之中的队长对着羽生这样问道……不愧是以精神力强大和眼力出众而著称的一族,羽生在想事情的时候只不过瞥了他们几眼,然后就被注意到了。

        宇智波的忍者,背后的“火之团扇”家徽是格外醒目的,远比他们戴在额头上的护额中间的木叶标志更惹人注目……这就像是在强调他们先是宇智波的忍者,然后才是木叶的忍者一样。

        升格一下、上纲上线的话,这明显是孤立主义,缺乏集体观念与木叶归属感的一种表现。

        或许有点小题大做,但如果羽生是火影或者木叶高层的话,试想一下,他肯定是不喜欢这种作风的……人们的主观印象,本就是非常随意就能得出来的。

        然而这种易得的印象却会在潜移默化之中影响到很多重大的判断。

        木叶的大小忍宗有很多,到了目前为止绝大部分忍宗依然保有着自己的家徽,不过就羽生所见,这么光明正大的一直把这东西挂在自己身上的,好像只有宇智波。

        其他的忍宗的家徽往往只在自己族内使用,明面场合则是木叶标志为主。甚至包括漩涡一族都是如此……现在漩涡一族幸存了下来,村子应该没有理由大张旗鼓的“纪念”它了,所以目前为止,木叶忍者的各种制服上还没有必备漩涡的标志。

        而宇智波一族,毕竟是以写轮眼和自己的出身为荣的一族。

        羽生反应了两秒钟以后,这才反应了过来对方口中的“指挥官大人”是指的自己。

        这个称呼属实有些别扭,不过也无所谓,对方摆出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来,羽生也自无不可,这样反而更好交流。

        “没什么,尽管同为木叶忍者,但我跟宇智波一族接触的不多,所以就有点好奇而已……我只是在意,你们几个都是开了眼的忍者么?”羽生这样说道。

        尽管这个问题有点偏向私人化了,但羽生毕竟是指挥官,为了评估部下的战力,他是有资格这么问的……羽生问的又不是这些人的写轮眼之中有什么秘术,所以他的问题并不是什么触及核心的问题。

        “是的,指挥官大人,我们几个都是能够使用写轮眼的忍者,否则族内和村子也不会特意把我们派遣到东线战场来。”那个宇智波的忍者这样回应道。

        族内、村子……嗯……

        羽生笑着点了点头,“很好,就我所知写轮眼的开眼概率好像不高,所以你们的眼睛肯定会在前线有所挥的。”

        不过就是在说客气话而已,实际上羽生一点也不期待写轮眼能有什么挥,相对来说,比起麾下多了一队宇智波忍者,羽生更想多要一队日向忍者。

        就算这一队宇智波忍者都能够使用写轮眼,可最多也不过是三勾玉而已,难道要指望他们之中有一双万花筒么?

        对羽生这种级别的忍者来说,三勾玉写轮眼已经没什么值得称道的价值了,而且他的战斗风格反倒是刚好克制写轮眼的……虽然双方并不为敌。

        “指挥官大人,或许你对宇智波的力量了解不多,但是请相信我,写轮眼肯定能挥出让你大开眼界的作用的。”那位宇智波的忍者又这样说道。

        虽然他并没有刻意表现出什么傲然的情绪来,要知道羽生是他的顶头上司,尊与卑是有区别的,然而某些骨子里的东西总会自然而然的流露出来的。

        羽生眨了眨眼,然后稍稍有些较真的说道,“你是知道我的具体身份,还这么说话的吗?”

        抛开实力,羽生的眼界可是很高的,具体来说,他连自己的实力都有点瞧不上,所以他倒是有些好奇对方要如何让他大开眼界?

        当场叛变投敌?

        喔,这倒是能让羽生惊讶的合不拢嘴。

        而且羽生对于宇智波有些方面的了解虽然很匮乏,但他对宇智波另一些方面的了解甚至会过全部的宇智波族人。

        写轮眼的力量啊,好神秘的哟。

        先不说羽生脑海里的那些“未来”,在十多年前的时候,他先是目睹了宇智波镜最后的战斗,然后又被调回村子特别执行针对宇智波的任务……如果当时宇智波与村子之间的矛盾爆开来的话,现在羽生的双手早已沾满了宇智波的鲜血了。

        所以,这个宇智波忍者现在的态度……

        反正挺有意思的。

        “是的……木叶上忍、东线总指挥官,羽生雨阁下。”

        嗯,对方确实非常清楚羽生的身份。

        “那好吧,既然你们对自己非常自信,那我只有一个问题想要问一下。

        宇智波的瞳力与幻术的可怕之处,我也听说过,所以……凭你们的写轮眼,能控制得住尾兽吗?

        我可是知道曾经的宇智波一族,不止一个人能做到这种事情,而且是轻而易举、非常简单的就能做到。”

        “…………”

        不知道为什么,这位身负傲骨的宇智波忍者,这时候说不出话来了。

        于是羽生摊了摊手,连尾兽都控制不住的瞳力……那你们在这说个屁?

        根本不是羽生看轻了宇智波,而是这些宇智波看轻了曾经的宇智波,他们都不知道写轮眼的极限在哪里,就自以为是的认为自己已经走到了那个极限。

        就算能拷贝一千种忍术,属实很牛逼么?

        为什么宇智波的老祖宗复活之后,明明非常看重宇智波的名号,但反而又对真实的宇智波一族弃之如敝履呢?

        失望,是一种极大的作用因素。

        不过……羽生言语之间用来抢白人的意味姑且不论,他的这句话里,好像隐隐约约又透露出了什么了不得的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