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木叶之影流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一十八章 ?这波配合的不是很好

第三百一十八章 ?这波配合的不是很好

        羽生身为一个忍者的“声名”,特别是战斗力方面,虽然很不错,但也似乎还没有到能让人居心叵测的刻意去栽赃抹黑的程度。

        尽管他在上一次忍界大战的末期取得了一个让人难以想象的战绩,但那件事已经过去了很久,人们在一件事上停留的的关注明明几个小时就会转移,所以十多年前的事情到了现在谁还会觉得历历在目呢?

        而且羽生在木叶的活动圈子很小,交际人群更是有限……战后他一直鬼鬼祟祟的窝在地下室之中,谁知道他在干些什么。

        很明显,羽生就是那种逐渐淡出大部分人视野的忍者。

        如果想要往更高的位置上走的话,那羽生身上没有自上而下的支持,而由他的声望带来的自下而上的呼声也远远不够,所以总的来说就算是羽生这个人没事喜欢怼怼志村团藏,然而团藏这位“木叶的良心”迄今为止也没有真的准备对他做些什么。

        大家都是在明面上互喷,并没有打算在暗地里下黑手,这就是美好的木叶生活……不过这也可能也与目前团藏的手还不够黑有关。

        总的来说,上忍羽生雨是一块安定木叶的基石,前提是他不打算惹什么麻烦的话。

        然而问题在于现在新的战争打响了,而且与上次战争不同的是,这次羽生赶上的可不只是战争的尾巴,他全程在线,并且现在的他也不是那种刚刚成为忍者的菜鸟,反而他的实力已经非常强了。

        所以不出意外的话,他会再度活跃起来,然后以新的功绩重新唤醒一般忍者对他的回忆,再接着他的声望就会一时无两。

        这大概是三代火影不想看到的事情。

        对于忍者来说,战力与声望是绑在一起的,属于一体两面的事情,所以依仗羽生的战斗力与压制他的声望,本身就自相矛盾。

        但这时候,东线严重受挫的消息传了过来。

        这当然是一件坏事,然而却也让三代火影看到了一个能够利用的机会,而且这件事本身羽生就是需要承担一定责任的,因此它就算宣扬出去也不至于让人良心不安……嗯,对于三代火影来说,做事要讲求本心是非常重要的。

        尽管在他人看来,很多时候这种本心是越看越像是一种“伪善”。

        而对于三代火影的安排,身为当事人的羽生是不怎么在意的,甚至他乐见其成,因为这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上位者要求深谋远虑、目光长远,然而目光太长远的话也不见得一定是好事。

        因为计划是永远比不上变化的,尤其是对于忍村来说更是如此。

        羽生是知道曾经的“未来”的,结果是三代火影费尽心思铺路的弟子们接连离开了木叶,一个对木叶极度失望,一个忙于基友与虚无缥缈的“预言之子”,另一个干脆就是走上极端的白眼狼。

        总的来说,三代火影的教育太失败了。

        然而有羽生存在的这个世界究竟又是怎么样的呢?羽生不知道,毕竟未知才是未来。

        但三代火影依然是三代火影,所以他依然决定为自己的三位弟子铺路。

        这样的做法大概与三代火影自身的经历有关,“火影”总是非常重视自己的继任者的,而三代目在年幼的时候就得到了初代与二代的栽培。现在已经成为了三代目的他,自然也要把这种栽培转移到自己弟子的身上。

        这也是羽生不被看好的原因……羽生哪怕再好,他也是别人家的孩子,对三代目而言三忍才是自己的孩子。

        恰逢东线失利的时机,甚至三代目不惜把刚刚前往战场不久的三位弟子给临时起意召回了木叶,为的就是交代和叮嘱他们应该在战场上怎么做。

        这就是所谓的思想、行动与追求目的的统一。

        在木叶下一任火影候选人的问题上,甚至志村团藏都不会和三代火影站在一起,所以一些事情他得亲力亲为……他也只信任自己的亲力亲为。

        东线的情况发生了变化之后,羽生也临时留在了村子里,等待新部队的挑选与集结,然后再分批次的派遣到前线去。

        木叶这架战争机器目前只是处在热身起步的阶段,因此它的动作显得井然有序、有条不紊,但不是特别高效、反应迅速。

        起码它还远没有到需要极限压榨自身战争潜力的时候。

        于是羽生这位前线最高指挥官竟然能够脱离部队在村子里一连呆了三天,期间的联络说明现在那边的部队在正常的运作着。

        这样的结果甚至让羽生自己都开始怀疑自己这个指挥官是不是显得有些多余。再考虑到他本人是个“灾星”与“事儿精”,所以他离大家远一点的话,指不定大家能过得更好。

        回到木叶第三天,羽生在早晨天色蒙蒙亮的时候就来到了木叶的大门口等待着。

        没过多久,他就等到了从西线归返的自来也三人组……这么快就被三代目叫回村子,这三人大概也是有些懵的。

        自来也走在最前面,大蛇丸和纲手稍稍靠后,具体来说,现在是大蛇丸正在扶着纲手行走……她的左腿膝盖弯起,整个脚掌都虚抬着,而露在外面的一截小腿上缠绕着一圈圈的绷带。

        纲手受了伤,这是羽生未曾预料,但想想也“合情合理”的事情。

        而之所以是大蛇丸在协助纲手移动而并不是自来也,主要是身高方面需要协调的因素——自来也是一个1.9的壮汉,相对来说,纲手1.6,而大蛇丸只有1.7多一些。

        但羽生这边就不存在这些问题了,他一边往前走迎上三人,同时伸手把自己身后的两把长刀抽出来拍在了自来也怀里,然后他走到纲手身边……把她轻轻背了起来。

        难得,不解风情的羽生也能干点人事了。

        “羽生,为什么三代会突然把我们召回来?”

        这时候自来也这样开口问道,他们事先并未想到羽生现在也在村子里,所以联想到自己也被召回了,还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以至于木叶要集结高端战力呢。

        “应该没什么大事,大概是三代目突发奇想,要给你们上一堂思想品德课吧。”羽生这样说道。

        他背着纲手,而自来也帮他背着刀,一切显得合情合理,场面和谐的不得了。

        自来也:“……”

        他以为羽生又在习惯性的胡说,然而某种意义上,羽生的描述是百分之百准确的。

        这时候,羽生把视线悄悄瞥向了大蛇丸,而后者在察觉到了他的视线之后,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然后悄悄地伸手打出几个暗语。

        是啊,纲手为什么会受伤呢?

        因为查克拉消耗过度以至于战场上没有了余力。

        那她为什么又会查克拉消耗过度呢?

        这是个好问题。

        因为有的人远隔千里也能拖累她。

        羽生这种连三代水影都不能碾压、反而身受重伤的残废忍者,是该考虑考虑怎么才能体面的退休了,否则也只是浪费木叶的粮食。

        “接下来呢,要直接去三代火影那边吗?”羽生对着几人问道。

        “不,既然你都那么说了,可见事情并不紧急,我觉得我们还是先各回各家,稍稍休整,然后再在三代目那边集合吧。”大蛇丸这样说道,剩下的两人也跟着点了点头。

        羽生……开始怀疑大蛇丸这家伙究竟是在想什么说什么,还是体内开始生长一种名为情商的东西。

        难以置信,一条蛇他不长鳞片,居然开始长情商了。

        就这样,三人在进入了木叶之后,各回各家。

        可怜的自来也还得先去羽生那边一趟……难道羽生会把自己的武器送给他?当然是让他帮忙送个快递。

        …………

        清晨的道路上,行人不多,但还是有人看到了一陌生青年男子背着初代火影的孙女穿街过巷的场景——相比于纲手的鼎鼎大名,在木叶人均脸熟,羽生的样貌自然只是陌生人级别。

        他的长相甚至远比他的名字更让人陌生。

        好在有人试着跟纲手打招呼的时候,纲手也能礼貌的回应,否则的话羽生肯定就会被当做人贩子然后被当街处理掉。

        一边往纲手家的方向走着走着,路稍偏,人就更少了,渐渐地就只剩下了他们两人,然而这时候羽生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说话……一个平时挺能哔哔的人,也有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的时候。

        感谢?

        这样的词对纲手来说未免太轻飘飘又疏离的远了。

        现在,羽生愈发能够感受到纲手沉甸甸的分量……当然不是物理意义上的重量,而是心理意义上的。

        纲手的手臂环绕着羽生的脖子,她的视线往下一瞥,就能从羽生衣领的缝隙之中看到他身前那道显得非常夸张的伤口。

        “羽生,到了现在我才真正的察觉到了战争的可怕之处……想想看,为什么上次大战的时候,我能够在战场上活蹦乱跳呢?”

        纲手并不是在善解人意的帮着羽生找个话题缓解尴尬,这时候她只是这样有感而发而已。

        战争能够非常突然又轻而易举的夺走人们的珍视之物,所以它是可怕的。

        “很正常,无知无惧而已,上一次战争的时候,你的年龄在那,所以你也不会想太多。”

        这就跟很多人小时候特别敢玩蛇一样,长大之后他们就不敢碰这种又细又长、阴冷潮湿、浑身鳞片甚至没有腿的生物了。

        上一次大战,羽生背着纲手的时候,她当时还试图拗断他的脖子呢,现在呢?不还是成了安安静静的少女了么。

        “咳,说话归说话,不要当众动手动脚的。”

        纲手:“……”

        羽生总能用这样的方式打断别人深沉的情绪,人家纲手只不过是把手掌贴在了他的伤痕之上、衣襟外面而已。

        好吧,这是一种转移话题,而且羽生成功了。

        “你腿上的伤……”

        “没什么大问题,我只不过是准备慢慢恢复,不然留下疤痕的话就不好看了。”

        纲手明显不太想细说自己受伤的事情,然而先不说“好看”的必要性问题,对她来说疤痕本就是与恢复速度无关的事情——她只不过是在当时没有余力自己治疗,返回之后又因为紧急召回而没有时间得到其他人的治疗而已。

        纲手过度消耗的查克拉,到了现在还没有恢复过来。

        “总之我是医疗忍者,我的情况你不用担心,忍者受伤是常有的事情,倒是你……身上的伤势先不论,你的右手是怎么回事,虽然看起来没什么外伤,但感觉右臂没有力气,难道是……”

        被背着的纲手感觉羽生的右手有些虚,所以又这样问道。

        “必定与禁术是没有关系的,我先前尝试了新的忍术而已……是正常的术,只不过特别需要微操与查克拉的调和,所以使用的时候手部神经压力有些大。

        这甚至不需要治疗,想要加速恢复的话,我只需要去湿骨林猛喘几口气就行了。”

        就算是羽生,也不能开发一个术就是禁术,那才真是活够了。

        “查克拉的……调和?”

        纲手选择了信任羽生的解释,但她表示自己仍旧听不懂他嘴里突然蹦出来的词组。

        “以后有机会跟你解释……我们到了。”

        再往前走就是三筱的小院了,于是羽生停下了脚步,把纲手放了下来。

        那里一如既往,但是透过矮墙可以看到一个挺年轻的陌生女子正在那个院子里忙碌着,想来那就是纲手请来帮忙照顾弟弟的人。

        但羽生终究是没有走进那个院子的。

        虽然他本人没什么特别的情绪,但在单手扶着墙壁站在那里的纲手看来,他离开时的背影,依然显得孤零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