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木叶之影流在线阅读 - 第三百零三章 ?安营扎寨与习惯成自然

第三百零三章 ?安营扎寨与习惯成自然

        羽生这边的阵型总体上来说是十分薄弱的,甚至说不用遭遇大规模部队,只要遭到同等规模的敌人定点集中式的突袭,羽生这边就有很大可能会被瞬间击溃……前提是忽略掉像旗木朔茂这样的非常规战斗力的话。

        而且羽生现在执行的任务本身的内在要求就是灵活多变,他是有理由拒绝与敌人进行死战的。

        经过了一下午的高强度工作之后,最为重要的探知术式已经被立了起来:一个直径一米的透明查克拉球悬浮在巨大的术式底座的中间正上方,它看起来就像个一戳就破的肥皂泡一样。

        术式展开之后,即开始了工作。

        不过它并不是真的如同雷达一样的能够探知、显像然后反馈的一体化“装置”,实际来说这个术式探知到的信息是相当抽象的,比如羽生,就算他站在一旁一直看着,也不可能从“肥皂泡”之中读取到什么有用信息。

        必须通过感知忍者将探知术式得到的信息进行“编译”之后,才能得到一般忍者能清楚的正常情报,方位、距离、人数乃至查克拉反应的强度,这些东西如果只在球上看的话,那能看出个球来。

        几位漩涡忍者以及村子里派遣出的其他感知忍者坐在术式周围特殊的标点上,开始检查它的运作情况。

        “已经能正常的工作了吗?”羽生对着感知忍者们问道。

        他是挺关心这东西的功效的,毕竟有了这个术式之后,他们的任务就能变得简单易行一些。

        “是的,羽生大人,不过这个术式只是第一次应用于实践,技术方面不知道是不是存在不成熟的地方……只是目前来看并没有出现问题。

        借助术式的探知与记录能力,现在我们能够清晰的感知到四人一组的查克拉集群呈现一种均匀的距离散布在指挥部的周围,那就是我们之前派遣出去的侦查小队。”一个正在参与术式运作的漩涡忍者这样说道,欲扬先抑,他的话语里的转折是能让人喜欢且接受的那一种。

        “我们的忍者……需要人为的一一区分出来吗?”

        羽生觉得这是一个重要的问题,如果木叶一方的忍者也需要人为一一识别的话,那这个术式的工作效率就很成问题了,甚至说不定侵入者能搞好潜藏在木叶的忍者之中而不被探知术式发现。

        “并不是的,羽生大人,稍后我们的忍者的查克拉特征会被术式记录下来,而在几天之后,只有被记录的查克拉才允许在术式的作用范围内自由活动,否则的话就会立刻发出警报。”那位漩涡忍者这样解释着说道。

        “敌我识别模块”是任何预警或者探知系统必须搞好的东西,否则的话它的工作效率就很成问题,因此现在使用的这个探视术式在设计的过程之中自然有过这方面的考虑。

        所以一般的侵入者进入探知范围之后,指挥部这边是能够瞬间发现的,至于那些有着查克拉伪装能力、特别擅长执行潜入任务的敌人,那就另当别论了……探知术式只是个术式,谁也不能指望它智能而全面到那种面面俱到的程度。

        仅靠着一个术式就能实现全部的侦查效果的话,那还要羽生这些忍者做什么。

        “这样就可以了,察觉到了什么异常的话,要立刻报告。”

        羽生不由的点了点头,他对这个探知术式已经非常满意了。

        大型雷达已经开机工作,一部分漩涡忍者也已经借助周围的地势布置下防御结界,这方面的工作同样得以非常高效的完成了……毕竟这个营地最极限的容纳规模也不过是一百五十人而已,所以防御结界的规模也是中等偏小的,它布置起来更加简单一些。

        剩下的闲置忍者则开始了营地的建设,或者开始搭建帐篷,或者使用土遁建造简易的房屋,开挖水源、安放物资等等,忍者是一种高度自律的生物,所以此时此刻大家是忙碌而有序的。

        到了傍晚时分,这些基础建设工作已经完成了一大半。

        羽生先是把这边的安置情况写成便签,然后使用鹰隼向着村子里做了汇报……这样的定期联络,以后每天都要进行。

        向村子做了日常沟通之后,羽生往前走了几步,坐到了一截被放到的圆木上,而他身前不远的地方,还点燃着一堆篝火。

        几个很眼熟的人,如同羽生一样坐在了这一堆篝火的周围。

        “羽生大人……”

        听到了漩涡紫蔻的声音之后,羽生点了点头,然后伸手接过了她递过来的饼子。他和很多人一样,从昨天晚上一直忙到今天晚上,到了现在才终于有机会吃点东西。

        一口咬下去,羽生发现这松软的面食里面还夹着肉干、梅干一样的东西,味道比较丰富又有层次感,因此食物倒也称得上是美味……目前这个阶段,木叶的物资还是比较充足的,肯定是没有理由在这个时期就让大家一直啃兵粮丸。

        如果战争会长时间的一直延续下去的话,那么前线忍者们的物资供给才会越来越匮乏起来。

        这是事情发展的不同阶段。

        羽生一边吃着东西,视线扫过了周围的人群,然后盯着其中的一个人这样开口说道,“奈良,这么些年过去了,没想到你都混成上忍了吗?”

        奈良渚,羽生当年的一位小队成员,而现在大家又汇合在了一起。

        不得不说战争是一件挺奇妙的事情。

        “只是特别上忍而已,队长。”奈良渚摇着头说道。

        “喔,那我就安心了,本来我还以为战争导致了木叶上忍门槛降低、人数烂增的现象呢。”

        两人好像已经多年没有见过面了,但羽生很快就帮奈良渚找回了那种“久违了”的感觉。

        “羽生……你还是老样子。”

        奈良渚被噎了一句,但肯定也不会生气。所以说习惯真的是一种非常恐怖的事情,尤其是对于人类这种智慧生物来说,十几年前的习惯都能被瞬间唤醒。

        羽生三两口将食物塞进了嘴里,然后向着奈良伸出了自己的手。

        两位老队友的手掌紧紧地握在了一起,于是,多年的未曾相见就像是从未存在过一样了。

        火之国东线的林地,又与川之国的重森有什么区别呢?

        “无论如何,还能活着就好。”羽生也终于算是说了一句人话。

        特别上忍与上忍之间,又有什么不一样呢,反正肯定是没有活人与死人之间的区别大的。

        稍后羽生又张了张嘴,不过他终究没有把下一个问题问出口。

        本就是已经是两个世界的人了,多问一句又有什么意义。而且本身这也是奈良渚不一定能清楚的事情。

        羽生到底还是一个情绪非常内敛的人,他最深沉的想法,只有他自己才能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