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木叶之影流在线阅读 - 第三百零一章 ?举火

第三百零一章 ?举火

        旗木朔茂突然提起这个话题,确实是有些不合时宜的,不过羽生想想就能知道这个人所谓的“结婚对象”是什么人……除了取月诺诺之外还有其他人吗,毕竟苗头早就有了。

        如果取月诺诺能够发育到她姐姐那种程度的话,那旗木这种闷葫芦确实是会动心的。

        只是……旗木朔茂明明看着像个打手,但莫非还是个策士?从小把人家盯到大,把刚刚成熟的果子收入囊中,这是人干的事情么?

        木叶之旗木家族,昔年有子曰朔茂,少时谦恭而敏,稍长,禽兽也。

        要不说同行之间才是赤裸裸的仇恨呢,羽生看待这个事情的方向就明显存在偏差——为什么就不能当人家是青梅竹马然后自然而然走到了一起呢?

        整个木叶,都没有天降系生存的土壤,这不是可喜可贺的事情么。

        不过,就算羽生认为旗木朔茂的想法堪比禽兽,但既然旗木都这样说了,那羽生觉得自己还是应该为此送上祝福的,于是他开口说道,“这确实是一件大事,要不我给你批一个小时假,这样不管是结婚还是出征你都两方面不耽误,怎么样,是不是非常人性化?”

        甚至还能摘掉旗木是死亡flag,堪称一石三鸟,何乐而不为呢。

        旗木朔茂:“……”

        羽生这个人一向如此,不管是敌人还是友人,该嘲讽的时候他是绝对不会手下留情的……给一个小时的“假期”,这是准备让旗木去干点啥事?

        然后一百多个人还要以这种公开理由等旗木完活,这不就等于一百多双眼睛扒着他卧室窗户往里看、细细观摩么,这还让人活?

        旗木朔茂多少也是一个要脸的人,以他的性格推测,真要是碰到这种情况,那他的心思瞬间就不在人类伟大的繁衍事业上了,而是会直接抄刀子,然后……给大家表演一个名为自杀的绝活。

        其实这次旗木朔茂倒是有些误会羽生了,羽生绝不是为了嘲讽而嘲讽的,出于对人类的观测,羽生其实是比较在意旗木朔茂的繁衍大业的……额,这里面肯定没什么龌龊的心思,仅仅是羽生比较在意六代目的事情而已。

        羽生手头上没有任何资料能证明旗木卡卡西的亲妈是谁,甚至他的亲爹究竟是不是旗木朔茂也没有百分之百的定论,毕竟旗木朔茂一辈子砍人可是逮谁砍谁的,也没听说他跟任何人五五开过啊。

        那为什么他的儿子永远五五开,这个是从遗传学上无法解释的。

        那假如旗木朔茂确实是卡卡西的亲爹,而他的亲妈不是取月诺诺的话,那现在旗木朔茂肯定生不出卡卡西来了,他最多也就只能生个二点五对七点五开了……毕竟以旗木朔茂正常的人生轨迹来说,似乎是很难接触到取月诺诺这个人的。

        可就算卡卡西的亲妈是取月,那也不能保证两个人生出来的孩子就是旗木卡卡西,这种事情……淘汰率高的离谱,只有天时地利人和才能生出正确的卡卡西来。

        嗯,设想了一下旗木朔茂的生产性活动之后,羽生觉得卡卡西虽然还没有出生,但现在已经可以提前给他上坟烧纸了。

        “看来你不太同意这种处理方法,”见旗木朔茂一直沉默,于是羽生又接着给出了另外的建议,“其实还有另外一个解决你困扰的方法,而且更精准、手术刀般的精准,叫做……性甚至哉,割以永治。”

        这种办法,可以解决一个男人一辈子的烦恼。

        “……我这就去干活,哪怕是去搬运物资。”

        旗木朔茂觉得他如果再继续闲着待在这里的话,那他迟早身上会缺点零部件,甚至大脑爆炸也说不定——什么叫做手术刀般的精准,羽生所谓的方法,分明就是要动用手术刀的。

        或者粗犷一些的话,也可以用砍刀或者铡刀代替,毕竟旗木朔茂是个铁骨铮铮之人——怕疼的忍者,那还是忍者吗。

        “羽生大人,就算是吓唬人,你的话也有点说过头了。”看着旗木朔茂有些灰溜溜的离去的身影,漩涡紫蔻觉得有些好笑,但她还是对羽生的说法表示了批评。

        “不不,这是一个挺严肃的事情,本来大家现在马上就要前往前线了,这时候旗木却非要说什么结婚的事情,虽然我知道以这个人的性格,可能就是想借助这样的机会把这个消息告诉我们而已,然而……嗯,往严重里说这得叫动摇军心。

        而且万一旗木在战场上老是想什么结婚的事情,一个不留神被人干掉了怎么办,心心念念的未婚妻有个屁用,最终还不是便宜了别人?”

        羽生这样反驳道,他在试图为玄之又玄的“死亡flag”寻找科学原理上的依据。

        然后紫蔻也无话可说了。

        整个木叶村,就没有人比羽生更会讲道理。

        以及歪理。

        …………

        武器、生活物资、医疗物资等等,将这所有的东西筹备完成,三代火影抽调的力量也集合起来。

        仅仅只有一百五十人而已,相比于西线的战斗规模,羽生这边的人手只要挤一挤就能够凑齐了。

        随后,羽生的队伍将会在傍晚出发,前往火之国的东部沿线。

        到了此时此刻,战争开始的消息已经在村子里彻底流传开来,人们对于前一次大战的记忆也渐渐地重新浮现了出来,木叶作为一个很有活力的城镇而存在了十年之后,现在它要摘掉身上那些繁芜的东西,重新变回最肃杀的“忍者的隐村”。

        甚至连温泉街那边都没有办法“夜夜笙歌”了。

        除了已经调往前线的忍者之外,村子里的其他机构目前还在各司其职,虽然战争改变了整个村子的气氛,但总体上木叶依然是有条不紊的。

        比如,现在忍者学校的学生们依然在按部就班的上学,唯一有所变化的是学校里教授的东西开始由偏重理论的知识转向了偏重于实际的战斗技巧。

        而且受战争的影响,忍者学校的老师们变得更加严格了起来,学生们也没有了平常的那种狗屁倒灶、聊天打架了。

        比如,尽管漩涡玖辛奈依然被孤立,但这时候已经没人再有找她麻烦的心思了……“预备忍者”们似乎对战争这种事情还是比较敏感的。

        当然了,也可能与最近玖辛奈狠狠地打断了好几个同学的鼻梁有关。

        “羽生大人……你和大家这就要去往前线了吗?”

        羽生和他的队伍在离开村子之前,结束了一天课业的漩涡玖辛奈刚好来到了影流这边。

        “嗯,接下来我们要去往火之国的东部,甚至会重新踏上你们漩涡一族曾经的故国。”羽生一边说着,一边卷起一个卷轴塞进了身后的忍具包之中。

        再然后,只见他伸手往周围一捞,一只黑猫就被他提在了手中。

        “换算一下人类的年纪的话,你至少也应该有六七十岁了,所以之后你就帮忙带孩子吧。”说着,羽生把黑猫塞到了玖辛奈的怀里。

        黑猫是通灵兽,肯定不会像一般的家猫一样寿命短暂,鬼知道它能活多长时间……让它来帮忙照顾玖辛奈的话肯定是绰绰有余的。

        “你也偷偷吸收了那么多的查克拉,难道还比不上那些咸鱼么,总归是能派上点用场的吧,好好干活……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早就能说话了,否则的话我身边的一些事情有的人是怎么知道的?”

        “喵?喵呜,喵呜喵……”

        黑猫试图用猫语进行辩解,但这时候羽生已经懒得计较这些事情了……反正他知道这只黑猫肯定是一个被人收买了的间谍。

        就跟蛞蝓一样。

        “羽生大人,到出发的时间了。”

        这时候漩涡紫蔻走到了羽生的身边,这样提醒道。

        “知道了。”

        羽生点了点头,他蜷起食指指节轻轻托了托黑猫的下巴,然后又顺手拍了拍玖辛奈的头发,“记得长点心,别那么容易上当受骗,更不要被人说一句头发很漂亮就倒贴过去……你说你亏不亏吧。”

        莫名其妙的话说完之后,羽生和漩涡紫蔻离开了地下基地,然后来到了忍者队伍集合在一起的一个训练场。

        天色已经黯淡了下来,天边的霞光透露着一种苍凉的意味。

        羽生站到了队伍之前,他稍稍驻足,却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挥了挥手之后就当先走在了前面。

        因为队伍已经停留在这里不断的时间了,这周围集结了不少的村民,他们自然是能够知道这是一支即将出征的忍者大队。

        从训练场往外走,黑压压的人群无声无息的站在街道的两旁,他们目视着队伍的出行……有的人的表情是慷慨激烈的,而有的人则是眼含泪光。

        想必其中是有着出征的忍者的家人的,忍者为木叶流血,而忍者的亲人则为流血的忍者而流泪。

        羽生走在队伍的最前面,他每向前走一步,街边两侧的屋舍就会亮起通明的灯光,一步连着一步,就是一朵连着一朵,不一会的工夫,亮光就一直延伸到了木叶的大门口……就像是一条绵延的火龙一样。

        忍者的队伍,踩着整齐的脚步,从温暖的木叶灯火之中,走向了日光余晖已经撤下、月与星光还未升起的黯淡的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