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木叶之影流在线阅读 - 第二百九十二章 ?打人是不对的,不往死里打的话

第二百九十二章 ?打人是不对的,不往死里打的话

        在羽生的想法里,忍者学校的学生之间打架并没有什么问题,本身这个机构虽然叫做“学校”,但学生的培养目标却是“杀手”,所以一个杀手训练营的学员之间发生争端,能算什么大问题吗?

        要知道,在木叶哪怕仅仅是六岁的小孩子,他们上学的时候带的可不只会是笔,他们同时也是要带刀的。

        “霸凌”本是一种常见乃至无解的现象,长得比别人胖、比别人矮甚至比别人丑,都有可能会成为被大部分人孤立的诱因——漩涡玖辛奈的红头发,就是她被嘲笑和孤立的原因。

        刚刚入学的儿童,是不具备健全的心智、理性的是非观与判断能力的,这是年龄和经验造成的结果,并不能说绝对都是他们自己的错,然而……说再多,他们表现出的恶意也是最纯正的那种恶意。

        如果是一般学校的话,那这种问题就是一个大问题,然而忍者学校不太一想,甚至羽生是挺欣赏漩涡玖辛奈的做法的……你们笑我,我就打你们,笑一次打一次,不是挺好的么。

        所以,他最终还是带着这孩子走出了漩涡水户的院子。

        哪怕是忍者的教育,也是一种教育,而把自己的同学打成猪头似乎是不被正常的教育理念容许,所以明天羽生会把玖辛奈送回学校,顺便要跟忍者学校的老师面谈一下。

        不得不说,三代火影时期的忍者学校与二代时期发生了明显的变化,非但是规模得到了扩充且一般忍者的培养期限拓展到了六年,更重要的是“火之意志的传承者”这种理念被着重落实了下来。

        当然,这也并不是忍者学校的教育变得“光明伟岸”了,实际上只是忍者学校的职能实现了划分而已——明面上的学校成了贯彻这种听起来很好听的价值观的地方,至于阴暗中干脏活的忍者,自然有其他的机构负责培养。

        傍晚时分,玖辛奈跟在了羽生的身后,后者快速的行走在木叶已经开始空旷起来的街道上,而玖辛奈只不过是个小小的人,腿短是硬伤,所以不一会儿她就羽生被拉开了一些距离,于是她只能咬了咬牙,跟着紧跑几步,重新来到了羽生身后。

        然后,就是再被拉开、再跑几步,如此循环。

        羽生正在想事情,因此没有注意到身后的情况,等玖辛奈开始气喘吁吁了之后,他才意识到了自己好像太不注意步调了,于是这时候他才开始放慢脚步。

        然而他的注意的太晚了,这时候两人已经抵达了影流地下基地的入口。

        进入入口之后,两人通过倾斜向下的黝黑通道深入地下,这种逼仄又黑暗的环境好像让这个孩子有些害怕了,于是羽生开口跟她说话分散她的注意力:

        “跟你打架的孩子之中,有黄头发的吗?”

        “……”

        羽生的声音让玖辛奈的怯意稍去,她好像稍稍想了想之后,这才说道,“好像没有,但是却有一个一直笑眯眯的看热闹的黄头发,感觉……是一个非常讨厌的家伙。”

        看看,故事的起点连起来了,有了漩涡玖辛奈,自然就会出现波风水门的。

        据说波风从小就是一个性格温和的老好人,然而笑眯眯的看着女孩子被打而袖手旁观可不是什么好现象,怪不得玖辛奈对她的印象不佳——但这不一定是波风的错,或许他当时是在考虑究竟该帮谁吧,毕竟玖辛奈是在一打十而不落下风。

        而且波风水门从小的战斗技术应该都是非常出众的,他看起来温和,但真要说起来的话这人应该是有些“深藏不露”的……这个词听着不像是好词,应该说他不是一个喜欢炫耀的人。

        如果不是有着良好的素质的话,平民出身的他是怎么想都不可能接触到“飞雷神”这样的超高等忍术的。所以如果发生班级冲突的时候,他要是帮助玖辛奈的话,那就是打趴下全班,而如果是对抗玖辛奈的话,那看起来张牙舞爪的玖辛奈理论上也得扑街。

        “我听说你一个人打倒了很多人,你是怎么打的?”

        尽管玖辛奈的天赋得到了漩涡水户的称赞,但天赋只是天赋,她对于天赋的表达能力目前应该是有限的……她才刚刚入学,还没有体系化的学习忍者的战斗技术,所以她能打架打赢了确实是一件令人啧啧称奇的事情。

        “扑倒一个人,把他打哭,然后扑下一个。”

        这次玖辛奈倒是很直接的就给出了回答,毕竟她的战术很单纯,强就强在她的执行能力上,她能把“把人打哭”这个目标贯彻到底。

        “太没有技术含量了,”羽生摇着头评价着玖辛奈的战斗,现在她还可以扑别人,再过个几年还这样的话那岂不是自己很吃亏?

        随后两人进入了空洞的地下空间,而这时候羽生刚好看到了刚刚下班的旗木朔茂正在往外走。

        “来,我来教你该怎么打。”

        “旗木,过来帮个忙。”他把旗木朔茂喊了过来。

        于是,羽生的简单实用杀人技术小课堂开始了。

        旗木朔茂这个人,此时也远不如小时候可爱了,一张脸越长越是棱角分明,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一个多么性格冷峻的人呢,然而只有熟悉他的人才知道,这货怀里永远揣着一包坚果……或者是花生米,或者是核桃,反正是能吃的东西。

        听到了羽生的声音之后,旗木朔茂有些好奇的凑了过来,他第一时间就看到了跟在羽生身后的小孩子……嗯,长得既不像羽生,也不像纲手。

        红头发表示她应该是漩涡一族的孩子,所以……万幸的是,这孩子长得也不像紫蔻。

        “有什么事,羽生?”

        “来来,我准备进行一下基础的格斗技巧演示,你的责任很重大……准备好扮演靶子吧。”

        旗木朔茂:“……”

        虽然很是无语,好在他还是很配合的,两人私下是朋友,但羽生毕竟是他的垂直领导,总是要给点面子的——这不是正当着小孩子的面么。

        “当你的对手很激动的时候,他肯定会主动向你迎过来的,这时候你眼要准,力要足,随着对方的步伐,当他的身体重心从后往前移动的时候,立刻前踏一步,踢他的脚踝。

        这里的要点是把对方的脚踝踢骨折,但这个对力量的要求有点高,而且靶子是无辜的,所以就不直接演示了。”

        嗯,还有一个原因是旗木的骨头比较硬,是属于那种不好踢断腿的人。

        “然后,当你快准狠的踢到对方的时候,他的身体就会失去平衡,必然前倾。

        接下来你需要做的就简单了,只是把一直垂在身侧的右手往上提,轨迹扫过右腿的时候食指一勾,顺手把忍具包中的苦无提起来。

        苦无的锋刃和尖刺斜着向上,这时候你就有两种选择了——第一刺穿对方的喉咙,但这个不太建议,因为虽然这也是致命的攻击,但敌人如果意志坚定的话他还是能在死前做出其他动作的。

        第二就是刺穿对方的心脏,这个更好一些,毕竟急速失血会让他瞬间失去活动能力,而且……虽然没有被捅过,但我觉得扎心这种攻击方式比割喉更疼一下,一般人遭不住。

        新手的话,我建议攻击的时候左手握住右手手腕,或者双手持刀,这样你的手会更稳,不至于刺偏。捅好几刀都捅不死人的话,那敌人未免太可怜了。

        我们忍者追求的是结果,而不是杀戮的过程,所以攻击敌人的时候最好人道一些,务求干净利索、一击必杀,这样敌人死的痛快,我们心里也能好受一些。”

        羽生手里的特制苦无更加纤薄,因此看起来尤为锋利,那利刃就在旗木朔茂的胸腔和喉咙处比划来比划去的,看的漩涡玖辛奈小盆宇眼皮一跳一跳的——她真的在担心羽生一失手扎下去。

        但这种失误是不可能发生的。

        甚至为了配合羽生,这时候旗木朔茂的身体整个还都是失衡的倾斜状态,他只是用一只手按住了羽生的肩膀,而如果他不小心松手了的话,那么都不用羽生动手,他自己就好撞到苦无的尖刺上面。

        那样的话,羽生都得怀疑旗木是不是中了“死的必然憋屈”的诅咒了。

        “怎么样,看懂了吗,你要不要自己试试?”

        演示完了之后,羽生将手中的苦无一翻,接着将其递给了漩涡玖辛奈。

        玖辛奈有些呆呆地接过苦无,她看着一脸期待的羽生,愣了那么一会之后才开口说道:

        “大人,忍者学校的学生虽然挺讨厌的,但是……真的有必要一个一个的捅死他们吗?”

        虽然很讨厌忍者学校里的那些“同学”,但玖辛奈还是有些是非观的,她觉得自己没必要那么残忍。

        这孩子智商不错,一下子就问到点子上了,木叶的忍者学校里好像也不许杀人吧?

        “这样啊,那我们改一改,当对手失衡跌过来的时候就不用掏刀子了,你要双手按住对方的脑袋,同时猛地提膝……你的目标不是打哭对手吗,那这种攻击肯定是能做得到的。”羽生更改了自己的攻击方案。

        然而……

        废话,鼻梁都给人磕断了,泪腺撞上膝盖,它不得玩命开工么……

        羽生好像降低了攻击等级,但这依然不是应该用在忍者学校孩子之间战斗的方法。

        或者说,羽生到底把忍者学校的学生们当成什么了?

        旗木朔茂在一旁暗自摇头,羽生真的不适合给人当老师,血腥程度这么高的攻击手段,男孩子还另当别论,教给这个年纪的女孩的话,只会把她吓……

        等会,旗木的思路戛然而止,因为他怎么好像看到了这个小女孩的眼神有点发光呢。

        错觉了吧?

        或许,忍者学校里的每个孩子上辈子都是折了鼻梁的天使。

        而一种叫做“缘分”的东西,会让他们这辈子还得再折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