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木叶之影流在线阅读 - 第二百九十一章 ?没有人比我更懂打架

第二百九十一章 ?没有人比我更懂打架

        千手、宇智波乃至漩涡这样的忍宗的恐怖之处在于,可能族中有那么一对活了三十年都平平无奇的夫妇,然后他们突然就能生出一个天赋异禀、甚至足以影响整个世界的孩子。

        这种“天才”降生的概率,会比一般人不知道高到哪里去。

        道理是非常简单的,一个忍者后天努力一百年,甚至都比不上人家的祖传dna努力十个月。

        所以后来像雾隐那样的忍村会执行血继忍者与忍宗的灭绝计划,指不定他们真的就是为了消灭贫(才)富(能)分化、进而实现社会的公平与公正,从而为维护整个世界的和平贡献自己的力量呢。

        毕竟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乱局,归根到底都能追溯到六道的血上面去。

        “这个孩子……她的父母都是漩涡的普通族人,并不是忍者,但她有些不一样,某种程度上她跟我是很相似的,所以她是我选定的继任者。”

        漩涡水户抚摸着身边小女孩的脑袋,然后这样对着羽生解释着这孩子的身份。

        现在漩涡一族是存续下来的一族,因此在“原本”他们覆灭的结局下都能够幸存下来的人,现在更没有被蝴蝶翅膀煽没了。

        这其实是一件挺正常的事情。

        而既然漩涡水户都这样解释了的话,那羽生自然也就能猜得到这个红头发的漩涡小女孩的身份了。

        漩涡玖辛奈,时年六岁。

        不得不说,有才能有天资的人,总是会被选中的,木叶原本的第二任九尾人柱力,现在依然被漩涡水户给挑选了出来。

        羽生仔仔细细的看了看这孩子,没记错的话“漩涡玖辛奈”应该是个脸型饱满的鹅蛋脸美人,而她现在还有一点婴儿肥,所以刚好是个大饼脸……错了,六岁的话应该是小饼脸。

        他的审视的视线一直逼的人家孩子往漩涡水户的身后躲。

        羽生摇了摇头,看来自己到底不是一个会招小孩子喜欢的人……然而这是人家小孩子的错么,谁让他把所有的小孩子都当成熊孩子呢。

        “水户大人,到了现在这种时候,那件事已经不是非漩涡不可了,所以你没必要为了这个过于操心的。”直到那孩子把自己彻底藏起来了之后,羽生才收回了视线,对着漩涡水户这样说道。

        然而漩涡水户却摇了摇头,“不管力量再怎么分散,‘容器’的门槛再怎么降低,漩涡一族都是最适合成为容器的那类人,而既然漩涡一族要选择融入木叶的话,那么有些责任是必须承担起来的……虽然这种决定有些对不住这个孩子。

        而且有些事情主动承担和被动接受是不一样的,漩涡会担当起该他们担当的责任,但村子也要保证自身的公正——漩涡只是木叶的一员,而不是全部的木叶,我这么说的话,你能懂吗?”

        羽生稍稍沉默,随后终于点了点头。

        他刚刚话里的意思是说接下来的九尾人柱力并不一定非是漩涡族人不可了,然而漩涡水户的话无疑更有道理,漩涡一族现在是木叶的漩涡一族,而漩涡一族又是最适合成为人柱力的人,所以漩涡的族人当然会继续成为九尾的容器。

        这是应该的,漩涡水户与漩涡一族也会积极承担下这样的责任,但她话里还有一层更重要的意思……木叶必须保持公正,漩涡族人接下来会成为九尾人柱力,但是万一村子到了需要八位人柱力的时候,那这八个人柱力绝不可能都由漩涡族人来承担。

        忍者是高危职业,而人柱力是高危职业中的高危职业——尾兽会不断在人柱力体内挣扎,寻找冲破封印的可乘之机,而且他们也是战场上的敌人的第一优先击杀对象。

        该我们承担的责任我们会承担,但村子不能把全部的重担都压在漩涡一族身上……漩涡水户倒也不是在偏袒自己的宗亲,她好像只是想要一个公平的待遇,而不想自己百年之后族人们受到什么欺压。

        “水户大人,我想你担心的情况并不会发生,一旦要选择复数的容器的话,那么先前的计划肯定会向着木叶高层有限度的公开,而到了那时候,哪怕仅仅是出于谨慎的考虑,他们也不可能会同意把所有的力量都集中在漩涡一族手里的。

        力量只有一份的时候,那当然是非漩涡不可,但如果是八份的话,那高层们要考虑的就是平衡和制衡问题了。”想了想之后,羽生这么说道。

        防止一家独大、力量失衡,是政治上必须考虑的事情,而现在木叶的高层,就是最典型的政治生物——本事肯定是没有先代们大的,但心思却活络的多。

        “……”

        这一点,好像漩涡水户之前并没有多想过,而现在羽生却提醒了她。

        “你的话有道理,羽生,不过……怎么感觉你对火影以及现在的顾问挺有意见的?”

        “咳,错觉,水户大人,这只是你的错觉。

        这个肯定是没有的事情,三代火影和顾问们都是在其位、谋其政的人,而我刚刚的说法只不过是按照他们之前的行事方针做出的推测而已。”羽生赶紧这样说道。

        嗯,绝对只是对木叶高层执政方针的合理推测,他羽生雨正直善良,这辈子就没有黑过任何人。

        年幼的漩涡玖辛奈根本听不懂羽生和漩涡水户在说什么,她也不知道接下来自己要承担的重担是什么,但好奇心却促使她再次探出头来。

        “但如果漩涡一族要有所牺牲的话,真的需要挑选这样的孩子吗,那东西身上的邪气、恶念以及暴虐的负面情绪,指不定会影响她的心智——心智健全的成年人肯定是比孩子可靠的,或许木香都会比她合适一些吧。”

        幸亏木香没有听到羽生的这句话,否则肯定很生气,这位好领导好事想不到她,但碰到这种事情的时候,却第一个提起了她。

        难道堂堂影流十三香,就是用来卖的么?

        “其一,考虑到稳定与持续问题,一个‘容器’最好能够拥有一生的效力,毕竟更换人选所耗费的代价太大了,所以人选最好是从孩子之中挑选。第二,就算是能够使用金刚封锁的木香,在天赋方面也是比不过这孩子的,这一点我能保证。”

        漩涡水户的话是可信的,在木叶,没有人会比她更懂人柱力、九尾查克拉以及漩涡查克拉对九尾查克拉的压制性。

        “至于你所担心的那东西的负面影响,那就需要今后你们好好照看她了。”

        说着,漩涡水户牵着漩涡玖辛奈的手,让她从自己身后走了出来,然后又把这个小小的人儿向着羽生推了推。

        羽生:“……”

        “我的时间没那么多了,她的双亲也只是普通人……羽生,你是主张把漩涡带来木叶的人,所以漩涡的未来,有一半压在你的身上,这是你的责任。”漩涡水户又这样说道。

        这话,怎么听着有点赖人的意思。

        但某种意义上它也没错,羽生是最初提出漩涡迁移计划的人,如果未来漩涡一族在木叶“消失”了的话,那他是需要承担责任的。

        羽生有些无奈,他蹲下身体,视线与漩涡玖辛奈平齐,稍稍犹豫了一下之后,才把一只手按在了这孩子的肩膀上。

        “你身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这最初的交流,真的是无比生硬,羽生果然不擅长与孩子接触,而且现在比他当年跟纲手大蛇丸自来也他们的“交流”困难多了,毕竟那时候他只需要冲上去pk就可以了。

        漩涡玖辛奈先是回头看了一眼漩涡水户,见后者对着她轻轻点了点头之后,这才小声的开口说道:

        “学校打架……”

        这孩子双眼之中有些水气,她一面有些委屈,但另一面又很倔强。

        只听她继续说道……

        “我一个,打他们十个。”

        嗯,这意思是说,她虽然看起来有点惨,但自己并没有吃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