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木叶之影流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八十九章 ?我开玩笑的,兄弟(求订阅)

第二百八十九章 ?我开玩笑的,兄弟(求订阅)

        羽生和纲手的侦查活动并不是真的遍及了火之国的周边各国,而且仅仅是集中在了火、土、风三国中间的三角地带。

        管中窥豹,可见一斑,在完成了这些地方的侦查之后,其他的地区也就没必要瞎跑了——仅仅通过对这世界一角的观测,一些不太好的结论就能被总结出来。

        从雨之国到火之国,中间的差别虽然不能说恍如隔世,但火之国与雨之国确实是两个世界……雨之国该水深火热就水深火热,火之国该国泰民安就国泰民安。

        “羽生……”

        当羽生与纲手两人再度返回木叶、进入了木叶大门之后,纲手好像突然有些心生怯意了……尽管她是那种能够跟三代火影胡闹的人,但凡事得讲理,她之前不告而别离开木叶确实是一件错事,所以接下来她很可能要面临着三代火影的批评。

        批评乃至惩罚倒也不是特别可怕,可怕的是三代火影会唠唠叨叨、不厌其烦讲道理。毕竟在弟子的教育问题上,三代火影是格外有耐心的。

        所以,她语气里甚至有点撒娇的意思,也就没什么特别奇怪的了。

        “好了,我明白了,三代火影那边由我去做任务汇报就可以了,你就直接撤回家吧,反正我汇报的事情也能算是重要情报,相信之后一段时间村子都会为此而忙碌的。

        一旦三代火影的精力都集中到那些事情上的话,也就没有时间来理会你的问题了。”羽生这样说道。

        这话让纲手稍稍松了口气,反正能不用现在就直面三代火影的话那就最好不过了。

        于是,两人就此“分头行动”。

        “纲手。”

        而就在纲手准备转身离去的时候,羽生又突然叫住了她。

        “考虑剪掉头发么,单马尾虽然没什么不好的,但看起来有点小孩子气。”

        “阿?”

        明明单马尾才是charmpoint的呀?

        每个人所欣赏和喜欢的地方是不一样的,有的人是短发控,而有的人是长发控,这都是极其正常、能被理解的。

        然而有一种人是不能理解、不被原谅的……那就是那种从长发阵营叛变到短发阵营里的人。

        呸,x尾x新,羽xx

        …………

        羽生随后来到了三代火影的办公室,向着本村的最高村干部汇报了这次长期侦查任务的结果。

        雨之国、川之国这样的小国积贫积弱,境况糟糕,甚至还没有走出上次忍界大战的阴霾,然而风之国这样的国家却已经再一次的展露出了他们对于周边国家的企图,甚至已经在考虑策动新的战争的方略了。

        但是大国对周边小国的闪击歼灭战,只是在理论上存在可能性,因为整个世界本就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那些小国就存在于大国的夹缝之中,你不动我不动,所以彼此安好,可你想拿?

        我同意了么?

        这个世界本就幅员有限,一点点的火苗就会引起另一次的世界大战。

        羽生在这次任务之中得到的情报都不是那种具体而微的绝对机密的东西,毕竟他没有潜入到哪个大忍村中去,他得到的都是整体性的大方略情况。

        是事先大家就有所猜测,然而他得到了证实的一些东西。

        在他向三代火影汇报了此行的所见所闻,并且重点介绍了他和纲手在风之国大名城听到的砂隐千代与大名的对话之后,三代火影久久地陷入了沉默。

        他拉开自己办公桌下的抽屉,捡出一只漆黑的烟斗,然后熟稔的塞满了烟丝、点火,接着将烟嘴叼了起来……说起来,在羽生的印象里三代火影确实是一个老烟民,那现在他可能正走在通往老烟民的路上。

        然而吸烟对于忍者来说应该不算是一个好习惯,这玩意最起码也会损害肺部机能,同时导致血液的输氧效率大大降低——忍者是要凭借自己的身体战斗的,不管是剧烈的无氧运动还是持久的有氧运动,都应该拒绝尼古丁的掺和才对。

        不过这只是个人习惯问题,羽生只能暗自吐槽,却不会劝解什么。

        “风之国的扩张主张,根源在它的地缘因素上,走向战争似乎是一个不可避免的结果,然而我没想到的是,战争居然会来的这么快,大家才刚刚勉强抚平了上一次大战带来的伤痛。”过了一会之后,三代火影才这样说道。

        风之国、砂隐,自有要求国家扩张的内在机理,但这种扩张是绝不会被其他大国容许的,这样的矛盾本就不可调和。

        除非风之国能掌握先进的生产技术,能够真的在沙漠里养沙鱼、种沙稻。

        “火影大人,也没那么快。”羽生这样纠正着三代火影的说法,对方话里好像在说忍界大战会在明天开打一样。

        “也不会太慢,既然砂隐的千代会专门向风之国大名就这样的事情进行沟通的话,那你觉得他们能按耐多久呢?

        我所处的位置,终归是必须要料敌从宽、未雨绸缪的,否则遭到什么措手不及的情况的话,自乱阵脚就等于自取灭亡……火影是一个如履薄冰的职位,我必须临危不乱。”三代火影这样说道,对他而言,三五年间的事情,就是必须现在就做好打算的事情。

        但羽生有点不知道说什么好,“如履薄冰”?这种说法应该是从你这位第三代开始的吧,二代姑且不论,以初代那个脑子和作风,他会写“如履薄冰”四个字之中的任何一个吗?

        “所以,就连火影大人都找不到避免战争的方法吗?”

        “……如果你有那样的方法的话,那从现在开始你就是四代目了。”三代火影瞥了羽生一眼,然后很难得的这么直接反呛了他一句。

        羽生:“……”

        好吧,他有个屁的办法,所以四代目的位置,敬谢不敏了。

        “但不管怎么说,就算战争是不可避免的,相当于前一个战争绵延不禁的时代,世界终归是取得了进步的。起码人们有了战争与战争之间得以喘息的机会,只要能将这个机会尽量的延长下去的话,终有一天,永久的和平是会到来的。”

        三代火影又这样说道,但他这话究竟是能安慰的了自己,还是能安慰的了羽生?

        和平就是战争与战争之间短暂的休战期,三代火影的说法没什么问题,但问题是将其延长的具体方法是什么?

        谁都给不出百分之百正确的回答。

        这个时代确实比前一个时代进步了,战乱时代的小规模战斗绵延不禁,到了忍村时代,大家能集中力量隔个几年进行一次大规模对决了……现在看来这种进步的程度相当于每天死一个人的情况转变成了到年底一次性死360人的情况。

        嗯,可不就是进步了么,起码能打包火化了,这大大提高了火葬场的能源利用效率。

        没有了那种一直持续着的混乱,大国的平民的生活或许进步了更多,但忍者的生命却依然常伴与鲜血和战斗。

        这个话题有点太沉重了,而且三代火影没必要跟羽生讨论木叶之后的规划与计划,所以沉默了一会之后,他把话题转向了私人一些的方面。

        “话说回来……你和纲手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她不声不响的突然跟着你离开了村子?

        你们年轻人的事情我也不好多说什么,但忍者的规矩总是要守的,你得注意点分寸。”

        等会,这话听着有点问题,怎么在火影嘴里,羽生倒是成了事情的始作俑者了?

        拐带少女,这是非常严重的指责,一不小心羽生就会社会性死亡。

        “咳,火影大人,数年之前的时候,三筱老师还在、千手一族也还在,我想以三筱老师的情况,尽管她对纲手同样倾注着感情,也会教她很多东西,但关于忍者的教育方面上——我想三筱老师对纲手是没有教育权的。”

        三筱不是忍者,而当时的纲手是千手一族的嫡系继承人,是继三筱这个“无用之人”之后的千手一族的“新的希望”,所以羽生觉得三筱在纲手的忍者知识教育方面,并没有多少话语权,哪怕她是纲手的母亲。

        这个跟羽生能成为三筱的弟子是完全不一样的情况,羽生不过是个外来者而已,出身方面他跟纲手可没什么可比性。

        “你想说什么?”

        “我的意思是,三代火影既然是纲手的老师,自然是对她倾注了无数心血的,所以说“师即如父”,这话肯定是没什么错的。”

        这话倒是让三代火影听的连连点头,把三个调皮捣蛋的熊孩子照顾成人,有谁能知道是多么困难的一件事……没成想羽生也有成为知音的时候。

        但只听这位“知音”继续说道,“所以既然三代目如父的话,那……想必你是很欣慰能提前抱个孙子的吧?”

        “……”

        卧槽,这话是怎么个意思?

        三代火影小手一抖,嘴一哆嗦,手里的烟斗一个不稳就倒扣在了他桌子上的一叠文件上,小小的火苗接着就窜了起来。

        火影下意识的伸手去灭火,但仓促之间一跟手指就戳进了烟斗里,呲呲的响声瞬间传了出来……多少年来,猿飞日斩都没有这么手忙脚乱过。

        没办法,总不能任由火影办公室被点了,羽生只能走上前去,一边帮着灭火,一边很是无奈的说道,“火影大人,我开个玩笑而已,你那么激动干什么?”

        火影这人怎么年纪轻轻就得了帕金森?

        “玩笑?从哪一句开始?”

        看看,这还得兼患有老年痴呆呢?

        说好的临危不乱呢?

        要不火影真的换个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