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木叶之影流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八十七章 ?大哥,抽紫烟

第二百八十七章 ?大哥,抽紫烟

        劫匪们倒霉催的对话,羽生听不到,幸运的是纲手更听不到。

        不过羽生并没有做什么错事,而且就算是做了错事,反正川之国的法律也管不到木叶忍者身上,更何况两位木叶忍者很快就离开了川之国,来到了风沙遍地的风之国。

        因为这个国家遍地是沙漠,羽生和纲手也就没有采取之前的方式在这里闲逛,而是直接去往了风之国的大名城。

        自然环境的差异有时候就是如此,风之国是严重荒漠化的国家,而他们周边小国的自然条件却好的多,也就是说风之国虽然空有国力,却无优质的国土,有优质国土的小国,却难以吞并……不得不说,多年前奠定世界格局的人,其实是有些损的。

        或许他不一定这么损,但他弟弟肯定是很损的。

        来到风之国之后,羽生和纲手的移动速度也提了上来,仅在吃了一天沙子之后,他们就来到了建筑风格非常别具一格的风之国大名城。

        两人悄悄地摸进城市之后,羽生的双眼望向了一个方向……不得不说,不管建筑风格多么独特,但一国首脑居住的地方总归是格外显眼的。

        只要去找这个城市里规模最大的建筑就行了。

        “羽生?”

        纲手的声音让陷入思考的羽生回归神来。

        “没什么,先去宫城外面侦查一下,如果这里的防御级别有限的话,那我们找机会去宫城里面转一圈,说不定会有什么意外收获……毕竟我们的任务是收集情报,总不能真的只把一份风土人情报告上报给村子。”

        羽生这样说道,感情这种事情他也是明白的。

        “宫城……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火之国那边还是在近几年才有的系统性防御结界,而风之国本就国力稍弱,可能暂时没有那样的余力。

        最多砂隐会派出一些忍者守卫这里,就像我们的十二士一样。”

        纲手这样说道,而这样的判断是跟羽生趋于一致的……她是受最正统教育培养起来的忍者,又不是花瓶,有这样的判断力是正常的。

        而如果她不爱赌的话,那就完美了。

        两人暗中摸索了一下大名城的情况之后,果然没有察觉到什么有特别威能的防御结界,于是在避开耳目之后,他们顺利的潜入到了大名城之中,期间并没有遭到什么大的困难。

        各种意义上来说,羽生是一个跟大名这两个字很有缘的人,然而他这次进入风之国的大名宫城,绝不是为了刺杀大名而来的。

        现在的世界局势是稳定的,他没理由去惹什么事,找刺激也不是这么找的。

        而且各种意义上来说刺杀敌国大名是没必要的行为,忍村与一国大名的内政虽然是统一体,但它们其实是两套系统,在相当程度上彼此保留着独立性。

        更简单的说,一个大名死了,不会对忍村造成什么特别大的影响,除非新上任的大名能够做出彻底切断忍村资金供应的决断来,然而那是不可能的……火之国的前代大名是怎么死的呢?这就是鲜活的例子。

        羽生和纲手鬼魅一样潜入了大名城之中,然后一呆就是三天,这期间他们并没有显露出马脚来,反倒是摸清楚了八位砂隐守护忍者所在的位置。

        至于暗地里还会不会有其他的忍者存在,羽生不能确定,这里毕竟是风之国,出于谨慎他的动作不会太肆意。

        而在他们保持谨慎的前提下,谁又能想到这里会摸进来两位木叶忍者呢。

        但一连三天,两人并没有在这里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只是一直在高大宫殿的房梁、通气管道等等地方溜来溜去。

        生活类似老鼠,活动量堪比肥宅,又没有得到什么特别的情报,所以纲手都有些倦怠了。

        她张开嘴巴,好像要打一个长长的哈欠,但就在这时候,羽生却突然捂住了她的嘴巴,示意她保持安静。

        纲手被他突然的动作吓了一跳,但终究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来,她对着羽生默默点了点头,表示明白了,而后羽生才松开了手。

        对话声由远及近的传入了两人的耳中。

        “哪怕我们对周围的两大国没有特别的企图心,但东边的川之国、北面的鸟之国,这样的国家理应是控制在我们手中,大名大人,并不是我们好战,只是风之国的土地太过贫瘠,我们需要更丰饶的领土。”

        “但是不管是火之国还是土之国,肯定是不可能放任我们攫取周围的小国、扩充我们的领土的。”

        “是的,一旦我们有这样的动作,木叶与岩隐势必会立刻做出应对,甚至不惜发动战争……第三方是不会放任风之国强大起来的。”

        “战争啊,不管是经济还是军力,风之国有余力发动战争吗?”

        “其实木叶与岩隐的反应还在其次,我们可以一步一步来,想要控制周围的小国的话,一个枢纽是不得不拿下来的——那就是雨隐。

        雨之国是大陆的中央,混乱的四战之地,在忍界大战末期木叶攻破雨隐之后,这个忍村一直暗流涌动。

        只要我们能抢先一步拿下雨隐,那我们就掌握了一定的主动权。雨隐是小国的屏障,没有了雨隐之后,川之国以北、鸟之国以东,就什么依仗都没有了。”

        “所以攻略雨隐是关键吗?”

        “确切的说,抢在木叶与岩隐做出有效反应之前攻略雨隐是个关键。”

        羽生一点一点的探头,然后透过通风管道留下的气孔,他看到了下面的两个人,其中一个自然是风之国的大名,另一个忍者他居然也认识……对方是砂隐的千代。

        而就在他稍稍窥视的时候,一阵破空声突兀传来,接着一只苦无噗的一声刺中了那个通风口的下面。

        “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没什么,可能是错觉或者老鼠吧,大名大人,请我们稍稍离开这里……”

        警惕心还真的高啊,羽生这样感叹着,然而这时候,他猛地瞥见了一股灰色的烟气从那支苦无上弥散了出来。

        羽生瞬间闭息,但好像稍稍迟了一点……脚有点发软。

        千代,不愧是用毒的专家。

        纲手也注意到了这东西,这时候,她的手臂绕过羽生的腰间,看都不看的就从他腰间的忍具包之中飞快的拣选出了几个药瓶……这些东西,全都是她为羽生准备的,什么药物有什么药效,又是用什么原料制成的,她比羽生清楚的多了。

        两人一边无声无息的往后退,纲手将几种药丸混合在一起,然后两人分别吞了一部分。

        症状稍缓,羽生点了点头。

        于是两人继续在宫城的犄角旮旯里转移,一直藏身到了谁都找不到的角落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