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木叶之影流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七十八章 ?他还是不懂

第二百七十八章 ?他还是不懂

        “千手一族”这个名头似乎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这一族仿佛是存在于很久之前的历史中的宗族一样了。

        而所有逝去的荣光都有一个特点,那就是它已经不再是荣光了。

        初代火影、二代火影以及千手一族曾经是木叶的支柱与基石,然而随着两位火影先后去世、千手一族隐没数年,这一族对于木叶隐村的影响力已经下滑到了仅剩下背景板的程度了。

        于是,一直笼罩在纲手身上的“千手公主”的光环也跟着开始慢慢地消散,这几年她的身份从千手一族留下的最尊贵的后裔,慢慢地更接近一个普通的女孩。

        毕竟现在执掌木叶的人已经是三代火影了,纲手作为三代火影的弟子倒不是说“无足轻重”,而是她的身份地位开始向着自来也和大蛇丸看齐。

        尽管这样的身份依然比普通忍者高的多,但相对于初代二代时期纲手原本所处的位置……那时候她置身于高高地云端,而现在她算是更“脚踏实地”了。

        或许时间再往后推移的话,因为纲手冠绝忍界的医疗忍术,她的身份和地位会再度在木叶举足轻重。

        从小到大,她身上的声望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走过一个“u”型的曲线,虽然这个曲线的两端都是高扬起来的,但两者归根到底是不一样的。

        前者是千手一族给纲手带来的,后者则是纲手自己为自己带来的。

        现在的纲手已经不如前几年那样“众星捧月”了,她的生活也越来越像寻常的忍者——修行训练、做医疗研究以及出任务。

        但这些在羽生看来,并不是什么坏事。

        或者更干脆的说,羽生觉得这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大概以后再也不会有人拿纲手的身份来做什么文章了。

        想着纲手的变化,羽生的目光不由自主的朝向了自己身边的她。

        “你在看什么?”

        可能是察觉到了羽生正在出神的望着自己,而且有点没玩没了的架势,纲手于是这样开口打断了她。

        哪有这种直勾勾的看着别人的。

        夜色之中,纲手微微低下了头,然后伸出手来拉了拉自己鬓角的金发。

        “看你……额,没看什么。”羽生把话憋了回去,差点没把“看你的发育情况”这种话说出口。

        “咳,木叶医院快到了,我们抓紧走几步吧。”

        僵硬的话题转换。

        羽生背着紫蔻,身旁跟着纲手,很快三人就来到了木叶医院。

        接下来紫蔻被直接送进了病房之中,挂号、诊断、入院、挂点滴,一气呵成……没办法,关系户是这样的。

        毕竟紫蔻的情况并不复杂,说穿了也不过是过度劳累而已,因此对她最好的治疗其实就是让她安心休养一段时间。

        安排好了紫蔻那边之后,作为一直以来羽生的主治医师,纲手从外出任务脱身回来之后,按照惯例对羽生的身体状况进行了检查。

        “从你身上的侵蚀痕迹看来,羽生,这段时间以来你的情况并没有恶化,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好现象。”

        纲手主要检查了一下羽生肩头留下的那个最明显的如同黑色胎记一般的侵蚀痕迹,好现象是它似乎没有再次扩大。

        “那是当然,我自己面临的严峻情况自己还是清楚的,所以我已经有好几年在严格遵守你的医嘱了——那些禁术我就再也没有用过一次。”羽生一边重新穿好自己的上衣,一边这样认真的解释道。

        然而这是屁话,他明显说谎了,不久之前他就用过他的禁术,而且还不止一次的用过。

        “那就好,只是暂时我这边还没有找到从根本上解决你身体问题的方法,所以你不得不继续忍耐一段时间了。”

        听纲手这样说,羽生倒是想解释一下最近他已经在准备进行某种“自我封印”了,不过想了想之后,他还是忍耐了下来。

        这种事情没有提前说明的必要,等封印术式真正完成之后,纲手自然而然就能明白了,而且那个比只用口舌说明要来的清楚的多。

        “你想说什么?”

        纲手发现了羽生好像有点欲言又止。

        “我是想说如果能根绝侵蚀问题的话,那我不就无敌了……但这毕竟是个严肃的情况,所以你不用着急,慢慢来就好了。”羽生这样说道。

        不过这前半句话他倒是挺给自己脸上贴金的。只是这种说法大致上也没什么大问题,反正现在的忍界大猫小猫两三只,大部分情况对于已经能使用九尾查克拉的羽生来说,自保肯定是没什么问题的。

        “你未免特太乐观了,忍者任何情况下都不应该忘记谨慎……”难得的,纲手抓住了机会对羽生进行了批评。

        “对了,紫蔻只是疲劳过度,而你作为给她积压了那么重负担的始作俑者,在她入院修养的这段时间,你没事少往这边跑……某种意义上来说,你的脸就能给人家带来一定的心理阴影。”

        小纲手,好像还是有点警惕,所以她开始了极限一换一。

        羽生不用来看病人,所以这不连带着医生都见不到了么?

        羽生:“……”

        他有点蒙,有这么说话的吗?他心说我的脸挺正常的,怎么就给人家带来压力了?

        “这是医嘱么,怎么听着有点不靠谱?按理来说,这种时候我不应该更加关心一下在任务中辛劳过度的部下吗?”

        嗯,羽生说的对、说的在情在理。

        但纲手是医生。

        “那就尽量少过来……时间已经挺晚的了,如果没有其他事情,现在你可以离开了。”

        羽生眨了眨眼睛,这怎么还带赶人走的,怎么个节奏?

        莫非有人在我眼皮底下完成了偷塔的壮举?

        好像不太可能。

        或者……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又岂在朝朝暮暮”的默契感觉?

        不过这就有点太自我感觉良好了。

        不得不说羽生的这两种想法太两极分化了,而就在他默默研究纲手的深层心理的时候,他不知不觉已经离开了木叶医院了。

        然而事实上这有什么好研究的呢?时间已经晚了,这里是木叶医院,而纲手手头上至少还有紫蔻的治疗工作要处理,所以那些闲人不快点离开,还留在这这里干什么,能帮上忙还是怎么着?

        再或者……难道是我想多在医院里待一会吗?

        羽生悚然一惊。

        不不不,他赶紧摇了摇头。

        嗯,羽生雨一向是个脱离低级趣味的高尚人士,潜意识里怎么会有那种想法呢。

        那不就是变态么?

        她还是个孩子呢。

        …………

        另一边,纲手贴在窗边目视着羽生离开,直到他的背影彻底消失,这才转回头来。

        这时候她不自觉的用力的握紧了拳头,就连指甲都深深地嵌入了掌心之中。

        其实羽生身上的侵蚀问题还在加剧,只不过这种程度较之前放缓了一些而已,不过为了让羽生安心,纲手没有把实际情况说出来。

        而且更重要的是,至今为止她也没有找到相应的解决方法。

        自己的无力让纲手有些急躁,她甚至担心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所以这才让羽生先一步离开了。

        所以这里羽生就有点二了,为什么不把封印的事情提前告诉纲手呢,对于会关心自己状况的人,难道还要讲什么“稳妥”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