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木叶之影流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六十六章 ??三代火影的忍学修养

第二百六十六章 ??三代火影的忍学修养

        “你不用想太多,这是漩涡一族进入木叶所要付出的代价,一方面是索取,另一方法自然要奉献,这些事情是一开始就决定好的。”似乎能明白羽生现在的想法,漩涡水户这样说道。

        “我们其实是应该感谢你的,多亏了你的计划,漩涡一族才能来到木叶,鉴于前一段时间发生的针对漩涡一族的袭击事件,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你帮我们避免了族灭的结局……

        或许有另外一条时间线,而这条时间线上没有这个九尾计划的话,那说不定漩涡一族现在已经不存在了。

        所以,哪怕仅仅用最冰冷的数字交换来说明,那这个计划也是值得实行的……仅仅牺牲几名忍者,可比全族覆灭的结局要强太多了。”

        这话说的,让羽生无言以对……他总不能说真的有那样的时间线,然后漩涡真的被灭族了吧。

        不过话里可以表现出漩涡水户的态度,她是那种见惯了生死与牺牲的人,因此她能够以相当平静的语气论述现在的事情。

        尽管她的内心深处肯定也是会为漩涡的牺牲而感到哀伤的。

        实际上,漩涡水户也是甘心成为那样的牺牲角色的,只不过作为漩涡一族与木叶隐村最为重要的纽带,在宗族彻底与木叶融合在一起之前,她是不能死掉的,甚至她还需要尽量努力的多活一些时间,只有这样,漩涡一族才能以最平滑的方式在木叶扎下根来。

        羽生也只是一时感慨而已,他并不矫情,计划是他提的,事到如今自然也不会再假惺惺的说些什么。

        而漩涡水户的话里已经说得非常明白了,将九尾分割计划稍稍提前,并不只是她的个人意志决定的,同时也是漩涡一族里少数要参与计划的忍者一起决定的……而且还是被客观条件决定的。

        人家快要活到头了,想要在死之前把事情给办了,这也算是充分利用自己的生命了,这种情况下总不至于还要求别人多吊几年的气吧。

        那就太不切实际、不近人情了。

        活着的人要迁就快死的人,总不能快死的人要迁就活着的人,他们有心无力的,所以……计划确实要调整一下。

        “我明白了,水户大人,反正计划所需要的准备也已经早就在做了……三代火影大人那边呢,水户大人确认过了那边的情况了吗?”羽生问道。

        他自己这边,以及漩涡一族那边的准备都已经做好了,剩下的就是三代火影那边了,而如果要执行这个计划的话,肯定是需要火影的同意的。

        漩涡水户摇了摇头,说道:“猿飞那边交给你去联系了,以后这样的事情都会让你出面。目前这种情形下,我需要尽量做一个没有存在感的人——只有那种没有存在感的人,在表现自己存在感的时候,才会更有效力。”

        漩涡一族与木叶相比的话,它是弱者,所以现在漩涡水户会多多站在自己宗族的立场上考虑问题。

        现在她对村子里的各种事物绝不插嘴,这样,真正到了需要她发言的时候,她的话才会更有效力。

        漩涡水户哪怕再有威信,但作为一个已经隐退的人,这种威信能起效的次数也是有限的……其实就跟人情一样,能用个一次两次就不错了,再用多了它就淡了。

        除非漩涡水户准备以力压人,但那又何必呢,难道要导致木叶的分崩离析么?

        正是因为有着这样清晰的认知,所以漩涡水户才会把这件事优先告知羽生,然后再经由羽生向着三代火影传递……等于羽生又接了一个传声筒的活。

        继续跟漩涡水户商量了一些各种细节之后,羽生离开了这里,带着重要的交涉任务去找三代火影去了。

        这种时间,三代火影向来是会待在自己办公室里的,他有各种各样乱七八糟的工作需要处理——就是不知道现在的火影有没有养成四处偷窥的习惯。

        羽生来到了火影的办公室之后,果然找到了正埋身于案牍之间的三代目大人。

        “火影大人,我一直有一个问题想要问你……如果你把大部分时间和精力都投入到作为火影的日常工作之中的话,那你要怎么保证自己身为一个忍者的战斗力呢,一直不活动身体的话,战斗水准会自然而然下降吧?”

        羽生没有着急把漩涡水户的决定告知三代火影,而是以一种独特而刁钻的角度开始了闲聊。

        不同于之前的乱世,大概从今往后需要三代火影直接出现在战场上的机会不多了,然而如果真的到了非要火影出手不可的程度,他没有办法发挥出相应的实力怎么办?

        毕竟三代火影一直在签文件而不是练忍术,某种程度上他的生活节奏跟没有战斗力的肥宅是一致的。。

        “我自然有我的练习方法和练习时间,否则的话你以为我是怎么掌握那么多秘术的?”三代火影停下了手中的笔,然后随口解释道。

        自己的时间和方式?难道晚上回家跟猿飞琵琶湖练么?

        阿弥陀佛,这种想法太罪恶了。

        好在三代火影只擅长偷窥,并不擅长读心术,否则的话有羽生的好果子吃。

        “你找我有什么事情么,影流的经费又不足了?”

        三代火影直切主题,很明显身为大忙人的他没什么闲聊的心思。

        但他这话有些让羽生无语。

        身为火影居然凭空污人清白,羽生说经费的事情了吗,他一个字也没有提及好吧。

        只是出于惯性思维就下达这样的判断,身为火影未免太不严谨了……额,至于火影的惯性思维是怎么来的,那就与羽生无关了。

        “不是经费的事情,火影大人,我有重要的事情要跟你汇报……非常重要的事情。”羽生强调道。

        三代火影看了他一眼,听懂了他的语气,然后他伸出手掌打了几个暗语,于是守护在这间办公室里的暗部忍者就集体撤了出去。

        关于九尾的计划是绝密的,是绝不可以扩散的。

        “火影大人,有关九尾的计划现在发生了一点小小的变化……水户大人和漩涡一族那边想要把这个计划稍稍提前。”这里仅剩下自己与三代火影之后,羽生才就这件事做出了说明。

        见羽生说起了九尾计划,三代火影终于严肃了起来,“怎么,水户大人的身体出了什么问题吗?”

        人柱力对于尾兽的控制能力,是火影都不得不格外关注的事情。所有在听到了计划要提前之后,他的第一反应就是漩涡水户的身体撑不住了。

        羽生摇了摇头,然后把从漩涡水户那边听来的情况对着三代火影做出了说明。

        “计划稍稍提前,虽然是受客观条件的影响,不过我认为是没什么大问题的,只不过……现在唯一的问题是火影大人有没有掌握那个至关重要的禁术。”随后,羽生又这样说道。

        只要三代火影对于计划本身没什么犹豫的话,那么它稍稍提前也没什么关系。

        火影沉默了一会,这才就开口说道,“果然还是要用那个禁术么,不得不说二代目……扉间老师真的是有些让人难以琢磨,居然会开发这种操纵死者的忍术。

        更没想到的是,这种术居然会被用到现在这种情况下。”

        羽生眨了眨眼睛,心说三代火影是不是飘了,居然敢批评二代火影么?

        好吧,这话到不了批评的程度,但至少也是瞎嘀咕、碎嘴子吧?

        “所以……三代火影大人,是学不会二代大人的禁术吗?”

        羽生只想听一句痛快话。

        三代火影瞪了羽生一眼,说道,“不要胡说,那个术我已经掌握了,就是在使用的时候有些心理障碍而已。”

        这不就结了?会就说会,学了人家二代的禁术,还要瞎嘀咕,有这么当弟子的吗?

        这不是又要当那啥,又要立那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