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木叶之影流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五十九章 ?仁者爱人,忍者爱炸人

第二百五十九章 ?仁者爱人,忍者爱炸人

        数百人一起“涌入”木叶,无论如何这种消息都是不可能隐瞒住的,所以……漩涡一族以“难民”的身份进入了木叶。

        尽管事情的经过是漩涡一族“举族”从涡之国离开的行为致使了雾隐与云隐的联合强制拦截,但为了更好的博取木叶一般民众、一般忍者的支持与同情,木叶高层在对外公布的情况介绍之中,事情发生的先后顺序被颠倒了过来:

        漩涡一族的村子遭到了不明势力的大举侵入,在抵抗不得、忍村被毁之后,只能进入木叶,寻求木叶的接纳与帮助。

        果然,在高层给出了这样的说法之后,漩涡一族得到了绝大部分人的接纳。

        毕竟双方之间的关系本就异常友好,在有了充足的理由之后,甚至这样的迁移并没遭到反对的声音。

        关键还有一点在于,满打满算进入木叶的漩涡族人也就只有三百人左右,以整个木叶的人口体量来说,接纳这种数量的“移民”对整体及一般人的影响都微乎其微。

        同时这样的数量也佐证了村子给出的说明,凸显了漩涡一族现在悲惨的境遇。

        漩涡的村子是不应该只有这一点点人的,可现在只来了这么多,说明了什么?说明了漩涡一族在搬迁的过程之中损失了绝大部分人。

        这种情况下,还对他们的到来说三道四的话,那还是人么——先期化整为零在数年间来到木叶的漩涡一族,本就润物无声,不为木叶高层之外的其他人所知。

        不得不说,三代火影还是挺会搞舆论的,不愧是能将“火之意志”的说法发扬光大的人。

        对“整个”漩涡一族的安排暂且不提,羽生回到了木叶之后,直接就挂急诊进了木叶医院。

        “羽生,我正想着感觉你好久都没有入院了,没想到这么快你就又成了病号。”

        羽生眉毛一挑,卧槽,这话怎么听都不像是人话啊。

        “药师医生,我是伤员不是病号……你不会在要给我动手术的时候还要抽烟吧?”

        他现在正面对的医生是药师寺,也就是当年他来到木叶的时候,那位为他从身体内取出金属残片的医生。

        不少年份已经过去了,到了现在他依然是医院里的主力之一。

        “当然不会……你的主治医师出任务去了,所以现在我来紧急处理你的伤势。”药师寺说道。

        说着,他示意羽生往里面的房间里走。

        过了一会之后,做好清洁处理的医生也跟着走了进来。

        老实说,羽生还是希望纲手来处理自己的伤势,跟技术无关,虽然药师寺的医疗技术同样精湛,可治疗对象是羽生的时候,纲手的动作总会更加轻柔一些。

        药师寺则完全“豪放”多了。

        甚至羽生就坐在一张椅子上,接着他将受伤的胳膊往身前的桌面上一搁,药师寺提着手术刀走过来,然后……治疗就开始了。

        羽生受的伤不只是骨折那个简单,尽管他小臂现在的状态称不上“粉碎性”,但还是需要将骨沫碎片取出来的。

        所以治疗他的伤势需要动刀。

        然而这是要做手术,可场面却怎么看怎么像理发似的……

        “为了不影响之后你动作的精密性,在处理你这样的忍者此类伤势的时候,肯定不会进行麻醉处理吧,毕竟手不是脚。”

        说着,药师寺一手虚扶在羽生的手臂上方,医疗查克拉随之在他的指尖逸散了出来,然后他另一只手中的手术刀毫不迟疑的就刨开了羽生淤青肿胀、扭曲变形的手臂。

        纤薄的刀锋上传来了冰凉的触感,羽生不由自主的呲了呲牙,好吧,从今天往后他就是羽二爷了。

        “你的查克拉侵蚀问题解决的怎么样了?”仿佛是为了分散羽生的注意力,药师寺跟他开始了闲聊。

        然而这只能起到反作用,本来羽生还能咬着牙扛疼的,但现在他却不得不漏气说话了,“马马虎虎,还是那样,不过最近我找到了一个不是办法的解决办法。”

        “不是办法的办法?”

        “嗯,由内而外解决不了的话,那换一个思路,治不了标那就先治本。”

        “?”

        医生听的莫名其妙,但羽生却没有继续详细解释了。

        将细小的碎骨挑拣出来,然后将断裂的骨头拼接、临时固定,清理肌肉淤血,继续用医疗查克拉处理外伤,缝合、最终再在外面夹板固定,然后把这只手吊在羽生脖子上,完工。

        剩下的就是等待恢复了。

        “没什么大问题,敌人的攻击没有神经灼伤的效果,所以这只是单纯的外伤……你的骨头碎的不够彻底,所以处理起来难度不大。”

        话虽然这么说,可为了确保羽生的手臂能完美恢复,药师寺的手术还是前前后后进行了三个小时的时间,在他的控制之下,哪怕羽生的手臂被切成了能在解刨课展览的水平,可他甚至都没有出多少血。

        由此可见,这场手术豪放的只是形式,而不是内容。

        如果能抓个日向忍者来当x光使用的话,那手术的时间或许能缩短不少,羽生也能少挨几刀,可惜他把这茬给忘了。

        接下来羽生试着活动了一下自己的指尖,发现已经能动的比较敏锐灵动了。

        “最好不要乱动,除非你想导致自己的骨头错位、然后再被重新拆一遍……我只是在你骨头的断裂处进行了简单的促生,所以你的手臂才弥合在了一起,这跟用钢针固定的效果可不一样。”

        这话让羽生马上停止了自己的动作,嗯,他喜欢医生的这种处理方式——正常人都不想在自己体内埋上什么金属。

        而且羽生对往自己身上塞铁片有心理阴影。

        确定了自己没什么问题之后,他又对着医生说道,“对了,药师医生,在这次任务之中,我带回了一条大鱼,不过它已经受伤濒死了,所以不知道能不能……”

        药师寺露出了一个柔和的微笑,接着他伸手向着门口的方向指了指,那意思是说治疗完了的人可以离开了……很明显,他的回答是不能。

        这医生,或许爱人,但他居然连一点小动物爱都没有,真是令人寒心。

        好吧,羽生总不能拿最高明的医疗忍者当兽医使唤,不然的话那就有自己骂自己的嫌疑了。

        好在鲛肌是一个生命力很顽强的东西,给它吸点二尾查克拉,搞不好伤势就能恢复了。

        早知道他不该这么虐待这条鱼的,又是切片又是穿串的,何必呢。

        …………

        另一边。

        三天之后,一队不速之客再次来到了漩涡的村子,这时候这里的大火已经被扑灭……或者更确切的说,在所有能燃烧的东西都燃尽之后,火焰自然而然也就熄灭了。

        “队长,跟侦查结果一样,周围已经没有任何人了。”一个忍者走过来汇报道。

        带队的忍者点了点头,这一点他们早就预料到了。

        “忍刀呢,找回来了几把?”

        “漩涡的忍者好像根本没有整理过战场,周围的痕迹都保持着战斗时的样子,所以显得很凌乱……我们只找到了五把忍刀,剩下的或许是被人带走了。”

        雾隐此时总共寻回了五种刀,长刀、钝刀、爆刀、雷刀和双刀,至于断刀和大刀则消失不见了。

        “这是故意留下的信息吧,是在说‘闯入的人下场就是这样’……漩涡在示威?至于忍刀只有五把……是遗失了吗?偏偏是鲛肌遗失了呀。”

        队长拍了拍脑袋,觉得有些头疼了……这次回去,是应该向村子里提个建议专门为忍刀做个通灵卷轴了,这勉强也算是亡羊补牢,往后就算其他刀再丢掉,起码能用这种便捷的方式寻回。

        刚刚进行了汇报的忍者默认无语,他心说丢了的不是还有斩首大刀?队长为什么只字不提,断刀不配拥有姓名么。

        “把我们的人的遗体也一块带回去吧。”回收完了忍刀之后,那位队长又下达了这样的命令。

        这是常规的命令,尽量不将己方忍者的尸体留在外面是每个忍村的基本原则,这为的是防止尸体泄露某些关于村子的情报。

        随后,雾隐忍者开始搬运遗体、进行封印带走……这只是在空无人迹的地方进行的常规任务,所以有些忍者似乎缺乏足够的警惕心。

        然而就在两个忍者移开一具遗体的时候,在这具遗体的下面,一个卷轴就那么露了出来。再接着,这个卷轴突然展开,上面展露出的术式图案也在一瞬间跟着亮了起来。

        “不好!”

        “轰!”

        漫天的手里剑与飞舞的血雾,一瞬间就将一朵黑为枝脉、红为片瓣的花蕾勾勒了出来。

        事实证明,面对中过一次的陷阱,人类总是会再中一次——就是那个把卷轴塞到尸体地下的人,有些太阴险了。

        毕竟爱人类的人,好像不怎么爱小动物;而爱小动物的人,他好像不怎么爱人类。

        更何况对敌人本就应该满含恨意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