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木叶之影流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五十一章 至暗时……额……

第二百五十一章 至暗时……额……

        这个世界上是不缺会模仿犯罪和喜欢“顺应潮流”的人的,所以就算羽生杞人忧天,漩涡一族总归还是早一点完成搬迁计划为好的。

        安全是第一要义,所以接下来他会前往涡之国协调这件事情。

        上忍考试以一种让羽生很满意的圆满结果结束了,旗木朔茂等所属于影流的四位忍者无可争议的取得了合格。

        这其实是情理之中的事情,考试要求大家要一打七才能合格,而影流忍者们很漂亮的完成了一打七。

        毕竟让旗木和三位漩涡打其他中忍其实是有些欺负人的……虽说对手的数量点多,但对于一支有控制有输出,实力出一般水准且配合娴熟的四人小队来说,取得胜利几乎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题。

        小队卡着时间线合格,这是旗木朔茂战斗风格带来的影响——如果对手全都是真正的敌人的话,那他们肯定是能更快的“歼灭”对方,然而对手只是同村忍者的话,考试也并非战争,所以旗木的效率反而降低了。

        毕竟对于某些忍者来说,让他的对手失去行动能力是比直接杀死对方要来的更复杂、更耗费时间。

        对手们虽然同样不乏精锐,但是三勾玉以下的写轮眼,其实有点不够格称为写轮眼;至于以白眼和柔拳著称的日向,则属于同性克制,他们在近身战斗中很难跟有着天赋才能的旗木朔茂相匹敌。

        在经历了与山椒鱼半藏的对战之后,旗木朔茂的实力可谓进步神,现在真的已经可以说“木叶白牙,峥嵘已现”了。

        在上忍考试结束的第二天,甚至旗木朔茂都没有从考试的疲惫之中恢复过来,羽生已经带着他踏上了前往涡之国的行程……这里不存在任何压榨劳工的情况,但凡是忍者,总是要适应疲惫作战的情况的。

        就像是程序员加班一样,一切都是常见现象。

        而且旗木朔茂是经历过忍界大战的人。

        影流的事物暂时托付给了漩涡紫蔻,而在羽生离开之前稍早一些的时候,已经有消息通过更迅的通道传递到了涡之国。

        一天之后,羽生的两人小队抵达了涡之国,他们进入了漩涡的村子之后,很快的就见到了那位漩涡族长。

        跟羽生上次来到时候相比,这个村子显得更加凋敝了一些,人更少了、建筑也更颓然了,这种情形自然会让一直生活在这里的漩涡们心里不是滋味,但对羽生来说这其实得算是一件好事,它说明迁徙计划一直在按部就班的执行着。

        “羽生,田之国那边的事情我们已经收到消息了,时也命也……”

        漩涡的族长、那位老人家已经收到了木叶传递过来的相关情报,而他的反应就是这样的……或许应该叫做“兔死狐悲”。

        这就是大忍村和小忍村之间的区别,木叶在收到田忍村被灭的情报的时候,第一反应是究其因果,而漩涡这边的反应则是兔死狐悲。

        因为木叶的人知道那样的灭村事件是不可能生在自己身上(?)的,但是对漩涡一族来说,既然田忍村能被灭,那么自己的村子就也存在被灭的可能性。

        “既然已经生了那样的事情,考虑到自身的安全,如果木叶那边没什么反对意见的话,那我想我们是时候要舍弃这里,以最快的度完成迁移计划了。”

        那位族长用手中的拐杖轻轻地敲了一下地面,一边这样说着一边垂下了眼帘……抛弃自己的故乡,这种滋味也只有谁经历谁清楚了。

        羽生点了点头,他能感受到这位老人身上的情绪,但现在却不是要计较这些感性情感的时候。

        “火影大人已经明确表态了,接下来会全力配合这边的迁徙计划,只要漩涡们渡海而过,那么木叶会在海岸边接应,并且派遣暗部忍者沿途护送大家,一直到进入村子为止。

        同时他也答应会投入资金全力在木叶建设漩涡一族的聚居区,所以前路大家是不用顾虑的,木叶跟涡之国没什么两样……漩涡水户大人还在呢。”

        嗯,最后一句话的重点。

        火影会对漩涡在木叶的重建投入资金,这是应有之意,本来那笔钱就是漩涡搞来的。火影是木叶的统治者,他自然是有资格对其随意支配,然而如果他拿到了钱之后又对漩涡一毛不拔的话,那三代目的道德水准和社会学水平都是有待提高的。

        万幸的是,三代火影只缺实力,并不缺心眼,而且说不定他的情商还是历代火影之最,能把初代和二代比成渣渣的那种。

        毕竟初代轻微脑瘫,二代阴谋诡计,三代……只有三代才是正常人,所以他能设身处地、感同身受,他能懂凡人的喜怒哀乐。

        漩涡族长很欣慰木叶接下来的安排,这说明漩涡与千手、涡之国与木叶之间的情谊依然是在的……向木叶转移,这个决定并不错误。

        “经过前几年66续续的转移,现在剩下的族人数量已经不足三成,而这三成人,我准备让大家一周之内离开。

        自此之后,漩涡一族的村子也就成为历史了。”

        族长表现出来的情绪依然很不舍,但这并不妨碍他在做决定的时候很果断。

        “嗯,这样最好,只是……希望周围的家伙不要做出什么过激的反应吧。”羽生说道。

        漩涡之前零零散散的迁移还好说,但如果一次性搞这么大的动作的话,肯定是无法瞒过有心人的眼睛的——在小忍村之中,田忍村那种不被大国重视的村子是一类,而雨隐与漩涡是另一类,它们都属于那种被人一直盯着的村子。

        听到羽生这样说,那位族长笑了笑,他把手中的拐杖从一只手换到了另一只手,又摸了摸自己花白的胡须,这次说道,“羽生,我们可是漩涡,在往后退的时候,不代表我们会连怎么往前走都顷刻掉忘了。”

        “……”

        羽生无言,反正你能懂、有准备就行。

        …………

        在羽生抵达涡之国的同时,漩涡一族最后的撤离开始了,整个村子都被动员了起来。

        考虑到事情的紧迫性,大家已经尽量缩减自己的行李,只把最重要的东西带在身上了,然而……还是有些重。

        搬家终归是要重的。

        漩涡在撤走的过程之中,最麻烦的问题其实是船的问题……并不是谁都能像忍者那样能在海面上撒丫子狂奔的,一般人要那么踩水的话,那肯定是要沉底的。

        普通人的数量要远过忍者的数量,所以族长才为这小几百人的撤离留足了七天的时间。

        当天夜里,羽生和旗木朔茂站在一座海边灯塔的下面,看着漩涡的村子燃起灯火,一个个漩涡族人按照顺序走出村子、走向海滩,踏上栈桥、登上小舟,然后划起船桨,驶向了漆黑的海面。

        好在,漆黑海面的对面,依旧是一片有阳光普照的大地。

        “羽生,你不担心雾隐那样的村子会对这边采取什么针对性的行动吗,他们会这么简单的放任漩涡一族离开?”旗木朔茂突然这样对着羽生问道。

        漩涡是一股特别的力量,能放在眼皮底下监视的话,那大家或许能相安无事,但一旦它要溜走的话,考虑到这股力量的威胁性,正常情况下第三方是不可能置之不理的。

        可面对这个问题,羽生只是笑了笑,他脸上并没有旗木想象中的担忧与紧张。

        只听他开口回答道,“旗木,或许你不明白,其实在整个欧洲,除了漩涡水户大人之外,只有两种忍者存在。”

        “两种?哪两种?”

        “一种是明白自己很菜的忍者;一种是不明白自己很菜、以为自己很牛,但实际上他确实很菜的忍者。”

        这种评价,让旗木朔茂若有所思了起来,他没有见过漩涡水户的实力,但羽生的意思是在说她老人家是规格之外的强大忍者,而剩下的人都是弱者。

        羽生连他自己都归类到了弱者之中。既然大家都是菜鸡的话,那就来互啄啊,谁又怕谁呢?

        “欧洲?”

        但随后,旗木才反应了过来,羽生貌似说了一个很陌生的词汇。

        “咳,我的意思是说整个忍界,是忍界。”

        羽生赶忙解释了一句,心说我为什么会把自己的心里话说出来呢。

        抱歉,只是习惯性的儒法了,真的只是习惯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