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木叶之影流在线阅读 - 第二百四十九章 炸了就是炸了

第二百四十九章 炸了就是炸了

        羽生是一个跟火之国大名很有缘的人,他跟前一任大名相处的就不错,跟新一任大名更是如此……影流甚至还帮大名布置了防御结界,虽然收了钱,但这不是情谊么。

        可能是出于政治意图以及为了进一步的彰显自己的存在感,进而巩固身份地位,所以这一次的上忍考试,新任火之国大名仁久保也来到了木叶观看。

        作为大名的熟人,羽生也走上前去跟大名打了个招呼,并且得到了大名本人亲切的回应。

        可以说仁久保这个人确实不错,活到了他那个年纪后,已经挨过了生活的毒打,自然也就能明白一些道理了……起码在成为了大名之后,他并没有前倨后恭,而是该怎么样就怎么样。

        这就已经算是很难得了。

        毕竟人的自我情绪不是那么好控制的,穷人乍富、骤得高位,遭到这种事情的时候,大部分人都会不自觉的膨胀起来。

        但大名没有膨胀,这可能也与他知道自己一不小心就会涨破有关。

        羽生拜访过了大名之后,也就退到了一边,没办法,地位不够的人是这样的。

        大名虽然仅仅是来看热闹的,但他是大名,所以接下来三代火影肯定会亲自陪同他的。

        经过了长达一个月的预选,最后只有八支中忍小队来到了考试的最终阶段,而按照羽生的事先了解,最终阶段的考试不只是要求忍者们有实力,同时也会限定合格者的名额……这次考试的合格者至多也不会超过四个。

        上忍非但是一种实力的认可,也是一种身份的象征,这代表着正常忍者的最高位置,因此名额控制的非常严格。

        烂大街的东西不值钱,这样的道理放在哪里都是对的。

        至于没有通过最终考试的忍者们,运气好的话可以下一次继续参加考试,而运气不好的话很有可能会被评估实力之后直接晋升为特别上忍。

        成为特别上忍自然不是一件好事,目前村子并没有特别上忍晋升上忍的考试,毕竟名义上两者是平级的,在根本不存在上下关系的情况下又何谈“晋升”呢,然而两者的实力和地位却是存在实质性差异的。

        能成为上忍的情况下,谁会选择成为特别上忍呢。

        也就是说,特别上忍是基本上再也没有机会把“特别”两个字去掉,一个忍者固然可以拒绝这样的晋升,但这只是表象——既然考官乃至以火影为代表的评议组都认为一个忍者应该成为特别上忍的话,也就侧面上表明了他们认为对方没有成为上忍的才能。

        所以这样的考试,能直接合格最好,被拒绝然后要求以后再考次之,被授予特别上忍再次,被直接说拜拜然后也没有再考的资格最差……最后一种情况对于通过了残酷的第一轮考试的小队来说,几乎是不存在的,所以实际最差的就是成为了特别上忍。

        在一个半露天的训练场上,第一轮合格的小队都集结了起来。

        下面站着考试者,上面则是观礼台,三代火影与大名自然是坐在观礼台的最中央的,至于羽生则是默默站在了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

        现在的考试是小而精而重视,远没有后来中忍考试那种作秀的成分在。

        在合格者的人群之中,羽生自然看到了旗木朔茂四人……如果影流的小队连这样的预选都无法通过的话,那羽生也该考虑直接退休了。

        此时,包括旗木在内的所有一轮合格者,脸上都是带着疲惫之色的。

        所有的考试归根到底都是一种折腾,而挑选上忍这样的高规格考试,自然是要把忍者们往死里折腾,所以哪怕是让羽生去参加那样的考试,他也轻松不起来……不折腾的话,怎么能显示上忍的地位来之不易呢。

        不过相比于错综复杂的预选阶段,接下来的考试实际上显得单纯一些。预选是在考验忍者们的综合素质和对各种情况的处理问题,至于最终选拔,那就要评估一个忍者之所以成为忍者最需要的东西……战斗力。

        接下来,主考官宣布了最终考试的内容是直接的团队对战,而且不是抽签一组对一组的公平对战,而是八组人一起的“大乱战”。

        随后考试的具体规则也被宣布了出来:

        “第一,考试时限30分钟。

        第二,到达时限之后,只允许一小队还站在场上,否则集体不合格。

        第三,上忍的合格者由考官评议组选定,不一定仅限于胜利小队。

        第四,战斗中致死、致人伤残均属于合理范畴,不必承担任何责任。

        第五,不允许任何畏战、怯战与主动认输行为,否则轻则永久除去其忍者资格,重则严苛追责。”

        听起来,考试之中似乎有不人道的地方,然而这毕竟是选拔最顶尖忍者的考试,总不能含情脉脉吧……忍村之中很多温情的东西都是伪装,将其撕开之后都是这种冷冰冰的内容物。

        如铁,亦如干涸的血。

        就算不能成为上忍,可是在场的所以考试者都是精锐忍者,是村子耗费精力培养出来的,然而现在村子却允许其中的一部分人将另一部分杀掉,这其实就是典型的养蛊。

        在这样的规则之下,如果是羽生参加考试的话,那他很有可能会直接开场放大招……杀人伤人是不合理的,但如果规则允许的话,那它就是合理的。

        不过对手是同村的人的话,包括旗木在内的影流忍者应该不会下狠手。

        杀人被允许却不代表着非要把其他人给弄死,尽管忍者之间的关系偏向冷漠,但太过弑杀是不会给火影留下好印象的。

        不管规则如何,羽生对影流小队是比较有信心的,尽管参赛者之中既有写轮眼又有白眼,然而他们在对付剑术、咒术和封印术的时候,很难起到多大的针对性。

        就看忍者们如何表现了。

        当考官宣布考试开始的时候,令羽生有些惊讶的事情发生了,所有的小队都特别有默契的优先对影流小队发起了围攻……

        黑哨,黑幕有没有?

        木叶两大瞳术,居然合伙打几个孩子,要脸吗?

        羽生刚想向组委会反应这个问题,不过很快他就反应了过来,应该是在预选阶段的时候,影流的小队干了什么,导致队伍的实力被暴露了出来,所以其他队伍才会视他们为最大障碍和优先排除对象。

        但不管怎么说,一打七总归是有些难的,好在旗木前不久才被半藏喂过经验,现在应该又进化了几分,而他的对手们目前还都是中忍。

        羽生的注意力都在场中,他并没有看到此时一个忍者默默地走到了三代火影的身边,然后在其耳边说了声什么。

        只见一支小队冲向了旗木他们所在的位置,影流小队只能且退且战,可当他们让出身位、对手们经过那里的时候,就像是猛地拉起了手刹一样,那些忍者被瞬间定住了。

        黑色的长条斑块状术式从他们身上浮现了出来,很明显这是咒缚术……所以说旗木朔茂就是一个笑话,真要是看忍术,还得说漩涡。

        这时候,三代火影又对着大名说了句什么,然后他离场,而羽生也终于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

        不过仅仅是一会过后,三代火影又回来了,就像他刚刚只是出去上了个厕所一样。

        羽生若有所思,在他的印象里,只要木叶开始考试,就总会发生一些不好的事。

        只见三代火影对着羽生悄悄打了个手势,羽生明白了过来之后,点了点头,然后退出了这个场地。

        当他来到训练场之外的时候,发现三代火影和另外一个通报情况的暗部忍者就站在门口……火影也是够可以的,居然放了个分身在那里糊弄大名。

        “火影大人,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三代火影点了点头,对着羽生问道,“羽生,之前你去往雷之国执行任务、途经田之国的时候,有注意到田之国的忍村的情况吗?”

        “没有,我只是过境……他们不管我,我也没管他们。”羽生说道,忍者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向来是长驱直入的,怎么可能去跟主人打招呼。

        “是这样的,田之国的村子,可能已经消失了。”在羽生的注视下,火影将刚刚收到的情报说了出来。

        “……消失了是什么意思?”羽生跟着问道。

        “就是炸了。”

        “炸了?”

        “嗯,炸的消失了。”

        什么玩意,搁这绕圈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