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木叶之影流在线阅读 - 第二百四十章 打打打打劫

第二百四十章 打打打打劫

        接下来云隐将如何处理二尾,羽生并不在意,不过如果他们刚好有一个素质大差不离的人柱力后补的话,那就可以趁着这只尾兽被折腾的极其虚弱的时候将它封印进其体内。

        就算没有合适的忍者,那么随便抓几个后补的后补来试验一下也是可以的,说不定就直接成功了呢。

        反正是在云隐自己的地盘上进行人柱力试验,而且至今为止云隐也弄死过不少不合格的人柱力后补忍者了,所以他们对于那些残酷的试验也并不存在什么心理障碍……应该说任何村子的领导者都不会对那些残忍但是又不得不进行的研究或者试验表示反对,包括三代火影在内。

        对一个忍村来说,有时候死几个忍者是大事,可有时候死几个忍者又是常有的事。

        如果后来的大蛇丸进行的人体试验不是非法进行的私人试验,而是经过木叶专门立项的“国家试验”的话,那他肯定不至于走到叛逃的地步,所以为什么不好好地申请立项呢?

        或许这就是年轻犯下的错误。

        也或许大蛇丸的试验太极端了,向上报备就等于不打自招、自投罗网。

        羽生将那几个钱箱封印进卷轴里,尽管他不擅长使用封印术,但这种漩涡一族制作的封印卷轴其实已经能算是“成品”了,他需要做的只不过是向卷轴注入查克拉、张开术式而已,然后一大坨东西就被封印进了一个便携的卷轴之中。

        这样的封印术往后会越来越常用且常见,它其实算是空间忍术的一种应用。

        “接下来我们要返回木叶吗,其实大家可以将这笔钱一分,然后找个地方隐姓埋名,从此就可以过上幸福生活了。”羽生将卷轴收好,然后对着众人开着玩笑说道。

        两位日向忍者明显不太适应羽生的思路,所以这种说法导致他们整个人都震惊了……日向给人的印象都是那种正经、认真而严肃的人,实际上受传统家风的影响,大部分日向也确实如此。

        所以他们不一定懂幽默,更何况是羽生的幽默。

        而旗木朔茂的性格跟这种也差不了多少,不过因为他跟羽生相处久了,所以早就适应了这种说话方式,甚至他都具备了一定的吐槽能力,“如果这么说的话,那为什么要平分呢,干脆就开打,谁能赢了活到最后,那这笔钱就归谁,那岂不是更好?”

        “……有道理。”这话太有道理,羽生居然无言以对。

        但是这话却进一步的让日向忍者开始思考——这时候是应该先下手为强,解决这两个“叛忍”?还是先一步返回村子报信?

        羽生和旗木一边闲聊着,一边已经肩并肩的走出了一段距离,随后他们才察觉到了两位日向忍者还站在原地,而且脸色有点阴晴不定。

        “两位,我们该回村子了啊,任务已经结束了,难道你们还想继续留在雷之国吗?”

        羽生搞不懂为什么这两位来自日向一族的精英忍者就这么呆住了。

        “啊?奥。”

        日向忍者回过神来,然后下意识的听从羽生的命令跟了上去。

        等他们在羽生身后跟了五分钟之后,才终于反应了过来,其中一人对着羽生说道,“羽生大人……刚刚是在开玩笑的吗?”

        “刚刚?”

        羽生反应了一下才明白了他说的是“分钱”的事情,而这下轮到他震惊了。

        “当然是开玩笑,不然呢?难道真为了这些钱就当叛忍吗,一个忍者要这么多资金干什么,也没有用处啊。”

        这话乍一听正气凛然,但仔细一想似乎不是那么回事……意思是如果钱对忍者有用的话,那就能叛逃吗?要知道这可是村子的资产。

        “……”

        日向忍者们面面相觑,忍了半天之后,最终他们还是没忍住,“羽生大人,我们觉得这种玩笑并不好笑,能少开的话最好少开,能不开的话最好不开。”

        你妹的,大家又不是特别熟,这种“玩笑”一不小心可是会导致内讧的,还是要见血的那种内讧。

        羽生挠了挠头,有些无辜的对着旗木朔茂问道,“这玩笑不好笑吗?”

        “我觉得还行。”

        旗木朔茂的支持,让羽生立刻给两位日向忍者回了一个“你们看,只是你们没有get到笑点而已”的表情。

        “……”

        两位日向忍者现在有点搞不清楚究竟是他们两个有问题,还是羽生两人有问题了。

        据说一个人在十到十五岁之间是最容易受到其他人影响的,所以羽生询问一个受自己影响非常强烈的人的看法,就算得到了认同又有什么意义呢?

        他所谓的幽默,这个世界的正常人本来就不会懂。

        …………

        由于新近发生的云隐对铁之国的侵入事件,目前世界上都对这种事情非常敏感,所以羽生小队在从雷之国返回火之国的路线,几乎是原路返回的,他们绝不会从最近的铁之国穿插而过。

        没必要往火山口里跳,更没必要进一步刺激铁之国的武士们。

        原路返回也没有任何问题,毕竟这个任务中最有可能发生意外的是尾**接的时候,现在都交接完了,那小队返回的过程之中是不应该出现什么问题的。

        但是当羽生一行人来到了田之国的中部位置的时候,问题还是发生了,他们突然发现有一阵浓雾将前面的森林全都笼罩了起来。

        雾气被压在高耸的森林绵延连接在一起的树冠之下,而从远处隐隐约约可见的叶片则呈现出一种枯黄的色泽,就像刚刚下了一场高腐蚀性的酸雨一样——之前他们从这里经过的时候,森林还是正常的一片翠色的,难道仅仅是几个小时过后,这些木本植物就已经未老先衰了?

        羽生一摆手,示意队伍停下来。

        他眯了眯眼睛,然后说道,“是敌袭,这玩意看着眼熟,白眼能看到清雾气里面的情况吗?”

        “是,羽生大人。虽然雾气中的查克拉造成了一定的干扰,但……没什么大问题,有三支忍者小队拦在了我们的前面。羽生大人,看来我们的行踪暴露了。”日向忍者先是用白眼仔细的侦查了雾气中的情况,然后对着羽生汇报了大致的状况。

        “很明显是这样的,但问题是我们的行踪是怎么暴露的。”

        眼前这些雾气,对羽生来说不只是眼熟那么简单,所以他下意识的就把暴露他们行踪的锅往志村团藏身上甩,毕竟后来的志村团藏是与袭击者有着联系的,只不过现在无法判断这种联系有没有建立,或者建立到了什么程度而已。

        然而很快他就否定了这种“惯性思维”,团藏就算脑子再抽,也没有必要通知外人来截取木叶的资金,除非他对敌人通报小队的行踪只是为了解决掉羽生……可到目前为止,团藏没有理由对羽生展现杀意。

        更何况解决羽生的同时丢掉5.5亿两,那也太亏了,团藏可不是大款。

        所以,最有可能做出这种事情的人,果然还是木叶的好盟友云隐。现在羽生感觉自己在前一章白夸奖云隐的识时务了……很明显,云隐虽然乖乖为二尾掏了钱,但他们并不想木叶把这笔钱带回去。

        不得不说,从云隐的角度上讲,这一手借刀杀人玩的是挺漂亮的,反正只是散播“有木叶小队会带着大笔资金从某个方向返回火之国”这样的消息而已,以此为饵,自然会有人行动,而他们成功了的话云隐高兴,失败了的话它也没什么损失。

        损人不利己?不,应该算是损人利己了,钱到了木叶手中只会增加木叶的实力,这对云隐来说是不利的,所以在他们自己没有办法夺回资金的前提下,被其他的第三方拿走总比被木叶拿走要强得多。

        从这种抢先一步的布置来说,敌人明显是有备而来,尽管周围的雾气会使敌人的袭击失去突然性,然而如果对方知道小队之中有白眼忍者存在的话……

        想到这里,羽生又对着日向问道,“之前没有侦查到这边的情况吗?”

        “羽生大人,并没有,我们一直保持着警惕,可之前并没有发现这里隐藏着敌人。”

        敌人之前用什么办法隐藏了起来,或者袭击者也是才到这里,刚好大家撞在一起了……这样时间和行动上的仓促性,反而让敌人出现的方式显得更加合理了。

        “羽生大人,你知道袭击者的身份?”日向忍者这样问道,他从羽生的语气之中注意到了这点。

        羽生点了点头,说道,“你们没有参加战争末期的雨隐攻势吧,否则肯定会记住眼前的这种毒雾……你们知道么,人越穷,就越容易暴躁,当你发现自己收入水平仅仅是赤贫标准的时候,那就算你是一国之主也肯定不介意偶尔客串一下强盗的。”

        那么问题来了,在火之国的周围,现在哪个国家最穷?

        自然是之前被木叶洗过地的雨之国。

        冤有头债有主,所以现在他们拦在了羽生的前面

        有人要打劫“影流之主”,那才是真正的“打劫”顺便打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