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木叶之影流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八章 监视与监视

第一百八十八章 监视与监视

        以促进双方交流和熟悉程度为目的,充满和谐友善的“漩涡---木叶”训练战斗,在愉快的氛围之中落下了帷幕。

        谁赢了谁自然很是愉快,而同样的,既然能够展示出“金刚封锁”那样的忍术的话,那漩涡一族这边也肯定算不上是难看……起码羽生是觉得蛮意外和吃惊的。

        羽生明白了漩涡族人的能力,而他也反过来向大家展示出了自己的存在感——我虽然没什么血缘上的优势,但大家同样都是开挂的人,所以彼此彼此了。

        在双方都有了这样的第一印象之后,剩下的也无非就是在日常工作与生活之中慢慢相处了。

        因此在羽生想来在,这次组队训练战斗的效果应该是很不错的,他觉得自己展示出来的能力,再加上之前的战绩作为诠释的话,应该能够证明自己是一个值得信任的人了——忍者与忍者之间的信任,很多时候第一步单纯指的是能力方面的信任,其他的则要放在这个前提之后。

        尤其是羽生准备担当起一个组织的领导责任的时候,更是如此——在忍界,能打的不一定是领导,但领导肯定都很能打。

        整个战斗的过程虽然称不上是碾压,但不管是参与战斗的三人,还是观战的其他漩涡忍者,应该都能够看得出来羽生在这次交手之中赢的其实是游刃有余的,这说明他在战斗之中留有余力。

        嗯,这就是“强者的从容”。

        朝夕同在、慢慢感化是一种相处方式,而“以德服人”又是另外一种相处方式,两者整体的效果是差不多的……就如同漩涡鸣人和漩涡水户都能够使用九尾查克拉模式一样。

        由于闹出来的动静比较大,所以这一场小小战斗的过程和结果,很自然的被报告到了漩涡一族的族长与漩涡水户那边。

        “看来年轻人们相处的很不错。”

        而在听说了这件事之后,漩涡水户只是笑了笑,然后给出了这样一个评价。以她的年纪和智慧来说,当然明白羽生是在做什么,实际上她是挺支持羽生的这种做法的……年轻人之间的相处方式不应该就是那样的吗,难道还要像火影议事那样虚与委蛇、彼此权衡、不断扯皮?

        相比于羽生与漩涡族人们在这场小训练之中的表现,漩涡水户其实更在意的是旗木朔茂这个年轻忍者的表现,毕竟不管是羽生的实力还是漩涡族人们的情况,先前的时候漩涡水户都已经做过了解,然而旗木朔茂却不一样。

        以水户的身份和地位,再加上在木叶已经隐退的身份,之前她是挺难了解到旗木朔茂这种忍者的,在羽生把他带进组织,然后又有了这次同行之后,她才得知了旗木的名字。

        而在这一次训练之后,她则是注意到了旗木朔茂的实力。现在漩涡水户得承认,羽生是一个挺有看人眼光的人……这其实就有点谬赞了,毕竟不管是谁,只要他有羽生脑子里的那些东西的话,那他在看人的时候都会很准的。

        …………

        一行人在漩涡的村子呆了七天,在这段时间内,关于漩涡向木叶迁移的大事小情都已经商议妥当——按照三代火影“徐徐图之”的要求,漩涡一族准备花五年的时间慢慢的、尽量不引起波澜的向着木叶迁移。

        而其中的第一批人就是这次加入到“影流”之中的十二名年轻人。

        十二名漩涡一族的忍者在漩涡水户的带领下进入木叶,本身来说也不是那种特别惹眼的事情。

        在族中的事情都安排妥当后,第七天的清晨,漩涡水户带领着众人踏上了返回木叶的路途。作为一个人柱力而言,她在村子外呆上这么久已经稍稍有些超出规格了,尽管不会有任何人指责漩涡水户,然而很多时候她是需要以身作则的。

        来的时候八人,归的时候二十人,队伍的规模得到了小小的扩充。漩涡水户先是扫了东边一眼,然后向来送行的漩涡族人们道别,接着依次摸了摸随行的几个年轻漩涡忍者的脑袋,这才说道:

        “出发吧。”

        她看的出来,即将前往木叶的年轻忍者们的内心是有些忐忑的,离开自己的故乡前往一个陌生的忍村生活,那种不安的心情是无论如何都掩饰不起来的……或许当年漩涡水户离开这里的时候,心情大概也是差不多的。

        只不过那究竟是怎样的心境?时间已经过去太久了,那种少女的情绪,现在的漩涡水户已经无论如何都记不清楚了。

        二十人的队伍随即离开漩涡的村子,而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应该是漩涡水户此生最后一次踏足涡之国的土地了。不久之后漩涡的村子也会消失不见,唯一幸运的是,哪怕村子不见了,但漩涡们依然会来到离她更近的地方。

        就在这支小小的队伍离开涡之国的同时,另一个方向上的雾隐表示自己这边终于可以松口气了……可见漩涡水户字准备离开涡之国的时候,往东边看的那一眼不是没有道理的。

        “那个人终于走了,她带来的压力实在太大了,尤其是现在的雾隐才刚刚失去了二代水影大人,三代的人选和村子里的局势还没有安定下来……”

        “队长,据说这次忍界大战之中,我们之所以没有对火之国发动攻势,就是因为漩涡水户的关系……事实是这样吗?”

        “影响战争爆发的因素太过复杂,不能把之前雾隐与木叶保持平静的态势归咎在一个人身上,但不可否认的是,在初代火影和二代火影死后,木叶的削弱程度其实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

        简单来说,就算风、土、雷三国真的攻入了火之国,可只要有漩涡水户的存在,他们也几乎是不可能赢得战争的。

        然而他们的眼里却只盯着木叶失去了初代二代的事实,却对漩涡水户置若罔闻了。”

        雾隐布置在海面上的监视忍者们,在漩涡水户离开之后终于能够大声、轻松的交流了。此前他们一直远远地关注着涡之国的情况,十分警惕,但却又绝不过分靠近。毕竟如果漩涡水户把这种监视认定成了敌意的话,那没有人能活着返回雾隐。

        漩涡水户出身涡之国,或许是因为这样的地缘因素,雾隐才会格外关注到她……就在其他忍村都有点无视这个站在初代火影身后的女人的时候,雾隐却只会对她更加的警惕。

        因为漩涡水户确实值得警惕。

        以漩涡一族的能力,自然是能够察觉到雾隐突然对这边增加的监视力量,但这种警惕是他们想看到的,它表明漩涡水户没有丧失掉自己的威慑力。

        而威慑力就代表着安全性……

        雾隐的监视在海面上,那仅仅是一种监视而已,不过等木叶一行人离开涡之国,再次踏足到了火之国的土地上之后,漩涡水户却突然皱起了眉头。

        她若有所思的望向了某个方向,似乎有些不确定,但最终还是驻足,接着开口说道,“停……方向15,距离两公里的位置上,应该有人在监视着我们,人数暂时不明。”

        她的感知不甚清晰、有些暧昧,而仅仅是这种情况就需要足够警惕了。以漩涡水户的感知能力,周围要么有敌人,要么没有敌人她都能确定下来,所以那种介于有和没有之间的状态,等于告诉她有人在耍花招,完全是画蛇添足的行为。

        雾隐的监视在身后,可以置若罔闻,但是火之国土地上的监视拦着身前,众人自然需要采取动作。

        随着漩涡水户的话音落下,整个小队瞬间进入了战斗状态,暗部忍者与漩涡的族人立刻将漩涡水户守卫在了中间,而接着羽生与旗木朔茂相视一眼,然后即刻冲向了水户所说的方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