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木叶之影流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八章 雨隐攻防战(九)

第一百三十八章 雨隐攻防战(九)

        对于羽生来说,现在的雨隐首领只是个“无名之辈”,山椒鱼半藏才是如雷贯耳,因此哪个更有刺杀价值的话自然不言而喻……退一步讲,就算雨隐首领更有刺杀价值,但此时对方已经开始被退毛放血了,所以不管怎么说,羽生此时的选择对象只有一个。

        “我承诺的东西自然是能保证做到的,如果你们还有所怀疑的话,等一切谈定之后,接下来可以派遣一部分人进村子搜索,由你们自己把失陷的忍者带回来……当然,是在戴上防毒面具之后。”半藏与三代火影的交流还在继续着,他一边说着,还单手指了指自己口鼻的位置。

        “至于我对雨隐的控制力,更不劳诸位担心,只要有这样的雾气存在,那我……”

        山椒鱼半藏还想继续增加自己的可信度,可就在此时,一股相当剧烈的查克拉反应从他身后斜上方的位置传来,接着,强烈的危机感让他的心脏露跳了一拍,而这时候,多年征战磨砺出的直觉让半藏做出了最正确的反应——

        他甚至连回头的动作都没有做,只是猛地蜷缩身体,在这一刹那将还没死透的狸追往自己身旁一拉,同时单手握刀骤然发力,将狸追的身躯斩为两截的同时,将刀尖稳稳地指向了上方。

        这时候,半藏是视线垂地的,因此身后究竟是什么情况,他并没有看见。

        然而其他人却看得一清二楚……不管是木叶一方还是雨隐众人,他们此时看到了同样的景象。

        不,实际上用“看到”这样的词来形容并不确切,他们只是隐约感受到了有什么东西划过了自己的视野,然后再楞了一下之后,脑袋才自动补全了刚刚发生的事情:

        浅蓝色的天空之中,雷霆如同水银一样倾泻而下。

        而这样最为危险的攻击,往往会使然产生自己的感官超越了时间的错觉,一切静谧的就如同一幅画卷一样——早有人画好了内容,现在只是把它徐徐展开了而已。

        雨隐首领的半身,还跟刚刚一样立在地上,而他的腰身以上,却已经被一刀劈飞,而后,这位英雄的脑袋在半藏的脚下滚了两圈后,停了下来,只是那脑袋上满是惊骇的双眼,已经永远不能闭上了。

        当着敌我双方,羽生上演了一场技惊四座的个人秀,然而……

        “失败了……”

        羽生暗叹一口气,他垂下眼眸,然后看到了自己胸甲上被划出的那道长长地、笔直的划痕。

        他这边是蓄意刺杀,而对方只是临场反应,但后者的判断准确度简直惊人,如果他的刀尖能再往上顶上一寸的话,那么羽生的刺杀非但不能成功,反而会被对方反杀掉。

        不愧是能拥有“半神”称号的忍者,尽管跟真正的忍者之神比起来半藏可能有些渺小,且他得到这样的称号有矮个子里拔高的嫌疑,然而这个人能纵横忍界二十年,靠的绝非只是虚名。

        刚刚这一击是羽生成为忍者以来自认最满意的一次攻击,然而却被对方躲了。他瞄准半藏的雷霆一击,最终却只砍下了狸追的脑袋。

        双方这一次的交手,勉强算是五五开了。两人甚至还完成了一次亲密无间的配合,用精湛的手法的把原本的雨隐首领给分尸掉了。

        是,尽管敌我双方的忍者都被羽生刚刚的表现惊的张不开嘴合不拢腿,但那又有什么用呢……失之毫厘,谬以千里了。

        不过,羽生刚刚确实已经做到自己能做到的极限了,所以他的失败了尽管显得可惜,但却没什么好后悔的。他实力不错,但敌人的实力更强。

        他回头看了半藏一眼,知道这时候已经没有必要交出第二段大招了,于是散去身上的雷光,干脆向前迈步,绕过火影的身侧,走回了木叶的队伍之中。

        这时候,担当火影护卫的木叶忍者才反应了过来,这时候他们本应该拦一下羽生的。

        半藏用一个颇为帅气的姿势收刀,看似波澜不惊,但跳动的眼皮和额头上渗出的细汗却出卖了他的心情,而且这时候他还得故作镇定、保持气度的接着刚刚的话往下说:

        “只要有这样的雾气,我就能保证自己对于雨隐的控制力。”

        一切就像刚刚的刺杀从未发生一样……事实上,他也只能当做无事发生。

        羽生的刺杀成功的话,一切是另一种结局,然而失败了话,那双方就只能继续按照和平的主题谈下去。

        三代火影先是对对方的表现表示赞赏,但接着又暗中摇头,不是很完美啊,年轻人,到底是表情管理不大行的……他这时候倒是忘了,自己的年龄其实没比半藏大两三岁。

        然而他已经成了老狐狸。

        “走吧,往后撤,接下来这边应该没我们什么事了,除非你们想学习一下大人们的肮脏政治交易手法。”羽生走到了三人组的身边,然后对着他们说道。

        “羽生,你回来了。”纲手对着他说道,尽管她自己也不是很清楚,但此时这话有点一语双关的意思,一则是说羽生从雨隐平安返回了,二则……

        羽生身上似乎没有了刚刚的那种捉摸不透的感觉了。

        木叶准备了这么长时间的作战,很可能就这样仓促的结束掉,说起来显得有点滑稽,然而眼前的毒雾真的是一种很棘手的手段,木叶并没有能完全攻克它的办法,羽生如果不是藏在蛞蝓体内的话,也不可能扛得住这样的毒素。

        因此不管再怎么努力战斗,最后的结果最大的可能依然是不了了之。

        再想着刚刚死不瞑目的雨隐首领,羽生顿时有所明悟,山椒鱼半藏的以下克上,虽然尽显枭雄姿态,但他处决的对象毕竟是素有威信、更有着英雄之名的雨隐首领,这种事件所酝酿出的恶劣影响力是会延续很长时间的……这或许就是雨隐今后三十年持续内乱的诱因。

        “嗯,毕竟我已经竭尽全力了。”羽生回应着纲手的话,接着他把视线移向了惨淡无比的自来也身上。

        “自来也,你这是怎么搞得?”

        自来也本不应该被摔的这么惨的,然而他被砸了两下,于是摔的更惨了。

        “是……自然灾害造成的结果。”

        大蛇丸一手扶着晕晕乎乎的自来也,一边垂直眼皮说道……是的,只是自然灾害,所以谁都没有必要为自来也的惨状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