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木叶之影流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八章 百战之敌

第一百零八章 百战之敌

        羽生与那个敌人悄然对峙着,此时他并没有着急动手,反观对方也是一样,那人非但没有咄咄逼人,反而显得饶有兴致……或者也可以说对方有些游刃有余的样子。

        很快的,多数人迅速移动的声音传递到了羽生耳中,他转过头去一看,发现后面的敌人已经追上来了。

        羽生看到了他们,他们也就同时发现了羽生,然而那群人却没有在第一时间抢先对羽生发动进攻,反而是在他的身后停了下来。

        尽管雨隐的忍者们有些蠢蠢欲动,但却只是隐隐将羽生包围了起来,并没有立即出手……这是因为他们的视线越过了羽生的肩头,停留在了前面的那个遮住眼睛的忍者身上。

        他们没有出手并不是忌惮于羽生的实力,而是忌惮于那个忍者的身份。

        “是……流大人。”

        轻微的议论声传到了羽生的耳中,然后,他大概得知了前面那个忍者的名字……相比于山椒鱼半藏那样的名头,他从未听说过雨隐有什么名字叫做“流”的强大忍者。

        然而世界是如此的广阔,绝不是每个强者都能身负盛名的,相对来说,反而是那种实力极强却籍籍无名的忍者,才更为可怖。

        而后羽生又听到那位流大人开口说道,“东南方向,木叶的小队往东南方向逃离了,要追的话你们往那边追吧,至于剩下的这个敌人,就交给我来处理好了。”

        “可是……”

        对于这样的吩咐,后面有雨隐忍者想要质疑一下,然而未等他开口说出什么,就被身边的另一个忍者制止了。

        “我们明白,流大人。”

        他毫不犹豫的接受了这个命令,然后当即不在纠结羽生的问题,而是带领着大队向着东北方向追了过去。很快的,那众多的身影就消失在了雨幕之中。

        羽生看着那些离去的雨隐忍者,而后微不可查的皱起了眉头,眼下发生的事情,至少证明了两件事:第一,这个名为流的忍者在雨隐有着比较高的地位和威信,起码高到了可以让中等规模的雨隐部队毫不犹豫的接受他的临时命令的程度;第二,“流”的实力再次得到了侧面佐证,因为从羽生身边路过的那些雨隐忍者,向他投过来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具尸体一样。

        哪怕他还没死,但却已经被这群人判了死刑。

        也就是说,哪怕羽生已经在这群忍者之中杀了个几进几出而毫发未损,对方也认为他的实力远不如前面的那个人,因此他们才能放任羽生待在这里,转而去追击木叶小队去了。

        面对敌人的追击行动,羽生的无能为力的,他能做到的只是拖住自己眼前的这个威胁最大的人而已。

        等雨隐的人都追出去了之后,羽生想了想,然后试着说道:“你的眼睛……真的什么都看不到么?”

        对方回答:“这个问题,我的回答有意义吗,毕竟不管我的答案或者是或者否,你都不会相信的。”

        这是必然,在战场上,谁都不会轻易相信从敌人口中说出的话的。

        “那商量个事情怎么样,反正你们的大队已经走了,那接下来我们摒弃无意义的争端和血淋淋的杀戮,各走各路怎么样,忍者何必为难忍者呢,要知道爱与和平才是世界永恒不变的旋律。”

        “被围困在一起的木叶忍者之中,你是最有价值的一个,其他木叶忍者或是逃离或是被击杀,对木叶那样的大忍村来说都是不痛不痒的无关小事,而只有留下你,才会真正的造成木叶的损失……我这么说的话,你能懂吗?”

        羽生撇了撇嘴,果然,文明的交谈解决不了双方的争端,犀利的嘴遁终究只存在于传说之中。想想也是,对方怎么可能会放任他离开。

        对羽生来说,他觉得对方有点太高看自己了;然而对对方来说,他却认为自己的判断无比正确——放任羽生成长下去的话,他会成为一村的中流砥柱,而一旦他中途夭折的话,那就会是一件连木叶这样的忍村都觉得无比痛惜的事情。

        所以,战斗本就不可避免。

        而后,对方又开口说道,“想要竭尽所能的试一试吗,可不管再怎么尝试,想必你自己应该能够明白,你不会是我的对手。”

        刚刚一瞬间的交手,羽生确实感受到了对方的强大,某种意义上,他感觉对方甚至远比此前的门左卫门要棘手的多,否则的话他也不至于让队友们优先撤离。然而哪怕面对再怎么强大的敌人,他也不至于会举手投降吧。

        只听羽生开口说道,“流动的水没有形状,漂流的风找不到踪迹,忍者的强大……取决于心。”

        开玩笑,我江户川羽生会因为敌人摄人心魄的气势而畏缩不前吗?

        而听羽生这么说,对方居然露出了一个笑容,“我喜欢这句话,然而……它不过是口舌之利,忍者之间真正有说服力的交流方式,只会是‘术’。”

        忍术、体术、幻术、封印术,所谓的说服力,不过是各凭本事而已,一个人忍者的强大,要用另一个忍者的死来诠释。

        “羽生大人……”

        羽生肩头的衣衫耸动,蛞蝓的触角随之露了出来,它在提醒羽生尽快撤离这里。

        “我知道,但现在还不是时候。”羽生轻声说道。

        不管是放开速度极限狂飙,还是干脆让蛞蝓施展逆向通灵之术把他送入湿骨林,此时羽生是有机会直接撤离的,然而出于某种理由,他想要试着跟对方进行战斗。

        并不是什么无聊的自尊心,羽生还不至于幼稚到被别人说了一句“你不如我”就非要证明自己比对方强的程度,只不过现在还没到他不得不撤离的时候而已。

        似乎是感受到了羽生的决意,敌人缓缓转动脖颈,将自己的半边耳朵对准了他……老实说,对于“流”而言,从来没有遇到过羽生这样的忍者。

        不是羽生实力的问题,而是在此时流的感知之中,羽生身上的查克拉简直可以用乱七八糟来形容,多种属性的查克拉正在他体内乱窜,那种混乱已经到了足以逼死强迫症的程度……越是感知敏锐的忍者,就越是难以理解这种不可思议的现象。

        只是羽生没有理由向对方解释自己的特质,他压低了自己的身躯,而后仿佛是为了证明谁才是木叶第一电焊工一样,他身上的雷遁大盛,一道道的电弧以他的身体为中心,以极广的范围在雨幕之中蔓延开来——第一次的,羽生开始了对自己的过载和超频,此时他甚至能感受到从自己身上的每个细胞中传来的微微麻痹的触感。

        更高强度的雷遁会进一步的提高他的极限速度,然而同时也会损害他的身体,一般情况下羽生肯定不会这么做的,然而现在,他已经没有必要去计较这种细枝末节的负面影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