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木叶之影流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五章 无意义的速度(中)

第一百零五章 无意义的速度(中)

        羽生将系在自己腰间的一个多余忍具包解下,接着他单手将它的封口扯开,充盈着查克拉的手指伸进其中,用力的捏了一下什么东西之后,他将这个忍具包猛地往自己身后丢了过去。

        忍具包被准确的丢到了后方展开追击的那些敌人的脸上,然后,猛烈的火光与剧烈的爆炸声次第传来。

        这一切都让跟在羽生身旁的小伙伴们眼皮猛的跳了一下,老实说,他们之前并没有见过这么阔气的起爆符使用方式,就跟这东西不要钱一样……好吧,它们确实不要钱,毕竟是从敌人身上缴获过来的。

        可这种想法要是被羽生知道的话,他肯定会吐槽自己的小伙伴们贫穷的并不是口袋,而是想象力……要知道,有种术叫做互乘起爆符,还有种术叫做6ooo亿扎堆起爆之术。

        所以扔一包起爆符算什么阔气,洒洒水啦。

        现在,羽生用缴获来的起爆符抵挡敌人的进攻趋势,堪称以彼之道还施彼身,还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似乎是察觉到了起爆符的作用,小队的其余三人也将自己身上携带的起爆符取了出来,不过他们的使用方式就没羽生那么糙了。

        跟羽生这样半路出家的野路子不同,他们可是经过木叶忍者学校系统培训出来的专业忍者,在各种忍具的运用上,熟练度和适配性要远远过他们的这位队长……羽生除了会甩苦无和手里剑之外,还懂什么?甚至某种意义上来说,他的手里剑投掷技术也不专业。

        奈良渚三人一边保持着高移动,一边以更隐秘的方式将一张张的起爆符贴在了己方已经通过、敌方即将通过的路径上,同时为了隐藏这样的动作、干扰敌方判断与追踪,他们还释放了烟雾弹。

        只不过可惜的是,天上的大雨干扰到了这个战术的挥,那些烟雾弹还没有扩散出去多少,就被雨幕冲散了。

        前面那支木叶小队的队长在此时也松开了他扶着的那位伤员,让对方勉勉强强的自己跟着队伍行进,然后他微微降低了自己的移动度,直到跟羽生并行为止。

        “凭刚刚动的那两次攻击,你应该不是无名之辈,所以你是……”他对着羽生开口问道。

        对执行机密任务的忍者来说,哪怕大家同属一村、在执行共同的任务,但这种询问身份的行为理论上也并不合适,但出于某种理由,对方还是把这个问题给问了出来。

        之前羽生先是救下了一名队员,接着在敌人展开追击的时候干净利索的进行了反身一击,他展示出的高体术和瞬身术绝不简单,所以对方认为他并不是泛泛之辈。

        这样年轻的实力派忍者,队长应该有所耳闻才对,然而他却对羽生毫无印象,这有点让人疑惑。

        羽生心说让你失望了,我还真就是个无名之辈,尽管对方的问题并不合适,但他现在的身份也没有任何保密的必要,于是他开口说道,“我叫羽生雨,只是个……普通的忍者。”

        对同村的忍者,仅仅透露自己名字的话并没什么问题。

        不过这时候羽生也注意到了自己身上的不合理之处,原本他是准备介绍说自己只是个普通下忍的,然而这样的说明缺乏可信度和合理性……第一,下忍的队伍为什么会执行雨之国渗透这种危险任务;第二,级别上的上下区别很有可能会改变双方的从属关系,虽然现在两个队长是在对等交流的,可如果他是个下忍而对方是个上忍的话,那势必会导致羽生失去话语权。

        总不至于让上忍按照下忍的指示去做事吧?

        但更让人吃惊的是,在羽生说出了自己的名字之后,对方居然愣了一下,他像是知道什么一样立即接着问道,“就是在之前的砂隐战役爆的时候,在临阵对决之中杀死门左卫门的羽生吗?”

        “……是我。”

        羽生没想到,自己居然还小有薄名么?

        他没有意识到一件事情,那就是先前门左卫门在木叶前线不论有多少声名和威望,在对方被他正面杀死之后,那这些声名就转移到了他的身上……对于长期与砂隐进行对抗作战的木叶忍者来说,他可绝不是小有薄名那么简单,至少也得用声名鹊起来形容。

        “那事情就简单了,”听到羽生承认了自己的身份,那位队长就更加认可他的实力了……天才之类的形容不过是虚名,而羽生身上却有着实打实的战绩,这样的说服力还不够充足么?

        尽管垂垂老矣的门左卫门早已没有了巅峰时期的气魄,但那也是门左卫门啊。

        队长继续说道,“听我说……我有一个想法,接下来我们要分开行动,我的小队四散,负责找到雨隐的结界班,而一旦有所现,我们就会即刻出信号,然后你的小队随后出击,负责解决他们,继而打破结界。”

        “分散行动?未免太过危险了,而且……你能保证敌人的结界班就在这个结界之内?”羽生质疑道。

        “太过危险”只是客气的说法,本身己方就处于数量上的劣势,这种时候还要分散,那岂不是自寻死路?

        “想要打破结界,总要有所牺牲的,只要两支小队能够成功撤出一支,那就能算作是我们的胜利了,而后,你们要将雨隐已经展开对我方小队清缴行动的消息送回前线指挥部,如果也能成功的话那就圆满了。

        至于你担心的结界班位置的问题,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眼下这个结界应该是‘徘彷界回之术’,正常情况下它在展开的时候只能以施术者为中心,所以结界班至少九成以上的可能性是呆在结界内部的。”队长这样解释道。

        眼前的危险境地,羽生当然有所觉悟,甚至他也考虑到了至坏的情况,然而与这位队长相比,他的觉悟明显不够。

        队长让自己的小队担当脱离作战之中最危险的工作,用他的话来说的话,死亡率至少得有九成,但这也并不是出于什么牺牲精神,双方才第一次见面而已,他犯不着为了羽生这么一个陌生人牺牲……他只是出于成功概率方面上的考虑才这样提议的。

        他的小队已经残缺、战力不全了,而羽生的小队却很完好,同时队长也觉得羽生的实力信得过、甚至要强过自己,因此羽生小队的生存机率更大,这样,他才给出了完全理性、甚至有些冷血的建议。

        假如羽生不是一个有点名声的忍者的话,那两支小队谁担当搜索任务,谁负责伺机而动攻击结界班就会是另一个问题了。

        到底只是半路出家,羽生考虑问题的方式还是不够忍者。

        冷血确实是冷血,战场上的人命不过只是数字的交换,而壁虎断尾,也不过但求生机而已。

        羽生深吸一口气,冰凉的空气刺激着他的胸肺,片刻之后他点了点头,说道:

        “我明白了,按你说的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