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木叶之影流在线阅读 - 第九十二章 明码标价,巧取豪夺

第九十二章 明码标价,巧取豪夺

        大名无法插手忍村的事物,火之国大名无法插手木叶隐村的事物,任何大名都无法插手任何忍村的事物。

        三代火影收到的情报,仅仅是让火之国大名身上蒙上了一层试图干掉自己国家武装司令的嫌疑而已,然而有这种嫌疑就够了,火影在做什么决定的时候,从来也不是非得要百分之百的证据才行的。

        现在忍界大战还未结束,有野心也有脑子的火之国大名,绝不会选择在这个时候进行内斗,然而正是因为木叶的内外形势都趋于安定了,他才会试图在这种将安未安的时候,火中取栗。

        火影就算不完全听命于大名,但大名至少在忍村内部也该有着自己的话语权才对……火之国大名是有着这样的想法的。而如果木叶连续失去两位火影的话,那么只要操作的得当,他完全可以至少选择一位亲大名的忍者,支持他继任火影。

        坦白说,这位火之国大名甚至远比羽生这个穿越者来的更有勇气,要知道自伊始到现在,羽生可是从来没有反抗过忍者体系的,自从进入木叶以来他接受一些好的或者不好的安排,且默默承受后果……因为他知道自己根本无从反抗忍者的那套做法。

        但大名似乎有点不一样,身为一国之主的他起码比羽生更具备一些反抗忍者体系的资本,尽管这种资本也十分有限,同时他也不缺乏野心、勇气以及行动力……发布赏金任务试图干掉三代火影,不正是一个很好的尝试吗?

        成功了大赚,失败了无所谓,反正亏不了,既然这样的话,那为什么不去这么尝试呢?只要不被抓住,就不算做坏事的啊……如果大名身边没有那么一个侍女的话,一切就真的如这位年轻国主所愿了。

        可惜,再狡猾的狐狸也斗不过赛亚人,空有武装化的头脑而没有武装化的身体,一切都是白给……阴险也罢,深谋远虑也罢,二代火影毫无疑问是这个世界上最聪明的那类人,起码远比这个大名聪明。

        在得知了眼前这位谈笑风生的大名有刺杀自己的重大嫌疑之后,三代火影并没有当场爆发,他只是继续跟对方觥筹交错,像是在全身心的享受这一场宴会一样。

        宴会一直持续到了深夜,等三代火影返回客房,护卫们重新被召集起来,甚至连自来也都从外面归返之后,他也没有把这件事情向着部下们继续说明,而是吩咐大家好好休息,明天按时返回木叶。

        难道这件事就这么被轻拿轻放了?

        羽生觉得不太可能吧,大名犯的错误可是很严重的,退一万步讲,大名刺杀火影的行径都能被原谅,然而他企图把自己的手伸进木叶的行为是绝不可能被放过的……木叶隐村可是初代火影与二代火影耗尽一生心血创造出的财宝,怎么可能拱手让人?

        羽生不知道三代火影会怎么干,但他知道火影肯定会干点什么,或许就在明天。

        火影一行人离场之后,大名城的仆从们开始收拾起杯盘狼藉的宴会场,此时大名却并没有直接休息,而是站在了宫城城楼的一个高台上,俯瞰着城池外的夜色。

        “失败了啊……果然,一般的忍者并不是火影的对手。”良久之后,他这样喃喃自语着说道。

        既然今天三代火影平安的到达了大名城的话,那可不就意味着大名先前做的那些布置都失败了么。

        不过失败了也没关系,毕竟除了送了一笔钱到黑市上去之外,大名跟那些刺客没有一丁点的关系,更没有直接向对方提供任何有关于火影行踪的情报……就大名本人看来,他的所作所为的保密性是异常之高的。

        “从来到大名城一直到宴会结束看,三代火影的表现很正常,完全没有把事件往我们这边联想,这是一个好消息。”大名又继续说道。

        此时,他身边只有那位侍女以及三位臣子而已。

        “火影在忍界的敌人可是多得很的,无论如何他都不可能把刺杀联想到我们这边的,保密是由我负责的,大名大人,我能保证消息绝不会泄露出去,否则甘愿受罚。”一个大臣躬身开口说道。

        “一旦事情暴露,追究责任没有任何意义。”侍女在大名身后小声说道……她在扮演一个忠心耿耿的角色。

        大臣的意思是说,要是事情暴露,他敢倒立吃屎。

        侍女的意思是说,屎虽然好吃,但不要贪杯哟。

        如果羽生或者火影在这里的话,他们会发现,这个侍女似乎并没有把她知道的一切细节都汇报过来。

        大名很有风度的笑了笑,然后说道,“把任务撤销、资金撤回吧,让其他参与任务的人销声匿迹,只能以后寻找其他机会了,暂时我可不想触怒那位年轻的火影。”

        哪怕失败了,他也一副智珠在握的样子。

        …………

        这一夜过去,火影那边并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而到了第二天之后,本来再经过一个简短的送别礼仪之后,三代火影就应该返回木叶了,然而就在这个仪式上,火影大人却突然发难了。

        “大名大人,有一件事我忘了做出说明了……昨天我在来到大名城的过程中,遭到了一队共计十二名忍者的刺杀,幸好我的部下守护得力,才使得我不至于当场蒙难。”

        尽管三代火影在刺杀中毛都没有掉一根,然而他现在却把这件事往最严肃里说了。

        为什么他会突然提到这些?大名的心暗自提了起来,但明面上他只是皱着眉头故作惊讶与担忧的说道,“什么,居然有人企图刺杀火影大人吗?刺客的身份来历呢?居然能潜入火之国腹地,甚至来到了大名城的附近?!”

        大名在试探,试探火影对事件的始末了解到了什么程度。

        只见三代火影摇了摇头,继续说道,“刺客的身份现在不明,刺杀是常有的事情,不管初代还是二代都经历过很多,所以我不打算追查下去。”

        到目前为止,火影的话对大名是十分有利的,然而,他接下来开始转折了。

        “不过,考虑到木叶才刚刚从失去二代目的纷乱之中安定下来,敌人一旦刺杀成功的话那后果不堪设想,所以考虑到战争还会一直进行下去,我也说不定什么时候会死在战场上,因此我想如果后来的火影继任是发生在战乱时期的话,那继任者就不必来大名城了吧,由大名大人签署任命书送往木叶就好了……”

        火影讲话慢慢吞吞,然而话语中的意思却对大名招招致命——他在进一步的割裂火影与大名之间的政治联系,确保忍村进一步的独立性……什么战乱时期的特殊要求,只是客气的说辞而已,火影明明是在说以后火影继任的时候再也不用鸟大名了。

        他甚至连大名的象征意义都不要了,而如果大名连橡皮图章都不是了,还怎么可能插手忍村事物?

        “可是,火影大人,要知道火影的继任规定可是初代……”

        大名想要争辩,然而三代火影却直接打断了他的话,“再有,考虑到我会在周围遇到刺杀,那大名同样也有可能会置于险地,因此木叶决定派遣24名忍者随时保护大名的安全,希望大名大人不要拒绝村子的好意。”

        保护?分明是监视吧?

        这是大名决不能忍受的,此时他终于不是那副风轻云淡的表情了,整幅面孔都有些扭曲了起来。

        然而三代火影的话还没完,“最后,考虑到战争还要继续下去,而到了战争的后期,忍村的经济压力也会无休止的递增下去,所以我希望大名对村子的经济支持从明年开始增加8000万两……请大名大人好好考虑,是8000万,一分不多,一分也不少。”

        8000万这几个字,如同一桶冰水自大名脑门上灌下,将他所有抗辩的心思都给浇灭了。

        他知道了?是的,他肯定知道了!

        ——为什么要强调8000万这个数字,这分明是他给出的火影赏金啊,很明显三代火影已经察觉到了他的作为了。

        大名藏在衣袖中的手掌,因恐惧而止不住的颤抖了起来。

        三代火影已经足够宽容了,他从明年才开始要这笔钱,本来嘛,大名城能拿出这么一笔钱干坏事的话,还不如给忍村当做战争经费呢。

        看着猿飞日斩那平静的眼神,大名知道自己绝不可能拒绝这三个提案,因为拒绝就等于双方彻底撕破脸皮,而彻底撕破脸皮就意味着两个人得死一个,反正三代火影是不会死的,所以……猜猜谁会死。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三代火影,这时候是这么说的:钱是我的,权是我的,连你都是我的。

        大名表情挣扎,但最终还是强压住自己的情绪,开口说道,“24名忍者太多了,我不需要那么多的护卫。”

        “那就12名好了,砍掉一半数量,应该符合大名的心意了吧?”三代火影说道,12名忍者,控制大名城不可能,但控制大名的宫城已经绰绰有余了……最初说24的时候,火影已经给对方留出讨价还价的余地来了。

        “还有什么问题吗?大名大人?”

        这时候,所以参加送别礼仪的人,都已经察觉到问题了……同昨天相比,三代火影未免太咄咄逼人了。

        然而这时候却无人敢上前干涉。

        大名只是个大名,火影却总是火影。

        “没问题!”大名咬牙切齿的说道,他已经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了。

        “那就好,不得不说,这次来到大名城可真是一次愉快的旅程啊。”三代火影伸出手,强行与大名握在一起。

        大名想保住自己的风仪,他这时候是该微笑的,然而他奋力扯动自己的嘴角,却发现双颊根本无动于衷。

        羽生都有点同情这位大名了,甚至想给他唱一句pain    pain    go    away来安慰一下他受伤的心灵,真的,谁能想到三代目居然是个臭流氓呢。

        咳,大致来说猿飞日斩算是一个心胸开阔的人,他甚至不怎么在意角都的刺杀,因为那是忍者之间的争端,然而他却绝不允许其他人插手到忍者之中……他的打击报复,居然这么快这么狠。

        反抗忍者制度的勇者,勇气值得称赞,但他当场就被火化掉了。

        野心、野望、雄心壮志,又有什么用呢?这个世界终究是属于忍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