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木叶之影流在线阅读 - 第六十五章 狮子猿(中)

第六十五章 狮子猿(中)

        因为这猝然发生的事情,羽生所在的战场一角一瞬间仿佛凝固了下来。

        门左卫门以及他标志性的傀儡“近松十人众”,不管是对砂隐忍者还是对木叶忍者来说,都是十分知名的存在,砂隐忍者在等待着自己村子的这位英雄级忍者在战场上发挥出相应的作用,而木叶的忍者则在预防着这个强大而凶残的敌人做出更具危害性的举动,然而谁都没想到的是,他居然就这么死了。

        动手的还是一个这么年轻的木叶忍者。这时候战场上无论敌我,周围人的视线全都集中在了羽生的身上。

        但羽生却仿佛没有察觉到自己干一件挺大的事情一样,他身上那强烈雷遁一点点的散去,直到恢复到了原本的“微弱”水平。

        战场其他地方的喧嚣声音重新将震惊的敌我双方忍者一起唤醒,一时暂停下来的战斗又重新打响,战场上不管少了谁,战斗也是必须要继续进行下去的。

        但此时羽生却没有再跟之前那样闷头前冲了,相反的,他身形后移,重新缩回了木叶阵线之中。

        一时的疾速刺杀是或许会是一个好的策略,能起到出其不意的效果,然而在敌人已经着重注意到他的情况下,继续“嚣张”就是取死之道了,于是羽生再次将自己藏了起来,并且找机会酝酿下一次的雷霆一击。

        在战场上出风头绝不是他的行为目的,而只不过是他达成目的之后带来的负面影响而已。

        “羽生,你冲的太靠前了,刚刚队伍可是彻底脱节了!”奈良渚带着警告的语气对着羽生说道。

        这时候,羽生后撤,而他的小队成员也终于赶了上来,并且再次汇集到了他的身边。

        他们都认为羽生是在看到了门左卫门的情况下,因为双方先前的“恩怨”而变得过于激亢,情绪失控之下才冲上前去的,然而事实却并非如此,因为哪怕是在解决了门左卫门之后的现在,羽生的情绪依然十分的平静。

        甚至在其他的小队成员都对他拥有能够战胜门左卫门的实力而感到震惊的时候,羽生本人却十分的平淡而正常,就仿佛没有正确理解到一个下忍杀死了门左卫门的意义一样。

        “抱歉,因为刚好看到他了,而我感觉这次应该能杀得掉,所以就杀过去了。”羽生向着队友们表达着自己的歉意,并且态度里带着下一次绝不会这么做的保证。

        然而,估计在这支小队里,之后谁都不会轻易再信任他的这种态度了……先前让大家保持队形的人是他,结果最先一个破坏队形的人也是他。

        三个小队成员面面相觑,关于羽生对于袭击门左卫门的说明,他们能够听得出来他说的是真心之语。事实上羽生个人与门左卫门之间并没有什么嫌怨,更没有因为上次的战斗而怨恨或者蓄意报复,他们之间有的仅仅是村子立场上的对立而已,也正因为如此,羽生才能保持着平静的心绪杀上去。

        可就是因为这样的“实话实说”,才让羽生表达出来的内容听起来更不像是人话。

        谁能解释解释,什么叫做“感觉能杀,所以就杀了”?

        这一刻,甚至莲十郎都已经准备好了几十年后他可以对自己的子孙后代进行说明的台词:“当年我年轻的时候,有那么一个忍者朋友,你知道他是怎么学忍术、走上战场的吗?”

        子孙后代肯定是不想知道的,但这充分说明了这位先祖现在的震惊情绪。

        “羽生,刚刚你用的忍术……”

        没等奈良渚将这个问题问出口,羽生就主动说道,“嗯,就是在开战之前我说的想要试验一下的忍术,从结果上来说它似乎取得了应有的效果,威力是有的,不过……最好还是不要太过指望它,这个术本身是极为消耗查克拉的,同时施术的难度也有点太大,凭现在的我是没有办法将其熟练运用的。”

        羽生生怕自己这些见识过水断波威力的队友们,在紧急情况下会过于依赖这个术,所以不得不提前泼上一盆冷水……它可是超高等的水遁忍术,不能指望羽生能像吐口水一样可以一直吐下去。

        “明白了。”听羽生这么说,奈良渚马上点了点头。高等的大威力忍术都是有着相应风险的,不能指望它在常规的情况下能够一直得到使用、发挥威力。这样单纯的道理,任何一个忍者都是十分清楚的。

        队友能明白就好,羽生点了点头,然后等小队重新摆好阵型后接着说道,“接下来我们保持在战线之内,注意好火影的位置,准备随时向那边支援。”

        “放心吧,我时时刻刻关注着那边呢,火影的动向绝逃不过我的眼睛。”莲十郎这么保证道。羽生看了他一眼,差点都忘了,这人是小队里的侦查忍者呢,不过他说法听起来多少有点奇怪,不像是侦查忍者该给出的描述。

        正当羽生再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前面不远处爆发了一阵阵忍者的哀鸣,而与此同时周围的血腥气转瞬之间就到了那种刺人口鼻的程度了。

        前面的木叶忍者继续向前,让开了遮挡羽生视野的位置。而后,羽生就看到了那些明明在刚刚都已经被自己拆散的近松十人众傀儡,此时再次飞舞了起来……尽管其中相当多的破损傀儡仅仅半身能动,然而它们却有着不逊于刚刚的杀伤力。

        在被雷遁劈开了上半身、刺穿了心脏的情况下,门左卫门还没有死?一瞬间,这种荒唐的想法出现在了羽生的脑海之中。

        “不,并不是这样。”

        很快的,他就否决了这种想法。羽生的视线顺着那些损毁的傀儡往后看,继而看到了一支属于砂隐的三人小队。这些傀儡,现在就操纵在其中一人的手中。

        这是两男一女构成的一支小队,其中一男一女的眉宇间带着点相似之处,年龄也都在二十多岁,仿若兄妹,破损的近松十人众应该正操纵在那个女忍者的手中。

        除此之外,他们剩下的另一个成员的年纪要小得多,那人虚张着双手,仿佛随时准备操纵什么一样。用三筱的话来形容的话,那这个敌方忍者的年龄应该是“跟羽生差不多”。

        接着羽生的视线下移,果然在那三人的立足之处看到了一层层细密的铁砂。尽管他从样貌上无从得出判断,但凭感觉和这些特征羽生也察觉出了这三人有极大概率就是砂隐的千代、海老藏以及根本不知道名字的未来风影组成的小队。

        越过层层的敌我忍者,羽生跟千代四目相对、视线交接,这里面可绝没有什么含情脉脉,只有冰冷的、扑面而来的杀意。

        “能杀吗?”奈良在羽生身后悄声问道。

        “有点玄。”事实上,羽生想说的是根本打不过。如果对面那几人的身份他没有猜错的话,那这个三人小队肯定属于砂隐的最强战力配置小队了。

        海老藏情况不明,暂且不言,千代的毒虽然诡异但勉强能躲,然而那位“三代风影”的磁遁,羽生是真的没什么把握。

        正当羽生思考着怎么才能对付对方的时候,只见敌人中那位“同龄人”向着这边伸出手臂,然后猛地握紧拳头。

        “不好!”羽生惊呼出口,但为时已晚。

        此时,在他们的脚下,漆黑的帷幕突然从地面下凸出、张开,而后就像是食人花一样,就要将羽生小队包裹其间。

        磁遁,是能将血肉之躯捏的粉碎的磁遁。

        凭羽生的速度,他个人自然有着从这招之中逃脱的可能性,然而他的队友们却陷入了生死危机中。羽生猛地将千千和往自己身边一拉,这种时候根本没必要矫情了,能救下一个人算一人。

        然而,就在磁遁汇集成的“铁墙”即将挤压过来的时候,更为巨大且迅猛的钢铁之杵带着万钧之力从半空中横扫过来,将那磁遁击打的七零八落。

        “猿魔……是三代目火影?”

        确切的说,那铁杵是三代火影的通灵兽猿魔变换而来的金箍棒。此时,是火影救下了羽生等人。

        羽生小队敌不过那支砂隐小队,但不好意思,三代火影能敌得过,尽管不能说打垮那样的敌人对三代火影来说是小意思,那毕竟太狂了,所以……

        也就中等意思吧。

        也就、勉强、中等意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