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木叶之影流在线阅读 - 第五十九章 置身之处

第五十九章 置身之处

        羽生并不知道如果真的让他去执行那种屠戮任务的话,他究竟能不能做到泰然处之,但有一件事并不会因为他的这种不确定的态度而发生改变——今夜过后,大概会有一部分木叶人彻底的被抹消掉。

        然而他们不过是用来政治交换的筹码而已,而且这种交换并不是多么罕见的事情。一种制度跟另一种制度比较起来可能会更优秀,但一种政治跟另一种政治比较起来的话绝不会更干净……羽生眼中的木叶隐村,变得更为复杂立体了起来。

        但有一句话,今夜与羽生结伴的暗部忍者并没有说错,那就是忍术确实是一种让人着迷的东西,它对所有的忍者都有着其吸引力,区别在于这种吸引力的大小而已,而在大部分情况下,如果一个忍者有机会为某个术铤而走险的话,那他就会这么铤而走险。

        忍术之于忍者,永远是一种稀缺资源。尽管二代目火影创立的忍者学校称得上创举,他使得忍术得以从忍宗向平民阶层扩散,使得一般人也有了成为忍者的可能性,然而自始至终忍者学校所传授的东西都是极为基础的……本质上,忍者学校是为了查克拉的扩散而存在的,而不是为了忍术的扩散而存在的。

        到目前为止,忍术的传递方式依然是传统而低效率的一对一口耳相传,如果想要成为一个能够使用多重忍术、并且掌握大量强力忍术的忍者的话,那这个忍者首先要找到一个愿意将这些术教授给他的老师……当然了,上面所说的这些都是局限于正常合法程序的,如果有人能够随意盗取封印之书或者跟封印之书类似的东西的话,那另当别论。

        羽生默默地伸手按住了自己的忍具包,如果不是机缘巧合的话,这个忍具包了放着的忍术是他一生都不可能接触的到的。

        “任务终了,我们可以解散了。”

        天色将亮的时候,玲轨对着羽生说道,夜色里隐隐约约的声响早已平息,血腥的气味也已经达到最浓……因此作为一个被临时征兆的暗部,羽生的任务已经结束了。

        “真是累了,要知道,本来我现在还在休假之中呢。”羽生活动了一下自己因为站了半夜而有些僵硬的脖子,在看了自己的临时队友一眼之后,他就此与之分别。

        羽生当然并不在意现在是不是他休息的时间,也不在意村子会不会给他发加班费,但现在他确实有些累了。

        任务从深夜一直持续到黎明,而后,整个木叶的紧急状态就解除了……不得不感慨一下村子的行动效率。

        至此,暗部对于宇智波的监视任务在明面上也解除了,不过羽生估计也仅仅是“明面上”而已,本身村子对于宇智波的信任就十分有限,现在这种有限的信任再次出现了裂痕之后,它怎么可能这么简单就弥补过来。一切的重归于好都是流于表面的。

        但流于表面已经是难能可贵了,宇智波会重新把族人派往前线。总的来说,尽管双方在这件事之中留下了隐患,但木叶当下遇到的危机已经解除掉了。

        在付出了血的代价以后。

        为了对付宇智波的写轮眼而被召回村子的羽生,到底还是没有真的遇到那种与宇智波为敌的情况,这可以说是不幸中的万幸了……换言之,就连羽生都觉得这是一件幸运的事情的话,那对于团藏和村子来说,自然更愿意接受目前的结果。

        当初村子迫害风魔的时候,羽生没有站出来……不然他就一起死了。

        而后羽生返回了自己的居所,吃过早餐,冲洗身体,放空自己,然后倒头便睡。正是因为他这个人容易想的太多,所以他才更容易疲惫。然而作为一个身份只是普通忍者的羽生,实际上只需要执行好自己的任务就可以了,他不需要脑袋太过活跃。

        村子希望能把忍者培养成无感情的杀戮机器,这当然是一种极端,但像羽生这样明明是一个小人物,却容易操心火影该操心的事情,就又是另外一种极端了。

        然而没等他安稳的睡下多久,昨天的三人组就再次找上门来了,而且这三位甚至连门都不敲,直接就走窗子进屋。

        “这家伙,连睡觉的样子都不怎么可爱啊。”

        “男生睡觉不都这个样子么,倒是纲手你睡着的时候倒是比正常情况下可爱的多。”

        “等会,你怎么知道我睡着了什么样子。”

        “呀?这个……对,我听大蛇丸说的。”

        “这么蹩脚的谎言你觉得会有人相信吗,自来也,还有……装睡的人再装下去也没什么意义吧?”

        羽生只得睁开眼睛,然后用一种无可奈何的语气说道,“第一,当一个人想要去到另一个人的家里的时候,先敲门然后得到许可,是必要的程序与礼仪,你当木叶是你们家……”

        好吧,这句话羽生给吞了回去,某种意义上来说木叶确实是纲手他们家开的。

        “第二,当一个睡眠不足的人,在装作继续睡觉的时候,你们应该离开让我得以休息,这种程度的察言观色不难懂吧。”

        羽生拿不法侵入的熊孩子没什么办法。

        “睡眠不足?喔,在这条街上确实容易睡眠不足。”自来也自以为听出了羽生话里的重点,于是十分理解的点了点头。

        这货懂的有点太多了。

        羽生心说我住在这么高的地方,哪里那么容易会因为些许的风吹草动就睡不着觉?他叹了口气,然后接着说道,“任务,因为昨晚上的紧急任务我才睡眠不足的,实际上我刚回家没多久。”

        “对,就是昨天的事情,那个袭击我的人究竟是什么身份,他为什么那么做……今天村子改变了对宇智波的态度,这跟那个袭击者有关系吗?”纲手马上放弃了追究某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转而对着羽生询问起了昨天的事情。

        她会关心这件事理所当然,毕竟谁也不可能对自己遭到袭击的事情置之不理。不过,以这三人的情报能力,正常来说他们是不需要从羽生这里了解事情经过的,然而他们既然过来了,也就说明他们从其他的地方没有得到相应的情报。

        也就是说,那是不应该被他们知道的东西。

        “谁知道呢,昨夜我跟大蛇丸一起将那个袭击者交给了暗部,估计他是其他村子的间谍吧,而且还是个挺笨的间谍……这次算是有惊无险,不过你们这些身份特别的人,平常的时候最好要更小心一点。”羽生说道,在这种事情上,他不会多嘴。

        纲手隐隐约约察觉到了羽生的回答是一种敷衍,然而她没有办法强迫一个人把自己不想说的话给说出来。

        “是么,那宇智波呢,昨夜你的任务是监视宇智波吧,这个任务还要继续下去吗,你要在村子里呆很久?”于是她继续旁敲侧击。

        “不,宇智波的事情已经告一段落吧,他们迷途知返了,至于我……大概很快就会返回前线吧,那种地方才是忍者的容身之所,现在我只是临时被调返了村子而已。”想了想之后,羽生这么说道。

        宇智波给出了自己的态度之后,木叶也要做出相应的回应,首先村子就应该把集中起来的暗部忍者调回去——起码双方要在明面上显示出“罢手言和”的态度来。